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59章 汉城漩涡

第859章 汉城漩涡

观看完歌唱比赛之后,玄真因带着小女儿郑珠贤回到家中。玄真因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大女儿和两个儿子都已经成年,没有跟着她和丈夫一起生活。

“珠贤,你先去休息吧!我要想一点事情。”玄真因接过佣人手中的热毛巾,疲倦的揉着脸,低声吩咐道。丈夫还在峨山集团总部工作没有回来。她需要仔细的想想如何实施陆景给她说的事情。

“好的。”郑珠贤今年十九岁,正在汉城大学读书,平常都是住在家里。听到母亲的话,郑珠贤乖巧的往二楼自己的卧室里走去。她心里十分好奇母亲在休息室里和陆景谈了什么,怎么出来之后就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看着女儿的背影,玄真因慈爱的笑了笑,坐在沙发上,轻轻的叹了口气。她希望能为儿女们撑起一片天空,希望能帮助到丈夫的事业。

玄真因很赞同陆景的意见,并没有将她和陆景之间的谈话告诉丈夫,而是在第二天在家里召见了丈夫的主要助手朴弘基。

朴弘基很奇怪郑董事长的夫人为什么会召见他,但走进郑董事长家中的会客厅之后,仍是恭敬的道:“夫人,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朴助理,我最近听到一个消息。听说三星集团设有秘密的基金为三星集团像检察官、记者、议员、法官等人行-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玄真因坐在沙发上,看着朴弘基认真的说道。

朴弘基听的一愣,苦笑道:“夫人。这样的消息每天都有流传。我也确信它也是真的,韩国每个财阀私下里都这么干过。但是以三星集团目前在韩国经济的地位。政府不可能去调查三星。”

“为什么不可能?如果公众舆-论都是这么要求的呢?我们在媒体之中应该有一些朋友吧!”玄真因语气略显生硬的说道。她还无法自如的向下属强调她的意志。

朴弘基嘴巴微张,惊讶的看着玄真因。他作为郑梦先的主要助手。又怎么会不明白如果动用现代集团在媒体中的影响力去造势意味着什么。

踌躇了一会,朴弘基肃然的道:“夫人,这样的大事非同小可,我想要知道是不是郑董事长的意思?”

玄真因语气坚定的道:“不是,是我的意思。我不希望梦先因为这件事情分心。我知道这有可能引来三星集团的敌视,但如果三星集团确有其事,朴助理,你觉得这是否可以减少梦先身上的压力?”

“这当然可以。”朴弘基再次报以苦笑,沉默的思考了一会。道:“夫人,我知道怎么做了。”他和郑董事长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既然郑夫人提出这么一个办法,他认为可以试一试,但是激怒三星的后果就有些难料了。

玄真因笑了笑,给朴弘基吃了一颗定心丸,“一切后果由我承担。”这句话展现出了她日后能成为女强人的潜质。

陆景在周二和郑梦先的见面十分顺利。陆景同意经由郑梦先牵线,让和华联运注资2亿美元到现代商船中,并保证和华联运会在现代商船的董事会上支持郑梦先重返现代商船董事会。

和华联运的总经理杜卫成在5月1日之后就会带资金会来汉城谈投资的具体事宜。

郑梦先将会动用他在现代半导体的影响力促使现代半导体以一个合适的价格将其旗下亏损严重的tft液晶业务出售给景华通信。

4月30日。韩国一家报纸爆出三星集团设立秘密基金进行行-贿。紧跟着,又有两三家报纸跟进报道这件事。此前,韩国大财阀屡屡卷入政治献金、行-贿等丑闻,民众对此早就见怪不怪。

但到了5月2日。在汉城已经有十几家媒体在报道这件事。如此大密度的舆论报道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关于三星丑闻的猜测报道、分析充斥各大媒体的报道。

三星集团的新闻发言人很快就出面澄清,“三星集团一向奉公守法,形象正面、健康。我们为国民提供大量工作机会、为国家提供大量的税收。对于今日恶意抹黑三星集团的不实报道。我们痛心疾首,对恶意攻击三星的媒体。我们保留进一步追诉的权力…”

韩国检方迫于舆论的压力也迅速作出回应,表示他们将派出检察官。依据事实调查三星集团的行-贿案。

陆景和丁灵在五一长期间回了一趟京城。在京城休息几天之后,于5月6日重新返回韩国汉城。刚到汉城,就能感受到汉城沸沸扬扬的舆-论漩涡。中午时分,陆景在汉城新罗酒店顶层的罗宴餐厅里宴请先他两天到汉城的杜卫成吃饭时,都听到几句关于三星集团丑闻的闲谈。

汉城新罗酒店的罗宴餐厅是高品味的传统韩式餐厅。正午的阳光落在灰白色砖块样式的地板上,勾勒出明暗相间的图案。雪-白的餐布上放着精心烹制的韩式菜肴,香味诱-人。

“目前的这股风波看似凶猛,其实对三星集团的影响有限。没有真凭实据和具体的责任人检举,韩国检方多半是做做样子。”五一长假期间一直呆在汉城主持工作的程建枫边吃饭边说道。

陆景拿着毛巾擦擦嘴,笑着说道:“管他呢,反正能分散韩国检方的注意力就行。我只要求能让郑梦先腾出身来帮我们就可以。现在情况怎么样?”

程建枫想想,觉得也是。也不能奢望靠谣言就把三星的“掌门人”给“干掉”。当即,微微一笑,给陆景介绍着情况,“现在情况很顺利。郑梦先先生和现代半导体的一些董事单独的谈过之后,现代半导体内部已经达成协议准备以3.5亿美元的价格将tft液晶业务出售给我们。昨天我已经和重新负责谈判的朴永生董事签署了大部分协议。后天,这笔收购交易的有关材料就可以上报给韩国政府,等待审批,等审批完成后,我们就可以和现代半导体签署最终协议,完成交易。”

“怎么比原来的价格多了5千万美元?”丁灵问道。她跟着陆景一起回京城后,每天出于休假状态,也没帮陆景看邮件,还不太清楚交易价格的变化。

“和我们关系良好的朴永生现在只是担任现代半导体的董事,他在谈判中的话语权受到了削弱。韩美银行的一名代表力主将售价定为3.5亿美元。我们不得不让步。”程建枫语气有些郁闷的说道。

陆景摆了摆手,道:“谈判价格有浮动很正常。这个价格我也是同意了的。”如果5千万美元能换取几个月的时间,陆景认为是值得的。但是,韩美银行狮子大开口“咬”景华一口,他心里会记一笔账。

“朴永生那儿你帮我约下他,过两天我们请他吃顿饭。”陆景想了想,又说道。当初朴永生为他举办欢迎酒会,现在朴永生“落难”了,由董事长变成了普通董事,他更要请朴永生吃顿饭。

陆景所表现出来的“人情味”让他程建枫很赞同,笑着说道:“好的,景少。哦,因为多出了5千万美元这件事,郑梦先先生准备明天中午请你吃饭,表达一下歉意。我已经答应下来。”

陆景点点头,喝了了一口汤,略一沉吟,笑着道:“恐怕不只是表达歉意这么简单吧?”

程建枫哈哈一笑,“我也觉得不会那么简单。”现代集团针对三星这么大的风波,郑梦先难道一点都没有觉察?

和程建枫聊完,陆景便问身边一直微笑不语的杜卫成,“老杜,你那边谈得怎么样?”

“很顺利。现代商船负责累累,总体债务有12亿美元。我们这个时候注资,现代商船的大股东韩国汇兑银行十分欢迎。如果和华联运的2亿美元能在6月1日之前全部到账,韩国汇兑银行愿意付出10.5%的股份。”杜卫成笑着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程建枫愣了愣,笑道:“杜总,你这一开口就是个惊喜啊。”杜卫成是陆景的第一位助理,同时也是陈笑、杨显等人的老上司。是以,程建枫语气很客气。

杜卫成谦虚的说道:“景少把路都给铺好了,我只是坐享其成。”

陆景微微一笑,杜卫成就是这么个谦逊的性子,转头问程建枫,“罗映浩那边有什么动静?”罗映浩是这一系列麻烦的罪魁祸首,否则景华早就完成收购。

程建枫有些头疼的道:“我只知道他一直在汉城,没有回建业。具体在做什么我就查不清楚。”

“恩。看样子得通知唐悦把汉城这边的商业情报网络建立起来啊。”陆景感叹了一句。

几人吃过饭后,准备去陆景的房间详细的聊工作。刚出餐厅门口,一名妩媚性-感的女子迎面而来。她穿着一袭黑白紫格纹修身长裙紧贴着她曼妙丰-满的身姿,曲线起伏。一双漆黑如星的晶眸,盘起的少-妇发髻陪添她的风姿。

陆景错愕的看着这名款款而来的貌美女子,不知道该打招呼好,还是装做不认识比较好。此刻,她身后正跟着满脸殷勤笑容的松阪士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