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76章 什么关系

第976章 什么关系

听着北宫霞的话,陆景就知道她不认识他今天的座驾。陆景喝着咖啡,微笑道:“事情办完了自然要离职。我的本职工作可不是在昆泰医药当销售业务员。”

“那你的本职工作是什么啊?”北宫霞微微撅嘴问道。

“怎么每次回答这个问题我都有种自我标榜的感觉呢。”陆景语气轻松的笑道,“我是景华公司的老板。”

北宫霞哪里肯信,没好气的白陆景一眼,“你就吹吧!景华可是几百亿的企业呢。好了,你不想说我不问你了。那你和雨瑶的关系现在怎么样?真像李季同说的那样?雨瑶上周请假一周。今天我都没有来得及问她呢。”

陆景避重就轻的道:“雨瑶知道我结婚了。”这个问题他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雨瑶对他有好感,也默许他亲吻她,但是她内心的犹豫、挣扎、徘徊他又如何能不知道。

“你这样的情况,雨瑶拒绝你很正常呢。”北宫霞理解成唐雨瑶拒绝陆景了。陆景当时就是以这个理由拒绝她的。可能觉得语气有点幸灾乐祸,她又安慰道:“你要不要抽支烟?我不介意的。”

“我哪有那么脆弱?回头把你的屋子给熏得全是烟味你怎么休息。”陆景不禁失笑。北宫霞性子活泼开朗,不善于掩饰她的情绪,但心地却是不错的。

北宫霞笑道:“算你还有良心了。”

“这话说的!”陆景笑着摇头,“好了。我该回去了。”

他今晚答应北宫霞上来坐坐,是想要和北宫霞将关系理顺。他不会再去昆泰医药。不希望走的时候还有一个女孩子心里对他幽怨的情绪。北宫霞那天拿着餐盘坐到他面前说了一句话就逃开的样子一直被他记着。现在,两人之间气氛融洽。他自然要告辞了。

“啊…”北宫霞心里有些不舍,下意识的道:“不再坐一会吗?”她知道不管陆景的本职工作是什么。这次离开后,肯定和她的联系会越来越少。

陆景就笑,“你这句话歧义也太大了。我都想起‘禽-兽不如’的那个笑话。”

北宫霞的俏脸腾的变得绯红,她可没有留陆景在她这儿过夜的意思,娇羞的从沙发上弹起来,伸手去掐陆景,“你是个混蛋…”在她自己家里,她自然敢羞恼的去掐陆景。

陆景伸手一带,就把北宫霞给架住。笑道:“别闹了,再闹真要出事了。”雨绮这个月的好事刚好来了,梦瑶和他还没到最后一步。他这两天正难受着呢。

北宫霞放开手,瞪着陆景,气鼓鼓的道:“你欺负我。”

陆景笑着摸摸鼻子,“以我和你在五组的交情,这还不算吧?”

“我不说是这个。”北宫霞咬着嘴唇,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道:“我第一次主动喜欢男生,却被你拒绝。我都快被我同学笑死。”

陆景愕然无语。这种事可以给同学说吗?随即。他想到北宫霞活波的性格,还真有这可能。

北宫霞见陆景愣愣的,还以为他心里愧疚,走前半步。抱住陆景,轻声道:“就抱一会。本来只是想着和你说说话的。反正都被你知道,我不管了。”

环境对人的影响很大。换个地方。以北宫霞的性子,就算心情激荡也绝不会主动的抱陆景。

陆景措手不及。双手扬在半空中。他真没想着今天晚上和北宫霞发生点什么。

北宫霞抬头问道:“陆景,你真结婚了?我打听过。你投到人力资源部的简历上可是未婚呢。而且,你才25岁。”

陆景哭笑不得的看着北宫霞,“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吗?”

北宫霞轻哦了一声,眼睫毛微微动了动,就这么定定的凝视着陆景。就一会,其他的事情她不想管了。看着他的眼睛,鼻梁,嘴唇,喉结,突然觉得他很迷-人,北宫霞忽然明白为什么男女拥抱在一起会接吻了。她现在就想要陆景吻她。

陆景当然不会吻北宫霞。他身上的情债已经够多了。近距离的看着北宫霞,陆景才发现她的肌-肤只是黑,并不粗糙,伸手抚了抚她耳边的头发,摸着她娇嫩的脸蛋温声道:“好了,北宫霞。我意志力很薄弱的。不要低估了你对我的吸引力。”

“花言巧语。鬼才信你啊,我又没有雨瑶漂亮。”北宫霞羞涩的嗔了陆景一眼,“陆景,一定很会骗女孩子。”

话是这么说,她心里却是甜蜜的紧,将头靠在陆景的怀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着陆景身上的味道。

陆景倒不反感被这么一个小美女亲密的抱着,笑着摇摇头,双手轻轻的抱着北宫霞。一只手轻轻的抚在北宫霞被牛仔裤包得浑-圆小翘-臀上。

北宫霞依偎在陆景怀里,心里有淡淡的情愫弥漫着。她知道她和陆景不可能。但是,就像大学里的女生一样啊,她对陆景有好感,愿意被他抱着,甚至被他吻几口也行。不过,她终究是不会让陆景留下来过夜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北宫霞抬头看着陆景,认真的道:“陆景,谢谢!”

陆景轻笑道:“不客气。”他能体会到北宫霞心里那种纯情的爱恋,所以自觉的充当了一会“道具”。当然,总体而言,他是没吃亏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北宫霞忍不住娇羞的一笑。这就是陆景。哪怕他对她并没有那种感觉,这个时候还是会顺她的意。他对女孩子太温柔了,这样其实更容易招惹女孩子。

陆景哪里知道北宫霞心里想什么。要是知道,肯定要她在“女孩子”面前加上“美丽”这个前缀修饰语。

“我送送你吧!”北宫霞送陆景到门口,轻声说道。

“那我一会还要送你重新上楼。就到这儿。晚安。”陆景微笑挥挥手,下楼去了。

北宫霞看着陆景的背影消失。片刻后听到楼下的汽车离开声音,但是她倚在门口。久久的不愿意关上门。

永泰花园。

冬季的清晨起着白雾。罗开鑫整理着他的衣领在楼下等着唐雨瑶一起坐车去上班。片刻后,唐雨瑶准时出现在楼梯口。

罗开鑫笑着招呼道:“雨瑶,早。永宁路公司后面新开了一家汤包店,味道很不错,待会到站后你先别买早餐,我去帮你买一笼。”

唐雨瑶笑着和罗开鑫打过招呼,然后道:“鑫哥,谢谢。不用了。”

罗开鑫失望的笑了笑,和唐雨瑶一起往永泰花园外走去。他现在对唐雨瑶比以前要殷勤得多。但是他感觉到唐雨瑶对他似乎有点不同了。

那种淡淡的疏离感让他意识到他和唐雨瑶之间曾经的裂痕。但是,他相信给他时间,他一定可以将他和唐雨瑶的关系修复如初。

说着话走出小区,罗开鑫和唐雨瑶准备前往公交站台。再过两三分钟,324路就会到达。

这时,一辆白色的阿斯顿马丁正缓缓的从马路边驶过来。陆景从车里露出脸,微笑着喊道:“雨瑶,这么巧啊。我顺路送你。哦,罗总也在。”

唐雨瑶上周六和陆景在杭城分别后又几天没见到他了。虽然在丽江被他吻的情形仿佛还在昨日。但这时再见到陆景却不会莫名的脸红。听到陆景这搞怪似的话,忍不住美眸横了陆景一眼,算是和他打招呼。她早知道陆景以前就是刻意等在这里的。哪里是什么巧遇、偶遇之类的?

罗开鑫看到陆景心里本就不爽,这时看到唐雨瑶似乎和陆景很有默契。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勉强的回应了陆景一声,对唐雨瑶道:“雨瑶。我们打的走吧。”

唐雨瑶拒绝道:“不了,鑫哥。我正好有点事情要和陆景说。公司见,拜拜。”

罗开鑫一愣。上上周同样是在这里。陆景也是等在路边,那时候唐雨瑶只是和陆景打了个招呼,就和他一起坐出租车离开,但是现在唐雨瑶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他,坐到陆景车里。

看着唐雨瑶坐进陆景的车里远去,罗开鑫愤怒的用力握住拳头,手指甲用力的卡在肉里。他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他似乎要失去唐雨瑶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陆景。

车内,唐雨瑶轻拢着她的秀发,内心里的矛盾让她没想好怎么和陆景相处,但早上突然见到陆景心里无疑是开心的。

陆景一边开车一边回头微笑道:“雨瑶,周末在杭城玩的怎么样?”

唐雨瑶道:“还行吧。你昨天晚上的离职聚餐怎么样?”

陆景笑着道:“离职聚餐就是喝酒交流感情啊。我来者不拒,酒到杯干就是了。”

唐雨瑶被陆景说的一笑,找回去丽江之前和他相处时的感觉,轻笑道:“你要少喝一点酒呢。哦,我记得你给我说过你在建业住在南山脚下,怎么一大早绕到我这里来了。”

陆景上次在杭城的时候说他在南山脚下有别墅。南山都已经靠近秦江区,陆景早上绕到钟霞区这边,要横穿白武区。现在才7点多,那他至少得6点半就出门。

陆景笑着道:“我昨天晚上聚餐的时候可是听说你早上和罗开鑫一起上班,我紧张的不行。只好今天过来送你了。”

他当然不会说,他这两天精力充沛,又没人陪他“晨练”,只能早起。

唐雨瑶展颜一笑,微嗔道:“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你紧张什么啊?我都和鑫哥一起上了半年的班了呢。”

唐雨瑶今天穿着白色的羽绒服、修身的卡其色休闲裤,展颜轻笑之下有着清丽淡雅的风情。

陆景就笑,“你没听说过‘此一时,彼一时’这句话吗?”

唐雨瑶知道陆景是说两人在丽江发生的事情,俏脸微微染上轻红,轻哼了一声,扭头看向车窗外不理陆景,嘴角却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陆景今天绕这么远来送她让她心里有些开心,还有种淡淡的、说不上的温暖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