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41章 死鸭子嘴硬的苏子

第741章 死鸭子嘴硬的苏子

叶静雨的飞机到建业时正是黄昏。建业的夏季丝毫不比江州清凉。叶静雨和助手抱怨了几句天气,坐车前往云翠园。

像林火一样熊熊燃烧的晚霞将澄清的清云湖染的艳丽多姿,色彩斑斓。位于清云湖湖畔的云翠园别墅区仿佛笼罩在五色的霞光中。一辆白色的宝马稳稳的停在别墅前。叶静雨推开车门,往她二叔的别墅里走去。

“这是联科对于未来市场的分析报告,我昨天只是大致给你说了说。你再拿回去详细的看一看。”别墅的小会客厅里,叶文斌拿了一叠资料给叶静雨,“明天董事会的时候,我们会详细的讨论。”

叶静雨点了点头,把资料放下面前的茶色茶几上,问道:“二叔,你怎么判断景华的预警是真的,联科所处的位置会不会受到冲击?”

叶文斌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璀璨的晚霞,沉声道:“你可能不知道,建业这里,三星在五六月份,新增了500名研发人员的岗位。海外厂商那些人也不要把国内的人都当傻子。这明显是增强研发力量的举措。景华预警的市场危险有可能很大的概率是真的。”

叶静雨用力的抿了抿嘴。

叶文斌微微一笑,道:“联科的业务肯定会受到冲击。但是,小九,做生意,没有稳赚不赔的生意,也没有无任何风险的生意。这次市场风险主要在库存和核心元器件采购的占款上面。联科要做的是加强研发能力,缩短产品开发周期。而技术方面nec的代表松阪士夫已经给了我这方面的承诺。”

他并不会直接干涉科讯的决定,只是说出他面对市场风险时的处理方法来给叶静雨参考。他昨天接到叶静雨的电话。知道她想做手机硬件的想法。

叶静雨琢磨了一会,点了点头。“二叔,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从叶文斌的别墅里出来。叶静雨坐车返回南山别墅。路途中,她给廖信华拨了一个电话,“廖工,给你的朋友打电话,邀请他们来科讯工作。待遇可以参看你在科讯的待遇。”

“好的,叶小姐。”廖信华长出一口气,对叶静雨道:“我朋友里有一个朋友叫李大青。我昨天和他随便聊了一下,暗示他几句,谁知道他昨天晚上兴冲冲的就向周志龙提出辞职。幸好你决定科讯做硬件,否则的话,我还真不好向他交差。”

叶静雨微愣,哪里想到还有这样的人,下家还没着落,就兴冲冲的准备辞职了,咯咯娇笑道:“你朋友倒是个急性子啊。行了,现在你倒是不用为难。我会和人力资源部那边打招呼,让他们配合你的工作。等过两天我回江州再和你们都见见面。”

就在叶静雨返回南山别墅的同时。建业希尔顿酒店餐厅金碧辉煌的包厢中,新任的三星电子大中华区总裁元东润正在和几名得力的助手用餐。

“最近景华频频发出市场警示,相信各位已经注意到了。看样子景华对未来的市场风险已经有所警觉。我担心公司的策略无法达到预期的目标。”白时重略显得担忧的说道。

相比于欧美厂商的技术优势,三星的优势在于手机产品设计。而这同时也是景华手机的强项。因而,三星平时很注重收集景华的情报。

罗映浩讥笑道:“就算景华知道市场有风险又如何?这次是堂堂正正的用技术优势压人。我们调查过,欧美厂商的产品开发周期在两到三个月。我们也能有这个水平。但是景华呢?他们目前只在江州拥有产品研发中心,他们的产品开发周期一般是3到4个月。甚至更长,这中间的差距就决定了生死。”

跟着有几名高管附和了罗映浩的观点。

三星电子调整了cdma的手机策略之后。又经过了在建业两三年的积累,准备借着这次移动升级gprs的契机在中国市场发力,改变三星在华销售不利的情况。三星的目标是销售榜的第一名。他们的目标不是景华,而是诺基亚。

元东润微微点点头,笑着道:“我们关注自己的事务就好。景华虽然表现的很抢眼,但是这家近几年才崛起的电子厂商在技术上缺乏底蕴。移动升级gprs网络是我们问鼎王座的机会,景华就算能生存下来,也会元气大伤,不足为惧。”

陆景并不知道叶静雨的决定和三星对景华的看法,按照原定的计划:7月1日的傍晚,陆景在1804酒吧招待他在大学里的朋友小聚,也算是为他大学生涯结束做一个告别。事实上,在昨天6月30日,就已经是各大高校离校的最后时间。

轻慢的歌声慢慢的飘荡在1804酒吧里。灯火通明的酒吧里大家都是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喝酒,气氛轻松愉快。只是,酒吧正大门口挂着停业的牌子有些违和。

陆景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圆凳子上和吧台里帮忙的黄紫琪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从京城回到江州之后,她去云春参加积远教育基金的一个活动,顺便把云春的一个设计项目给了结了,今天刚刚和何梦瑶一行赶回江州。

黄紫琪梳着马尾辫,穿着浅粉色的荷叶翻领襟缀蕾丝边衬衣,宝石蓝的牛仔裤,明眸酷齿,清丽的面庞有着如刀削般的立体感,美丽的能给人带来压力。

黄紫琪明亮的眸子里带着流光溢彩的浅笑,给陆景手中的酒杯加满红酒,“赶紧过去吧。你一杯酒买半个小时,也不怕关宁吃醋啊。”

吧台里的徐咏碧和苏秀丽都咯咯的娇笑起来。她们都知道陆景和黄紫琪的关系。

陆景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和室友热聊的关宁,耸耸肩道:“你觉得我这会坐过去能和关宁说上话吗?”那边关宁的室友聊得火热。叶仪笑得前仰后合,苏芸恬静的微微而笑。小美女徐琼则是笑得趴在关宁身上了。

陆景和徐咏碧小声说了两句话。徐咏碧看了黄紫琪一眼,笑了笑。点点头。陆景这才和黄紫琪道别,坐到邵秋兰她们几个桌子边。“姐,你们聊什么?”

前天晚上和关宁梅开二度之后,她才娇笑说他醉酒之后摸到邵秋兰的的胸了,让邵秋兰在四中的同学面前颇为尴尬。

邵秋兰今天穿着白色的浅v字领短袖绣花t恤,青黑色的修身长裤,秀发写意的披在肩头。精致的五官犹若瓷器般精美,没有一丝瑕疵。她有着优雅而精致的魅力,架在秀直的鼻梁上秀气小巧的眼镜更为她平添几分知性风采。

邵秋兰见到陆景先是狠狠的剜他一眼,然后才明媚的笑道:“等会告诉你。我打算从景华总部辞职。应聘江州师范大学数学系的助理讲师。我本来前天准备给你说的,结果你喝醉了。正好现在给你说吧。”

“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陆景右手点了点额头,问道。

邵秋兰用尾指将眼角的一缕柔软发丝捋到如玉柔腻地耳廊之后,笑着道“我一直对当老师有兴趣啊。7月底师大会有一次公开的招聘,我想试试。”

陆景看向宋雨绮和陈苏子。宋雨绮笑吟吟的道:“陆景,秋兰姐只是想做她喜欢做的工作。”陈苏子大大咧咧的道:“看我干什么啊,秋兰姐都想好了你难道还拦着啊?”

“行吧,不同意都要被你们定为公敌了。”陆景笑着道。这些事他总是会顺着秋兰的意。他心里依旧开始在考虑要不要让杨显给师大的领导打个招呼确保秋兰能应聘上。

三人都笑起来。宋雨绮推了陈苏子一把。掩嘴妖娆的笑道:“哦,陆景,苏子有话要给你说。我们刚才就在是说这个话题。”

“哦?什么话。”陆景好奇的看向陈苏子。

陈苏子低着头双手捧着酒杯,深吸了一口气道:“陆景。我准备谈恋爱了。”

陆景摸摸额头,不知道他该有什么样的反应才对,“呃…。我应该说恭喜你终于准备结束单身,还是应该说一个过比两个人过要潇洒得多。”

邵秋兰和宋雨绮都吃吃的笑起来。这话说得!

陈苏子咬着嘴唇。气鼓鼓的瞪着陆景道:“气死人了你。科讯的软件总监廖信华在追我,但是我觉得科讯不是和景华是敌人吗?所以问问你的意思。”

“不是吧?老廖在追你?”陆景有种大白天见鬼的感觉。老廖是黄紫琪的同学、曾经的仰慕者。“你们俩个身高不匹配吧?”

听到这句话,宋雨绮都有种绝倒的感觉,笑得揉肚子,对邵秋兰道:“哈哈,秋兰姐,我受不了。我们都没猜对他的反应。”

陈苏子对陆景那点意思,这个一向心思细腻的家伙愣是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装傻充愣。陈苏子喜欢戏弄陆景,但当一个女生愿意戏弄一个男生的时候,其实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啊。不过,苏子现在也没打算和陆景发生点什么。

陆景部署的针对科讯的方案,她是经办人。所以,廖信华为什么会是科讯的软件总监,她非常清楚。只是她不能告诉苏子。而苏子纠结的想问问陆景的意思。刚才她和秋兰姐还打趣陈苏子,猜测陆景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哪里会想到陆景冒出一句“身高不匹配”的话。

“啊…”陈苏子无力的呻吟一声。实在无语。她满腔幽思的告诉陆景这个消息:在她心里和景华的敌对企业的高管谈恋爱,让她有种背叛的感觉。结果陆景是这么个反应,真是让她郁闷至极。

陆景这时也反应过来,他潜意思里还是把廖信华当做景华的员工,“呃,苏子,廖信华是不是景华的敌人不重要,关键你觉得合不合适?合适的话,他就算在科讯也没问题。哦,廖信华是黄紫琪的高中同学,你还不知道吧?”

邵秋兰笑着插话道:“怎么不知道啊?就是你在杭城的时候,廖信华通过紫琪认识苏子的。”

陆景哦了一声。他倒没想到以前老实、腼腆的廖信华会主动追求女生。

陈苏子见几人都目光灼灼的看过来,忽而有些羞怯,哼了一声道:“都看我干什么啊?我还要考察考察他呢。”

邵秋兰和宋雨绮对视一眼,娇笑起来。死鸭子嘴硬的苏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