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34章 周复生的电话

第734章 周复生的电话

陆景在客厅里接了电话。周复生在黄海和亿恒科技大中华区总裁梁子闻刚见过面,打电话给他通报见面的情况。

“亿恒科技对我们六个月只采购30万枚mf3710芯片订单很不解。梁子闻认为以景华手机的实力面对市场风险根本不用采取这么保守的策略。”周复生笑着道:“我就想,景华在下半年能把v607卖出30万支,那我可以给自己订一张去希腊的度假机票了。”

听得出来周复生心情不错,陆景就知道谈判很顺利,笑道:“不需要v607卖出30万台,只要i8在接下来三个月能卖出80万台,我们几个就集体去柏斯休假。”

mf3710芯片是亿恒科技最近力推的gprs芯片。景华将会用于7月中旬要发布的gprs手机v607以及之后的gprs机型上。目前,景华的高端机型,双屏翻盖手机v606售价10006元。每个月的出货量大概在6万台左右。v607的售价预计和v606保持在同一档次。如果在国外手机厂商发动机海战术的冲击之下,v607半年还能卖出30万支,周复生确实可以奖励他自己去休假几天了。

i8手机则是景华去年推出的音乐手机。 i8采用飞利浦的手机芯片,在音频音质上保持着很高的水准,是景华和飞利浦在mp3音频解码芯片合作之后研发出来的技术。

但所谓音乐手机本来就很难属于高端范畴——高端消费群体不会用手机去听音乐,二十一世纪初,便携式音乐播放器的首选是日系厂商的md。

因而。i8只能是面向国内中端消费群体,定价5888元。不过。i8一经推出就受到市场的追捧,最初两个月的销售量达到50万台。在今年销售最火爆的时候。一个月最高峰的出货量达到33万台。

毫无疑问,景华作为国内第一大手机厂商,i8作为景华的主力机型肯定会被海外手机厂商针锋相对的“盯住”。如果,在大战之中能保持每月二十六七万的销量,景华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能撑过海外厂商主导的机海风潮——i8的利润足够景华生存下来。

周复生笑道:“那是啊。哦,柏斯那里几座小岛应该开发得差不多了。今年景华的年度总经理会议放在了黄海,明年可以放在柏斯了。景少,我这次和亿恒科技就芯片设计的谈判很顺利,他们原则上同意可以按照景华的需求来架设手机芯片框架。满足我们的需求。另外,亿恒科技的副总裁乔治-威拉德先生会在十月份来亿恒科技视察,梁子闻希望景华能派出主要负责人和乔治-威拉德见一面,商谈两家公司战略性的合作框架。”

陆景把手机夹在胳膊上,从他的手包里拿出烟,掂出一颗烟,点上吸了几口,道:“到时候你和我一起过去吧。你觉得景华有没有可能从亿恒科技手里获取晶圆制造技术,或者和亿恒科技在国内共同投资建厂?”

周复生愣了下。他被陆景这句话所表达出来的野心震慑住。晶圆厂是电子工业的基础工艺。台湾就是因为有台积电从而奠定了电子科技发展的基础。

如果,景华掌握了手机基带芯片技术,再拿到晶圆制造技术,那么只要再掌握手机屏幕技术。可以说景华就具备了成为世界一流电子厂商的资质。

“可以谈一谈,至少可以表达这方面的意向。如果不是最新的0.25微米技术,亿恒科技转让的可能性很大。”周复生说出他的判断。“不过,我们需要慎重。景华至少手里要拿到十亿美元甚至更多的资金才能下这方面的决心,否则景华有可能被晶圆厂项目拖得崩溃。”

陆景笑了笑。道:“我了解晶圆厂项目的风险。资金问题回头再说。现在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我们先做一些准备工作。十月份不算远了。”

周复生的判断亿恒科技将淘汰的生产工艺转让给景华的可能性很大,这一点和他不谋而合。他对十月份和乔治-威拉德见面充满期待。

当然,晶圆厂项目是属于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项目。它在电子行业内部有个别称,“半倒体”。晶圆厂经常是建设到一半,或者建成之后还没有产生经济效益,所有的投资方都被巨额的资金消耗拖得倒闭或者被迫撤资。

这个项目风险极高。不过,如何筹集晶圆厂项目所需资金的问题陆景早有腹案。

周复生就笑,“你这么想我就不担心了。晶圆技术谈判需要做的准备工作我会安排下去。”

就景华目前善意的提醒市场风险反而遭到冷遇的尴尬,周复生建议道:“假设是穆迪、标准普尔、惠誉国际或者摩根、高盛等大投行发布风险报告绝不会遇到这样尴尬的情形,景华对市场的影响力还不够。我建议成立一家公司来研究各个行业的市场,发布相关的市场报告。它可以作为景华内部的智库,等发展成熟了,也可以变成面向外部客户的咨询公司。”

陆景想了想,道:“唔,我回头和董坤城、莫心蓝、陈创和他们商量商量。要建智库的话,可以以和华公司的名义来建。”说着,又笑道:“这扯远了。罗马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现在这个情况,能多敲醒一两家厂商也是有益的。不过,该说的都说了,要是他们还不听,我也没办法。”

周复生笑着摇头。现实情况就是这样的无厘头。要不是考虑手机厂商倒闭过多会损害整个江州手机产业集群的健康发展,景华何必三番五次、苦口婆心、不厌其烦、讨人嫌的发出警示呢?

陆景和周复生又聊起目前景华在数码相机、摄像机、高清数字电视的研发进度直到关宁过来摇他的肩膀喊他吃饭,他才结束通话。

数码产品是消费类电子产品的一个重要领域。在未来3c融合的大趋势之下,陆景自然不会忘记这一块。不过数码产品的爆发要等到2008年。景华现在也只是做一些前置性的研发工作。景华目前的重点是手机业务。

在温馨舒适的餐厅里和关宁、方琴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三人一起收拾了碗筷。眼看着夜色已经在天空中如同一道美丽的窗帘拉了下来,遮住了阳光。展示着璀璨的星空画幕。陆景提议一起出去走走。

“去景华国际学校不远的植物园走一走吧。那里晚上很寂静,风景也好。”方琴笑着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建议道。

见陆景看过来,关宁在陆景背上娇嗔着拍了一下,笑道:“我随便啊。”植物园是为谁建的她心里有数。

陆景笑着叹口气,握紧关宁的手,道:“行吧。去植物园逛逛。”

鹿山餐厅、景华国际学校、植物园在夜色中由西向东连一片。整齐的铁艺围墙栏杆将植物园与宽敞整齐的马路隔开,与景华国际学校只有一墙之隔。方琴的红色宝马看起来在这里颇为知名,植物园的门卫直接放行。都没有他们下车登记。

植物园平日里不禁止人进来参观,只是晚上游人极少——景华国际学校可没有晚自习。柔和的路灯光有些微弱。三人顺着青砖小路信步漫游。

“怎么有的玫瑰开花,有的没开花?”走到一片开阔巨大的玫瑰园前,方琴温婉的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扭头问身边的陆景。

陆景将关宁修长白皙温凉的手和在双手的手心里,笑着道:“玫瑰都是一年才开一次花。一般在4、5月份,现在都快六月底,早过了花期。那边开花的是卖给市面上花店杂交培育的现代月季。这些月季一年四季都会开花。”

关宁秋水似的眼眸在陆景脸上转了一圈,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小声笑道:“哦。那你不是错过给秋兰姐送花的时间了?”植物园被就是为邵秋兰而建的。

“这些已经过了花期的玫瑰里也有给你准备的一万朵。”陆景笑了笑,轻搂着关宁,见关宁不好意思的要挣脱开,说道:“噢。别动。你头发有点乱。”说着,帮她抚着鬓角被晚风吹动的秀发。

听到陆景说有她的一万朵玫瑰,关宁心里感觉有甜滋滋的蜜流过心头。微红着脸让陆景温柔帮她捋顺肩头的秀发。

方琴看着陆景和关宁的亲昵,温婉的一笑。心里有股淡淡的柔情在胸臆间流淌着,抬头看向澄澈的天空。天际边浅淡的一弯新月。她从未奢求独占陆景的感情,能在人生孤寂的旅途中遇到陆景,和他发生交集,有最亲密的关系已经是无比幸运了。

“琴姐。”

“恩?”方琴回头看陆景,“怎么了?”

陆景笑着道:“你头发上有只树叶,要我帮你摘下来吗?”

方琴啊了一声,脸上浮起一抹娇羞的绯红。有没有树叶不重要,而是陆景已经借故揽着她的腰肢,那张时常在梦里出现的脸庞此刻近在只咫,灼热的鼻息呼出落在她额头上,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几乎要被心底汹涌而起的柔情淹没。

感觉到方琴丰满的硕-乳隔着薄薄的衬衣贴在胸膛上,陆景轻轻的帮她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头上的树叶拂掉,“好了,行了。”

方琴羞赫的白了陆景一眼,没敢看关宁的神情。她差点都以为陆景会当着关宁的面不管不顾的轻薄她。她又哪里经得起这个男人的挑逗啊。

三人又一起逛了二十多分钟,正准备离开植物园。突然,侧前方一对男女并肩走过来,看不起面容的男子笑呵呵的道:“景少,是你吧?我准备过两天去拜访你。”

陆景从声音听出来是新信手机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绪作,微笑道:“刘总,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