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27章 故人

第727章 故人

苏琳生日酒会的气氛热烈,不断的有人过来敬酒,苏威和苏琳兄妹俩作为主人也四处和朋友们回敬着酒。而主位这一桌在李心寒的刻意调节下,气氛也显得轻快。

看到陆景和李慕清、凌雪月、李落元相谈甚欢,谢海逸拿起酒杯喝酒,心情颇为郁闷。今年正月份的时候,他被陆景使“阴招”送到局子里住了一晚。他也因此沦为京城衙内圈子里的笑柄。是以,陆景现在越是春风得意他就越不爽。

谢海逸刚放下酒杯,一位穿着夏季款式优雅白色复古旗袍的女侍者忙走过来倒酒。突然间,女侍者看到陆景,精神一个恍惚,将红酒倒在了谢海逸的手背上。

“你怎么倒酒的,眼睛长到那里去了。”谢海逸严厉的瞪着女侍者吼道,看着手背上的红酒,心里的怒火爆发出来。

“对,对不起…”美貌的女侍者吓得脸色一变,退后半步,懦懦的说道。

凌雪月微微皱眉。谢海逸有点过分了,不就是倒酒洒在你手背上了吗?拿纸巾擦一擦就可以,有必要这样去“凶”一个服务员吗?何况还是一个靓丽迷人的女子?

谢海逸恼怒的收回目光,拿湿毛巾擦着手背,对李心寒抱怨道:“李少,你看这叫什么事。”打狗要看主人,要不是在白雁苏飞里面,他绝对会抽这个女人几耳光。怎么做事的。

李新寒皱起眉头。白雁苏飞的每名服务员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将酒倒在客人手背上是很严重的失误。李新寒对身后的小马打了个手势,淡淡的道:“换人。”

“马姐。我…”女侍者顿时脸色变得煞白,她是碰到熟人惊讶之下才失误的将酒倒在客人手上。但是想要出言恳求却不知道怎么说。一旦马姐出面的话,她就有可能丢掉这份待遇丰厚的工作。当初她凭借着在国航当空姐训练出来的仪态。好不容易才从近千名求职者中脱颖而出。

正在和李慕清说话的陆景听到动静,扭头一看,微微一愣,打个手势,喊住了准备去叫8楼中餐厅主管的小马,“小马,等一下。”说着,站起来对泫然欲泣的女侍者笑道:“思婷,是你吧?呵呵。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我前些天飞京城的飞机上还遇到糖糖,她说你辞职了。”

这位容貌妍丽的貌美女郎赫然是博海实业齐儒来的外甥女刘思婷。陆景没想到在这儿会遇到故人。

小马停下脚步,看向李心寒,等他的意思。这个规矩错不得,要是她现在看向陆景,明天她就会失业。

李新寒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然后看向陆景,看陆景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他也留意到这个女侍者似乎很有些漂亮。白色的复古旗袍穿在她身上显得前凸后翘。丰-满的双-峰随着她此刻急促的呼吸有些颤巍巍的抖动。撩-人至极。很能让男人升起把她抱到床-上好好抚慰她那对恩物的冲动。陆景这小子只怕…

陆景哪里知道李新寒心里的揣测,只是简简单单的道:“刘思婷是我的朋友。”说着,皱起眉头看向谢海逸,轻声道:“谢海逸。道歉!”

陆景的语气很淡,里面不容置疑的意思却很清晰的传达出来。

李慕清听到陆景的话就想掐这混蛋一把,她还坐在这儿的呢。心里郁闷的想:看到漂亮的女人都是你朋友啊。

李新寒微微一愣。要想让谢海逸道歉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陆景这么说,却恰恰表明这女子真的是他的朋友。

“我日你大爷啊!”谢海逸心里那个气啊。铁青着脸对陆景道:“陆景,你太过了点吧?她把酒倒到我手上。我说她两句不应该吗?”

满桌子人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精彩起来。谢海逸这么说和“求饶”没多大区别。按理说,谢海逸是杨家的姻亲,不应该这么“怕”陆景才对啊。

这里的人那里知道谢海逸心里的想法?他惹张媛的那件事情就是陆景勒令他道歉。他回家告状都没用,还被父亲、姐夫狠批。那时候当真是心如死灰。谢海逸可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心路历程。

陆景眼神锐利的看向谢海逸,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

“我说两句吧。”李新寒作为地主,这个时候不得不出来调解,“小马,明天让人力资源部考核下刘小姐,合适的话给她升一级。小谢,你自罚一杯。”说着,对陆景道:“你觉得怎么样?”

陆景要谢海逸道歉不是为了耍威风。而是看到自己的朋友被谢海逸几句话训的要哭起来,心里十分不舒服。当即,温声问呆呆站立的刘思婷,“思婷,你觉得怎么样?”

刘思婷哪里会想到能有这样的转变。刚才她没说陆景和她认识,是不想把“麻烦”牵扯到陆景身上去。这时候见陆景威风凛凛,心里顿时长长的出了口气,手扶着胸口,感激的对陆景笑了笑,微微颔首,“陆景,谢谢。”

她以后的日子也不可能在陆景的庇护下过活,能够在白雁苏飞里面升职,刚才那位客人道不道歉她不想计较。

李新寒见问题解决,又说了几句场面话。苏威和苏琳这时候也转了一圈回来,在李新寒刻意的调动下,酒桌的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

陆景扭着头和在他身侧专门为他服务的刘思婷说话:“呵,你看起来变了好多。”他和刘思婷接触过几次,刘思婷以前的脾气可没这么平和。

刘思婷给陆景添了酒,又给他换了吃碟,站在陆景身后侧方,轻快的微笑道:“我结婚了。和以前比当然变了许多。”事情解决了,她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啊…,恭喜啊,我都不知道,没听你舅舅齐儒来提起过。”陆景笑着道:“看来我要补你一份结婚礼物啊。”刘思婷的舅舅齐儒来和苏江省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张胜利的私交很好。而张胜利和他渊源颇深。

刘思婷笑着道:“行啊,可别送我别墅啊,不然我每个月交物业管理费都会感觉压力很大。”陆景送苏琳生日礼物是一栋别墅的事情,她刚听快嘴的同事说起过。

“不至于吧,白雁苏飞的工资这么低?”陆景微微笑起来,刘思婷大方得体的话让他感觉很舒服,就像老朋友聊天一样,“瑞丰旅游最近主推一个去马尔代夫旅游的线路,大概为期二周。你等会把你的地址留给我。我回头让人送两张旅游套餐票给你,祝你们玩的愉快。”

刘思婷笑道:“谢谢。”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曾经的青葱岁月啊!九六年和陆景在飞机上相见的时候,他拿着相机偷拍她的胸。现在回想起来,却是觉得有些想笑,还有些淡淡的如春天栀子花香般的情绪。这个在她生命中如过客般的男子,几次帮助她,有着温暖阳光般的明净气质,让人永远难以忘记。

陆景要是知道刘思婷在想什么肯定会辩解:那照片是李大青那个满脸青春痘的技术男拍的,我当时只是帮忙拿一下相机而已啊。

苏琳的生日宴会在晚上十点钟结束。陆景要了刘思婷的地址给明雪打了个电话,让她安排处理。陆景和李新寒几人寒暄了几句,就和李慕清一起坐车离开。

看着车窗外倒退的夜景,李慕清就娇嗔着推了陆景一把,“你个混蛋,我怎么发现你到那儿都和美女搭上关系啊,那个少妇和你什么关系?”

“能什么关系,简简单单的朋友关系啊。我很早就认识她了…”陆景笑着把他和刘思婷的关系简单的说了说。

李慕清今晚穿着宽松的绿色时尚连衣裙。流畅的圆领领口将她白皙雪腻的颈脖修饰的含蓄优雅,一字锁骨迷人的展露出来。右手肩膀处,荷叶边的连衣裙剪开了一道口子,香肩微露,有着若隐若现的性感魅力。一条撞色的黑色腰带系在她纤细的腰间,与她手里黑色的小手袋相得益彰,颇有些名媛气质。

闻着李慕清身上优雅的tiffany香水,陆景克制着内心里拥抱她的想法,笑着道,“你怎么到京城都不给我打电话?”

“凭什么要给你打电话啊。就不给你打电话。”李慕清娇痴的白了陆景一眼,然后看了眼驾驶座上开车的赵姿,本来想要抚摸陆景脸的手在半空中折向了她自己的发梢。

陆景哑然失笑,口是心非的女人啊,就对赵姿说道:“赵姿,去西月区南汇路的清悦小区。”

李慕清道:“诶,不是说好去粉红佳人酒吧继续喝酒的吗?”

陆景笑道:“你家里没有酒啊?”

“啊…”李慕清精致的脸蛋在车内暗淡的微光中禁不住染上了娇羞的绯红。大家都是成年人,陆景深夜里要去她家里喝酒意味着什么她能不清楚吗?

蓝色的宾利在夜色中从明亮的小区大门滑进清悦小区里。已是夜深人静时分,除了怀春的猫狗在小区里偶尔嘶叫一两声,几乎听不到其他的声响,小区里也看不到半个人影,只有树影横斜。

李慕清下车开了楼道下的电子门,和陆景一起坐电梯到8楼,从手包里掏出钥匙打开家里的门。推开门的一瞬间,心跳却不可抑制的加快起来,心里浮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甜蜜、羞涩、兴奋、期待、犹豫、忧愁、躁动、矜持,种种情绪犹如一杯混合的鸡尾酒下肚,在她心底像小溪里的月影反复徘徊,暗香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