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15章 打脸,一耳光

第715章 打脸,一耳光

史大少突然的发飙让宴会厅东南角这里骤然安静下来。之前因为陆景居然要求史大少道歉的话语所引起的**就像被风吹走的灰尘,消失的无影无踪。

曾红英冷冷的看着史自成。往日的记忆又浮上心头,但若是往事重来一遍,她还是会把史自成打得吐血。

史自成因为星光传媒事情失手所郁积的怒气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换了一个主人的感觉如何?小英,看你容光焕发的样子,不是和陆景这小王八蛋有一腿吧?我听说这小子可是花花公子。你这身细皮嫩肉都给他摸过吧?”

当初他只是想摸一下曾红英的手,就被曾红英打的吐血。这让他何其的难堪,甚至一度成为京城里的笑柄。要不是喝过酒,要不是在夜晚,他怎么可能对仅仅是稍微清秀一点,擦肩而过的曾红英突然的有兴趣。

史自成打死都不会承认他内其实有喜欢制-服的倾向。

“你…,无耻!”曾红英肩膀都气得抖起来。但是她不善言辞,只能怒斥史自成无耻。她从小就喜欢军营里面的生活,但是就因为殴打史自成不得不提前退役——谁能听她一个小小的少尉的辩解:那晚史自成的话有多么的不堪入耳——来到陆景身边给他当保镖。不是说陆景对她不好,而是她更喜欢军队里的生活。

陆景眼睛里寒光蓦的一闪。他一时疏忽忘了曾红英和史自成的恩怨。曾红英是他的保镖,保卫他尽职尽责,却要受是大少恶毒的言语奚落。敢怒而不敢言。

陆景心里本来就沸腾的怒火再涨了三分。他今天晚上已经忍得够久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如果有人当着你的面调戏你带到酒会的女伴。是的,她不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情人,不是你的红颜知己,但她是你的朋友,你会怎么做?

如果有人当着你的面侮辱全心全意保护你的保镖,是的,她不是你的姐姐或者妹妹、不和你沾亲带故,但她是你的下属,你会怎么做?

隐忍布局几年,然后一雪前耻?

不。陆景给出了他的答案。

只见陆景猛的抢上前几步。一耳光抽在正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曾红英的史自成脸上,“劳资今天忍你很久了!”

这一巴掌,把所有的人都给打蒙了。史自成是谁?京城里呼风唤雨、玩的风车斗转的京城大哥级人物啊。严景铭这样牛x的人物都被他喊做小严。陆景就这样一巴掌抽过去。而且还是打脸。和这个动作相比,之前什么言语简直弱爆了。

打脸,直接打脸,当众直接打脸。

“啊…”愣神之后,方浅语尖叫着后退。仿佛捅了马蜂窝一样,各种嘈杂的声音猛的爆发出来。场面立即混乱不堪。

史自成的脸颊正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肿起来,恶毒的看着陆景。伸手去抓陆景的手腕,展开反击。

史自成身边的严景铭回过神横身去拦着陆景。

蒋鸿哲抢上前,准备混乱踹陆景几脚出口恶气。

史大少身边的帮闲、跟班大叫,“住手!”准备绕过软椅扑上前用身-体护住史自成。

齐静瑶、商学民和其他人都向后退。陆景的身份决定了他们绝不敢和他动手。否则。面临的将是灾难性的后果。只有身份对等的人才敢动手。比如此刻的严景铭、蒋鸿哲。

以现在的情况而言,陆景最好的处理方式退后拉开距离,否则他将会被严景铭和史自成抓住。跟上来的蒋鸿哲也会缠住他。说不定他就要被三个人痛揍一顿。

但是。史自成、严景铭、蒋鸿哲这些养尊处优的人又怎么可能是陆景的对手。陆景正常情况下对付两到三个成-年男子绰绰有余。他十六岁参军一年,在军中学的格斗本领还不至于搞不定几个酒色掏空身-体的公子哥。

陆景侧过身。左手手肘重重的顶了史自成胸口一肘,打的他胸口气血翻涌。眼睛一黑。跟着,陆景一脚揣在过来拦截的严景铭的肚子上,把他踹倒在地。踹人的脚落地的时候,重心切换,右手顺势一扬,“啪”一耳光打得蒋鸿哲眼冒金星。

接着,陆景双手用力把史自成从舒服的软椅上拎起来,反手一扭,制住了史自成,侧跨两步,拉开和那边人马的距离,沉声喝道:“曾姐,动手。”

那两个要护住史自成的跟班扑了个空。

这一切说起来很复杂,但是兔起鹘落,实际上仅仅只有几秒钟。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从陆景扑上去开始,短短几秒中就控制局之局面。

回过神来的李慕清看得目瞪口呆:“这tm实在帅呆了。”刚刚还高高在上,就算是失败了也无人敢招惹的史自成,现在就在陆景掌握之中。李慕清忍不住爆了粗口。她平日会去学习跆拳道,骨子里也有暴力因子。

谢晋文看得兴奋无比,右手握拳,嘴角的烟掉下都未发觉。陆景这几下简直是暴力美学的典范啊。兔起鹘落,流畅无比。

倒不是说陆景多么厉害。而是他面临的对手很弱。就好比连赌神大赛资格赛都进不了的选手跑到一个小城市里和几名业务赌徒玩牌,理所当然的会展示出大师级的风范。

正在尽情展示高分贝嗓音的方浅语声音突兀的消失,一手掩嘴,一手抚胸,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曾红英上前两步护住陆景,轻描淡写的两脚就把要扑过来的史自成跟班打到在地。

史自成恶狠狠的呸了一口,“陆景,你小子有种。放开我,听到没有?”

严景铭和蒋鸿哲这时才恢复过来。厉声喝道:“陆景,你要干什么?”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陆景会动手打人。

“放你妹啊!”陆景用实际行动来答复了三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

这声响亮的耳光也惊动了整个酒会现场。所有的人都好奇的看了过来。陆景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史自成的脸上,也将他的脸皮再剥下来一层。

许雪带着助手急匆匆的出了宴会厅。在杭城吴湖酒店里拿了一个房间。许雪在房间客厅里拨通了她二叔的电话,“二叔,我想问问杭城的事情,陆景刚才说要我打电话问问你。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吗?明州商业银行在横溪影视集团有股份,影视城是非常有前途的产业,每年至少可以提供1.2亿的利润给明州商业银行。我想要保持对它的影响力。”

电话里沉默了良久,“小雪,刚过易折,退一步海阔天空。”

许雪愣住了。心里充满了震惊,没想到她二叔会说出这样的话,甚至连原因都不愿意告诉她。

“小雪,我知道你性子要强,所以也就没有通知你,这件事,你要听我的。”

“好...”良久,许雪艰难的吐出两个字,苦涩感忽的涌上心头。她二叔还真是了解她的性格。假设他二叔的决定是在今天临时常委会召开之前决定的,她肯定会发动她的力量去游说。她没有退让的习惯。

许雪颓然的挂了电话。很明显,她二叔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她现在都不知道等会进大厅之后该如何面对那些生意伙伴的指责。

什么时候陆景居然变成了刺猬让她无法下手?现在只能是希望叶静雨那里能成功,好让她心里那股不顺畅的气得到发泄。

当许雪和她的助理重新走进宴会厅时。却发现酒会现场乱成一团,都在往东南角围拢,连忙快步走过去。

“啪!”

她们正好看到了陆景那一记相当**的耳光打在史自成脸上。

“啊...”许雪下意思的惊呼。刚才还威风八面。大哥派头十足的史自成居然被陆景抽了一巴掌。看他两边脸颊肿的像馒头,整体看起来想个猪头。可以推断陆景下手绝对没有留力。

那么,陆景怎么敢这么做?他怎么会如此的胆大包天?

许雪以手抚额。突然的心里一惊。意识到她所招惹的人不只是一个所谓的商业天才。他还是京城的世家子第,甚至是无惧史大少背景的世家子弟——因为陆景敢动手打史自成。显然陆景不是脑残,这就能很轻易的得出结论:那就是陆景根本无惧史自成可以用来“碾压”此时宴会厅其他所有人的东西,家族背景。

顿时,那权势所带来的威压让许雪感受的沉甸甸的压力。因为这也意味着在商业手段之外,陆景还有很多牌可以打。

突然间,许雪心里暗暗的有些庆幸她二叔的决定。

史自成被陆景打的异常狼狈,心火怒烧,叫道:“陆景,你tm有本事继续,打死我行了。我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

输人不输气势。他料定陆景不敢把他怎么样。脱困之后,他非把这王八蛋整的欲仙欲死不可!

“史大少果然是英雄本色啊。”陆景露出两颗白牙讥讽的笑了笑,拍了拍史自成的脸。他确实不可能把史自成打死,甚至缺胳膊少腿都不行。但是打的连他妈都不认得他却是可以用的。因为打架打的头破血流那叫小孩斗殴。这京城里深宅大院都默许的范围内的。

“看你怎么收场?”严景铭冷笑的看了陆景一眼,招手吩咐跟班去把大门口守住,然后让服务眼引着今天到场的嘉宾去隔壁的宴会厅稍坐。这件事处理完之前,不能让今天的宾客离开。不能把消息扩散开。否则,史自成丢面子的事情传扬出去,恐怕会连他一起恨上。

李慕清上前一步,小声提醒道:“陆景,接下来怎么办?”陆景打史自成,解气是解气,但是这事恐怕不好善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