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82章 误解重重

第782章 误解重重

“走开。”叶静雨奋力的挥着手,红若胭脂的俏脸迷迷糊糊的,明秀的眼眸似张非张,神智不甚清醒。

小青年嘿嘿一笑,并不放手,“姐们,一起玩玩,你急着走干什么。”嘿,他今天晚上居然碰到个极品了。这小妞模样长的漂亮不说,看她那被牛仔裤包着的小屁-股,又圆又翘,估计是个稚儿。就算不是,被玩的次数也应该很有限。

陆景和黄紫琪说了两句,走上前拦住了搀着叶静雨的小青年,淡淡的道:“她是我朋友,你可以走了。”

小青年满脸青春痘,看起来很凶恶,瞪眼骂道:“草,你说她是你朋友她就是你朋友。我特么还是她老公呢。滚开。”

陆景懒得再和这小青年废话,一把推开小青年,叶静雨软软的好似没骨头一般靠在了陆景身上。叶静雨的衣服都没换,还是上午见面时的那身休闲装外套、粉色衬衣、水磨蓝的牛仔裤。少女柔软的娇-躯软乎乎弹绵绵,只是满身的酒气让陆景皱眉。

“草,玩硬抢是吧?”被陆景推得坐在酒吧门口地上的小青年色厉内荏的喊道。就陆景刚才手里那一下子的力道,别说他现在喝了酒,没喝酒都不是对手。酒吧里面他那些喝的半废的朋友更是不行。他吵嚷着,却不敢真和陆景动手。

陆景没理他,扶着叶静雨走到马路边。黄紫琪从手袋里将陆景的手机拿出来递给他。刚才还说科讯来着,这会就碰到她公司楼上这位天才少女买醉的场面。真是巧了。

陆景拿出手机。拨了许雪的号码:“许小姐,叶静雨大晚上的在白沙井酒吧里买醉,江州现在有没有她信的过的人,你叫人过来接一下她。”

“啊…,怎么回事?”电话那头,身在明州的许雪吃了一惊。

陆景简单的说了说情况。他只是路过,具体情况怎么样就不清楚了。叶静雨为什么今天晚上来酒吧买醉,恐怕他就是罪魁祸首。

“陆景,谢谢你了。”许雪沉吟了一会,道:“这样吧。我给静雨的平常走得近的一个科讯职员打个电话。你稍等一会。”

“行。”陆景收了电话。看了一眼靠在他身上的叶静雨,将手机递给黄紫琪,“喝醉了的女酒鬼真是麻烦。”

黄紫琪掩嘴娇笑,明眸白了陆景一眼。“你这是得了便宜又卖乖呢。人家小姑娘还靠在你身上的。你还说她麻烦。”

等了约十几分钟。一名二十岁五六岁左右的美貌办公室女郎急匆匆的走过来。她穿着米色小开领西装西裤。颇有气质,感激的从陆景身边扶过醉的一塌糊涂的叶静雨,“陆先生。谢谢你。我是科讯公司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孟水旋,这是我的名片。”

陆景点点头,接了名片,“举手之劳,行了,就这样吧。”话音刚落,听得叶静雨喉咙里一滚,整个人往前一扑,稀里哗啦的吐了陆景一身。

陆景郁闷的看着他在瞬间变成和叶静雨一样酒臭熏天。我日啊!做好事也遭报应。

“陆先生,对不起,叶小姐她…”孟水旋连忙道歉。她很清楚陆景就是景华的主人。结果叶小姐吐了他一身,这让她感到很惶恐。

陆景心里有火发不出,沉着脸摆摆手,“不说了。你扶着她赶紧走吧。”

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床头,将宽敞明亮的卧室点缀得意趣横生。贴着落地窗摆放的浪漫大床-上黄紫琪斜倚在床头,看着洗过澡进来的陆景,忍不住又扑哧笑起来。

陆景郁闷的道:“不用笑的这么开心吧,你这完全是在向我正在滴血的幼小心灵上插刀子啊。”

黄紫琪抱着枕头笑得靠到在床头,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也想忍着啊。可是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了。呵呵,你太悲剧了。哦,刚才那个孟经理打了你的电话,汇报说找不到叶静雨的车停在那里了,没有南园别墅的钥匙,将她安顿在了徐华路丽都酒店里。”

“恩。”看着灿然笑着的黄紫琪,陆景脸也绷不住,笑着摇摇头,“算我今天倒霉。”

就着月光,陆景和黄紫琪在床头交臀叠股的做了一次。**后,陆景将娇软无力的黄紫琪抱在怀里,双手托着她雪-白浑-圆的**慢慢爱-抚着,下巴磕在她小巧的头颅上,柔声道:“紫琪,我结婚了!”

黄紫琪颈脖处白皙的肌肤似敷了一层粉似的。妩媚清艳,明亮的眸子里有淡淡的流波闪过,回头笑着道:“干嘛?你还想着我给你说新婚快乐啊!”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

黄紫琪摩挲着陆景的下巴,娇柔的笑道:“我听说雨绮说,叶妍她们去了你在香港的婚礼。别有太大的压力。她们是放开心结才会想着去见见卫婉仪。又不会真的让你难做。”

陆景讶然的看了黄紫琪一眼。没想到她知道叶妍她们几个的心思。叶妍自不必说了,她根本就没想着和他结婚。小漓也是。吴璇受她家庭的影响对婚姻并不是很在意。董晚瑶还是小女孩,跟着瞎闹。不过就她那古灵精怪的想法,陆景还真不确定她心里怎么想的。

“看什么啊,没见我就没去吗?你结婚,姐姐我还烦着呢。”黄紫琪笑着转个身和陆景面对面的坐着他腿上,轻轻的将头靠在陆景胸口。

陆景轻柔的抱着她,温香软玉满怀。深夜里热闹的白沙井逐步安静下来,寂静的风声、偶尔的说话声从窗户外传来,倍添夜晚的幽静。卧室的落地窗是单向玻璃,这会窗帘拉开,星光点点洒落在床单上。让陆景满腔的感叹。心弦,被紫琪不经意的拨动着。

温存了很久,黄紫琪突然好奇的抬头问道:“呃,陆景,不会真有人给你说了新婚快乐吧?”

陆景苦笑着点头,“琴姐打电话给我说过。”

“琴姐多纵容你啊。”黄紫琪一点都不奇怪,“秋兰姐有没有恭喜你?”

陆景把黄紫琪雪-白娇软幽香的身子往上托了托,“你看我肩膀上两个牙印你就知道秋兰姐说没说啊。”

黄紫琪凑过去一看,淡淡的还能看到痕迹,这都几天呢。可见秋兰姐下口之狠。她笑得肩膀直抖。平常倒没什么。问题是她现在和陆景坦诚相对着的。那对耸翘温软弹滑的玉兔上下窜动差点要了陆景的老命。

“诶,关宁呢?”

陆景苦笑道:“关宁前天拉着我在汉宁区步行街逛了六个小时的街。昨天又拉着我在积西镇逛了五个小时。我全程负责拎包。”

“哈哈…”黄紫琪忍不住娇笑出声。这还真是关宁的风格。陆景平常陪她们逛街,两三个小时就受不了。关宁使起小性子拉着他逛了十一个小时,也够难为陆景的了。关宁心里估计和秋兰姐想的差不多。

黄紫琪还要再问。却被忍不住的陆景翻身压住。惊呼一声。笑声被陆景给堵在嘴里。

一夜欢畅!

叶静雨慢慢睁开眼睛,就觉头疼的厉害,眼前也是白花花一片。好一会儿,才渐渐看出那是一片璀璨的水晶吊灯。她脑子里逐渐想起昨天晚上醉酒后的事情。好像,她听到了陆景的声音。

“喝醉了的女酒鬼真是麻烦。”

“你这是得了便宜又卖乖呢…”

便宜?叶静雨脑子里记起着两句话,猛地从**坐起来。这时,她发现松软柔滑的睡衣睡裤好像不是她自己的。心里猛地一惊,飞快起身,打量着四周环境,从床头电控板到落地灯的款式,令人很容易便看得出这里应该是一家酒店的套房。

叶静雨沮丧的看着身上睡衣,更感觉到身上黏糊糊的,心里的愤懑的情绪想要爆炸。她居然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给陆景那畜生夺走了贞洁。

突然,客厅里传来说话声音,“行,给我冲一杯咖啡就行。”

叶静雨听得出来是陆景的声音,咬紧牙关,顺手拎起旁边柜上的花樽,拉开内间的门。陆景正舒服的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发手机短信。他听到脚步声,只是随意的问道:“醒了,还记得昨晚的事情吧?”

耻辱、愤怒的感觉涌上叶静雨心间,她怎么不记得,王八蛋!

“啊…”叶静雨尖叫着把手里的花樽用力就朝陆景头上砸去。

陆景听到叶静雨尖叫,就觉得奇怪,心说:神经病。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冲着他的头砸过来。他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一滚。

花樽“当”一声砸在地板上,瓷片四碎,看得出,叶静雨用出了全身力气,花樽被摔了个稀巴烂。

陆景闪身站起来,不满的道:“你做什么?大上午的发什么神经?”昨晚极致的享受几次后,黄紫琪上午还赖在床-上没起来。他出来吃过早饭,准备等一会再给黄紫琪带早餐。

想着叶静雨还在徐华路丽都酒店里休息,就顺路过来见见她。他可不是做了好事不留姓名的人。哪里想到叶静雨看到他就发神经要和他pk。

叶静雨张牙舞爪的朝陆景扑过去,泪珠从眼角滑落,悲愤的骂道:“你说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你妹啊!”陆景有点明白过来,顺手一下将叶静雨推到在沙发上,“喂,叶静雨,你别把好人当贼办。我特么没碰你。我特么有病才碰你啊。”

他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实在是没往那方面想。正常人都不会往那方面想。

叶静雨脸蛋漂亮是真的,小臀也够翘,腿也修直,但是,黄紫琪论容貌气质都要胜她半筹,而且紫琪的美-臀弹翘结实,完美的弧线动人心魄,哪里是叶静雨这样的青苹果能比的。

他tm有病放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不去宠爱,反而跑去碰叶静雨。

陆景前面一句还好,叶静雨多少听了点进去。实在是陆景把她摔倒沙发上那一下子让她感觉到她不是陆景的对手。后面一句话却是让她火冒三丈,心里因为科讯的遭遇对陆景的愤恨猛的爆发出来。她从沙发上跳起来,气势汹汹要抓花陆景的脸。

“我去,你讲点道理好不好?”陆景虽然不靠脸蛋混饭吃,但是也不能随便就让人把他的脸给抓花了。当即手里用力,将叶静雨压在沙发上,把她的手脚都压住,不让她乱动。

要不是看叶静雨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陆景连用擒拿手法的心都有。叶小美女力道是不足,但是不依不饶的要挠他的脸。

“你长点脑子,女人第一次不流血啊,你在你床单上看到没有血迹?”陆景眼光何等独到,自然能判断的出来叶静雨还是个处。直接给她下猛药质问。

叶静雨气势一妥。好像,床单上没有血迹。但是,要她认为误解了陆景,还不如杀了她好了。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叶静雨羞愤的辩解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换床单?”

“你妹啊。”尼玛听说过男人有收藏内裤的爱好,就没听过有收藏床单爱好的。陆景喝道:“你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你心里没数?我昨晚要是碰了你,你还能这样到处乱蹦?”

“什么叫乱蹦?”叶静雨不满的瞪着陆景,撇撇嘴,手脚却慢慢的不挣扎了。她自己回想下就知道她身体确实没问题。她在香港读书,女人第一次那个之后,身体什么反应,她还是知道一点的。

陆景就舒了口气,这尼玛要不是是个“原装版本”,他还没地方说理去。

“啊…,陆先生,叶小姐,你们…”送早餐、咖啡进来的孟水旋看着沙发上陆景和叶静雨暧-昧的姿势,手里的托盘就这么哐当一声落了下去。

叶静雨仰面半靠着躺在沙发上,而陆景则是半趴着叶静雨的身上,他的两条大-腿分别在叶静雨的大-腿上,手捉住了叶静雨白藕似的手臂压在沙发上。关键问题是,叶静雨穿着睡衣,而且这会没有挣扎、没有反抗。

这实在不能怪孟水旋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