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62章 竞争、生日、培训

第962章 竞争、生日、培训

吴湖天下会所的休息室里,下午和熙的阳光让休息室中清冷的空气里多了几许懒洋洋的味道。

昆泰医药的老总谢元良正和在会所里新认识的一位朋友闲聊。博海实业的齐儒来,苏江省有数的民营企业家,主营日化品和房地产。

谢元良摩挲着头皮,笑叹道:“齐总,我倒是有管理问题想要请教你。我手下来了一个新员工,一个月的时间为公司拿下了60万的药品订单。我很看好这个小伙子的前途,但是,我公司里面还有另外一位大将,能力也是相当突出,我最近想要提拔一位销售副总。实在两难啊!”

齐儒来心里就想笑。他非常清楚谢元良口中新来的员工是谁?陆景在昆泰医药的销售业绩可都是让他帮忙销售的。事实上,他和谢元良认识也是刻意为之。否则,以谢元良一个资产一两千万的老总哪里够资格认识他。

齐儒来微笑道:“谢总你心里早有答案何必问我啊。”

谢元良呵呵一笑,翘起大拇指,恭维道:“齐总高明。我是想找齐总讨一个让公司里的人心服口服的办法。”

他内心之中当然是嘱意提拔罗开鑫。但是罗开鑫太年轻,公司里有不少反对的声音。陆景就是经常被“反对派”用来举例。单纯的就业绩而言,陆景这段时间的表现那确实比罗开鑫强太多。

齐儒来笑着喝了喝茶,道:“这很容易,你找个机会让他们俩在一个项目上竞争一下。”

谢元良一愣。双手一拍,大笑道:“齐总好主意。”

齐儒来轻轻的一笑。谢元良心里是不是真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齐儒来琢磨要赶紧给陆景打个电话了。

….

陆景接到齐儒来的电话时,他正在江州。今年10月22日是关宁25岁的生日。陆景在21日下午就和叶妍、宋雨绮回了江州。

正好ek公司的团队在宾州做经济发展咨询报告。赵清芷、杨晚婷、明雪、何梦明四人坐黄利飞的车,与许雪、何路遥一起回江州参加关宁的生日宴会。

宾州那边的渝宾高速公路方案已经确定,黄利飞拿下了渝宾高速公路的一段基建。和华银行将会为他提供融资。

白明俊结婚之后,苏芸还在江州工作。她早早的约了在云春的叶仪、张勇回江州,以及徐琼等人来关宁这儿一起聚聚。大学毕业两年了。她们这几个室友聚会的时间很少。

时代在线的李群、蒋耀军、赵剑华等人是欣然参加关宁的宴会。他们本就是江大毕业的,原本在大学里聚会的时候就和陆景、关宁认识。

何梦瑶、席雨嘉、江秋若这段时间都在江州,自然是也收到邀请。这种场合当然也不会落下陆景的好友余志成。也不会落下喜欢热闹的陈苏子以及她现在的男朋友廖信华。

陆景又将工作清闲的邵秋兰、方琴喊上,张漓也特意从京城飞到江州来。在江州整天画画,兼职打理1804酒吧和星光咖啡的徐咏碧也被陆景喊来。徐咏碧又将苏秀丽和她的男朋友喊上。

董晚瑶见江州很热闹。自然是请假从香港回江州。谢清歌这段时间没外出采访,正好在江州。丁灵也拉着董冰来江州玩几天。她和董冰跟踪的一个项目刚好完成,正好放松一下。

定海四中在江州的几个同学张涛、童佳容等人也收到邀请。

朋友们聚在一起,气氛十分热闹。这可不同于陆景往常将景华或者和华的高管们聚一起开会和度假。这一次要放松、随意的很多。

关宁生日宴会的地点放在鹿山餐厅中。空中餐厅的风格让众人用餐的体验非常不错。远道而来的同学们、朋友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当然不会是只玩一天。聚完之后,又各自的小聚。

江州现在的景点众多:白沙井、樱花园、景华植物园、景华国际学校、南阳街、积西镇商圈、新问广场、汉宁区商圈、江大、新月湖中的喻山、白玉山、月湖县的农家山庄等等,足够大家游玩好几天。在江州工作的同学自觉的充当向导。

….

江大的星光咖啡馆中,张涛对余志成大发感叹道:“靠,四中三大校花齐聚啊。咱们四中似乎还没有谁能在毕业后把三大校花都喊来聚会的吧?啧啧。陆景…”

余志成毫不客气的在他女友肖秋红面前揭穿他,“你不是想说董冰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吧?”当年在四中,他可是知道张涛很喜欢董冰。

肖秋红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涛。张涛郁闷的道:“我日。”

景华科技园的樱花园入口处,秋风萧瑟。丁灵指着纪念动工仪式的石碑后面的文字笑道:“冰姐,看这首诗。”

董冰好奇的看了一会,道:“没什么特别的啊。水平不高。”

丁灵甜美的笑道:“横着念所有诗句的第一个字。”

“为邵秋兰建樱花园。”董冰恍然,然后笑嗔道:“陆景这个混蛋。还真是够浪漫的。怪不得邵老师在京城呆得好好的会考研来江州。”

景华植物园内,明雪指着一处在大棚里盛开的玫瑰。笑着对赵清芷、杨晚婷她们道:“你们猜陆景昨天送了多少朵玫瑰给关宁?”

赵清芷清亮的眼眸灵动的转了转,转身问道:“晚瑶,你快说呢。”董晚瑶就住在新丰公寓里面。

董晚瑶泄气的道:“我哪里知道。哥和关宁姐这两天住在白沙井呢。反正新丰公寓里面是没有一朵玫瑰花。你们应该问小明。”

何梦明轻轻的笑道:“我怎么知道啊。陆景又没请我去做饭。”其实,她姐肯定知道。陆景这几天和她姐一起黏糊了一段时间,说是讨论工作。但是。谁知道呢。

几个女孩子都咯咯娇笑起来,让植物园内犹若姹紫嫣红的春天般。人比花娇!

聚会在一起的快乐日子总是很短暂。三天后,陆景和何梦瑶、宋雨绮一起去了建业。景华科技园在建业的园区落成。陆景受建业市政府的邀请出席庆祝仪式。

关宁留在江州继续招待没有离开同学、朋友。叶妍则是留在江州和方琴、张漓一起小聚几天。

周二上午,唐雨瑶步履轻快的走进人力资源部部长柳蕴的办公室,“蕴姐,你找我?”

“坐吧,雨瑶。”柳蕴笑着点点头,看着唐雨瑶丰润的身材,漂亮的脸蛋,心里不禁轻轻叹口气,怨不得陆景会喜欢她。实在是太漂亮,她要是男人也要动心。

柳蕴寒暄道:“这段时间工作还顺手吧?”

“恩,还行。”唐雨瑶有些好奇柳部长这时候找她什么事。

柳蕴亲和的笑着问道:“公司的旅游你选择去哪个地方玩?”

唐雨瑶道:“我准备和之前二组的同事一起去丽江。”

柳蕴娇笑道:“那可就巧了啊,你可能去不了呢。来,看看这张表。”柳蕴将手里的表格递给唐雨瑶。

唐雨瑶接过来一看,是一张推荐她参加黄海一个自我提升培训的表格。时间是从后天到这下周二总共六天时间。刚好和她去丽江旅游的时间冲突。她顿时有些犹豫了。

柳蕴道:“雨瑶,整个公司就两个名额。销售部的名额给了五组的小李。人力资源部这个名额我决定给你。随着我们公司的业务扩大,我们人力资源部也要扩招。雨瑶,我希望你尽快成长起来。你和小李都是公司看好的苗子。”

“…”唐雨瑶心里纠结起来。很明显。这是公司在选拔后备的管理人员梯队。她渴望提升,也希望能够拼出一片属于她自己的天地来,但是,她也希望去丽江啊。

柳蕴似乎看出唐雨瑶所想。微笑道:“本来五组的名额是给陆景的,他前段时间又给公司拿下了20万的订单。一个月就给公司拿了60万的订单实在是个好苗子,但是他上周四强行请了一周的事假。所以。公司就把名额给了小李。雨瑶,旅游以后有得是时间。但是这个培训的机会就一次。”

唐雨瑶心里失神了片刻:原来陆景请假了。她还以为陆景是因为看到她和罗开鑫一起坐车上班,就没再来找她。

毕竟。陆景那么聪明细心的人,肯定能感受到她平时若有如无流露出来拒绝他的意思。

柳蕴拿起茶杯轻轻的喝茶,等待唐雨瑶的答复。说的太多,反而适得其反。

唐雨瑶想了想,道:“蕴姐,那我不去旅游了。”

柳蕴笑道:“恩,你今天下午把这个表填好交给我。然后准备后天去黄海。”

唐雨瑶拿着表走出柳蕴的办公室,回到座位上,想了一会后,用内线给罗开鑫打了电话,“鑫哥,我今年可能去不了丽江了…”

罗开鑫正在电脑面前查资料,接到唐雨瑶的电话,半响说不出话来。

他为了这次丽江之行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心力。二组的组员都答应配合他。他还准备在丽江小镇里送花给唐雨瑶来确认他和唐雨瑶的情侣关系。可是,现在这一切居然成了泡影。

罗开鑫强压着心里的不快,温声道:“没事,雨瑶,你这个培训要紧,我们下次还有机会一起去玩。”

下午时分,景华建业分公司,陆景的办公室里。傍晚的夕阳摇摇欲坠,将办公室的地板染的金红。

昨天陆景已经参加了景华建业科技园的庆祝仪式。三点钟的时候宋雨绮接了一个电话后去了景华建业科技园。办公室里就剩下何梦瑶陪着他。

何梦瑶全神贯注的敲下最后一个按键,然后轻轻的松了口气。至此,陆景邮箱里的邮件全部处理完毕。

“梦瑶,处理完了。”陆景走到何梦瑶身边,温柔的抱住她,轻声问道。

办公室里开着空调,何梦瑶脱掉了外套,穿着蓝色的衬衫,黑色的高腰休闲裤,清丽脱俗的气质中带着几许明丽的办公室女郎风情。

何梦瑶恩了一声,回头看着陆景,娇羞的轻声嗔道:“你的手啊…”陆景的猪手正放在她的酥-胸上面。手指还在乱动。

陆景腆着脸一笑,温柔的吻着何梦瑶红润的樱唇,唇分之后才说道:“心里是不是说,就知道欺负我。”

何梦瑶认真的点点头。她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不仅仅是说陆景占她便宜,而是这家伙要去追女孩子,没心事工作,却把她从江州喊过来帮他处理工作邮件。

陆景紧紧的抱着何梦瑶,这个让人爱惜的女孩子啊。总是那么云淡风轻,那么清冷。只有懂她的人,才知道她有着丰富的内心世界。

何梦瑶能感受到陆景的情意,双手环着陆景的腰,闻着他身上的味道,舒服慵懒的闭上眼睛靠在他怀里休憩。她处理了一下午的邮件有点累了。

“梦瑶,我…”陆景内疚的道。他第一次反省,他花费这多时间去追唐雨瑶是不是应该。他感觉到内疚了。

何梦瑶美丽的眼睫毛轻轻的动着,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清声道:“你想和我说你的那个梦?”

陆景诧异的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准备给何梦瑶说说他前世的事情。

何梦瑶睁开眼睛,绝美眼眸里有着淡淡的得意,还有浓浓的情意,“关宁给我说过。”

陆景懂她的心思,她又何尝不懂陆景的心思呢?

陆景笑了笑,没在说话,温柔的抱着何梦瑶。

他能感觉到他和何梦瑶之间的那种默契,一种相知相得、知道彼此心意的感觉。说不出来,却真实存在。就像现在,他只说了一个话头,何梦瑶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这是他和何梦瑶最终走在一起的原因。

软软的温香软玉在怀,何梦瑶身上淡淡的清香传来。陆景偶尔浅浅的吻一下何梦瑶,她的一切都让他沉醉。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景手机的风铃声突兀的响起来。陆景歉意的对何梦瑶笑笑,接了电话,“柳蕴?”

柳蕴道:“是我,陆景,唐雨瑶已经答应后天去黄海参加培训。”

陆景笑着点点头,“好,明天上午我们在丽都酒店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