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66章 幕后黑手

第866章 幕后黑手

接到程建枫的消息,陆景也没有心思加班加点的处理工作了,抱着回过神来的丁灵轻声道:“我们去客厅和李慕清、吴璇说会话,工作的事情先不过管了。”

“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吴璇听着陆景缓缓说出的消息,顿时蹙起眉头,不解的说道。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和三星的事情无关。”陆景也是一头雾水,坐在沙发上揉揉眉心。

李慕清从酒吧里倒了几杯红酒过来放在茶几边,扶着陆景的肩膀,语气轻松的说道,“我相信你能处理好的。”在她眼里,陆景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和他越是亲密,越是能感觉到他的厉害,她甚至有点崇拜他。

陆景笑了笑,不再顾忌什么,伸手温柔的摸了摸李慕清精致无瑕的脸蛋。这个“傻女人”,盲目的信任他。

汉城江南区的一处不起眼的豪华别墅里,韩亚银行的副行长姜正秀正恭敬的向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汇报着情况:“金部长已经将消息转述给现代半导体的人了。相信此刻景华的人已经收到消息。”

老者微微点头,声音略有些低沉的说道:“恩,做的不错。”

姜正秀笑了笑,然后道:“是不是需要将情况稍稍向景华说明一下。”他说的“说明“,是点点景华的那帮人,免得在汉城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还不知道。和郑梦先走近可不是什么好事!

老者想了想,道:“可以,你出面点一点他们。”

“好的。郑会长。”

景华和现代半导体的交易即将被叫停的消息很快就暗中传开,可以想象。假设媒体们得知到这一消息又会是如何“精彩”的表情呢?这场收购一波三折,整理起来卖点十足。

不过。在陆景看来,一波三折并不是好事,他宁愿是一下子就收购完成。本来和何梦明约好五月中旬在江州见面,现在看来只能是奢望了。这让陆景对一些人颇有些恼火。

周六晚上,汉城蚕室体育场灯火通明,狂热的粉丝们一波高过一波的声浪响彻在体育场上空。李慧乔在蚕室体育场的第一场演唱会就取得了开门红。

宽敞的停车场里听着一排排轿车,宛若玲琅满目的商品陈列。一辆黑色的行政级豪华奔驰里,提前退场的陆景对丁灵感叹道:“真是狂热啊!看来李慕清要在韩国设立分公司了。”

丁灵多少能猜出一点陆景的心思,靠在陆景的肩膀上。轻声道:“你是想说天辰娱乐又多了一颗摇钱树吧?”

陆景就笑,点了点丁灵的鼻尖,“这么聪明干吗?”

丁灵羞涩的一笑。景华和现代半导体的交易即将被叫停的消息让大家心里都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只是,今晚的演唱会确实精彩,暂时也就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了。

这时,陆景的手机短信声响起。陆景看了看,又看了一眼依旧热闹非凡的体育场,对丁灵道:“我们先走吧。李慕清和吴璇还要等一会。小灵,你说吴璇会不会去找李慧乔要签名?”

丁灵咬着嘴唇想了一会。道:“璇姐要签名的概率很大。”

陆景笑着下车,坐到驾驶座里,开车离开蚕室体育场。

回万丽酒店的路上,到处可见世界杯相关的广告和各支球队的宣传画。2002年韩日世界杯将会于5月31日在汉城举行开幕式以及首次比赛。还有一周不到的时间。汉城已经完全处在足球的海洋之中。

当然,体育媒体报道体育新闻,财经媒体报道财经新闻。三星的丑-闻案有了进一步的实质性进展。虽说不上震惊世界。在韩国经济界中的反响很大。已经有消息传出,李健熙有可能在近期辞职。

“景少。我这边收到了一点暗示,我当面向你汇报一下。”陆景的车刚停在万丽酒店的门口。程建枫突然打来电话说道。

陆景诧异的道:“哦?行,你去汉城新罗酒店等我,我过一会就到。”

坐在车后排的丁灵探过身子,扶着车椅问陆景,“有进展了?”

“恩。程建枫说他收到一点暗示。”陆景打着方向盘调转车头,沉声说道。他也有些好奇这个暗示是什么意思?

二十多分钟后,汉城新罗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陆景听着程建枫的汇报。程建枫道:“景少,韩亚银行的副行长姜正秀你还记得吧?他透过朴永生传话过来,说我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要注意立场。这次只是给我们一个教训。下周一审批会被打回来,重新申报之后才会通过。”

程建枫语气很有些气愤。他心里窝了一口气。在国内,景华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姜正秀和他背后的人完全是将景华当做面团来“揉捏”。

陆景从身上掏出烟盒,掂了一颗烟,又递了一支烟给程建枫,平静的道:“你觉得姜正秀这话是什么意思?”

朴永生自从那日被他和程建枫点破之后,和他们的关系就变得很淡。想必传话的时候,语气并不那么友好。

程建枫拿出火帮陆景点上烟,又给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压住心里窝火的情绪,缓缓的道:“我们在韩国就只和郑梦先做了接触。是不是因为我们支持郑梦先重返现代商船,让有些人不满了。”

他听陆景说过,好像韩国现任政府就对景华支持郑梦先的举动有些不满。

陆景点点头,问道:“郑梦先那里这两天有没有关于通商交涉本部副部长金一元的消息传过来?”

程建枫摇头道:“还没有。才两天的时间,我也不好催他。”

坐得稍微远一点的丁灵无不担忧的道:“我们会不会卷入到韩国的政治漩涡中去了?”

陆景摆摆手,“没那么夸张。老程,你帮我约一下郑梦先,我和他见见面。”

别看陆景此刻表现的很平静,但是他心里也是藏了一团火。“重新申报之后才会通过”的决定看起来更像是施舍。姜正秀和他背后的人没这个资格!

第二天上午,陆景和郑梦先在位于汉城市中心的现代峨山集团桂洞总部大楼董事长办公室里见面。

郑梦先对陆景的来访有些惴惴不安,但是他却无法拒绝陆景见面的要求。落座后,朴弘基泡了清茶就退了出来。

郑梦先有些惭愧的道:“陆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受到牵连了。”景华运营部总监程建枫昨天晚上约请见面的时候,向他转述了韩亚银行副行长姜正秀的话。很明显,景华是受到了他的拖累。

陆景摇摇头,“郑会长,这也不能怪你。收获朋友的同时也会收获敌人。我想知道姜正秀背后的人是谁?”

郑梦先心里长舒一口气,将这件事背后的纠葛慢慢的说了出来,“通商交涉本部副部长金一元一直是力主调查我向前任政府政治献金的党派成员。他对我的看法很不公正。陆先生,你应该知道,我和现代汽车、现代重工的关系都不太好。而韩亚银行的姜正秀和现代汽车的会长郑梦久私交很密切。我估计是由姜正秀和金一元进行沟通的。”

这是他心里惴惴不安的原因。陆景支持他反而受到了现代汽车的打压,这让他羞于见陆景,并且担心陆景因此而撤掉了在现代商船中对他的支持。

毕竟,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在风雨飘摇、每况日下的现代集团和蒸蒸日上、财力雄厚的现代汽车集团两者之间如何选择,实在太容易决定。

陆景沉吟了一会,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现代汽车的会长郑梦久在后面授意的?”

郑梦先沉默了一会,道:“我估计大致是这样的。他不希望看到景华和我靠得太近。”有些话没必要说的太明白,兄弟阋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虽然,郑梦先和郑梦久关系极其恶劣,但是在陆景面前说兄弟不和的事情,自爆家丑,让他有些难以启齿。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现代集团当年的“王子之乱”就是掌控现代汽车的郑梦久率先挑起的。他相信郑梦先的判断。

郑梦先见陆景没有表态,但是也没有要撤回对他的支持的意向。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说道:“陆先生,如果你的时间不紧急的话,你可以等待政府的下一次审批。”

陆景笑了笑,对郑梦先的建议不置可否,而是问道:“郑会长,景华手机迟迟在韩国没有打开局面,不知道郑会长和韩国有实力的移动运营商有没有交情,我希望能够和他们聊聊。”

施恩不图报乃是大忌。陆景对人情世故看的透彻。从提供三星的材料,再到现在的不追究责任,郑梦先只怕是满心的感激。陆景固然很欣赏郑梦先的人品,但还是觉得这时候让郑梦先帮他做点事情为好。

郑梦先思考了一会,郑重的道:“陆先生,这件事交给我来办。我一定会让你满意。”

陆景就笑,“行,那就拜托郑会长了。”

又和郑梦先聊了几句,陆景这才告辞。出了现代峨山集团桂洞总部大楼,坐到车里的陆景脸色凝重。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是郑梦久在后面捣鬼。这位现代汽车集团的会长可没那么好对付。

琢磨了一会,陆景拨通了烟诗凝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