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66章 必赢和互联网

第766章 必赢和互联网

听到邵秋兰的抱怨,何梦瑶微清声道:“秋兰姐是这样的。我在云春也经常要被迫参加各种酒会。搞聚会更累人。”她在理工大读书的时候就和邵秋兰关系很好。

黄紫琪笑着嗔了陆景一眼,“秋兰姐,谁给你出的馊主意啊?”

关宁不好意思的眨眨眼睛道:“我给出的。可是我咨询过陆小景同学和梦瑶的呀!”

“啊…”黄紫琪才知道错怪了人,歉然的道:“关宁,我不是说你…”

关宁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知道黄紫琪是说陆景的。虽然不怪她,心里还是有些沮丧。她第一次给人提商业上的建议啊。

陆景那会觉察不到关宁的情绪,笑着握住关宁的小手,“当时你问我的时候可是把条件都改头换面了。我哪知道你说星光咖啡的事啊。一般新店开张当然要广而告之。你的想法没有错。”

说着,安慰疲惫的邵秋兰,“姐,这里地段不好,亏损是必然的,没必要拉生意。你就当是一个玩具好了。”

何梦瑶嘴角微微扬起,见邵秋兰信任的看过来,点了点头。以她的眼光,当然能判断出来这家咖啡店因为南阳街上咖啡店的冲击经营不起来。

“那就当玩具好了。你们几个要经常过来坐啊。免得我一个人无聊。”邵秋兰笑着叹口气,她进入师大数学系当助理讲师,日常休息时间比在景华工作要富裕,“其实,很久以前也想着一个人整个下午都在咖啡店里看书的情况。那肯定捧极了。现在确实可以实现这个梦想了。”

几人都微微笑起来。陆景笑着道:“梦瑶这个月肯定有时间来陪你。”何梦瑶已经和章文君完成白云酒业的交接,陆景给她放了一个月的假。十月份才去建业昆成汽车上任。

何梦瑶清声道:“我上午看资料,下午能过来。”

邵秋兰就笑着摇头。“陆景说的没错,要注意休息。给陆景做事不能顺着他的节奏来。他会使劲的榨压你。我在金山给他当助理的事情就知道。”

陆景就笑着举手抗议,“姐,你这太埋汰人了。我还是知道给梦瑶放了一个月的假啊。”

何梦瑶轻轻的笑起来,那笑容宛若青莲在水面中摇曳生姿。原因不是秋兰姐说的那样。她只是希望把陆景交给她的事情做好。

聚会在下午两点结束。有工作的人都没怎么喝酒。童佳容坐着方老师的车离开时才知道邵老师为什么要今天举行聚会。因为,陆景前天才会江州。而且他最近似乎很忙。只能是放在今天中午。

当她以为她看透了陆景的时候,似乎又有一层迷雾笼罩在他身上。但是她不会准备继续探询下去。当同学就好!

方琴送完童佳容,开车经过江州大道绕到景华国际学校门口。看着门口略显的稀稀朗朗的车流,方琴拿起车座上的手机。看了看短信,俏脸绯红的一打方向盘,继续驶向清动镇的景华公寓。

景华公寓在午后极为安静。16号别墅在景华公寓区的东北角,两栋红顶白墙的乡间别墅模样的房子隐藏在绿树丛中。红色的宝马仿佛轻灵的小猫悄悄的滑了进去。

“想我没,琴姐?”别墅客厅里,陆景抱紧前来赴会的美人儿,低头吻着她的红唇,一双手爱抚着她的丰满的酥胸、高翘的俏臀。

方琴不好意思的看着陆景,羞涩的低下头。

陆景就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已历人事的美艳熟妇羞答答低头的风情实在撩人。陆景伸手解着方琴驼色的衬衫的扣子。“琴姐,关宁她们四个约了去徐华路丽都酒店做美容。我下午三点约了莫心蓝见面谈工作。我们还有四十分钟。”

“唔--”方琴回应着陆景的热吻,顺从让陆景褪下她白色的紧身裤、白色的小内裤。片刻后,丰硕的白兔和肥滑的雪臀都落入陆景的手掌中…

偷情的感觉让两人激-情四溢。在客厅里抵死缠-绵了一回。方琴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抚摸着陆景的脸颊,看看客厅的挂钟。“你要去见莫心蓝了。”

陆景还沉浸她成熟美艳的余味中,把玩着那对大白兔。痛苦的呻-吟一声:“我现在真是后悔和她约在三点钟,早知道我应该和她约在三十点。”

“傻啊。那来的三十点。”方琴温婉的笑着。心里甜丝丝的,抬头主动吻了陆景的嘴唇,鹅蛋脸儿红得要滴血,羞答答的道:“小景,给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我暑假回家我妈催我要个孩子。”

陆景一脑门的凌乱,坐直身体,将方琴丰-腴绵软的胴-体抱在怀里,看着她的眼睛道:“呃…,你给伯母说了我们的事情?她没为难你吧?”他倒不是担心孩子的事情。而是担心方琴在家里受到委屈。

“我那敢说啊。我妈自己猜出来的。”方琴娇羞的道,“我都三十三岁了,一个人突然跑在江州工作,锦衣玉食的,我妈能不乱想啊。”结婚的事情母亲倒是没提。上次失败的婚姻已经让她的婚事在家里成为禁忌话题,等闲不提。

“哦...!”陆景放心,爱怜的抚摸着方琴,低头吻着她的柔唇,轻喊道:“琴姐…”

“恩?”方琴鼻子里哼出一个动情的鼻音。

“想要孩子可得努力啊。”

方琴迷惑的看着陆景温柔的眼睛,她不是正在努力吗?

“上次答应我的事我要兑现哦。”陆景嘿然一笑,将她打横抱起来,大步向浴室走去。方琴惊呼一声,浑身羞得发软。

陆景在景华研发大厦他的办公室见到莫心蓝时已经是下午五点。陈笑和宋雨绮代替他招待了莫心蓝两个小时。

“大忙人啊!”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穿着无袖长裙曲线丰盈曼妙优雅无端的莫心蓝坐在陆景身侧的沙发上。笑盈盈的横了陆景一眼。她冰雪聪明,哪会不知道陆景干什么去了。

陆景笑着岔开话题。“莫雅静那儿你去看过没有?”

“恩,看过了。”莫心蓝点点头。“手机行业怎么乱成这样子?雅静见到过就抱怨,手机行业利润率下滑、竞争加剧。你什么打算?”

“手机价格下滑是必然的。没有任何一件商品在可以大量生产之后还保持高价。手机行业这把牌洗过之后,资源更加集中,利润率又会上升。”

莫心蓝略微琢磨了一下,道:“哦,差点忘了,黄容山托我带一句话给你:景华就会窝里横,陆景的心胸格局有限。”

陆景就瞪了莫心蓝一眼,“这话你也带给我听啊。”

莫心蓝咯咯娇笑。“受人所托呢。”说着,俏皮的眨眨眼睛,“其实,我是想看看你被骂了是什么表情。”

她专程从香港带一句骂他的话来就是为了看他一个表情。这实在是…,陆景哭笑不得,拿这个风情绝美,气质高贵优雅的尤-物没一点办法。

“我还没开始针对联科,黄容山的怪话就出来了。我现在针对是科讯,联科暂时还不在我的计划中。”

“黄远电子代工的vcd、dvd业务成绩十分糟糕。股价都跌掉了一半。而且岭南那里一大堆工人要养活啊。你真要把联科给掐死。黄远电子基本就没救了。黄容山能不急吗?”莫心蓝风情万种的娇笑道:“科讯?就是今天中午你在星光咖啡调戏的那个小姑娘创办的公司?”

两人正说着科讯的事情,明雪抱着笔记本从办公室外进来,放在陆景面前的茶几上,“陆景。你和松阪士夫的赌约完成了。这是他那边发来的账户交易记录。”这份记录下午的时候就发过来了,只是陆景没来办公室。

莫心蓝好奇的凑到陆景身边看着电脑屏幕,“什么交易记录?啊…。你买日经225指数的期货合约干什么?”

日经225指数期货合约就是日本股市的股指期货。

陆景就笑着把和松阪士夫的赌约说了一遍,然后微笑道:“那小子明天就会后悔了。2亿美元到手。”

“哦?”莫心蓝欠着身子扭头奇怪的看着陆景。

“杨星长那边分析最近欧美日的股市可能会震荡下行。”陆景倒无意在莫心蓝面前装神棍。笑着扯了一个理由。

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明天就是2001年9月11日。任松阪士夫有多么厉害的期货分析师、金融高手等等也不可能预知到这一突然发生、影响世界进程的重大事件。所以,他那2亿美元注定是要亏损的。

“你还真信任杨星长。你也不怕亏了这2亿美元景华会出大问题啊?”莫心蓝优雅的用尾指撩着她的秀发。略带嗔怪的说道。景华如果现在亏损2亿美元绝对会轰然倒塌。那么目前苦心经营的局面将会化为乌有。

“下不为例。”陆景诚恳的轻声说道,“我只是给松阪士夫一个教训。”

莫心蓝认真的点了点头,给陆景说了说在美国投资互联网企业的事情,然后道:“陆景,你既然看好互联网企业的前途,为什么没有增持时代在线的股份。时代在线可是第一中文门户网。”

时代在线目前的股价只有17.63美元,早就跌破发行价。

陆景揉揉眉心,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那些互联网企业,他需要提前在最困难的时候和其董事会接触才有可能大量购买其股份。所以这件事是越快越好。

但是,时代在线就不同了。景华和时代在线关系密切,当然会卡在股价最低的时候介入。9.11之后欧美股市还要向下跌20%—30%,这之后才是慢慢吸筹增持的良机。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陆景没法给莫心蓝解释他在等9.11事件的影响爆发出来。

“呃…,目前互联网行业还处在寒冬中,杨星长判断欧美股市还要跌,我决定等等看。”陆景只能又把杨星长拉出来顶缸。

莫心蓝颇有些无语的白了陆景一眼。这种事关产业布局的大事,陆景绝对不会寄希望于杨星长的风险投资分析。不过,她到也没打算寻根究底。说到底,她内心里很相信陆景的判断。

陆景嘿嘿一笑,再次祭出转移话题的办法,站起来走到办公桌边,拿起桌面上一个黄皮口袋递给莫心蓝——他来办公室之前,就给明雪打电话让她送进来了。“我听你说莫叔叔身-体不好,给他在周教授那儿求了个中药方子,你给莫叔叔用一下,调理个一年半载,莫叔叔应该就不会那么容易生病了。”

“那个周教授?”莫心蓝结果中药口袋,沉甸甸的,上面写明了煎药的方法和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