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49章 雨夜说心迹

第949章 雨夜说心迹

深夜漆黑如墨。淡淡的若情人娇怨的小雨也变成了中雨。1008号别墅三楼的观景客厅里,叶妍和李慕清两人品着红酒雨夜闲聊,观赏着雨夜中壮丽的维多利亚港。

温软的红酒宛若轻妙的歌谣从舌尖滋润到心里。巨大的的落地玻璃窗外,略添惆怅的雨丝让天地间的景物仿佛披了一层朦胧。远山海港美景入眼来。

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明白在香港,为什么香港山顶的豪宅这般受富豪追捧,而且,几乎成为了上流社会和普通富豪的分水岭。

陆景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客厅外的走道里,他穿着浅灰色的睡袍微笑而入。

“陆景,雨绮呢?”叶妍笑吟吟着问道,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水波盈盈。她怎么会不知道陆景和宋雨绮在房间里做什么。心底里仿佛有迷乱的情绪被陆景撩起来。

“雨绮,先睡了。”陆景脸皮何等的厚,神清气爽的笑着拉开椅子坐到叶妍和李慕清中间。宋雨绮自然不是他的对手,正慵懒的拥被而眠。

李慕清电眼迷离的撩了陆景一眼,妩媚的抬起雪白的手腕凑到陆景跟前给他看时间,戏谑的说道:“你挺厉害的啊,害的我和叶妍等你这么久。”

优雅的tiffany香水传来,陆景被李慕清“电”的心里酥麻,伸手抚着李慕清耳边乌黑清香的发丝,调笑道:“我厉不厉害你昨天晚上不是和叶妍一起试过吗?”

“你个流-氓。不许说。”李慕清和叶妍同时红着脸娇嗔着来掐陆景。昨天晚上她们俩终究是抵不过陆景的甜言蜜语,一起趴在被褥上仍由陆景从后面胡来。一晚上极尽缠-绵,快乐无比。但是,这种羞人的事情怎么能说出来呢?

观景客厅窗边小圆桌的椅子都是舒适的扶手高背沙发。李慕清和叶妍这样来掐陆景,三个人都挤在一起了。四只亮晶晶的美眸近距离的出现在陆景眼前,带着香气的呼吸喷洒在陆景的脖子上。

叶妍的眼睛大而妩媚。十分漂亮,和她古典的容颜十分相配,国色天香之姿。李慕清的眼睛大小恰如其分,一双电眼妩媚多姿。魅-惑迷-人。与她精致优雅的容颜相得益彰。火辣的电眼美人。

看着近在咫尺的两个绝色美女,陆景心弦忽而被撩动。温柔的分别吻了吻两女嫣红水润的柔唇,道:“我们去沙发那边坐。”他当然知道李慕清和叶妍等他到深夜是为什么。

男女之间不是只有情-欲的存在,还有情感交融的需要。

陆景对叶妍、李慕清都有感情。她们不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她们也不是他生命里匆匆的过客。而是会陪着他一起走到人生终点的女人。甚至,在将来。她们还会和他有爱情的结晶。

观景客厅里墙角摆着乳白色的真皮长沙发、茶几。陆景拥着叶妍和李慕清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红酒一边说着闲话。这个时候看不看夜景都无所谓,关键是在和谁一起说话。

叶妍忽而想起一件事,娇媚的轻笑道:“陆景,你把董晚瑶安排到李慕清那儿,你不怕她和逸落、李慧乔、郑芝荷见面啊?”

陆景道:“嗨,我和逸落她们没什么。你们偏要笑话我。晚瑶是学音乐的,到天辰娱乐香港分公司这边帮忙实在正常。”

李慕清眉头一扬。笑道:“你说没有就没有啊?我今天和叶妍见到董晚瑶了。小姑娘伤心着呢。你不会对人家小女孩始乱终弃吧?”

“我都没乱,怎么弃啊?我明天给她打电话吧。”陆景笑着摇头。他知道董晚瑶伤心什么。7月份在江州的时候,她说要给他之后再来香港实习,结果因为宾州遇险的事情。陆景回江州的时间很短,根本没时间陪她。等到九月份底陆景从建业收购电脑代工企业回江州之后倒是空闲,那时候董晚瑶已经来香港了。

“最后一句话暴露了你的想法哦--。老实说,现在唱片行业根本就不赚钱,歌星想要走红还是要去演电影。我看你啊,整个就想把天辰娱乐香港分公司给整成你的后-宫呢。”李慕清说着自己都笑起来。她当然知道陆景不是这么想的。只是,习惯性在陆景面前唱“反调”撒娇。

叶妍掩嘴娇笑,风情万种,娇媚的少-妇味道十足,“陆景,我怎么觉得你从宾州回来之后变化很大啊,不会是被山洪给吓傻了吧?”

陆景笑着抱住叶妍狠狠的吻了下去,直吻得她意乱情迷,软软的靠在他肩头,才笑道:“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而已。你们都是我在意的人,整天想着对不起婉仪,或者对不起你们,还不如索性洒脱一点。”

李慕清却是不给陆景面子,娇笑道:“你这是找借口呢!”

陆景笑着抱头靠在沙发上,“我找借口干吗?我夸我自己很有魅力,你们俩不会起鸡皮疙瘩吧?”

“当然会!”李慕清和叶妍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都是嫣然一笑,温柔的依偎在陆景怀里。陆景这家伙确实是一个很魅力的男人啊。

陆景没好气的拍拍两女的俏臀,手感极佳,“故意气我啊。小心我把你们俩就地正法,以振夫纲。”

叶妍咯咯娇笑着站起来,“我才不给你机会呢。我洗澡去了。你们俩慢慢玩。”她知道李慕清心里有事情,故意留下空间给她和陆景。

“诶…”李慕清被叶妍说的俏脸一红,看着叶妍离去三楼观景客厅。

陆景心思细腻,将李慕清搂在他臂弯里,低头看着这个火辣明艳的电眼美人儿,低头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你有话给我说?”

李慕清幽幽的道:“我就是有点羡慕邵秋兰。听说你和她假结婚了,还陪她去拍了婚纱照。陆景,在你的心里,我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陆景想着他和卫婉仪结婚之后返回江州,几乎所有的红颜心里都带着幽怨,各自使着小性子“惩罚”他,唯独李慕清从香港赶到江州“取悦”他,想要他记住她的好。

兴许是她二十多岁的时候被李家逼婚,她被逼的宣称她自己是同性恋,这个身材火辣,性子火辣的美人儿实际上在心里很缺乏安全感。

而他能俘获她的芳心,就是因为当严景铭欺负她的时候,他出头了;当史自成调-戏她的时候,他保护她了;当她的父亲李远高仕途无望时,他助推了李远高去辽北,扶摇直上,从而使得她在李家地位大涨,不再受家族的逼婚。

他能给李慕清安全感,所以她才会倾心相许。只是,现在她担心在他心里没有地位了。

陆景爱怜的抚摸着李慕清精致明艳的脸蛋,看着她的眼睛,缓缓的,一字字的轻声道:“清儿,你们每个人在我心里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不否认,我最喜欢的是关宁。和婉仪这辈子也不会分开,我不会违背我在婚礼上对她的誓言。甚至,我内心里还幻想着有一天李菲菲能对我好。但是,清儿,在我心里,永远都为你留着一块地方。秋兰姐是独一无二的,小妍是,你也是…”

陆景紧紧的抱着李慕清,贴着她的精致无瑕的脸蛋。

李慕清情泪止不住的滴下来,双手死死的抱着陆景的脖子,狂乱的吻着他的额头,脸颊,嘴唇,抽泣道:“你个死人啊,就知道骗我的眼泪。”

门外本来是开玩笑偷听的叶妍听到陆景这番自剖心迹的话,两颗珍珠般的泪珠在妩媚的眼睛里打转。她轻轻的捂住嘴,她怕她忍不住会哭出来。

陆景帮了她很多,甚至可以说陆景早就了今天的她,没有陆景,她的生活不知道要糟糕成什么样子。她对陆景感激、爱慕、心悦诚服。但是,她也担心她在陆景心中的地位啊。

她固然是长的国色天香,古典韵味十足。但是,陆景身边又哪里缺少各种风情的绝色丽人呢。以容貌、身-体来取悦陆景,终究韶华易逝。

论女儿风姿她不及莫心蓝。莫心蓝是千娇百媚、智慧与美貌并重的优雅女人,男人梦寐以求的性-感尤-物。

论温婉贤惠,她不及方琴。方琴就是居家的贤妻良母典范。

论猜陆景的心思,她不及关宁。关宁是陆景的“解语花”。

但是,现在无意间听到陆景这番话,她才骤然的放下心。纵然韶华逝去,陆景也不会抛弃她。

观景客厅里,李慕清动情的吻着陆景的嘴唇、脖子,一手解开陆景的睡袍。她心里有团炙热的火,只想现在就融到陆景身-体里,将全部的身心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他。

李慕清在陆景心口印下一个唇印,抬起头,看着陆景的温润的眼睛,动情的说道,“陆景,我要你。”

陆景的心弦也被李慕清撩动,温柔的笑了笑,捧着李慕清的脸蛋,吻掉她脸上的泪花,轻轻的拍了拍她的翘-臀,轻声道:“那你也要先下来把衣服脱掉啊。”

李慕清娇羞的白了陆景一眼,在沙发前站直,伸手解开她宝蓝色牛仔裤的扣子…。一件件的衣衫开始缓缓的落下,露出她曲线优美而性-感,散发着致命的女性魅力,全身雪-白无瑕的娇-躯…

客厅里突然发出的声音惊醒了陷入沉思的叶妍,叶妍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声音,暗啐了陆景一口,浑身燥热的离开,去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