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38章 听雨声

第838章 听雨声

陆景接到叶静雨的电话时,已经是晚饭时分,他和丁灵正在莫心蓝家里吃晚饭。莫少锋和他的女友也在。

“喂,陆景吗?我是叶静雨,我问你一件事情呢。”叶静雨柔嫩清脆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时,陆景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这般柔和的语气实在不是叶静雨的风格。她一般都是如骄傲的小天鹅般气势汹汹的语气。

“你说。”陆景奇怪的说道。那天在叶妍的江梅小筑里将她打击的哭起来之后,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叶静雨了。只知道她在主持联科和莫雅静的谈判。

叶静雨不平的道:“我问下你为什么要让明州商业银行给莫氏集团提供贷款用于收购联科?这会让雪姐心里很不舒服。你手里头不是还有其他的融资渠道吗?”

陆景脸上讶然的神色更浓了,叶静雨居然用陈述的语气而不是质问的语气再和他说话。见她这样,陆景也不是那种傲慢的性子,说话的口气也和善了一些,道:“我还指挥不了明州商业银行。我想这只是一次正常的商业合作。”

虽然莫心蓝就坐在陆景身边,但是陆景并没有替叶静雨问一问的意思。他和叶静雨的关系还没那份上。

叶静雨微微皱眉,有些不快,沉默了一会,道:“陆景,我觉得你们背后有交易。”

陆景先是一怔,叶静雨这嗅觉还真是灵敏的很,倒是不负她天才少女的名号。然后,坦然的道:“不错。我最近和许家的许宗复有些合作。好了,没什么事就这样吧。”

“好。拜拜!”叶静雨说了一句,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

陆景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愕然的想道:“我去,叶静雨什么时候变得礼貌了,她居然知道说‘拜拜’。真是太神奇了。”

陆景两次设局将叶静雨打击的都快产生了心理阴影,再加上他庇护叶静雨不受史自成伤害的这份人情,叶静雨在陆景面前自然不会再张牙舞爪。只不过,叶静雨的心里变化,陆景就不知道了。

这边,叶静雨挂了电话之后,忍不住撇撇嘴。她在陆景面前不敢嚣张。但是并不妨碍她挂了电话之后表达下心里的不满。叶静雨转过身,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顿时吓得尖叫出声,“啊…”

洗手间门口站着的是许雪。她正笑吟吟的抱着肩膀,“你下午不是说不给陆景打电话了吗?怎么这会偷偷的给他打电话。”她在别墅里到处找叶静雨找不到,冷不丁听到洗手间里有声音,原来是在给陆景打电话,只是那语气实在不像以前的她所认识的叶静雨。

“雪姐,你干嘛啊?吓死我了。”叶静雨拍拍胸口。不满的说道,顺便转移了话题。她躲到洗手间里来给陆景打电话,就是不想让许雪看到她在陆景面前乖巧的模样。实在是陆景把她打击的很了,她想要嚣张也没底气。气势一输。自然显得乖巧、礼貌。

“我能干嘛?就是看到某人居然会乖巧的给男人打电话好奇着呢。”许雪眨了眨眼睛,取笑道。

“雪姐,我可是为你打听消息的。”叶静雨走过来。不依的掐了许雪一把,又补充道:“你和那家伙打交道的时候难道不觉得压力很大吗?”

许雪这会也忘了她的烦心事。就像逗逗叶静雨,眼珠子转了转。掩嘴娇笑道,“哦?那家伙是哪个家伙?我下午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混账两个字呢。”

叶静雨气得撅起嘴,“我和你说正经事呢。你还取笑我。陆景说他和你三叔有合作。你不赶紧打听打听。”

许雪收起笑容,沉吟了一会,道:“我下午打听过了。许云集团会入股徽州稀土股份有限公司。陆景大概说的是这件事。”

叶静雨明秀的眸子不可思异地瞪圆了,奇怪的道:“怎么又和稀土的事情扯上关系了?”想了想,叶静雨郁闷的摇摇头。她又猜不到陆景的到底要干什么,她总觉得陆景涉足稀土业务没那么简单。

“是哪个小姑娘?”莫心蓝含笑的问道。手里拿着酒杯微微抿了一口。

莫少锋只看他姐这个动作,就觉得头有点大。他和他姐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对她的小习惯很清楚。她拿酒杯这个动作是在掩饰她的意图。很明显,他姐是在掩饰她对陆景的好感。不然的话,她应该问:是谁的电话?

陆景将手机放在墨色的钢化玻璃餐桌上,笑道:“叶静雨的电话。她问我明州商业银行给莫氏集团提供贷款的事情。”

“哦?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她?”莫心蓝狡黠的笑问道。

陆景就笑,“我和她还没熟到那份上吧?她在江州吐我一身,我还没找她算账呢。”

莫心蓝微笑起来,如湖光晨霭的眸子落在陆景脸上,正要说话,莫少锋忍不住插话道:“姐,明天创永国际的公主陈若怡在香港马会里订婚,你能不能给我搞几张邀请函,我打算和朋友一起进去玩。”

他再不说话,今天晚上的晚宴就成了他姐和陆景的约会了。陆景带来的那个清纯秀美的丁小姐基本都没怎么说话。他虽然对陆景不是很感冒,但是他姐要是真喜欢,他肯定不会反对。只不过他姐也真是的,要和陆景约会也不用把他和女友孔海珍喊来当挡箭牌啊。

“可以。”莫心蓝笑着看向陆景。意思是让他解决。

陆景笑了笑,问莫少锋,“你要几张邀请函?”

莫少锋翻翻白眼,“我要十张八张也行吗?”香港马会是香港最顶级的会所,陈若怡的订婚礼放在那里其档次可想而知。到时候肯定是名流云集。他想拿几张请柬在朋友面前炫耀炫耀。

陆景点点头,“好。那就十张吧!”以他和陈若怡的交情,找她要十张请柬轻而易举。

“…”莫少锋被陆景这句话搞得无语。丁灵忍不住偷偷一笑。轻轻的横了陆景一眼。

晚宴结束之后,莫少锋就告辞离开。莫心蓝的住所就在香港山顶。距离叶妍的1008号别墅不过五分钟的车程。这里是莫家的老宅。但是莫心蓝的父亲莫培英自妻子过世之后,就没住在这里了。莫少锋在香港另有住所。

别墅二楼的一间房间里,陆景和莫心蓝忘情的激吻着。雨夜浸润着壮丽的维多利亚港,婉约的风情十足,就如同此刻陆景怀里的美人。莫心蓝的连衣裙被陆景顺理成章的解开。柔滑的丝袜也被他脱掉。接触了全副武装的莫心蓝浑身雪-白如玉,毫无瑕疵,挺拔丰-满的玉-乳紧贴着在陆景的胸膛。陆景的手在莫心蓝光滑如丝的肌-肤上爱-抚着,丰-盈曼妙的俏-臀在陆景手里变幻着形状…

良久,莫心蓝脸上还有着从云端跌落的残红。娇喘着软软伏在陆景怀里,娇媚的回应着陆景的吻,柔声问道:“你在香港要呆几天?”

“我到香港来是参加明天晚上陈若怡的订婚仪式。后天一早就回京城。”陆景略有些迷惑的看着莫心蓝,他隐隐的感觉到莫心蓝的意思。只是,下午的时候才被她捉弄了一回,他不敢确认。

“我明天晚上去找你。”莫心蓝用一种迷醉的语调说道。丁灵还在二楼观景的会客厅里看雨。她和陆景是偷偷的溜出来的。不能耽搁太长的时间。不然的话,她和陆景现在肯定要去浴室洗澡,然后用一晚上的时间来享受彼此之间所带来的销-魂滋味。

陆景笑着摇头。刚才两人并没有真个销-魂。他还记得莫心蓝对他说得不想给他当情人的话。这时,见莫心蓝说出这般情难自禁的话。在她耳边呼出一口热气,道:“心蓝,你当我是圣人啊?还要忍到明天晚上。今天晚上你是我的。”

“可是小灵还在客厅里…”莫心蓝犹豫的说道,顺从的让陆景抱起了她。

陆景将莫心蓝打横抱起来。她光滑的娇-躯抱在怀里犹若温香软玉。陆景小声笑道:“我比你后出来的,我说晚上要和你谈事情,让小灵先回去休息了。”

“啊…”莫心蓝那里料到陆景这么鬼。想起待会要经历的事情。陡然的有些羞涩起来。雪-腻的耳根变得绯红滚烫。

“心蓝,浴室在那边?”陆景一脚勾开房间的门。意气风发的抱着莫心蓝就这么走了出来。别墅的佣人们不会上二楼来。他倒是不怕两人走光。

“左转第二间房间里有浴室。那是我的卧室。”莫心蓝蚊子般的嗡了一声,浑身都软绵绵的。将头生埋在陆景的胸口。

晨光透过玻璃窗从辽阔的海面向山巅而来,破窗而入,落在卧室里绣花的象牙色被单上。陆景神清气爽的欣赏着身侧沉沉入睡的美人儿。此刻她没有平日里高贵优雅的风情,有的是妩媚性-感的风情。

莫心蓝的素颜近乎完美,已经三十一岁的她五官精致无瑕,肌肤仿佛洁白的玉石雕刻出来似的。陆景昨天晚上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温香软玉。莫心蓝是一个极品的尤-物。

陆景手伸入到被子中,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那对完美的玉兔。莫心蓝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美丽的眸子微瞪着陆景,道:“你昨天晚上还不够啊,我要睡觉呢。”

陆景笑着将莫心蓝抱到怀里。莫心蓝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着。陆景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笑着点了她一下秀直的琼鼻,小声道:“要不是看你第一次,昨晚我怎么会只要了你三次…”

莫心蓝却是眨眨眼睛,古怪的道:“你指望我三十多岁还是第一次?”

陆景笑了笑,拍拍她的雪-臀,“接着睡,等你起来我们再说话”。从莫心蓝的反应,他自然能判断的出来。

“哦。”

陈若怡和她男友jack的订婚仪式于3月24日在香港马会举行,陆景带着丁灵、莫心蓝准时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