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6章 难题

第916章 难题

等陆景离开后,钱高阳坐回到办公桌后,眼神有点冷的点了一支烟。缓和和陆景的关系是他和高修平谈过之后的决定。

别人不知道宾州市官场震动怎么回事,他难道还能不知道?陆景的来头很大。可不仅仅是宾州市里传言的是省里某个大人物的关系。

但是,紫云山旅游项目他根本就不可能交给瑞丰旅游去开发。这个项目的主导权就会是一段时间内,他和何晨争夺宾州市主导权的关键。

缓和关系,不代表他惧怕陆景。涉及到自身的利益,他绝不会退让。钱高阳想了想,拨了高修平的电话。

陆景从钱高阳的办公室出来,心里不禁摇头,这一趟来的算是白费时间。

要争一争紫云山旅游的项目,就得和钱高阳“真刀真枪”的搏杀,指望钱高阳主动退让根本就不可能。问题是,现在势头上升的何晨未必能争得过钱高阳。

安晓燕笑盈盈的从外间的长椅上站起来,道:“陆先生,去我办公室里谈?”

陆景摆摆手,微笑道:“不用了。我们互换一下手机号码就可以。我要去紫云山的话会给你打电话。”

安晓燕找贯荣要了纸和笔,一边弯腰俯身在办公桌上记陆景的号码,一边娇笑道:“陆先生,你这可是为难我啊。市长刚才可是说了要我招待你。这样吧,我明天早上去宾江酒店等你。”

陆景无所谓的道:“我这两天应该不会去紫云山。我明天去从万县科松厂考察。”

“从万县?”安晓燕仿佛想起什么,吃吃笑道:“陆先生。那我们说定了。哦,陆先生你怕是不知道紫云山的西段就在从万县境内吧?”

“是吗?”陆景一时半会没想起这一点来。道:“那有时间的话,我们还是去紫云山上看一看吧。”

安晓燕爽利的道:“行。我有名同事正好是从万县的当地人。她对紫云山的风景点很熟悉。到时候让她带我们上山游玩。紫云山上吴晚观的素斋很好吃。”

陆景笑着点头。他在宾州考察汽车配件市场的事情不可能瞒的住钱高阳。所以身边有眼线就无所谓了。

这时,一名面目黝黑、相貌普通的中年干部缓步走进来,见艳丽性-感的安晓燕在,眼神不经意的扫过她被套裙紧紧兜着曲线柔美的翘-臀,笑哈哈的道:“哟,安主任,招待客人呢?”

“是啊。赵县长,你来市长这里汇报工作?”安晓燕和中年干部寒暄了几句,然后给贯荣说一声。送陆景下楼,“陆先生,刚才就是从万县的县长赵意智。”

陆景笑了笑。安晓燕到底是搞接待工作的,很熟谙一些拉近关系的小办法。

“陆景…”丁灵就等在楼下,见陆景下来甜美的微微一笑。她穿着一件碎花的淡蓝连衣裙,纯白的丝袜,乳白色高跟鞋,清秀甜美。安晓燕见到如此秀美可人的女孩,不禁愣了愣。

“安主任。这是我的助理丁灵。小灵,这是接待办的安主任。代表宾州市委市政府招待我们。”陆景微笑着介绍了丁灵和安晓燕认识,就和丁灵一起去了停车场坐到黑色的奔驰里离开。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安晓燕心里啧啧称奇。这位丁助理实在太美丽了。给人印象尤其深刻。她接待办里那几位下属都拿不出手呢,得找人帮忙救场。

陆景和丁灵在瑞丰旅游分公司的办公大楼里处理完一天的工作后,在食堂的小餐厅里用餐。恰好。胡文洸、江祺广也在。

自从知道瑞丰旅游有希望争一争紫云山旅游项目后,胡文洸和手下的团队卯足劲制定、规划紫云山的旅游方案。务求尽善尽美。

四个人拼了一张桌子,点了几个小炒。要了几瓶啤酒。很快,味道不错的家常小炒就送了上来:青椒肉丝、茄子鱼块、番茄鸡蛋、辣子鸡、蒜蓉空心菜、冬瓜三鲜汤。

吃着菜,陆景将今天和钱高阳见面的事情说了说。

胡文洸不满的道:“这是说屁话。紫云山西段的资源和东段能比吗?就算在山上修一条路,也不过几百万。和日后几十亿,甚至近百亿的收益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江祺广笑道:“景少,钱市长好像信心十足啊。这种卖好的手段很像是胜券在握的表现。”

陆景沉思着道:“有一点。”钱高阳有刘委这样的在宾州工作了十几年的常务副市长帮忙。何晨这半年一直都处于弱势。

紫云山项目未来几年预计有超过百亿收益。从内心里而言,陆景也想争一争。

但是,钱高阳恐怕会半步不退。他资金有高修平资助,政治上盟友有刘委的支持。争起来,困难不小。甚至,陆景内心里隐约觉得争不下来的可能性居多。

陆景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没有合适的借口,通过省里施压的方式肯定不行。这一时半会在宾州市内运作也难以看到效果。想到这儿,陆景突然惊觉,汽车工业园的事情也有可能被钱高阳卡一卡。

见陆景的表情凝重,胡文洸和江祺广心都有点沉。

吃过饭,陆景道:“小灵,你帮我处理下后面那几封邮件。我在公司内转一转。等会我们再回酒店。”

“好啊。”丁灵杏目里眼波流转,关心的道:“你没事吧?”近段时间陆景偷懒的时候,就让她帮忙处理邮件。

“没事,想一个问题。”陆景在食堂外和丁灵分手,独自一人在厂区里转悠着。

瑞丰旅游宾州分公司的厂区并不大,围起来的围墙里只有一栋办公楼、食堂、几栋宿舍楼。

“诶,陆景,你怎么在这儿?还没回酒店吗?”陆景不知不觉的转到一栋宿舍楼下,正好碰到出来丢垃圾的徐咏碧。她挽了一个马尾辫,穿着印花的白色t恤和卡其色的短裤,清爽娟秀。雪白圆润的纤细长腿在夜色中如同美玉般。

陆景点点额头道:“想问题,到处转转。等一会回酒店。”

他和丁灵的关系,徐咏碧知道。他和丁灵单独住在宾江酒店里面自然是为了晚上两人住在一起。否则,住在这里,众目睽睽之下,他怎么去丁灵的房间。

徐咏碧微笑道:“哦,我的画作完成了,要不要去看看?”她刚刚完成她在的画作,正想找人看看。

陆景欣然答应下来,跟着徐咏碧上楼。徐咏碧住在7楼,房间里装修很简单,冰箱、电视、书桌、床、被褥倒是一应俱全。不比酒店差多少。

徐咏碧的房间里支着三个画架。长长的、宽大的书桌上铺着一幅画,正是她最近基于宾州大学的风景精心创作的画卷。

徐咏碧的工笔画很不错,但是,陆景对美术没什么鉴赏力,只能是说些虚虚实实夸人的话。

徐咏碧很是聪慧,识破陆景模拟两可的夸奖,掩嘴娇笑道:“让你看画作真是问道于盲了。不过,你夸人的话倒是挺动听的。”说着话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白云冰茶出来,递了一瓶给陆景。

被揭穿了陆景只是微微一笑,并没觉得尴尬。他本来就没接触过艺术鉴赏,不懂这些很正常。

徐咏碧喝着饮料,微笑道:“小灵呢?要不要叫她过来坐一会?”

陆景笑道:“你想让她欣赏你的画作啊?小灵水平没准还没我高呢。她在帮我处理邮件。”

徐咏碧赞许的道:“小灵真是厉害。”能代替陆景处理邮件,实际上是在代替陆景执行在景华、和华公司里的核心角色,这需要极其优异的能力才能胜任。

陆景笑了笑,喝着手里的茶饮料。小灵确实很厉害。

徐咏碧感叹道:“怪不得紫琪要去米兰学习设计,跟你在一起实在压力太大。哦,陆景,谢谢你。”

陆景正要说紫琪的事情,却被谢得莫名其妙,问道:“谢我什么?”

徐咏碧道:“我要是留在宾州没和你一起去襄水的话,车祸说不定都落到我头上了。一直都没机会和你说一声。”她前段时间忙于画画,早出晚归,基本上很难和陆景碰面。见面也就是匆匆问候一声,说几句话就分别了。

陆景笑着道,“真谢我啊?就这样请我喝瓶水就打发了啊?”

徐咏碧轻笑的看着陆景,“那还能怎么样?请你吃饭也得等会江州再说。总不至于这点小事,你还指望我以身相许吧?”

“咳咳--”陆景一口水给呛到。徐咏碧说话一向是比较犀利。半响,陆景才笑道:“我觉得这个真是可以期待一下。”

徐咏碧美眸横盼的瞪了陆景一眼,道:“你想的美呢。”心说:你还是哄倩柔去吧。她倒是有这个心思。

徐咏碧五官精致,气质清丽。这般生动的神态自有一股清新迷-人的韵味。陆景略微失神了几秒。

同样是清丽的美人,关宁修长窈窕、容颜清纯中带着妩媚,相比之下,徐咏碧稍显的娇小,五官精致。她身上有着自信、张扬的美丽,一种很主动的给人美的感觉。

说到张扬,和叶静雨的张扬不同,徐咏碧是生于富裕之家培育出的自信带出的犀利气质。叶静雨那纯属于是乖戾的性子。

陆景的思绪正转到叶静雨身上去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一看号码,正好就是叶静雨打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