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40章 陆景一怒

第840章 陆景一怒

长井静香眉头微微一挑,陆景说的汉语。这意味着陆景知道她的部分信息,至少知道她精通汉语这件事。当即,她清冷无比的用日语说道,“陆先生,我知道你听得懂日语,请你用日语和我交流。”

很明显,长井静香调查过陆景的资料,知道他会日语的事情。只不过,这种无礼的要求陆景怎么可能答应,漠然的道:“长井小姐,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入乡随俗。你此刻正站在中国的土地上。”

长井静香没有理会陆景的话,态度强硬的用日语说道:“陆先生,你的手段很高明。联科公司卖掉手机牌照之后剩下的都是劣质资产,nec在联科身上先后投入了近4亿美元都付之东流。”

在国内那些男人面前她自然要保持谦恭,这是整个日本社会的氛围所决定的。但是在陆景面前,她没必要掩饰她的性格。

陆景用汉语冷声道:“我没有义务为nec投资失败负责。”

长井静香突然展颜一笑,千娇百媚,只是说出的话却冷冽逼人,“可是我们认为应该由你来负责。”

陆景微微哂笑,没理长井静香。他的视线越过了长井静香,落在了正悄然的慢慢向这边移动过来的烟诗凝身上。陆景心里一动,烟诗凝今晚的目标可能是长井静香。

陆景这种无视的态度让长井静香脸上怒容一闪而过,冷哼一声,道:“陆先生。我知道山口浩二的事情和你有很大的牵连。福山先生已经赶来黄海准备亲自处理这件事。稀土贸易的定价权,你们是不可能拿到手的。陆先生。三井的力量是你想象不到的。我现在在负责之前松阪士夫的事务。我要求你现在最好立即停止景华手机和东芝、松下手机的竞争行为,坐到谈判桌前和我谈一谈。”最后一句话才是她今天找陆景的目的。

“幼稚!”陆景轻蔑的瞥了长井静香一眼。他一贯认为行动比语言有效力。这个女人长的挺漂亮的,可惜脑子有问题。他会在乎她这几句威胁的话?

你说拿不到定价权就拿不到吗?

你说谈判我就要和你谈判吗?

长井静香先是一皱眉,然后抬起下巴傲慢的道:“夏虫不可语冰。那好,我很遗憾的通知你,你现在成为了三井的敌人。我会让你明白,面对三井财团,你需要保持谦卑的姿态。”

长井静香放弃了继续“劝说”陆景,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去。实际上,在今天来和陆景谈之前。她就知道不可能成功。景华能有如此的成就,其灵魂人物怎么可能是一个毫无主见的人。

接手松阪士夫管理的财团手机业务之后,她便明白,景华公司是三井旗下手机企业在中国市场最大的敌人。景华已经将三洋、nec、松下、三菱几个品牌都扫出了中国市场。甚至,景华公司还在咄咄逼人的在东南亚市场进攻。

她今天来找陆景就是因为松下、东芝在香港、东南亚市场已经呈现颓势,根本撑不了多久。而财团所定下的计划只是暂时放弃中国的2g、市场,日后还要回来的。而回来就需要打入市场的跳板,香港无疑就是最好的跳板。但是现在这个跳板要保不住了。

长井静香也是果断之人,见根本无法说服陆景。恫吓了他一番就转身离去。她要向国内报告目前手机市场糟糕的情况。

陆景眯着眼睛,眼神冰冷的盯着长井静香离开的背影:“谦卑的姿态?我到要看看到底谁需要保持谦卑的姿态。”

“哎呀…”快步离开的长井静香和烟诗凝撞到了一起。烟诗凝连连道歉,“对不起,小姐。对不起。我没看到你过来…”

长井静香在人前还要保持她的形象,脸上浮起略假的微笑,说了几句。就离开了,根本就没注意到身上多了一个可以窃听的小物件。

烟诗凝心里兴奋的一笑。她得手了。眼睛里得意的神色刚刚一闪而过。却看到不远处的陆景微笑着冲她点了点头。烟诗凝心里一凛,看着陆景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陆景坐车从香港马会沙田会所返回到半岛酒店之后。在浴缸里泡着热水澡,脑子里整理着最近的情况。

首先,长井静香的挑衅让他心里极为不满。他需要惩戒下这个狂妄的日本女人。不要以为长的漂亮就可以嚣张。更不要以为是日本人就可以嚣张。

联科被景华击溃,所造成的烂摊子,目前还没有收拾完毕。联科一共拥有六名主要的股东。叶文斌俯身称臣;黄远电子被黄利飞吞并;nec的松阪士夫因为联科的失败调回日本;明州商业银行易手;史自成亏损严重,又因为涉及到三井间谍案,在京城里被他家里禁足;远大集团的苏远低头,向景华提出和解。

既然,长井静香接受了松阪士夫的业务,那么他就先给她一个下马威再说。在莫氏集团和联科的谈判中,长井静香可是一力主张要求莫氏集团提高报价,试图减少nec的损失。

想到这里,陆景脸上露出冷酷的一笑。你要想减少损失,我偏偏不让你如愿。4亿美元你就老老实实的亏损掉吧!

其次,陆景需要动用他在商界的人脉,完成对徽州稀土的控制,支持大哥的稀土产业整顿计划。长井静香说什么福山先生已经赶到黄海处理山口浩二的事情。稀土矿的定价权,他一定要逐步拿到。

再次,史自成对许家出手,许家这枚筹码陆景一定要拿到,完成对史家的致命一击。

最后,陆景需要去韩国一趟,一个是为了视察景华在汉城的研发中心建成情况。一个是为了向现代半导体收购tft液晶业务的事情。

想明白这些事情,陆景从浴缸里出来。换了睡袍,在客厅里开始给杨显、莫雅静、叶文斌、黄利飞、许宗复打电话。当初因为永辉集团只占有39%的股份导致莫氏集团和联科的谈判磕磕碰碰。现在。陆景已经拿到了对联科的控制权——叶文斌、黄利飞、远大集团、明州商业银行这四家在联科的股份加起来有70%。他要将联科贱卖给莫氏集团,让史自成、nec血本无归。

至于法律方面的问题,什么保护小股东利益云云,没有任何问题。联科是注册在建业的企业。

陆景一个个的电话打出去。很快,很多人就被惊动。联科之前和莫氏集团达成协议:将手机牌照以及联科在建业的研发人员以3千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现在自然被陆景推翻。

联科公司将会以1000万的价格将其名下所有资产转让给莫氏集团。要不是叶文斌在电话里提出100万的价格太离谱,经不起各方的推敲。陆景就打算让莫氏集团以100万的价格收购联科。

建业,清云湖畔的云翠园17号别墅,叶强文愕然的看着父亲叶文斌,他刚知道陆景的决定。“陆景疯了,1000万就要收购联科?联科的资产价值5亿美元。爸,你不会答应他了吧?”

叶文斌没好气的瞪儿子一眼,看着窗外的夜色道:“我有资格不答应吗?要知道,陆景的计划本来是给100万的。”

“…”叶强文无语,心想:“尼玛,这样也可以?”

叶文斌叹了口气,他搞不懂陆景怎么突然插手联科的事情。

江州,积西镇中心。莫雅静的高级公寓里。莫雅静放下手机,郁闷的想道:“搞什么鬼啊,我才从建业回来的。”继而心情大好的笑起来,陆景出手压价真是够狠的啊。从3000万美元直接压到1000万,压下了差不多24倍的价格。这下联科有些股东要郁闷死。

“早干什么去了,还得我在建业白耗那么久的事情…”莫雅静笑眯-眯的想道。

江州。松涛苑7号别墅,苏远的卧室里。一盏柔和的粉红色壁灯微亮着,营造着温情愉悦的卧室氛围。熊玉娇坐起来。抱着丈夫苏远,饱-满双峰毫无阻隔,紧紧的贴着丈夫的胸膛,柔声问:“苏远,怎么了?”

苏远刚刚接完电话,就呆呆坐在床头,听妻子这么问,苦笑道:“景华的杨显刚刚给我打电话,通知我陆景要求将联科以1000万的价格出售给莫氏集团。”

熊玉娇迷惑的看着丈夫,不明白这个消息为什么让刚才还热情似火急迫的想要她的苏远兴致全无。

苏远搂抱着妻子丰-满诱-人的娇-躯,解释道:“是不是觉得不少了?但是,刨除景华的因素,正常情况下要拿下联科资产最低估计应该是2亿美元起步。退一步讲,之前莫氏集团还愿意出3000万美元,现在陆景1000万就要联科卖掉,实在是…”苏远摇了摇头。

熊玉娇不解的道:“那你为什么不拒绝陆景?”

苏远再次苦笑,“我哪里能拒绝?才和陆景缓和了关系。联科那里的投资我肯定是收不回了。嘿,比我惨的人还大有人在。nec的人和史自成现在怕是在骂娘。”

这么一想,苏远的心情又好了一点,笑了笑,不解的道:“我只是想不明白,陆景大半夜发什么神经?怎么突然下达这么怪的指令?”

京城,市郊的北海公园别墅区7号别墅。

苏远确实没猜错,史自成接到联科即将以1000万的价格出售给莫氏集团消息之后,气的直接将手机砸到墙上。1000万?那他5个亿的投资能收回多少?70万都没有。

“陆景,你个王八蛋…”史自成在家中咆哮的骂道。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恶毒词语骂到陆景身上。

唯一可惜的是,陆景听不到。

建业,南山别墅10号别墅。

明亮的灯光落在别墅的客厅里,许雪和叶静雨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正开着灯在看恐怖片。不时的吓得抱在一起,大声尖叫。紧张的差点都忘了接电话。

“雪姐,快暂停,暂停,我接电话呢。”叶静雨胆子比许雪大得多,看着客厅里巨大的电视中空荡荡的磕碜人的画面,要许雪暂停。

“不行,你接电话,我静音就是了。”许雪双手蒙着眼睛说道。她今天心情不好,被叶静雨拿话给逼住,要她看恐怖片减压,这会都快吓得要死,巴不得这部电影赶紧放完,那里肯暂停。

叶静雨连蹦带跳光着小脚丫子跑着去客厅右手侧的小圆桌上拿手机,“二叔…”等接完电话之后,叶静雨也顾不得看电影了,惊讶的说道:“别看了雪姐,陆景中邪了。”

许雪哭笑不得,这看电影的代入感也太深了吧,挽了挽鬓角的秀发,问道:“怎么了?”

叶静雨撇撇嘴,不满的道:“陆景半夜发神经打电话通知我二叔说要联科1000万卖给莫氏集团,我二叔同意了。哼,这样我们俩这几个月的努力不就白费了,真是的。”

许雪愣了愣,秀眉蹙起,沉吟了一会,道:“他怎么突然关注到联科的事情。他不是在香港参加陈若怡的订婚仪式吗?稀土产业才是他目前要关注的事情吧?”

叶静雨懒得费心思猜陆景的想法,抱着许雪的肩膀随口道:“雪姐,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啊?”

许雪翻翻白眼,这话怎么听起来像是说“陆景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许雪将她的手机递给叶静雨,“你打电话问他一声不就得了?”

“我才不打呢?你看现在几点。”叶静雨不傻,都晚上十点半了,打电话过去陆景不得骂她才怪。说着,她有笑嘻嘻的补充道:“要打你打,他喜欢胸大的。”

“死去,胸小了不起啊。”许雪娇嗔的把叶静雨推开,真的拿起她的手机给陆景打了过去。

叶静雨诧异至极,什么时候许雪和陆景的关系好到这份上了。她明秀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眼神里有种不加掩饰的暧-昧的猜疑。

叶静雨没猜错,陆景确实受了“刺激”。不过刺激他的人,此刻并不好受。

长井静香参加完陈若怡的订婚酒宴之后,从香港马会的沙田会所返回她在的住处,位于香港岛半山的一处高级公寓里。片刻之后,她就接到建业谈判人员的电话:联科明天要召开董事会,表决以1000万的价格出售给莫氏集团的事宜。

“纳尼?”长井静香难以置信的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长井小姐,我已经得到消息联科那四家股东持股权加起来超过了60%,他们将会推动这个方案的通过…”

长井静香默然不语,坐到客厅乳白色的沙发上。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不过是恫吓陆景一番,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她便受到了陆景的“回礼”。

联科其他的资产就是劣质资产,怎么着都能让nec收回至少1000万美元的资金,但是恐怕只能收回200万的资金了。她从年前忙到年后,都是做了无用功。

有些人是不能被随便“刺激”的。陆景如此迅速、强力的“回敬”让长井静香感到压抑,颓然的靠在沙发上久久的不语。似乎她刚才在酒会上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