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84章 心路历程

第984章 心路历程

送走陆景四十分钟后,洗过澡关灯睡觉的唐雨瑶和陈思躺在被窝里相对夜聊。

陈思看着唐雨瑶的眼睛,笑兮兮的道:“雨瑶,被陆景吻的滋味如何?这次可别用你醉酒了做借口啊。你刚才可是清醒着呢。”

唐雨瑶娇羞的捂着脸,心里有些甜蜜,嗔道:“你找个人试试不就知道了。”在闺蜜面前她要自然的多。

陈思笑道:“我可没你这么傻。陆景就把你拉在身后,你就感动的让他当着我的面吻你呢。”

陆景先拉唐雨瑶,然后才站到她们面前。她心里也感动着,但是没有唐雨瑶那么感动。陆景拉唐雨瑶明显是一个下意识的护住她的动作。

陈思不说还好,一说唐雨瑶立即笑着伸手掐着陈思的腰肉,“今天的事不许到处乱说啊。”这妮子可是守不住话,她不得不先“警告”这妮子一番,免得她成为同学之间的“笑柄”呢。

陈思不满的抗议道:“许你做,还不许我说啊。没这样的道理啊。”感觉唐雨瑶来真的,陈思忙投降道:“噢,好吧,三顿大餐,至少是半岛咖啡那个级别的。可别想着像今天这样用小饭店糊弄陆景一样糊弄我啊。”

唐雨瑶轻笑道:“成交。”

陈思哀叹一声,道:“得,我又屈服在你的‘**-威’之下了。”

唐雨瑶笑道:“行了呢。我可是要你吃饭的,顶多算利诱吧?还有,我怎么糊弄陆景了。今天的餐馆是这附近最好的餐馆。”

陈思取笑道:“是哦,好到你的鑫哥都刚好去吃饭了。你们以前经常在这儿吃饭吧?”

唐雨瑶神色有些黯然的轻点点头。然后认真的道:“陈思,罗开鑫今天做的太过分了。幸好陆景的保镖来的快。他怎么可以这样!”

本来吃饭的时候。她还很是一如既然的钦佩、欣赏罗开鑫。但是罗开鑫居然做出找小混混打陆景的事情让她心里很不满:是罗开鑫先不要她的,他有什么资格冲陆景发脾气?要不是陆景占的优势面太大,她现在都想打电话过去骂他。

陈思敏锐的觉察到唐雨瑶心里立场的变化,忍不住叹口气,正色道:“雨瑶,你到底怎么想的?陆景结婚了,而且听他刚才那口气,我怕你在他身边连小四都排不上了。你要是和陆景在一起,我们几个回头见到卫婉仪不得尴尬死。”

她看得出来唐雨瑶已经有点陷在陆景这里的意思。但是相互之间的感觉再好,还是有很现实的问题需要解决。”

唐雨瑶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悠悠的长叹一口气。

陈思所说的问题,她很清楚。她内心里依旧纠结、犹豫着。但是,今天晚上骤然发生陆景挨打的事情,她才清楚的知道她内心里对陆景好感已经转化为情意。

其实在丽江被陆景借机吻了她,她内心里只是对陆景初步敞开心扉:她相信陆景的话,相信陆景爱着她。但是,从那天早上被陆景牵住手。到今天下午看房子时被他拥抱。她心里已经慢慢的有陆景的影子。

到今晚陆景下意识的护住她,她心里悸动,甚至不拒绝陆景吻她,亲昵的拍她屁-股。她和陆景在一起感觉很舒服、愉快、惬意。她也期待着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如果。这都不是爱情,那还是什么?

陈思笑劝道:“雨瑶,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唐雨瑶轻笑着推了陈思一把,“你才**-心了呢。你就不能让我今天晚上舒舒服服的睡个好觉吗?非得现在提醒我这件事。”

陈思笑道:“这是你迟早要面对的事情啊。你看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我不提醒你啊,估计陆景把你吃了。你都心甘情愿。”

“吃什么吃啊?没羞没躁的。”唐雨瑶脸红的娇嗔了一句,沉默了好久,轻轻的握住陈思的手,轻声道:“陈思,我也挺犹豫的。先不去想这件事了。反正,我知道我不讨厌陆景。我打算先去昆成汽车工作。近距离的和他接触之下,或许我会受不了他的这些问题、毛病,到时候我会下决心离开他。”

陈思无语的翻翻白眼。就唐雨瑶这鸵鸟心态,只怕陷在陆景那里就出不来了。

不过,她也知道这种感情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才体会的最深,她也只能作为朋友提醒一下唐雨瑶。“雨瑶,你想好了就行。虽然我还很担心。好了,不说了,我们睡觉吧。”

唐雨瑶点点头。

深夜,南山别墅。

浴室的落地镜子前,叶妍和宋雨绮看到陆景一身的伤痕,都心疼的难受。

叶妍小心的检查着陆景身上的伤,愤然的道:“那个什么小公司的副总居然这么混账。陆景,你要是担心你唐雨瑶有想法,我找人去修理罗开鑫。竟然欺负到你头上了。”

看着国色天香的叶妍一副小女人发飙的样子,陆景就想笑,捏捏叶妍滑腻的脸蛋,“好了,这不是没什么事吗!”

他知道叶妍私下里很有些办法。她的交际圈很广。虽然只是泛泛之交,但是要把罗开鑫整的灰头灰脸那是轻而易举。

站在一旁的宋雨绮眼睛红红的道:“这还叫没什么事啊?背上两道伤,手臂上的伤痕都紫了…”她心里也不满着呢。

陆景笑着摇摇头,打量着他的伤势。

浴室里的暖光灯打的十足,温暖如春。镜子前,陆景脱只剩下一条内-裤。充满了男人魅力的身-体上有几道醒目的淤青伤痕。他原来和刘小山打架多次,对他身上的伤势心里有数。

陆景在叶妍和宋雨绮的脸蛋上分别吻了一口,安抚两人心里的怒气,“好了,我洗个澡。一会你们帮我用云南白药和黄道益揉一揉,过两天伤痕就会消掉。”

叶妍和宋雨绮的脸都变得绯红,“行吧。”说着,一起出了浴室。陆景死活不肯去医院,她们俩没办法只得同意他的想法。

唐雨瑶和陈思一起在星期天将东西清理好,打包好。周一的上午便在陆景的帮助下,搬到了栖口区建北开发区昆成汽车的住宅楼中。两室一厅的公寓里已经布置好了家用电器,可以拎包入住。

晚上在昆成汽车的小餐厅里吃过饭,陆景在唐雨瑶的公寓里坐了一会,见她还没收拾顺当,便告辞回了南山别墅。唐雨瑶和陈思则是在她的新住处度过第一夜。

陈思舒服坐到客厅沙发上,手里端着从冰箱里拿出的饮料,笑着对正在拆封一个箱子的唐雨瑶道:“雨瑶,陆景处理事情真是无微不至呢。就怕你以后离开他不适应呢。”

唐雨瑶不以为意的笑道:“我有手有脚的,有什么不适应?你当冰箱的饮料是陆景亲手买的啊?他只是问过我和你的口味之后,打了个电话而已。”

“管他呢,舒服就行。”陈思笑兮兮的说道,“雨瑶,我明天回杭城。”

唐雨瑶一愣,走到沙发边,扶着好友的肩膀道:“怎么突然要走?不是说好明天陪我过平安夜的吗?”

陈思娇笑道:“先别说这个。你先回答我,陆景今天吻你没有?”

唐雨瑶犹豫了一会,轻轻的点头。陆景今天避着陈思吻了她好几回。

陈思拍手道:“这不就结了。我还留在这儿给你们当电灯泡啊。我自己回杭城过圣诞节呢,反正我要到元旦之后才去京城快递上班。”

“陈思…”唐雨瑶有些不舍的抱着好友。

从工作半年的昆泰医药辞职,是她人生之中的第一次辞职。虽然有陆景在她身边照拂着,但是心里不禁有失去目标的惆怅和打乱人生节奏的感觉。

再加上她自己这段时间自身感情的变化。她知道她和陆景这时候美好的感情是不稳定的。有陈思陪着她说话,给她提醒,她心里要安定的多。

陈思轻轻的拍拍唐雨瑶的背,“你早点入职呢。有工作心里就安定的多。还有,雨瑶,你可别把你自个陷的出不来,要守好最好一道底线哦。”

唐雨瑶心底惆怅的情绪给陈思破坏的干净,哭笑不得的道:“你平常都看的什么书啊,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腐女了。赶紧谈男朋友吧,别整天挑来挑去的。”

陈思容颜清秀,才华出众,从来就不乏追求者,只是这妮子自己看不上眼。

陈思咯咯娇笑,“急什么啊。你不也才开始谈吗?”两人在还未收拾完毕的公寓里说笑起来。

昆成汽车厂区内的路灯还没有亮起来,阴霾的天色叫厂区笼罩在黑沉沉的暮色里。陆景和唐雨瑶从昆成汽车的小食堂里吃饭出来,坐到车里往唐雨瑶的住处南季楼去。

有些黑黢黢的粉灰落在车窗,待看到融化有水迹往下淌,陆景才知道下雪了。

车到南季楼下时,雪下得纷纷扬扬,仿佛漫天的芦花。陆景拥着唐雨瑶在12楼的客厅窗口看着外面的雪,平安夜里厂区中白雪皑皑,景色正好。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空调的嗡嗡声,但即便是这样也似乎能听到雪落的声音。

闻着唐雨瑶身上的幽香,双手环着她的腰,陆景问道:“雨瑶,陈思怎么突然离开建业?她不是元旦之后才上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