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40章 浴室交心

第940章 浴室交心

电话里黄容川笑哈哈的道:“陆景,我准备下周五在家里举办一个沙龙,想邀请你来参加。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给我捧个场?”

陆景近年来和黄容川的关系处的不错,听到他的邀请还是觉得奇怪,“黄先生怎么想着邀请我去捧场?”

黄容川笑道:“现在香港最热的议题就是陈生嫁女的话题了。你在婚礼上可是很引人注目的啊。和华公司的实力很强。我不邀请你邀请谁?”

陆景就笑了笑,有些明白了。香港上流社会的圈子就那么大,想必香港上流社会的圈子对他早就不陌生。更何况,他在陈若怡的婚礼上带着卫婉仪和交好的人都聊了几句。

黄容川以为陆景不同意,继续推销道:“陆景,我办的这个沙龙只是联络下感情,参加的都是香港商界的精英分子,氛围很轻松。你露个面就行。”

陆景本来是不打算浪费时间在这种无聊的聚会上,但黄容川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答应下来,“行。我会参加。”

黄容川大喜,说道:“好,呵呵,我会让人把请柬送到和华公司总部去。”

和华公司现在虽然没有对外公布其实力,但是他久在香港,和陈旭江、陈创和等人并不陌生,和华公司的实力他能窥探到一鳞半爪。这次陈创和嫁女儿的会议上,那一连串的重量级嘉宾名单里面,很多都是和华公司的人。只要把那些人所任职的企业列出来。就知道和华公司有多么的耀眼。所以,他才有请陆景帮他撑场面的想法。

车窗外或明或暗的灯光一闪而过。卫婉仪笑问道:“什么事情?”

陆景搂着卫婉仪略显消瘦的窈窕娇-躯,轻笑道:“一个朋友请我参加三天后在他家里举办的沙龙。我答应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用了。”卫婉仪对参加沙龙这样的聚会没什么兴趣,转而微笑着和陆景说起他高中的趣事来。很多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陆景郁闷的苦笑,宠溺的捏了捏卫婉仪的鼻尖,然后还是得无奈的满足娇妻的好奇心。

一路上说笑着回了香港山顶1020号别墅。刚吃过晚饭,陆景、卫婉仪、赵清芷、董晚瑶四人也没有立即去洗浴休息,而是坐在客厅里闲聊一会。

赵清芷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嘟嘴道:“二哥,你还说你带我在香港骑马。最后还是婉仪姐陪我去的。我明天就回京城了。”

她已经逃课一周了,再逃课就要给她爸重罚。

陆景有些歉意的看着越发显得清雅的小丫头,道:“小芷,最近实在比较忙。哦,EK公司在做一个宾州的经济咨询报告,你有没有兴趣参加?”

陆景很干脆的转移了话题。

赵清芷也就是随口撒娇一句,听到陆景这话。注意力立即被转移走,眼睛微微一亮,说道:“二哥,我有兴趣啊。关键是我没有能力参加啊。”

董晚瑶掩嘴偷偷的笑,嘴角的美人痣越发的妩媚迷-人。

陆景笑道:“不用担心,我说你有能力你就有能力。让老师挂个名。你们几个研究生做具体的事情就行。我回头给老师打电话。”

这是EK公司的第一战,陆景非常重视,他已经准备回京城拜访一下燕大经济学院的虞子平教授邀请他加入到制定这个经济咨询报告中来。有两位重量级的经济学教授压阵,盛高格那里做出来的报告应该不会太差。

“哦,这样啊。“赵清芷歪着头想了想。笑眯-眯的道:“这样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卫婉仪清浅的微笑。陆景也被她清纯可爱的模样逗的一笑。

董晚瑶偷偷的看了陆景和卫婉仪一眼,欲言又止。心里有些黯然神伤。

卫婉仪三人今天又是游玩逛街又是骑马,玩的比较累,一起聊了半个小时后,便各自回房间里洗澡休息。

陆景的主卧室里连通一个独立的豪华浴室,雪白的浴缸里,温热的池水翻滚不息。半响后,浴缸里的水波才逐渐平息。

卫婉仪仰着头慵懒的躺在丈夫的怀里。浴室里明亮的灯光下,她细腻而极富弹姓的肌肤上泛起一层奶油色的光泽,她也双眸微闭,惬意的享受丈夫事后的爱-抚。

“陆景,晚瑶好像有事情要和你说。”

陆景拥着娇妻,舒爽的吐出一口气,“她准备来香港天辰娱乐实习,我还没来得及给李慕清打招呼。我明天给李慕清说一声。”

卫婉仪笑着嗔了陆景一眼,却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她要是看不出来董晚瑶对陆景的情意那才叫奇怪。她轻叹一口气,说道:“陆景,我准备明天和清芷一起回京城。唉,我这次正不该来香港的。真是自找罪受。”

陆景理了理卫婉仪额前的秀发,她浅红的俏脸在灯下秀美动人,“我刚好闲下来你就要离开香港吗?”

卫婉仪也不想给陆景说她心里难受的情绪,她怎么会喜欢自己的丈夫有那么多的女人,就随口道:“我请假的假期到了。该回京城了。”

陆景沉默了一会,温声的道:“婉仪,你知道我在文游县被困住的那一晚上都在想什么吗?”

卫婉仪温柔的抚摸着陆景的脸庞,娇柔的身子贴得陆景更紧了一些。她那晚非常担心陆景。要不然,她也不会突然改变主意专门来香港见他。

陆景声音低沉的道:“我那时候就想假设我这辈子就死在泥石流之下会怎么样?我正在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对这个世界,社会有多少改变。好像也没有多少。地球离了谁不是照样转。我想,人这辈子得活的自在一点就好了。顺心而为。很多事情遗憾与不留遗憾其实就在自己一念之间。婉仪,不管怎么说,有时候我其实很对不起你的。”

“你也知道啊!”卫婉仪抱着陆景的脖子,娇声嗔道,“那么多美丽的女孩子围着你,你想不偷食都难。”

陆景有些发愣的看着卫婉仪。他感觉娇妻似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他之前在京城里就有这种感觉。

卫婉仪坐起来,低头看着躺在浴缸里的陆景,如云的秀发落在陆景脸上,卫婉仪轻轻的一撩,奉上香吻。热吻结束之后,卫婉仪才幽幽的道:“陆景,我是不是有点傻,怎么会爱上你这个花心的混蛋。”

陆景心里震动。一瞬间和卫婉仪在一起温馨的时光涌上心头。陆景坐起来抱着卫婉仪,轻柔的吻着卫婉仪颤抖的眼睫毛,温柔的道:“婉仪,还记得我在柏斯那时候问你的话吗?后悔吗?”

卫婉仪当然记得陆景第一次和她融合之前的问题,闭着眼睛低声道:“现在不后悔,以后我不知道。”

陆景这几天的表现其实让她挺满意的,每天晚上都在陪着她。也没有谁跑到她面前说一些挑衅的话。至于其他时间陆景有没有去偷食,她实在管不到。她又不可能天天跟在陆景身边。

“婉仪…”陆景抱着卫婉仪跨出浴缸,轻柔的拿着洁白的大浴巾擦拭着娇妻身上的水渍。

卫婉仪羞涩的任由陆景隔着浴巾占她的便宜。结婚快一年了,她被陆景爱-抚还是会不经意的觉得娇羞。卫婉仪感觉浑身变得软绵绵的,抱着陆景,颤抖的轻声道:“陆景,我对你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以后不许欺负我。”

她和陆景的婚姻是政治婚姻,她从来就不担心婚姻会被解除。但是,她却是担心陆景会被人从她身边抢走。这种想法在成婚之前实在难以想象。

她没有管制陆景的心思。以陆景所取得的成就,她想要驾驭他根本就不可能。她并不是那种强势的性格。更何况她现在爱上了陆景。她希望陆景不要辜负她的情意。她希望陆景不要因为沾花惹草的事情让她难堪,否则的话,她将被迫维护她作为妻子的尊严。

陆景温柔的吻了吻卫婉仪,托着卫婉仪的玉臀和她融为一体,承诺道:“婉仪,我不会的。”

陆景心里并没有因为卫婉仪承诺不干涉他的事情就大喜若狂,而是充满了对妻子的爱意。事实上,卫婉仪之前也没有干涉过他的事情。以前是不屑于管他的事情,现在是不想让他两难。

他怎么会忍心让婉仪难做呢!

次日一早,陆景送卫婉仪、赵清芷回京城。陆景顺路拜访了赵教授、燕大经济学院的虞子平教授。赵教授和虞子平都同意参加EK咨询公司的项目。赵教授将这个项目交给他的几个研究生来处理。

陆景邀请虞子平、赵教授的几名研究生一起去了宾州,介绍何晨、钱高阳、胡文洸等人给他们认识。安排妥当之后,陆景从宾州返回江州。

停留了一天,陆景就与宋雨绮一起飞往了香港。他得到杨星长的报告,苏兰电器最近几天的股价波动的很不正常,有人在秘密的吸筹。

世运大厦杨星长的办公室里,杨星长眯着眼睛笑呵呵的道:“景少,大概是有人想要控制苏兰电器,不过,我已经按照你的安排让叶女士的资金进场。我们手里已经掌握了苏兰电器51.2%的股份。收购不足为惧。”

陆景笑道:“肯定都是高远基金相关的公司。你密切留意。”

长长的夕阳拖着余晖洒落在快节奏的香港城市中,和杨星长谈了两三个小时后,陆景和宋雨绮坐车前往香港山顶参加黄容川在家里举办的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