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29章 郁行知要去川南履新

第729章 郁行知要去川南履新

6月7日,中-组部公布了一批人事调整方案。原楚北省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郁行知同志担任川南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同时公布的几则任命中还包括:文化部副部长陆江同志调任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原楚北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胡联营同志调任鲁东省省委常委,副省长。原部委某处处长米凌同志调任黄海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对于川南省省长的任命结果,“民间组织部”部长们全部都跌破眼镜,打破脑壳都不会想到会是郁行知升任川南省省长。没有人会料到这么一匹黑马会突然杀出来。

徐徐的夜幕笼罩着初夏气息的京城。京城饭店的一间包厢里,江州市委秘书长刘伟立神情振奋的和胡联营推杯换盏,“书记,祝你鹏程万里,在鲁东书写新的辉煌。”

当初贺姐出了一点小事之后,胡书记被送到中-央党校学习,那时候是何等凄凉。胡书记能挺过这个坎,殊为不易。

胡联营感慨的笑了笑,这一路的心路历程也只有这个最为亲近的下属能体会,“伟立,你和李书记磨合的怎么样?”一朝天子一朝臣。李学平调任江州市委书记,刘伟立如果和他磨合的不好,工作只怕会很难展开。

刘伟立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书记,今天是高兴的日子,咱们不说这个话题。”

这话以刘伟立的身份来说稍稍有些簪越了。胡联营微微一叹,和刘伟立碰了碰酒杯,“伟立。我送你几个字,低调务实。用心做事。”

刘伟立就点了点头。他心里已经有些不好的预感了,但是他也没法和胡书记说。胡书记自己都还没去鲁东报道。他能怎么开口?

胡联营在党校学习的日子并不是天天都住在宿舍里,毕竟他也有些私人应酬。返回位于西月区的寓所里,胡联营一个人默默的在窗户边抽着烟。

今天刘伟立来找他喝酒,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实际上也表明了刘伟立想跟着他去鲁东的想法。胡联营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语道:“伟立的处境可能不太好啊!”

这一切自然是因为去年陆江突然被调离江州的延续。当时,多方力量对陆江进行阻击,不希望陆江在江州登顶成功。目标是实现了,但是他的这位老搭档哪里是易与的。杨修武、刘勇志、自己…

胡联营心里感慨万千。说到底其实是“适逢其会”陆江才被调离江州。否则。一个捕风捉影的报道又能把陆江如何?陆江的政治水平他是深有体会的。

想起这次的人事调整,胡联营只想摇头,“史自成,史家,呵呵…”过犹不及这个词,老祖宗讲了很多年,但是总会有人犯错误。

胡联营摒弃心里的思绪,去鲁东之后,他和陆江再共事的机会恐怕渺茫了。微微沉吟了一会,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他不能不管刘伟立。

陆景晚上和王灿、夏思雨、何媛、夏庆平、李子君、周俊华聚餐后,被从交州返回京城的郑信明拉到金顶俱乐部里k歌了一通宵。以至于陆景第二天陪黄紫琪去汇海大酒店吃午饭时都是顶着一对熊猫眼。

“啊…”刚进汇海大酒店金碧辉煌如同宫廷式的大厅里,陆景就极为不雅观的打了一个哈欠。

“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黄紫琪好笑的问道。她印象中陆景一向精力充沛。

陆景笑着摇头。“昨天晚上有人失恋了,拉着我们几个通宵唱歌。”他怎么都没想到郁行知调任川南首先影响到的是郑信明追求郁晓岚的事情。

郑信明前天在交州大学里又被郁晓岚拒绝了一次。这次不同于之前,郁行知的履新让郑信明无法继续在郁晓岚明确拒绝的情况下“纠缠”她。

郑信明心灰意冷之下返回京城。昨天晚上在金顶俱乐部里鬼哭狼嚎愣是把一曲《单身情歌》唱的凄婉悱恻、痛彻心扉。

问题是。陆景知道貌似郁晓岚根本就没有给过郑信明好脸色。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失恋感觉。

陆景和迎过来的侍者说了一声,他在汇海大酒店的配楼里订了座位。跟着侍者往配楼走去。陆景问黄紫琪,“紫琪。阿罗的婚礼准备的怎么样?”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婚礼明天中午举行。哦,我得考虑下要不要带你出席啊。”黄紫琪笑着说道。

陆景知道黄紫琪在开玩笑,佯装不满的道:“这需要考虑?太伤我心了啊。”

两人说笑着,通过金雕玉砌、富丽堂皇的长长走廊前往汇海大酒店的配楼。走廊前方,迎面走来两名西装革履的男子。陆景就是微微一愣,其中一人是最近似乎过得不太顺心的史自成。

史自成看到陆景,脸色忽的一变,低声对身边的中年人说了一句。中年男子笑了笑,点点头,往陆景走来。史自成却是扭头离开。

黄紫琪好奇的问道,“陆景,那人明明认识你,怎么看到你扭头就走啊。”

陆景挽着黄紫琪的手,偷偷的摩挲着她细腻的手腕,笑道:“人生最大的成就不就是你的对手望风而逃吗?”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黄紫琪忍不住低声掩嘴笑起来,娇媚俏丽的笑容异常迷-人。

穿着灰色西服的中年人约莫四十多岁,头发染的乌黑,身形微胖,脸上带着和气的笑容,微笑着伸出手,“陆景,你好,我是孟雨华。”

虽然中年人只是报了他的姓名,陆景却是知道他的身份,川南省委副书记孟雨华,当即不动声色的客气和他握手,“孟书记,你好。”孟雨华是郁行知竞争川南省省长的强力对手。看他刚才和史自成在一起,传言他和史自成关系不错只怕是真的。

孟雨华笑着点点头。拿出烟递了一支烟给陆景,笑问道:“最近景华有没有去川南的投资意向?川南一定会竭力为投资商打造国内最好的投资环境。”

陆景就笑。“暂时还没有。最近移动要升级运营网络,这对国内的手机厂商而言既是风险也是机遇。景华需要全力应付接下来的挑战。”

陆景的回答中规中矩。这不是孟雨华想要的效果,微微一笑,说道:“我个人是很期望景华这样有实力的企业进入川南投资。建设好川南是我们每一名川南干部的殷切愿望和重大责任。”

陆景愣了愣,孟雨华的话可不能按照表面意思来理解,琢磨了一会,笑道:“听孟书记这么说,看来我得把川南列为景华下一步投资的重点考察地方了。孟书记可否给我留个私人电话?”

孟雨华轻轻的笑了笑,这个年轻人果然名不虚传。听懂了他的意思,将私人手机号码报给陆景,和陆景握了握手,“行,我们回头再聊。”

黄紫琪倒是不诧异这位孟书记说话是官味十足的口吻,只是迷惑的看着陆景满意的笑容,问道:“你们在谈什么?”她能感觉到陆景和孟雨华根本就不是在谈投资的事情。

陆景笑着握住黄紫琪的马尾辫,道:“当敌人阵营里的重量级人物准备和你做朋友时是不是值得喝一杯啊。走吧,李慕清估计要等急。”

他和孟雨华当然不是在谈投资。招商引资正儿八经乃是省长的职责。根本就不是孟雨华的分管工作。他这么说是在表态他会支持郁行知的工作。而自己呢,则是顺水推舟的要了他的电话,保持进一步的接触。

其实,这个要电话也很有讲究。并非陆景拿不到孟雨华的手机号码。而是从孟雨华这里拿到的号码则是代表着陆景日后可以打电话给孟雨华。

黄紫琪娇媚的翻个白眼。“你握着我的头发我怎么走啊?”

6楼的中餐厅包厢里,李慕清已经在座。她今天穿着白色短袖衬衣,明黄色一步裙。双峰将衬衣撑出高耸浑圆的形状。白腻的耳垂上带着精致大方的圆形耳坠。见陆景两人进来,笑着站了起来。“陆景,这里。”

李慕清穿着高跟的水晶凉鞋。让她修长的身材更显挺拔。明艳的都市丽人风情犹如她身上优雅的香水味道,盈盈而来。

陆景介绍李慕清和黄紫琪认识,然后坐下来道:“紫琪,李慕清说她可以推荐你去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学习建筑设计。你和她聊一聊,看你是否有兴趣。”

李慕清上周回了香港开始准备选秀事宜,忙了几天今天凌晨的飞机回京城度假。昨天晚上和陆景通话时说可以帮黄紫琪联系去米兰理工大学。陆景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有这方面的渠道,还是只是想和黄紫琪见面。

“行啊。”黄紫琪笑了笑,和李慕清慢慢的聊起来。

陆景让侍者上了菜,三人边吃边聊,陆景偶尔插上一两句嘴。也不知道是李慕清的准备工作不足,还是别的原因,很快,黄紫琪和李慕清的话题就转到女人的话题上去:服装、包包、鞋子、香水、米兰的购物圣地,何时打折等等。

陆景听得头都大起来。沉默的喝着红酒,想着史自成的事情。刚才孟雪华的举动影响可能会是十分深远的。接着又想起在7月9日移动gprs()投入试商用运营。突然,左脚和右脚脚面却分别被一只高跟鞋踩住。

陆景狼狈的咽下口中的红酒,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李慕清优雅的翘着兰花指按着高脚玻璃杯,轻轻的摇着杯中的红酒,笑吟吟的道:“我刚邀请紫琪去大唐雨景里喝一杯,你是不是现在应该给马晴打个电话预先说一声。”

黄紫琪抿着微甜可口的鲫鱼汤,明亮清澈的眼睛流光溢彩,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我听李慕清说起来才知道大唐雨景是你名下的产业啊,早知道我给阿罗说一声,指不定场地费还有优惠呢。她天天在我面前秀甜蜜,还要抱怨场地费太贵。合着你就是那个奸商啊。”

“我可以说我不是奸商吗?”陆景抗议道。他倒是发现黄紫琪和李慕清现在都直呼其名了。刚才两人还是李小姐、黄小姐的称呼。他对李慕清道:“这点小事情哪里需要提前打招呼。大唐雨景除了对外的八座庄园之外,额外还有两座庄园是留给我的。我们吃完饭直接过去就行。”话音才落,踩在一左一右的脚背上的高跟鞋同时用力。

“看你神气的。”黄紫琪和李慕清笑盈盈的对视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