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37章 拒绝见面

第737章 拒绝见面

太傻太天真在陈老师的照片发布出来之后就会成为网络流行词,继而成为生活用语。陆景听到郝天和的话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而这句看似轻佻的评语很快便在一个月之后就成为流行用语。手机厂商的老总们时常会用这句话相互打趣。

太傻太天真因为陆景提前说出来而流行,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陆景几人走出景华国际大酒店布置成会场的宴会厅,沿途不少相熟的手机厂商热情的打着招呼。

“之前大概只有一成的人信,现在经过联讯的郝天和这么一折腾,估计十成中有三成厂商会相信景华所预示的市场风险了。”杨显笑着对陆景说道。

陆景笑道:“那我过来坐三个小时不是没有意义啊。”这个座谈会是楚北省政府和江州市政府联合主办的,他倒是可以不给副省长冯宗登面子,但是要给江州市代市长周平面子。因而过来参加这个座谈会。

宋雨绮有些担忧的道:“陆景,我看到科讯的叶静雨和苏远也在会场中。”要是科讯认识到后续市场风险,她担心景华针对科讯的计划就有可能失败。

陆景笑着摆摆手,“不要紧。”

四人说笑着往电梯口走去。突然有人在身后喊道:“陆景,陆景,等一下。”

陆景回头看过去,见白衬衣黑裙办公女郎打扮的童佳容踩着高跟鞋追着跑过来,“呵,童佳容,你怎么在这里?”童佳容是他在四中的高中同班同学,也是江大的校友。她是江大院新闻系的学生。

童佳容气喘吁吁的在陆景面前站定,衬衣下的一对小白兔微微起伏,抚着胸口笑道:“我这段时间在江州日报实习,三个月后转正。刚才我在后面看着像你呢。哦,你在景华工作?”

童佳容的眼神疑惑的陆景身边的杨显滑过。杨显是景华通信的总经理,刚刚就坐在主席台上。她作为记者自然会关注到主席台上的人。只是,看样子陆景似乎被这几人簇拥着的。

偶然遇到高中同学,陆景心情大好,笑着道:“那你毕业后的工作找得不错啊。呵呵,我在景华混日子。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景华通信的总经理杨显。这是我的高中同学童佳容,我在江大的校友,江州日报的实习记者。”

本科毕业能直接进报社说明童佳容的水平和机会都蛮不错的。定海四中在江州大学的同学,除了余志成其余人都不太清楚他和景华的关系。这时候,他自然也无意在童佳容面前点破。

他不是那种性格强势的人喜欢故旧都要用仰视的目光看着他。同学、朋友相处的舒服最重要。

杨显热情的和童佳容握手。微笑道:“童记者。你好。你大学毕业就进入江州日报。前途不可限量。景华有些许多和江州日报合作的地方,希望我们以后有合作的机会。”

童佳容大方的和杨显握了握手,笑着道:“谢谢杨总的夸奖。我也期待后续能有采访景华的机会。”杨显说的合作芸芸什么的都是客气话,她也不会当真。要是她一个实习记者能拿到景华总经理的采访权那让报社里的前辈们情何以堪啊。

和杨显说了一句话。童佳容就对陆景道:“我听余志成说你前段时间在京城,没想到你回江州了。呃…,邵老师说明天中午准备请我们几个留在江州工作的同学吃饭。邵老师通知你没有,你要不要一起来?”

她过来喊陆景,不是为了拉关系,只是和同学说会话。杨显那样的大人物,她这个小实习记者可没有想着和他热络的聊什么话题。

陆景笑着点头,“恩,秋兰姐和我说过了。我们这些同学也有好久没聚一聚了。”

和童佳容笑着聊了一会。她便和报社的同事一起离开。陆景几人坐电梯到一楼,景华的车已经等在酒店门口。陆景和陈笑、宋雨绮坐在打头的一辆奔驰车中离开楚北国际酒店。

陈笑大眼睛眨了眨,眼神在陆景脸上转了一圈,掩嘴笑道:“你不是打算30号晚上在1804请大家聚一聚吗?怎么不通知你的高中同学。”她重音咬在“高中同学”四个字上。

陆景真想在她的小翘臀上狠狠的拍两巴掌,他怎么会不知道小美女心里转的什么心思。笑着说道:“你大学毕业的时候难道只参加一场同学聚会,都是分开来的。明天在秋兰姐那儿聚过了,大后天再聚一次,不得腻味死。”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宋雨绮嘴角微扬轻轻的笑起来。

陈笑吃吃的笑起来,说起刚才联讯的话题,“你说郝天和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联讯就算想在江州手机厂商里面多拉几家贴牌厂商,也没必要和我们作对吧?难道他不知道他的观点站不脚。之前,国外手机厂商可不是没有出过中端手机的啊?”

宋雨绮插话道:“陈总,景华商业情报部门昨天发了一封邮件过来,据说郝天和和史自成关系很近。”

“哦,这样啊。”陈笑恍然的说道。陆景在杭城把史自成给打了一顿,现在看样子是被史自成找麻烦了。

陆景轻松的耸耸肩,笑道:“史自成这一把注定是要输得连裤子都穿不上。”史自成手下不可能没有能人,不过要说到对电子行业的把握怎么可能比得过景华。史自成压错了边,等到庄家掀开盖子时,他就会发现他现在压下来的筹码全部都要输掉。

陆景的手机铃声忽而响起来。陆景接了电话,说了两句,脸色变得很古怪,淡淡的道:“我已经离开楚北国际酒店了,请给冯省长说什么抱歉,改天再约时间见面吧。”

“谁的电话,冯宗登?”见陆景放下手机,陈笑好奇的问。

陆景微微一笑,呼出一口气,道:“冯宗登秘书的电话,冯宗登想要见我。估计他是听到联讯刚才被诺基亚‘盯上’的风声了。我拒绝了。”

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市长,一方父母官,管理着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何等风光荣耀。级别正-厅-级。而官场之上正厅到副省的距离是一道天堑,斩断了无数干部的仕途之路。跨越这一步的难度可想而知。能成为一省的副省长又有哪个是简单易于的?然后在十几个副省长中脱颖而出,担任省委常委的,又岂是平常人物?

但是,陆景说拒绝就拒绝了。声音平淡的很。似乎他刚才拒绝不是一位常委副省长要求见面的要求,而是某个无关紧要的请求。

宋雨绮心里笑着叹了一口气:跟在陆景身边时间长了,怎么感觉副省长的官好像也不大啊。

陈笑哦了一声,感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冯宗登今天下午组织手机厂商围攻、炮轰景华,他还亲自参加座谈会。现在见势头不对想要转向。哪有那么容易呢。

诺基亚和西门子相续会发布gprs手机。并且价格属于中档的消息在一顿晚饭的功夫之后就在江州手机厂商中传遍。有不少手机厂商已经开始倾向于接受景华的观点。当然。接受景华建议,减产和促销清理库存的手机厂商并不多。

苏远和叶静雨、许雪在南阳街一起吃过晚饭后,邀请许雪去远大大厦顶层欣赏江州璀璨的晚景。

汉北区近年来高速发展,但远大集团的总部——远大大厦依旧是汉北去的地标建筑。远大大厦顶层49楼苏远的办公室。明亮的灯光洒落在宽敞、豪华的办公室中。

苏远招呼着叶静雨、许雪在窗户边的联排沙发上坐下喝茶,他则是把黑色的办公软椅推过来坐下,和两人闲聊着下午手机厂商座谈会的观点。

“玛德,陆景果然嚣张。居然拒绝了冯副省长见面的要求。”叶强文从办公室外接了电话进来,愤愤不平的说道。

下午在楚北国际大酒店里座谈会的情形,许雪已经大致听叶静雨给她说过,听了叶强文的话,微微蹙眉,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冯宗登摆明了要压制景华的声音。难不成冯宗登刚摆了陆景一道,陆景还要去讨好他吗?而且现在又证明景华预言的风险有可能存在。陆景有底气拒绝冯宗登见面的要求。”

叶强文语塞,讪讪的一笑。许雪虽然长的娇美迷人,充满了女人的韵味,他却是有些怵这个手腕强硬的女人。

叶静雨撇撇嘴。声音清脆的说道:“六哥,你少跟高逸那个草包混在一块,智商会下降的。”

这话实在太磕碜人。叶强文尴尬的老脸一红。叶静雨的脑子确实很好使,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消息来源于高逸。只是,他不敢惹这个性格精灵古怪的天才少女——虽然叶静雨是他堂妹。

苏远递了一支烟给叶强文,微笑着对叶强文解释道:“陆景拒绝冯省长的底气不是因为他的家庭背景,而是因为景华此时的地位。如果一旦证明景华的观点是对的,冯省长不仅会在楚北省威信降低,甚至会在中央领导那里丢分。所以现在是他急得不行,而不是陆景急。”

叶静雨点点头,认可苏远的分析,问道:“你觉得景华的观点可以信几成?按照景华的描述,等待我们这些国内手机厂商的将是灭顶之灾。”

苏远眼神欣赏落在叶静雨明丽清秀的脸蛋上。其实就容貌而言,叶静雨还略输给他妻子一筹,但是叶静雨身上的才华很能吸引到他。每次看到她眉眼间的青涩,性-感和清纯混合的气质,他心里就如同猫儿抓了一样,痒的很。

苏远微笑着喝了口茶,“我觉得景华可能夸大其词了。景华作为国内手机厂商第一的企业,他们在这次gprs风暴中所受到的冲击远远高于中小厂商受到的冲击。我认为,主战场应该还是在高端手机那里,中端手机涉足的不会太多。在细分领域,联科和科讯都还是能有所作为。”

叶静雨双手捧着茶杯,沉思了一会,对许雪说道:“雪姐,史自成那笔钱我还是不要了。你放在明州商业银行里。我之前还有些心动做硬件,现在看来市场太危险了。科讯还是躲在景华阴影里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