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64章 单挑和群殴

第764章 单挑和群殴

“不用这幅表情吧?”陆景笑着说道。童佳容问宋雨绮是谁的助理他也不好骗她。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

“怎么能不这幅表情啊?我还以为你只是家里有点钱而已。没想到…”童佳容露出一丝复杂的苦笑,“余志成对你的事情可是守口如瓶呢。”同学三年了,她哪里知道陆景会有这样的成就。

宋助理在景华内部权力很大,那么陆景在景华内部的权力还用说吗?估计和景华总经理杨显平级了。景华目前一年的销售额都有200亿,那陆景在景华持股的话,他得有多少身家啊?

童佳容哪里想到她其实还低估了陆景。

星光咖啡里开着凉爽的冷气。因而两扇精美花纹雕饰的磨砂玻璃门紧闭着。正午的阳光在店内照射出一块不规则长方形的光影。陆景拉开椅子店门口的椅子坐下,又对童佳容打个手势,解释道:“那天在楚北国际大酒店没有给你说明我的情况确实是我不对。”

童佳容拍拍额头道:“你那会要告诉我,我指不定以为你在炫耀呢。”她以前就发现陆景挺喜欢打手势的,那时候还以为他喜欢装,现在才发现这种肢体语言在他运用起来真有范儿。

陆景微微一笑。可不是吗?

“我等会再和你聊啊。我拿点酒去调整下心情。”童佳容呼出一口气,“太夸张了你,同学三年我都不知道你是条大鱼呢。”说着,转身去咖啡店的吧台拿酒。

陆景就笑着摇头。他怎么就变成“大鱼”了?

今天在星光咖啡为邵秋兰庆贺,陆景带了不少他收藏的红酒过来。童佳容很快就拿了两杯红酒回来。递了一杯给陆景,偏着头仔细的打量着陆景。“我现在一肚子问题想你,有没有兴趣回答?”

“才当了2个月的记者就染上职业病了?”陆景闲适的拿着酒杯晃了晃。抿着红酒,开玩笑的说道,“你问吧,我觉得不合适回答的问题我会给你说明。”

“也没有啦。我这两天接到主编的一个活儿。现在很多媒体不是在质疑景华吗?主编让我写篇稿子挺一下景华,现在碰到你这景华内部大能,我可是想知道一点内幕啊。”童佳容不好意思的笑道,“你在景华什么级别我就不问了。估计你也不会给我说。景华让i88定价为3888元的考虑是什么呢?现在手机行业内部对景华可是一片抱怨声。”

陆景略微思索了一下,道:“主要是抢一个价格先手…”

目前国内高端手机市场厮杀激烈,基本上各大手机厂商都开始降价促销。两个月的时间就竞争到了价格战的地步。中端手机市场开始受到波及。

毫无疑问。中高端手机市场的混战最终会演变成价格战。这是由市场竞争所决定的。i88的定价就是充分的考虑了这一因素。既然价格战不可避免,那就让景华来揭开价格战的序幕。

赢得价格先手可以让景华i88的发售在一开始就出于有利的地位。主动降价和被动降价的区别很大。i88整个8月份火爆销售的情况也证实了景华的策略是有效的。

现在有不少国内手机厂商骂景华,将他们销售业绩的不佳归结于景华率先在中端手机市场降价的行为,这很无厘头。降价是迟早的事情,抱残守缺不肯适应市场的厂商,最终的结果就是在这场机海战术中被淘汰。

正和童佳容说着手机市场的境况,剪着短发,明艳动人的方琴下车走入星光咖啡。她刚从景华国际学校赶过来。

陆景早看到方琴的红色宝马停在路边,见她进来。笑着举手给方琴打招呼,“琴姐。”

“陆景,童佳容。”方琴温婉的捋一下额前的碎发,扶着陆景的肩膀着笑问道。“哦,你们聊什么?”

她穿着驼色的衬衫,胸前双峰高耸。将衬衫撑出一道诱-惑的弧线。白色的紧身裤将她丰腴的身材勾勒出来,丰臀高翘丰润。长腿修直,有着无端的性-感。成熟而美艳。

“聊手机市场的问题。”陆景笑着对方琴说道。眼睛不自觉的从她身上滑过:一个成熟女人所拥有完美曲线要有宽大丰满的臀部。纤细的腰以及圆耸高挺的胸…

陆景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有段时间没见她了。7月份方琴回豫北的老家,暑假结束前才回江州。偏偏他8月底去了辽北、杭城、建业,前天才会江州。这两天又忙得脚不沾地,还没有和她见面。

方琴被陆景看得心里都有些酥麻,娇美白皙的脸蛋上有着轻微的浅红,温婉的笑道:“哦,你们聊,我去那边和秋兰她们说话。”几个月不见,她又怎么会不想这个男人的怀抱、情语、恩宠。进门来,她情不自禁的扶着陆景肩膀。好在这个动作只是稍显亲昵,可再站下去,她就要露馅了。

童佳容微微有些奇怪陆景和方琴亲昵的关系。不过,她是很聪慧的女孩,知道有些事情不要寻根究底。每个人都会有些秘密的。

陆景和童佳容聊了一会,就到吧台那里和占哥儿说话。才说没两句,背后传来清脆的声音,“老板,来被冰饮料,随便什么,冰的就行,呼--,热死我了。”

陆景听得耳熟,回头一看,居然是叶静雨。她穿着一件青色底面碎花短裙,额头上一缕秀发粘汗水,看起来很是狼狈,全无她明丽清秀少女的气质。

叶静雨的身边是白色衬衣都湿透的松阪士夫。

两个人的组合看起来很怪。

“啊…,你怎么在这儿?”叶静雨仿佛被踩了尾巴的小猫,惊叫一声。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陆景好笑的摇摇手中的酒杯,红色的酒液轻轻的摇晃着。他惬意的抿了一口。

幸福的感觉有时候很简单。比如他现在在清凉的咖啡店里喝酒聊天,而叶静雨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在烈日下步行。汗流满面,狼狈至极。

叶静雨看着就觉得陆景杯子中的酒很清凉。冰镇的葡萄酒本就是一种喝法。见他故意摇酒杯。心里气的火冒三丈。她被太阳晒得头昏眼花,哪留意到陆景在咖啡店里?否则,打死她都不进来。

她可不愿意她现在这幅样子给陆景看到。

陆景的眼光落到松阪士夫脸上。松阪士夫努力露出个很有礼貌的笑容,“陆君,我们又见面了。”

陆景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松阪士夫的礼节只不过是因为他受过良好的训练,和对他的感官无关。

占哥儿皱眉,插了一句,“小日本?”

“八嘎!”松阪士夫心里怒骂,抬起头。阴冷的眼神盯着占哥儿。

“啪!”占哥儿拍桌而起,“看什么看,不服气?草泥马的,敢不敢跟老子放对?”他对日本人恨之入骨。他大伯、舅爷都是死在日本人手里。

占哥儿身高马大,有着秦腔大汉的威猛,容貌古奇。这猛的站起来,松阪士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继而稳住心神。冷笑道:“怎么不敢?”

他可是练过的。

“松阪先生,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陆景把手里的酒杯放在吧台上,身手敏捷的从椅子上跳下来,“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你单挑我们两个,一个我们两个群殴你一个。”

叶静雨目瞪口呆,实在不敢相信这么“无耻”的话居然从陆景的嘴里说出来。

“哈哈…”占哥儿那一巴掌的声音早让整个咖啡店里闲聊的人看过来。听到陆景这么说,李群他们几个忍不住笑起来。坐在咖啡店里面的关宁、何梦瑶几个女孩都扑哧娇笑。

“八格牙路!”松阪士夫怒骂一句。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们太无耻了。”

“我呸。小鬼子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吗?”占哥儿双手一搓。霹雳巴拉的指关节声音响起,很有气势。陆景跟着向前踏了两步。

谁都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只要占哥儿动手,他就会动手。根本不在乎两个打一个这种事。

松阪士夫脸色变了变。其实,他现在心里在衡量能不能打的赢这眼前的丑大汉。况且还要加上一个传闻中身手不错的陆景。史自成、严景铭被打的事情他听说过。

“陆景,你们打人总要给理由吧?我怎么发现你老做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叶静雨撇撇嘴,敲着吧台说道,“老板,快点,卖杯冰的饮料给我。”

她毫不在乎松阪士夫是否会被揍的事情。

占哥儿瞥了叶静雨一眼,不屑的道:“打日本人需要理由吗?”

叶静雨刚接过吧台里服务员递来的酒杯,一口红酒呛在喉咙里,剧烈的咳嗽起来。我去,这理由强大的!

松阪士夫冷声道:“陆君,你们倚多为胜算什么好汉。有本事,我们一对一。”

占哥儿哂笑,扭头对陆景说道:“这鬼子心虚了,色厉内荏。”

“恩,是这样。”陆景点头,“占哥儿,那还打不打?你左我右,十秒钟解决问题。我回头让李阳军收拾后面的手尾。”

陆景直接谈起“技术”细节。

占哥儿轻蔑的看了一眼松阪士夫,笑着:“算了。一时没忍住。吓唬吓唬这小日本而已。今天是庆祝邵小姐进入师大的聚会,搞砸了不好。”

松阪士夫哪还不知道被“调戏”了,他有他的尊严,脸色发青的道:“陆景,我现在正式向你发起挑战。”他当然不会向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丑汉挑战。他是有身份的人!

陆景轻描淡写的摆摆手,“我这里这么多人,打架你不行。”他向来不介意群殴日本人。

松阪士夫咬牙切齿的看着陆景,不肯罢休,“陆景,请给予对手足够的尊重,这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哦?”陆景眉头一挑,眯着眼睛笑了笑,“今天我在这里搞庆祝活动,见血了不太好。我决定换个方式满足一下你的愿望,问题是你敢不敢接着?”

“你说。”松阪士夫面无表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