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25章 白雁苏飞

第725章 白雁苏飞

前些天和大哥谈过之后,陆景便再没有过多关注接下来的动态,只看大哥透漏的意思,史自成的“反扑”多半会闪了腰。将明雪丢在景华京城分公司里上班,他则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起难得的假期。

6月1日下午,陆景稳稳当当的把车停在城南别墅12号别墅碧绿整齐的如同鹅毛地毯般的草地前。今天六一儿童节,他被母亲抓了壮丁,充当司机带着母亲、大嫂、侄女去游乐场玩了半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到占哥儿这里来作客。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侄女陆琪稚嫩的童音逗的屋里几人哈哈大笑。刚刚在游乐场里玩的兴高采烈的陆琪回到占哥儿的家里,兴致勃勃的给大家表演起在幼儿园学的儿歌。

母亲罗玉兰笑呵呵对乐亚晴道:“这小顽皮,今天肯定玩的开心了。小德佑今天乖不乖?”

“很乖。”乐亚晴忙笑着将儿子递给罗玉兰,“婶,你看看。”

占哥儿的儿子占德佑现在才11个月大,稀松的头发,脸型和占哥儿极为肖似。他也算是今天过节的小朋友之一。陆景刚刚进门已经给他送了节日礼物。

陆景心里苦笑着坐在椅子上听母亲和大嫂、乐姐谈养育小孩的心得、趣事。重生一回,和母亲住在一起的日子也不长,心里总想着多陪陪母亲。不过,这话题他听着实在有些受折磨。

等大哥和占哥儿相继到来之后,陆景终于不用忍受母亲的育儿经。和大哥,占哥儿到书房里说话。没一会。保姆便送了洗得干净、红彤彤的苹果和泡得清香四溢的碧螺春进来。

占哥儿给陆江、陆景散了烟,笑着拿起茶杯喝茶。“江哥,昨天晚上川南省省委副书记孟雨华书记请我吃了顿饭。盛泰电器在川南扩展业务的时候和孟书记有些接触。”

陆景微微一愣,看向占哥儿。川南省省长一职现在空缺着,川南省省委副书记孟雨华是强有力的竞争人选。不过,据说孟雨华和史自成关系不错。他请占哥儿吃饭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陆江想了想,笑着摆摆手,道:“正方,今天小朋友过节,我们不谈正事。”

占正方就笑着点了点头。他也就是探一探江哥的口风。并没有为孟雨华当说客的意思。很显然,孟雨华想要和江哥见面。最近两边的关系有些紧张。他可能是想争取江哥的支持。

随意的聊着今天刚刚新鲜出炉的消息——从今天6月1日开始 b股市场将对境内自然人全面开放,这意味着沪深b股成了全世界所有投资者的b股。聊了半个小时,陆景站起来道:“哥,占哥儿,我有点事先撤了。”

他上午的时候就和李新寒约了今天晚上在白雁苏飞俱乐部吃饭。

陆江笑着摇头:“你啊,比我还忙。待会记得给妈说一声。”

陆景笑着答应下来。

“我送你出去。”占哥儿笑着送了陆景到别墅草坪边的停车场里,递了一支烟给陆景,“小景。江哥到底准备去哪个部门,最近风声好像有些不太对,反对的声音很多。偏偏江哥今天不打算谈这个。我给憋的…”

陆景听的一笑,道:“还没定下来。反正不是去农-业部担任副部长。”今天风和日丽。天气极佳。城南别墅这里地势开阔,微风习习。陆景拿出黄紫琪送给他的黑色防火火机给占哥儿点了烟,靠在车门上惬意的抽着烟。

占哥儿点了点头。吐出一口烟,问道:“现在川南省省长位置高悬。孟书记估计有些想法。江哥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陆景微微一笑,反问道:“你觉得郁行知书记去川南怎么样?”

占哥儿就愣了下。笑呵呵的道:“郁书记?他能去自然是最好。但是阻力怕是有点大啊?”原楚北省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郁行知的职务变动一直是前不久楚北人事调整中的焦点。他去川南就职,从资历上来说是足够了。而且因为郁扬在7月份马上就要和唐彤结婚,他能去川南卡位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只是阻力恐怕不小。

陆景笑道:“任何事情都有难度的。哈哈,过两天再看吧。”

占哥儿禁不住笑起来,拍拍了陆景的肩膀。陆景这话恐怕是有六七分把握了。如果是这样,这将会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白雁苏飞俱乐部位于京城南业区和然路15号。32层高的主楼在整个方庄商圈的范围而言略显的有些低矮,但主楼之后两三个球场大小宛如一枚芒果,有着金属流线感,五六层楼高的俱乐部主体建筑则有着低调的华美感,一看便知道非比寻常。

白雁苏飞俱乐部距离新虹百货的总部,南业区方庄商圈正中心的银泰大厦只有1公里的路程。在繁华商圈的边缘地带修建占地面积如此巨大的建筑,可见其雄厚的实力。

陆景蓝色的宾利缓缓的停在白雁苏飞的主楼门口。两名穿着红色马甲的侍者鞠躬道:“欢迎光临。”陆景微微点头致意,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大厅里。

大厅正中是一座人工假山流泉。潺潺的流水缓缓的流过白色的长方形巨石,寓意着财富如同流水,生生不息。巨石之上则是铭刻着白雁苏飞四个古字,有着古朴、张扬的气势。

白雁苏飞虽然名字里带了“苏”字,但是建筑风格和江南水乡的婉约,小巧、精致全然不搭边。整个客厅呈现着恢宏大气的风格,只是在装修上略显低调内敛,但是识货的人依然可以认出意大利的进口大理石住,瑞士的时钟,红棕色精美的苏格兰羊毛地毯…

京城三大俱乐部,金顶俱乐部以内敛的奢华,大批在商界极具声望的会员,以成功人士、社会精英代名词的方式,赢得了众多的高级商务人士的口碑。

大唐雨景以其优美的风景,庄园式的运营模式,与众不同庄园体验,可以享受都市中难得乡村式宁静,赢得了京城贵胄和社会精英们的喜爱。

白雁苏飞则是凭借着俱乐部中完善的娱乐设施,不时举办的各种沙龙,校友聚会,时尚party,酒会、美食汇等活动,以及众多公子哥、衙内党们的捧场,成为京城最富盛名的三大俱乐部之一。

就在陆景打量着白雁苏飞的布局时,一名穿着浅灰色素雅中裙的娟秀女子快步迎向过来,甜美的笑道:“陆公子,李少已经在包厢里等着你了。请跟我来。”说着,又自我介绍道:“我叫小马。”

陆景认识这是李新寒的跟班,点头道:“恩,你带我过去吧。”

“马姐,你今天气色真好。”

“马姐,晚上好。”

“马姐,忙着呢。”

一路上不少人都和小马打着招呼,小马一一笑着回应几句,脚步却没停下来。看得出来她在白雁苏飞里面混得不错。进了宽敞明亮的vip专用电梯,小马不好意思的对陆景笑道:“陆公子,让您见笑了。我平常在白雁苏飞这里混场子。”

京城里各个圈子逗乐的时候少不了帮闲,跟班的凑趣。他们一般都兼职掮客,消息百事通等副职。得到信任的帮闲甚至可以在某些时候代表跟着的公子哥。

当有人面对京城繁多消息无所适从,或者根本没有消息,烧香找不到庙门的时候,这些人机会提供消息,甚至见面的机会。不管能不能成都会抽成。

“混场子”是京城帮闲圈子里的术语。小马的意思是她平常在白雁苏飞这里“找饭吃”。

陆景笑着摆摆手,“不用这么拘谨。看得出来,你的能力很强。”

白雁苏飞是李新寒名下的产业,他的跟班在白雁苏飞知名度很高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跟班其实也很考验人的机变、语言能力。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个眼神,可能就立马从某些大佬面前的红人变成无名小卒,收入也会骤降。而小马此刻在白雁苏飞有些风生水起的意思,无疑是跟班中的佼佼者。

李新寒在白雁苏飞的包间位于顶层32楼。阔气豪奢的私享包间里,李新寒笑着和走进来的陆景握手,“你小子牛啊。史自成都被你打的哭爹喊娘啊。哈哈,现在京城的圈子可是传遍了你陆二少的大名。”

陆景现在在京城衙内圈子里的名声如日中天。就如同他会赚钱的商业天赋一样,陆二少身手的强悍也被传得神乎其神。因为当背景布的史自成和严景铭在京城都有着偌大的名声。

陆景笑着道:“不至于吧。严景铭办事这么不靠谱?”他打史自成的消息,严景铭肯定会封锁的,怎么还传到京城这边来?

李新寒邀请陆景坐下,哈哈笑道:“史自成回京城又不能不见人吧?杭城市里有些晦涩的信息流传出来,我找人一打听就知道了。哈哈,真是痛快,今天要好好的和你喝一杯。”

他和史自成早有旧怨,史自成挨揍他是乐见其成,不仅如此,他还会帮着宣扬史自成的丑事。今天请陆景吃饭,一个是和陆景拉近下关系,至少大家都很讨厌史自成;另外则是要找他打听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