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52章 杨晚婷的故事

第952章 杨晚婷的故事

“呜----”简单雅致的宿舍里,杨晚婷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上午在公司里发生的一幕幕不断在脑子里闪过。

“你个贱妇,居然敢勾引我老公,老娘抓花你的脸。臭不要脸,我呸。”

“啧啧--,真是想不到啊,杨晚婷也会做这样的事情。”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她毕业才多长时间,担任总经理助理,你觉得卞总看中的是她的能力?”

“床-上能力也是能力的一种嘛。不过,她生的真是漂亮。要是我是卞总,也要把她给收了。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唉,真是心痛啊,杨晚婷平时看起来很冷艳,原来也是个倒贴的货色。”

上午的时候,公司老板卞总的夫人突然来公司里打她,取闹,逼得卞总让她离职。平日里公司那些见到她对她恭敬的同事,都纷纷说着怪话。那些恶毒的言语向带刺的鞭子一样抽在她心头,让她痛苦万分。

脸上火辣辣的伤痕更是让她悲愤不已。她和卞总根本就没有私情,挺多就是平常卞总对她好一点罢了。她没做那种事,但是没有人肯听她的辩驳,认定她就是卞总的情人。

而等她失魂落魄的收拾了自己东西,以屈辱的离职方式走出办公室大楼的时候,那个女人带着人在办公大楼前当众辱骂她,将她推到,把她手里的东西打落了一地。

“小婊-子。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玩了吗?我告诉你,没完。立刻滚回到内地去。香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一想到那女子高声的辱骂,杨晚婷就心如刀绞。当时。办公大楼前围满了人。

“事情就是这样?”陆景将手里的报告丢到茶几上,眉眼间隐隐有怒气。他今天中午和周复生一起回办公室的时候,在路上居然遇到了杨晚婷被一个女人辱骂。

无论是谁,看到自己的高中同学,昨天晚上才进过面的高中同学被推到在地上被人恶毒的辱骂都会心里不舒服。但是,陆景当然不会下去和妇人争吵什么,留了十三在当场查看情况。

“是的,陆先生。”站在沙发边的职员恭敬的说道。他是景华商业情报部门的员工。很快就查清楚这家叫仁利商行的电子商务公司老板

卞祺然的底细。

和华公司的总部就在香港,人脉深厚。想要查的慢都不可能。

陆景语气很淡的吩咐道:“动一动这个卞祺然,把话点透。还有那个女的。我记得香港这边黑涩会活动得挺频繁的吧?”

景华的职员会意的点点头,悄然的退了出去。

陆景笑着对周复生道:“我们接着谈。说到那儿了?”

周复生心里好奇,但什么都没问,答道:“说到准备明年的手机销售任务了。”

杨晚婷住在沙田一栋出租的村屋中,夜色渐渐的笼罩下来,房间里漆黑一片。杨晚婷抱腿坐在床-上,丰茂的长发凌乱的落在她肩头,哭了一下午。她眼睛里已经没有眼泪。

此刻,她正为被羞辱感到愤怒,为恶语感到痛心,为前途感到迷茫。这时。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来。

“杨小姐,今天和你吵架的那个女人带着人来你的房间了,如果她动手的话。请你给我打电话。当然,我想她不敢动手了。”杨晚婷居住的村屋楼下。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停在马路边。清秀的十三对着手机说道。

“啊…”杨晚婷惊呼一声,“十三。是你对吗?”昨天晚上她被人下了药,差点就被带出酒吧了,就是那个清秀的姑娘救了她,不然她就要被毁了。

十三没多说,挂了电话。杨晚婷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心里感情的情绪才起来,房间的门就被敲响,门外传来上午骂她的那个恶毒女人的声音,“杨小姐,我是小成啊,请你开开门啦。请你开开门啦。”

小成?这个成夫人上午的时候不知道多么嚣张。杨晚婷得了十三的电话通知,这时心里也有了底气,拿着手机将门打开一点,冷冷的道:“你有什么事?我警告你…,啊…,卞总,你也来了。”

卞祺然是一名近四十岁的瘦高男子,穿着笔直的西装,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一见到杨晚婷连忙弯着腰,仿佛他的脊椎上压着千斤大山,“不敢,不敢。小杨,哦,看我,杨小姐,你叫我小卞就可以了。”

小卞?杨晚婷差点都不敢相信她的耳朵,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这那里还是那个指点江山的卞总?

平常,他经常关心她的生活、工作,谈起他成功的事业何等的意气风发,谈起他创业维艰的时候是何等的励志?在这一瞬间,她心中的那个让她钦佩的成功男人形象轰然倒塌。

成夫人是一个很几分姿色的漂亮少-妇,这时一用力将卞祺然挤开,挤出甜甜的笑脸,“杨小姐,我,我是小成,我给你赔罪来了,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

说着话,极其麻溜的挤进了杨晚婷的房间里,将手里的礼品放到客厅的桌子上。杨晚婷这时才发现她一只手上吊着绷带,嘴角、眉角都有几块淤青。

杨晚婷心里极为震惊,在这下午到晚上这短短的六个小时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谁在帮助她?成夫人赔罪道歉的话杨晚婷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是呆呆的站立着。

沉思?茫然无措?冷漠?

看着杨晚婷的表情,成夫人和卞祺然却不敢再猜下去。如果,杨晚婷不答应原谅他们那么后果会很严重。成夫人下午的时候已经被人打断了一只手。而卞祺然的公司这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就在来沙田的路上,他还不断的接到合作伙伴打来放弃和他继续合作意愿的电话。如果生意全无。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成为千万“负”翁。

“啪---!”成夫人用力的打了她自己一个耳光。情真意切的哀求道:“杨小姐,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其实我才是卞祺然的小三啊。”

“…”杨晚婷掩住嘴,既觉得惊讶又觉得好笑,心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居然是被小三打了。这就是自称好男人典范的卞祺然?杨晚婷看向卞祺然。

卞祺然一脸恳求的看着杨晚婷。

“我原谅你们了,请你们走吧!”杨晚婷打开门,示意这两人赶紧走。她一刻都不愿意留这两个人。

她心中倒塌的不仅仅是她之前一直钦佩的卞总形象。还有一种世界观被崩塌的感觉,这让她觉得惶然。她发现她根本就不了解这个社会。它根本就不纯洁。

世运大厦的顶层都是陆景的办公区域。奢华明亮的休息室里,杨晚婷穿着白色中袖修身蕾丝印花连衣裙,容颜有些憔悴的站在窗前看着天际边悠悠的白云。

“陆景。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沉默了很久,杨晚婷回头,认真的看着陆景,轻声说道。她已经知道十三是陆景的保镖。

陆景正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处理邮件,听到这话,双手枕在脑后靠在黑色可滑动的老板椅上,道:“没有。”

对女人而言,她生命里总会遇到让她蜕变的男人。好的或者坏的。有点是初恋,有点是丈夫。有的是分手的恋人,有的便如同杨晚婷这样,人生的偶像。

杨晚婷不信,惨然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我在四中里面被你们男生说是冷美人。结果,现在你却发现我在给人当小四。反差很大是不是?”

陆景断然的道:“我相信你没有当小三或者小四。”

杨晚婷愕然的看着陆景,嘴角浮出一丝苦笑。轻叹道:“陆景,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对你印象不好。没想到。你居然会相信我没有。而我的那些同事、朋友都相信我就是卞祺然的情人。陆景,我不否认我对卞祺然有好感。”

陆景点点头。没说话,他知道杨晚婷现在只是要一个倾听她说话的人。

他一点都不奇怪杨晚婷对卞祺然有好感。很多人都以为,富豪泡小蜜直接粗鄙的拿钱砸。这样都能成功,可见这小蜜的品德多么的低下。其实不然。

一张几百万的支票放在一个漂亮女人面前,如果她不谙世事,根本就没多少吸引力。

但是,如果一个女人天天挤地铁、公交上班,突然有一天有人用高大上的宝马、奔驰专车送她上班呢?

如果一个女人拎着两三百块钱的手袋,突然有一天,她拎了一个几万块的手袋在闺蜜面前出现呢?

如果一个女人在大城市里租住在农民村,或者不足三十平的出租屋里,或者和几个姐妹们合租,突然有一天,她可以搬到一栋独立的小别墅里…

如此种种,当金钱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之后,对任何人的诱惑力都是非凡的。网都是慢慢张开的。没有人不食人间烟火。当然,每个人面对这种温水煮青蛙般的诱惑反应是不一样的。有人会安于现状,有人会拒绝,有人会想要索取的更多。

有这么一个人生活中对杨晚婷嘘寒问暖,给予她高薪水,在工作中提拔她。杨晚婷对他有好感很正常。当然,以杨晚婷宁可偷偷打工赚学费的性格,陆景知道她不会自甘给人当小三、小四。

但是,如果杨晚婷被人用了“手段”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杨晚婷近似自语的道:“其实,我知道卞祺然对我有些想法。他表现的不像是一个老总对助理的关心,有些过了。我们同学现在大部分月薪能有8000就算高工资。我现在的月薪是三万港元。我无法拒绝这份工作,总觉得我自己一定能把握好其中的界限。但是,陆景,其实在别人的眼里,这个界限根本就不存在。呵呵,我挺傻的。要不是闹出这档子事,我估计我…”

她没说下去。那种话她说不出口。

陆景轻声道:“想哭就哭吧,我不笑你。”

这句话让杨晚婷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哗的流下来。只不过,这不同于前天她在宿舍里痛苦的泪水,而是情绪发-泄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