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03章 挑明条件

第703章 挑明条件

夏婕醒来时是第二天的黎明。隔着玻璃窗户传进来的汽车响声,却是愈发地衬托出黎明的宁静。月光透过从卡其色花纹繁复精美的窗帘缝隙间透进来,一丝幽光似的横铺在眼前,让房间里的沙发,书桌,电视,衣柜,都仿佛有着虚无缥缈的线条。

“没事了,好好睡一觉,起来之后心情就会好起来。”陆景昨晚的话好像还在耳边,带着温暖的韵调。夏婕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她噩梦般的人生就这样被纠正回来,她现在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夏婕掀开柔软的白色空调被,起床的到卫生间里洗浴。将身上压得皱巴巴的白色立领衬衣解开放在衣架上。昨晚哭过之后,发泄完心里委屈的情绪就累的不行,回到房间里就这么裹着睡着了。现在觉得浑身难受。

看着镜中只穿着一套肤色性感内衣的自己,修长的白腿并得没有一丝缝隙。夏婕忍不住脸红了起来。昨晚她真是大胆,就穿了这么一身衣服去客厅和陆景说话,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羞涩。

上午时分,夏婕换了白色蕾丝打底衫,水磨蓝牛仔裤,按照陆景留在客厅里纸条上的提示在酒店二楼的咖啡厅里找到陆景。上午寂静的咖啡厅里,柔和的阳光落在他的侧脸上,让正在聚精会神看书的陆景有着温文尔雅的气质。

“早啊。”夏婕坐下来,轻快的笑着打了个招呼。

“早!吃什么自己给服务说。吃完坐一会我们办事情去。”陆景放下手里的书本,看着夏婕青春气息正浓的服饰,微笑着点点头。这身衣服自然是他吩咐酒店帮夏婕准备的。

夏婕乖巧的点点头。要了鸡肉粥陪酱菜、一笼小笼包,小口吃着早餐。问道:“景少,我们待会去办什么事情。我帮你去办?”

陆景笑着摆摆手,“你一个人办不来。王乐水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的助理要和我见面。你解约的事情他后悔了。不过他想要反悔也得有资格才行。你在星光传媒还有东西吧,我陪你走一趟,收拾收拾就算是和星光传媒说再见了。”

昨天晚上夏婕睡了没多久宋雨绮就打电话过来说王乐水要见见面的请求。他当然是拒绝了。王乐水估计事先不知道夏婕是某人的禁脔,事后查到来龙去脉,自然拼命想办法补救。昨天匆匆忙忙的带夏婕出来,今天她回去收拾东西还真有可能被王乐水重新扣下。

“哦…”夏婕听得微微笑起来。在陆景身边,她心里很安宁,不自觉的放松下来。她相信陆景能帮她摆脱星光传媒还有那个人的纠缠。

陆景拿起面前的咖啡喝着。问道:“夏婕,今后有什么打算?”

夏婕雪白清媚的脸上露出神往的神情,“我是学税务专业的,我打算回建业找一份工作。景少,那50万我会尽快还你的。”

陆景笑道:“行啊,反正我又不怕你跑了。我追债可是比你之前遇到人还厉害的。”

夏婕忍不住笑着嗔了陆景一眼。这平等相待的感觉,她家里出事之后便再也没有过。

4月27日,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因“演涉嫌违背他人意愿,威逼他人“陪客”。进行性-交易”被查封。

在娱乐媒体一连串的深挖之下,星光传媒的知名导演金文栋一系列的个人问题被揭露。金文栋的个人形象也迅速的由正面形象转化为负面形象。

横溪县,横溪影视集团总部大楼的办公室里,商学民神情凝重的放下手中的报纸。默然的抽着烟。一股看不见的压力正压在他身上。

娱乐圈的影视公司一般都和娱乐媒体有很深的联系。这次星光传媒爆出如此大的丑闻,大部分媒体实际上“火力”都集中在对金文栋的口诛笔伐上,对星光传媒的问题都是一笔带过。而似乎天辰娱乐也没有把事情玩大的意思。放任媒体批判金文栋个人品德败坏,没有主动爆料抹黑星光传媒。

但是。越是这样,他的压力才越大。他又怎么能忘记陆景在他办公室里说的话:我刚刚把金文栋给拘捕了。我希望商先生继续关注后续的消息。

而且。他打听到市政府大院里的一个消息:市政府内部的会议上,有人提议查一查横溪影视集团的问题。这无疑让他颇有些担忧。

“唉,看样子必须要正视陆景提出的要求了。改组横溪影视集团的董事会不是不可以,也可以给予谢晋文更多的话语权,但是要横溪影视集团一定要保证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商学民轻声自语的说道,接着他拿起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机,打给助手,“帮我约一下天辰娱乐的谢晋文,请他传达我想要和陆景见面的要求。”

“好的。商董。”电话里助手说道。

下午五点多时,商学民接到助手的电话:“商董,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和天辰娱乐的谢晋文先生约好时间,明天晚上在歌德银座酒店见面。”

“好。”商学民点了点头。陆景肯答应见面就好说。事情有的谈!

“景少,夏小姐不在?”歌德银座酒店陆景的套房里,谢晋文四处打量下,房间里似乎没有女人存在的痕迹,笑着问道。

陆景丢一支烟给谢晋文,笑道:“她回建业找工作去了。别把我当成和你一样的人啊。看到美女就想往床-上抱。”谢晋文这小子整天混迹在女明星堆里,目的那是相当明确的。

谢晋文嘿嘿一笑,也不反驳陆景的话。他就这点爱好,你情我愿的事情也没人会指责他,转了个话题道:“我打听清楚了,听说夏小姐是蒋鸿哲带进星光传媒的。”

陆景眉头微微一挑,恍然道:“原来是他。”九六的时候,因为蒋鸿哲忽悠赵清芷去当明星,他还教训过蒋鸿哲。那个时候蒋鸿哲就和星光传媒关系密切。

蒋鸿哲的叔叔,东部某省的副省长蒋伟民是豫北省常委副省长严昌舟的总角之交,两人关系极为密切。蒋鸿哲现在是跟在严景铭这个“京城四少”身边混。

谢晋文正要说话,敲门声响起,起身开了门。

门口横溪影视集团的董事长商学民带着助手站在门口,“谢先生,你好。”

“哦,原来是商先生啊。真是稀客。”谢晋文脸上露出个讽刺的笑容说道,心里暗爽不已。他之前和陆景去横溪影视集团总部去拜访这老小子。结果,这老小子要拿腔作势,现在却主动过来拜访,知道慌了神吧?

商学民心里苦笑不已,忍受着谢晋文嘲讽的笑容,和陆景握了握手,略微客套几句,道:“陆先生,你上次的提议我认真考虑过,我觉得董事会增加一些新鲜血液有利于公司的发展。我打算更换两名董事会成员,希望由谢先生来提名这两名董事会人选。”

谢晋文皱起眉头。横溪影视集团的2个董事会席位有什么用。真以为他是傻子啊

陆景吸了口烟,摆摆手,道:“我想商先生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结构需要调整,我希望商先生在横溪影视集团的持股比例下降。”

商学民一愣,心里一股怒火涌了上来,就想把手中的茶杯砸在陆景脸上。陆景这是要夺他的基业,亏陆景还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他断然的站起来道:“陆先生,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告辞。”

说着,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他为人处事讲究“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错,但是横溪影视集团是他奋斗了大半辈子的成就,他怎么可能拱手让人。

“这老小子还敢耍横!”看着商学民的背影,谢晋文冷哼一声。对商学民,他心里是很不爽的。

陆景微笑着吸烟,拍拍谢晋文的肩膀,平静的道:“在我们的实力没有完全显露出来之前,他当然敢耍横。你听他开出来的条件就知道。毫无诚意。等我们把严景铭压的低头,他就知道厉害了。”

商学民肯定还是寄希望于严景铭从美国回来挽回局面。天逸投资是产业投资基金,和杨星长管理的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的性质一样。都是汇聚生意伙伴的资金,集中起来投资。这样的模式,可能公开资料显示的资金规模并不大,但是潜在的影响力、所能调动的资金非常大。

以严家的牌子,天逸投资所能汇聚的资金量可想而知。

当然,严景铭能不能和他的生意伙伴在某个投资领域达成一致那要看严景铭的能力以及各人对某个行业未来形势的判断。因而,严景铭正常情况下所能调用的资金还是天逸投资的自有资金。

严景铭负责天逸投资并不是说他负责具体的业务,而是指他有权决定天逸投资资金的流向。在天逸投资在经历互联网泡沫的重挫之后,严景铭无疑是把宝压在了影视公司身上。天逸投资是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东,横溪影视集团也是天逸投资的客户。商学民和严景铭的联系很紧密。

所以,在他压服严景铭之前,商学民低头的可能性不大。他今天和商学民见面,只是明确的告诉商学民他的条件。

查封星光传媒就已经对他们露出獠牙,陆景当然不会再遮遮掩掩了。他要的就是横溪影视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