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71章 峰回路转

第971章 峰回路转

唐雨瑶哭得梨花带雨。罗开鑫苦恼的揉揉眉心,他知道这一次,唐雨瑶是真伤心了。但是,唐雨瑶连机票、行程都安排好了,他被逼的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包厢里的氛围很沉闷,两人都没有心思吃饭。

“雨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罗开鑫开了个话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唐雨瑶一时间有些心灰意冷,她来给罗开鑫说这件事的时候,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用一句通俗的比方来说,她已经将设置的这个关卡难度降到最低,但是罗开鑫还是没有通过。

在她和事业之间,罗开鑫选择了事业。

她心里并不想责怪罗开鑫。毕竟,有时候感情是很虚无缥缈的,谁能保证几年的恋爱之后就一定能走入婚姻的殿堂,然后一辈子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没准,因为什么小事恋人又分手了呢?

而成功的事业却能保证在错失了一个女孩子之后,还有另外的女孩子可以选择。

如果,让她在事业和一个她爱的男子之间做一个选择,她会怎么选择呢?

想归这么想,但是,她心里难免会觉得忧伤。一种痛彻心扉的忧伤。理智的来说,她需要结束这段和罗开鑫朦胧的感情了。她绝不能将她的人生交给一个看重事业更胜过她的男子。

或许,对常人来说,一辈子都不见得再有这样选择事业和女人的机会,但是她相信。她和罗开鑫以后肯定都会面临着这样的选择。因为,罗开鑫很有能力。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她相信她也可以。陆景不是说了吗?她十年之后会在黄海通过代理销售豪华汽车,东山再起。

“鑫哥。我打算过两天就搬离永泰花园。钟霞区那里离公司有点远。”

“不行!”正在沉吟着的罗开鑫霍的站起来,大声否决,“雨瑶,就这么一点小事,你就要我和划清界限吗?有你这么考验人的吗?”

罗开鑫至始至终都没明白唐雨瑶的题目是要他在她和事业之间做一个选择。他以为唐雨瑶不知道是听了谁的怂恿突然耍小女孩脾气,要验证一下他对她的感情,让他陪着她出去玩几天。丽江不就是她一直想去的地方吗?

也不能说罗开鑫理解错了。但是,当一件事情被赋予象征意义之后,当事人得出的结论是截然不同的。

唐雨瑶垂泪道:“鑫哥。这不是小事。”

“你,你简直是不可理喻。”罗开鑫气的拍桌子,但旋即,他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坐回到椅子上。

唐雨瑶如此的美丽,他怎么不想拥有她?而现在,他却感觉到他和唐雨瑶的关系似乎是破裂的冰面,一道裂缝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扩大,最终会崩塌。他感觉到心慌。

一直以来。唐雨瑶对他言听计从,从不反对他的意见。他在唐雨瑶面前都是一副大男人的形象。但是,他知道他现在绝不能再强势对唐雨瑶发火了。

罗开鑫深吸一口气,苦口婆心的劝道:“雨瑶。你在永泰花园还有房租。而且,白武区那里的房租很贵的。你的工资又不高。要不,你先住着。过两天你气消了我们再谈谈。”

唐雨瑶低声道:“房子我会转租出去。我问过北宫霞。她那里的房子比永泰花园每个月只贵了300块。我在黄海拍广告拿了五万块钱,房租的事情暂时还撑的住。”

一提到她在黄海拍广告的事情。罗开鑫心里就腾腾的上火,他和唐雨瑶关系的裂痕就是从那件事开始。“雨瑶。是陆景教你这么做的吗?”

唐雨瑶泪眼婆娑的看了罗开鑫一眼,不知道他怎么提起陆景,摇头道:“不是,陈思给我说的。”

罗开鑫哪里肯信,气愤的道:“那陆景是不是在你面前说过我的坏话?”

唐雨瑶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恩。”坏话陆景确实说过,她不想骗罗开鑫。

“这个王八蛋。”罗开鑫怒骂道。陆景这王八蛋居然暗地里给他使绊子。谁尼玛中午说去旅游,下午就走的?这不是为难人吗?他是有工作的人,不是无业游民。

“雨瑶,你不要跟陆景走的太近,他这个人心思很重。他费了这么大的心机来破坏我和你的关系,不就是想和你好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的心思。”

唐雨瑶咬咬嘴唇,道:“鑫哥,陆景结婚了。我不会和他发生什么。”她知道陆景爱慕她的心思。

“哼,他果然很卑鄙。”罗开鑫恨恨的骂了陆景一句,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几口,正要说话,却是接到老吴打来请示工作的电话。他知道老吴其实在问他销售部二组经理的位置着落。

“老吴,我还在外面吃饭,等一会我回去说吧。”罗开鑫挂了电话,思索了片刻,诚恳的道:“雨瑶,你先别急着做决定搬出去。既然你打算出去丽江旅游,你和陈思一起去丽江玩几天吧。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谈谈,行吗?”

他不诚恳也没办法,唐雨瑶是那种很有主见的女孩子,今天这个氛围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唐雨瑶的决定了。

唐雨瑶犹豫了一下,道:“好的,鑫哥。”

她虽然打算结束和罗开鑫朦胧的感情,但是并不打算和罗开鑫绝交。毕竟,她毕业以来,罗开鑫帮助了她很多,在工作中也教会了她很东西。

罗开鑫点点头,头疼的揉揉眉心。

他原本以为他和唐雨瑶冷战几天的功夫陆景捣鼓不出什么动静。哪里想到陆景在离职之前居然还把他的后院给点着了。他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大的功夫才能让唐雨瑶回心转意。

罗开鑫却不知道他今天的表现已经让他错过了唐雨瑶。

12月冬季和熙的阳光落在缘石大厦东侧,树影斑驳,丝丝的寒风凛然。

唐雨瑶独自的在林荫小路上徜徉着。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心情不是很好,想了想。拨通了陈思的手机。她不是邀请陈思去丽江,而是想和陈思说说心里话。

陈思在杭城工作。不可能突然的请假陪她去丽江。

“呀,雨瑶,你那位鑫哥的答案让你满意吗?”陈思接到唐雨瑶的电话,略有些兴奋,歪头笑兮兮的问道。

唐雨瑶叹口气,“陈思,我已经订好机票和行程。但是他不愿意今天请假陪我去丽江玩三天。他对事业的看中确实重过我。”

“今天?噢--”陈思用力的拍着她清瘦小巧的额头,“我不是让你周六去说吗?你这可是主动给他降难度啊。哦,那你现在还不赶紧退机票去。都是钱呢。”

唐雨瑶挽了挽秀发。语气忧伤的道:“一会去吧!我打算最近离开建业外出散散心。陈思,你知道谁最近不忙的?”

陈思眼睛珠子转了转,咯咯娇笑道:“你先别忙着问谁不忙啊?要不,你问问陆景忙不忙?他不是打你的注意吗?现在正好顺路考验一下他,免得你以后被他骗了。”

“你神经啊,好端端的把他扯进来干吗?”唐雨瑶嗔道:“我有那么容易骗吗?”

陆景上回给她说他手里有一家商业帝国一样的公司,他的时间可协调性大着呢。她为罗开鑫设置的命题在陆景那儿根本没难度。以陆景对她的好感,电话打过去,他肯定有时间。

陈思却是毫不留情的揭穿唐雨瑶。笑吟吟的道:“你好难骗哦?罗开鑫哄你几句,说他现在怎么努力、将来怎么厉害,你就认可他了。要是我没记错的啊,罗开鑫连玫瑰花都没给你送过吧?”

“那时候关系都没有挑明哪有送玫瑰的。”唐雨瑶辩解了几句。服软道:“好了,陈思,不用给陆景打电话。他肯定有时间。但是,我不想和他一起出去玩。”

“嘻嘻。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陈思笑道:“好吧,我其实是对念出‘星汉西流夜未央’的陆景有点好奇。不过打电话过去总得有个由头啊。快点把他电话给我吧。”

“你个小花痴。”唐雨瑶笑着嗔了好友一句,把陆景的电话号码报给陈思了。她不打算去丽江,给陈思拿去做话题也没什么。

陈思是她们江南大学里面有名的小才女,小脑袋里面装了很多诗词。大概因为陆景连续两次都出口成章,她有点探究、讨论的兴趣。现在真正对诗歌感兴趣的人可是凤毛麟角。

陆景对唐雨瑶的事情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只能期待以后再见。周末两天回了京城一趟,和卫婉仪小聚了两天。周一早上打电话辞职后,才心情不佳的飞回建业。

下午接到陈思的电话时,他正在昆成汽车行政大楼顶层何梦瑶的办公室里上网闲逛。何梦瑶今天一天都在召开昆成汽车的高管会议。宋雨绮则是代表他出席。

“陆景,我是唐雨瑶的室友陈思,对我还有印象吧?”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声音很陌生。

陆景对陈思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是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说没印象,笑道:“陈思,你好。”

陈思轻笑道:“雨瑶订了今天下午去丽江的机票,但是没有人陪她去,你有时间吗?”

陆景的思维何等敏锐,他几乎瞬间就明白了陈思话里的潜在信息。心脏立即不可抑制的跳动了起来,仿佛有鼓声在震动一样。他强抑着心里的激动,深吸一口气,道:“我有时间。不过,我有个疑问,唐雨瑶订机票去丽江她为什么不邀请罗开鑫同行呢?”

陈思皱皱精巧的鼻子,“谁说雨瑶没邀请他?但是他要以事业为重,不想突然请三天假陪雨瑶呢!”

哈哈!陆景心里突然有种仰天大笑三声的冲动。罗开鑫居然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了他的本质,真是自己做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