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85章 清晨说情思

第885章 清晨说情思

陆景将手机给赵清芷,让她帮忙存下了唐雨瑶的电话。然后就岔开了唐雨瑶的话题,接着和赵清芷三人说起各种趣闻。他不想因为他的情绪影响到今晚愉快的气氛。

聊到凌晨两点多,三瓶红酒被四个人分掉。赵清芷憨态可掬的歪在沙发上嚷道:“二哥,我要睡觉了。晚安。”她试着站起来,很快又跌坐在沙发上,嘴里嘀咕几句,眼皮子又不自觉的合上。

陆景看得好笑。清雅如诗的小丫头现在的样子像只小醉猫,可爱至极。董晚瑶和谢清歌两人也是醉眼迷离,香腮酡红的靠在沙发上。

陆景道:“那今晚就聊到这儿吧。睡觉了。你们三个自己回主卧室里先睡下吧。等酒醒了再收拾你们自己的形象。”

陆景的酒量喝这几瓶红酒自然没问题。见董晚瑶、谢清歌都迷迷糊糊的点头,陆景笑了笑,先去浴室里洗澡。他还要琢磨下唐雨瑶的事情。

等陆景洗完澡换了睡衣出来,见赵清芷、董晚瑶、谢清歌三个女孩东倒西歪的靠在沙发上。赵清芷还睡熟了。陆景笑着摇摇头,走过去,轻轻的推推董晚瑶的肩膀,“晚瑶?醒醒,去卧室里睡觉了。夏天待会着凉了。”

董晚瑶眼皮勉强抬起来,道:“哥…,我头晕,你抱我进去。”

“你啊,开酒吧难道就这点酒量?”陆景宠溺的取笑一句,将董晚瑶打横抱起来,往主卧室里走去。

总统套房里有一间主卧和两间客房。陆景将董晚瑶的凉鞋脱下。将她香软绵绵、曲线修长的身子放在舒适华丽的大床-上。帮她把绿色的连衣裙整理了一下。回到客厅里重新将谢清歌抱到卧室里。

他并非第一次抱谢清歌。那年她因为父亲谢泽华入狱急火攻心晕倒之后,他帮着送到医院的。

“真长大了。个子好像也高了一点。”陆景看着柔和明亮灯光下谢清歌明丽清秀的容颜。小声感叹道。他的记忆中歌儿还是那个黄昏突然闯到“好再来”餐厅里喊谢泽华回家吃饭的那个鲜嫩如新剥莲子的少女。

“哥…”谢清歌娇羞的睁开眼睛。她没醉。

被谢清歌杏仁式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娇柔的看着,陆景顿时大囧。谢清歌明秀清丽。他抱在怀里不禁多看了几眼,还发出了几声感叹,不想却被谢清歌抓个正着。

“咳咳---”既然谢清歌醒了,陆景自然不能还抱着她去卧室,就将谢清歌放下来,道:“你醒了,我还以为你和晚瑶一样醉了。自己去卧室吧。我去抱清芷。”

谢清歌扭头赫然一笑,侧对着陆景轻声道:“晚瑶哪里醉了?她骗你抱她呢。”

陆景哭笑不得。他算起来也算是久历花丛,被古灵精怪的董晚瑶给骗了也就算了。还被清嫩无邪的谢清歌给骗了,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

谢清歌抿嘴轻快的一笑,大着胆子道:“哥,抱我进去好吗?”她装醉也是想要这个朝思暮想的男人抱她。哪怕只亲密接触片刻她也满足了。她知道她和陆景不会有未来。

“歌儿…”陆景心里升起异样的感觉,他心思何等细腻。

谢清歌娇羞的对陆景点点头,脖子上有热流涌上来,耳朵根都红透。都大学毕业了,她不介意让陆景知道她对他的那份情意。

陆景重新将谢清歌打横抱起来往卧室走去。谢清歌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衣宝蓝色的牛仔裤,被陆景这样抱着。略小的胸部轮廓若隐若现。陆景瞟了两眼就大致估出了规模。谢清歌脸上顿时染上了娇艳的绯红。

陆景没好意思多看,抱着谢清歌将她放在床-头,帮她脱了水晶色凉鞋,才温柔的道:“睡觉吧。不要胡思乱想。”

“哦。”谢清歌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回味着刚才被陆景抱着闻到他身上洗浴之后淡淡的香皂味道。

陆景又看了看假寐的董晚瑶,笑了笑。现在也不好“惩罚”她。

最后抱赵清芷之前,陆景推了推小丫头。确定她是睡熟了,才将她给抱到卧室里。否则。铁定又要给小丫头喊占她便宜。

杭城在六月底已经是盛夏之季。清晨金红色的阳光驱散着夜里残留的清凉,落在杭城久负盛名的吴湖上。水波粼粼。有早起锻炼的行人打破湖光山色的宁静。

位于吴湖之滨的杭城吴湖酒店也沐浴在这生动的夏色之中。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主卧室里。空调清爽的送着风,已经洗过澡的三个女孩换了睡衣拥被坐在床-头聊天。

“我头疼死了。怎么就我一个人醉了,你们太不够义气。”赵清芷穿着可爱的米老鼠睡衣嘟嚷道。

董晚瑶咯咯娇笑,道:“你酒量最差啊。”昨天晚上,她和谢清歌只小声说了几句话,就酒意上涌,各自睡着了。毕竟也是近一瓶酒下肚,又正是深夜犯困的时候。

谢清歌道:“晚瑶,你今天真和他一起回江州?他昨天也喝了不少酒,能不能走呢?”话说完,谢清歌略有些羞涩。

董晚瑶道:“是啊。应该没事吧!不是还有方助理在一旁照看着吗?江州那边有事情,紫姐要去米兰学习,陆景要去送紫姐。”

赵清芷叹口气道:“歌儿,你跟着二哥一起回江州吧,你的东西我帮你打包寄到江州去。京城快递是二哥开的。保管一件东西都不会落下。”

说着,指指董晚瑶,“她是无知青春少女的冲-动。歌儿,你好端端的怎么会对二哥有好感?”

听着赵清芷故作老成的话,董晚瑶不乐意的道:“我怎么是无知青春少女啊?”

谢清歌低头道:“不知道。可能越是觉得和陆景不可能,心里就越会有那种想法吧。反正都大学毕业了。给他说了就说了。”

董晚瑶抱着谢清歌的肩膀,好奇的道:“诶。怎么不可能啊,嘻嘻。你的情哥哥可没你想的那么纯洁高大哦。”

赵清芷听得掩嘴娇笑。二哥是个“大色-狼”呢。

谢清歌黯然道:“我知道。我要是和陆景有那种关系,我爸在官场上的名声就毁了。而且我爸肯定不会允许我不结婚没名没分的跟着人。他肯定会打断我的腿。所以,我和陆景根本就没有未来。可是我越这样想,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了。”

都是她的闺蜜好友,有些话她也没再埋在心里。

董晚瑶安慰的拍拍谢清歌的肩膀。涉及到政治上的问题,肯定是诸多羁绊。

赵清芷扬起俏丽的下巴点评道:“突如其来的爱情。我还奇怪我们江大的才子为什么不能打动你这颗文青的少女心呢。原来原因在这儿。”

谢清歌嗔笑着拍了赵清芷的小腿一记,诘问道:“还说我呢!你呢?别说你对他没想法?”

赵清芷皱皱鼻子,可爱的甩了一下她引以为傲的齐腰长发,道:“我才没你们这么疯狂。我顶多远远的祝福下二哥。”

董晚瑶和谢清歌对视一眼。这是清芷第一次说她的感情世界。确实和她们俩的想法不一样。怪不得。她有时候表现得挺超然的。

陆景休息了一夜后,第二天一早就给建业的杨子欢打了电话,“子欢,帮我留意一个人。恩,叫唐雨瑶,在建业一家药品销售公司工作。呵,你不要管我和她什么关系。我想要知道她的工作单位。恩,不要打扰她。”

陆景挂了电话,好笑的摇摇头。杨子欢还挺八卦的。只是他怎么会透口风?有杨子欢这样建业的地头蛇在,相信要知道唐雨瑶的近况不是问题。陆景准备忙过这段时间之后去建业见她。

在房间里打了几个电话后,陆景到客厅里给服务台打个电话,点了早餐。正犹豫着是是答复立即送上来还是等一会。赵清芷、董晚瑶、谢清歌一起从主卧室里出来。陆景就道:“恩,你们做好之后送到房间里来吧。”

放下电话,陆景问三个各具特色的女孩。“睡好了吧?等一会吃早餐。”

赵清芷翻翻白眼道:“二哥,就我喝醉了啊。你说睡好没?哦。歌儿准备和你一起回江州。”

陆景奇怪的问谢清歌,“你不是还要呆几天吗?毕业离校不要太仓促。现在还是学生的身份。看江南大学的景物还是属于你的。等过两天心境就不一样了。”

谢清歌娇柔的浅笑道:“我知道的。我毕业的手续早办好了,就剩下是东西没打包。我准备让清芷帮我打包托运回江州。”

“哦,这样啊。”陆景琢磨了一会,道:“我给何克林打个电话吧。快递经常有丢东西的。我让他帮你运回去。”

何克林目前是京城快递的负责人。由于个人快递业务早期在浙东一带发展的很迅猛,京城快递在杭城设有总部。

董晚瑶眼波流媚的打趣道:“哥,你这可是大手笔的讨好歌儿呢。”

陆景笑着瞪她一眼,意思说昨晚的帐还没和你算呢。“钱赚来不就是享受生活中方便的吗?否则还有什么意思。”

谢清歌对他的情意他知道,但是他哪里能再去多抗一笔情债呢?当然,这种小事,他不介意为谢清歌办一办。

董晚瑶妩媚的娇笑。她知道陆景到最后肯定会舍不得“惩罚”她。

谢清歌想起她的感情就惆怅,幽幽的道:“哥,谢谢你。”

正说着话,一名穿着绿色制服的服务生敲门,推着餐车进来。几样花式早点做的非常精致。吃过早饭后,陆景和谢清歌、董晚瑶一起回江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