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48章 史自成的委托

第848章 史自成的委托

金顶俱乐部51楼明亮的包厢里面,中午的阳光落在窗户边长方形的小餐桌上。餐桌上摆放着几碟精美小菜,一瓶茅台。陆景正和一个留着长发,浓眉大眼,身材中等的男子无声对酌。

此刻,陆景对面坐着的、面容憔悴的男子正是史自成。昨天晚上给他打了个电话约他今天中午在金顶俱乐部吃顿饭。本来以为史自成不会来,没想到史自成还是来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也没话可说。只是偶尔举杯示意,各自喝酒。

二钱的小杯,一杯酒尽。史自成自己倒了一杯酒,举杯示意,一仰脖子干了。陆景愣了愣,也是一口干了手中的酒。

史自成按铃让服务生进来,声音低沉的吩咐服务生送来纸和笔,然后慎重的写了几个字,艰涩的道:“方便的话…,帮我照看下她…。”

陆景接过史自成手里的纸条,轻轻的点了点头。

史自成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丝毫不掩饰他的敌意。接着,整理着一下西服衣领,努力让他看起来不那么憔悴,然后,昂着头一步一步的离开了金顶俱乐部的豪华包厢。

陆景看着手里的纸条,上面是一个地址,沉默了一会,拿起电话打给王灿。他请史自成吃饭,不是想要嘲笑史自成此刻处境。看到史自成的今日,陆景就不断的会想起前世里他喝下毒酒的那一刻。

京城风华,世家大族荣辱兴衰于此。

“王灿,我们一会在海岸明珠门口见面…”

一辆灰色的雪佛兰科迈罗缓缓的停在海岸明珠小区门口。王灿从科迈罗上下来。见陆景蹲在马路边抽烟,哭笑不得的说道。“靠,史自成拜托你做事情。你还真帮他啊?”

陆景笑了笑,站起来丢了一支烟给王灿,略有些感叹的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举手之劳罢了。走吧,李慕清已经在那栋下面等着我们的。”

李慕清这段时间忙着李逸落在京城的演唱会。这些天和她小聚了几次。今天上午,他便约了李慕清在金顶俱乐部喝咖啡。只是中午和史自成吃饭时没喊她一起。世家大族的兴衰,作为李家的子弟,李慕清更能体会。是以,陆景今天没约叶妍出来陪他。

“行。”王灿笑着拍拍陆景的肩膀。他对陆景的心里想法多少能猜测到一点。多半是荣辱兴衰之类的感叹。只是。他不明白陆景为什么会感同身受。

陆景前世里的那些灰暗经历,王灿现在自然是不知道。

海岸明珠是南业区这边有名的高档小区。王灿的豪华雪佛兰科迈罗一路畅通无阻,直抵一栋屋檐飞扬的明黄色单元楼下。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正停在楼下。李慕清笑着从红色车上下来。她电眼妩媚,身材修长性感、火辣有致。容貌精致、长发披肩。穿着一件橙色的短外套,在春风中倍显得明艳照人。

“嗨,李慕清。”王灿笑着和美艳动人的李慕清打了一个招呼。他知道李慕清和陆景的关系。

“哦,王灿,你也来了。”李慕清微笑着说道,眼波流媚的“电”了陆景一眼。见他神色比在金顶俱乐部见面时要好了很多,心里放松了些,“走吧,史自成给的地址就是这里。”

她今天上午都在金顶俱乐部和陆景一起喝咖啡。陆景中午和史自成见过一面之后就显得情绪不佳。这时候自然陪着他来办事情。

三人坐电梯到12楼,走到1203号房间门口,正要按门铃。却意外的发现门是半掩着的。此刻,里面正传来一个略有熟悉男子的笑声。“小萍,史大少现在栽了。你今天跟着我,我保证你以后衣食无忧。嘿嘿,你好好想想…”

这什么情况,怎么还有人在?陆景三人都有些奇怪。“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慕清伸手用力的在厚实的暗红色雕花实木门上一推,房门大开。三人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这是一间宽敞明亮的房子,午后的阳光落在客厅里,通透性极好。沙发上一个休闲装男子正上下其手肆意的轻薄着一名穿着银白色吊带长裙的女子。

“谁tm的找死?给劳资滚出去。”那名男子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扭头骂道。等看清楚走进来的是陆景三人之后,顿时傻了眼,结结巴巴的道:“陆…,陆景,你…,你怎么来了?”

这时,三人走得近了才看清楚沙发上坐着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她银白色的吊带长裙被撩到腰间,亮灰色的低腰蕾丝三角内裤露在空气中。灰色的亮白边绣花乳-罩被扯得丢在一旁,吊带也是凌乱的套在手臂上,胸前大开,风光一览无余。

陆景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的神情。这名男子不是蒋鸿哲还是那个?王灿讥笑道:“蒋鸿哲,你tm牛逼啊,史大少还没进去你就过来搞他的女人。”

蒋鸿哲挨过陆景的打,又亲眼见到陆景打史大少,对陆景颇有些畏惧,但是对王灿却不那么感冒,脸上抽搐,回敬道:“哼,你们不也来了?”

玛德,你陆景搞垮史大少,然后还要收他的女人,夺他的产业,人品又能比我好到哪儿去?

李慕清不屑的撇撇嘴。早听说,蒋鸿哲这人好色,没想到这么混账。

陆景懒得和蒋鸿哲废话,指了指坐在沙发上正整理着衣服、叫小萍的女子,轻淡的道:“你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她。”

蒋鸿哲郁闷的翻翻白眼,冷哼了一声,但是不敢和挟大胜史自成余威而来的陆景争辩什么,依依不舍的看了小萍一眼,慢慢的退了出去。想起待会陆景就要把小萍这个美人压在身下肆意享受。蒋鸿哲心里就后悔的想:玛德,刚才玩什么情趣?直接强上的话现在已经爽过一回了。

小萍小心翼翼的伸手将裙子放下来。整理了一下,又拉起吊带。遮住胸前的风光,平静的看着陆景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她看得出来陆景是领头的。

“史自成委托我照看一下你,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陆景点起一支烟,说明来意。

小萍听得一愣,露出了几分诧异的神情。没想到这人是史大少拜托的人。她想了想,站起来道:“对不起,我失陪一下。”说着,站起来走向卧室里。

十分钟后,重新简单收拾过的小萍在吊带裙外面披了一件黑色外套出来。脸色平静的道:“不好意思,让陆少见笑了。”她刚才听到蒋鸿哲喊这个年轻人陆景,心里记了下来。

陆景这个时候也打量了小萍几眼。她约莫二十五六岁,相貌清秀异常,青丝高盘,身材丰满,有着美艳的少-妇风情。怪不得史自成会连面子都不要,请他关照下这个女子。

陆景微微点头,轻描淡写的开口道:“你想好了吗?”

小萍沉默了一会。郑重的道:“我想离开京城。”

“没问题,我保证你可以安然离开京城。”陆景给出承诺。想了想,又给小萍写了杨子欢的电话,“以后有困难可以打这个电话。”

小萍珍而重之的收起了陆景递过来的纸片。轻声道:“谢谢。”虽然这张纸片上的电话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用的上,但是却能壮她的胆气。

陆景微微一叹,和王灿、李慕清告辞离开。他既然答应了史自成肯定要把事情办好。只不过。他对小萍接下来去哪里,怎么安排生活却不会过问。相信。以杨子欢的地位足以解决日后小萍所遇到的任何困难。

处理完小萍的事情,陆景请李慕清、王灿去湖东区的盛世俱乐部打网球。他心里总有些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感叹。有一点点淡淡的忧伤。

吃过饭,陆景和李慕清去她的住所清悦小区接着喝酒夜聊。夜里,陆景喝得有点高,和李慕清抵死缠-绵。李慕清多少能体会到陆景的心情,曲意奉承着,包容着他,让陆景在她的温柔里尽情的释放。

清晨窗外下起了雨,青蒙蒙的光从纱帘外透进来,抬眼看去,窗外的林梢都若隐若现的藏在雨中。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将陆景和李慕清同时闹醒。

陆景翻过身去拿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联系人是谢绮烟,奇怪的道:“谢绮烟怎么把电话打到我手机上来了。你手机没电了吗?”

“我怎么知道啊?”李慕清撒娇的撅起嘴,一双妩媚的电眼不满的看着陆景。她不满陆景从她身上爬过去。旋即,李慕清想起一件事来:谢绮烟怎么可能知道她现在和陆景在一起?忙一把夺过了陆景手中正要接听的手机,抱怨道:“你个死人,这是我的手机。”

李慕清刚拿过手机又呀的一声娇呼,躺到**,实在是腰酸背疼的很,全身都乏力。

看着她娇媚的小女人模样,完全不复她火辣电眼美人的风情,陆景嘿嘿一笑。昨晚旖旎的风景让他回味不已。李慕清自然知道陆景在笑什么,羞愤的想要掐陆景。昨天晚上可是什么要求都答应他了。这时,并排放在床头柜上陆景的手机响起来。

李慕清就笑着推了陆景一把,示意他快点出去接电话。

陆景无奈的摇着头,拿起手机,围着睡衣出门接电话。陆景的电话是联通的总经理曹文栋。他等了许久还没有接到陆景的电话,只好冒昧的再次给陆景打电话。

“哦,那行,我们今天下午见面聊一聊。”陆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确实忘掉了。陆景回到卧室里,李慕清还在躺着和谢绮烟通话。昨天晚上,两人是毫无阻隔的相拥而眠。此刻,薄被轻掩她曲线火辣的娇躯,两只丰-满的白兔若隐若现。

陆景温柔将李慕清抱到怀里来,爱-抚摸着她那双羊脂玉般的白兔,听她打电话。李慕清很快就结束了通话,慵懒的闭着眼睛,享受着陆景的爱-抚,幽幽的道:“陆景,韩国那边选秀节目准备的差不多了。我明天带逸落和李慧乔她们去韩国宣传。”她不想这么快就离开京城。

“我过段时间也要去韩国,到时候,我们能在韩国汉城见面。”陆景知道李慕清的情思,吻了吻李慕清明艳的脸蛋,爱怜的宽慰道。

他和李慕清的感情,并不是如小灵那样炽热的爱恋,也不是像小漓、琴姐、叶妍那样对他的依靠,也不是像心蓝、梦瑶那样因为各自出色的才华相互吸引。而是在茫茫人海里的相遇,他掀起了李慕清伪装的面纱,保护她,李慕清轻轻的靠在他的肩头休憩。在他结婚之前,他以为李慕清只会是偶尔在人生里感觉到疲倦才会靠在他肩膀上,但后来,她去江州,只想让他记得她的好。这个时候,陆景才意识到,这个性感开朗、明艳、火辣的电眼美人儿将一腔情思都放在了他身上。美人情重,那份真切、沉甸甸的情意丝毫不逊色于叶妍对他的感情。

“哦。”李慕清心情略好,然后握住陆景的手,妩媚的道:“不能来了,我下午还要去天辰娱乐分公司的办公室里工作。”

“明天你就要走了…”

李慕清犹豫了一下,便顺从的让陆景分开她修-长雪-白的双腿。她还是决定舍命陪情人。

下午时分,陆景温柔的摸摸李慕清的脸颊,“你接着休息,我要去见联通的曹文栋。”

李慕清就想咬陆景。骗了她一回又一回。下午都别想出去工作了。

陆景微微一笑,温柔的吻了吻她的额头,带上门,神清气爽的开车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