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95章 汉城和见面

第995章 汉城和见面

一座将近千万人口的城市,每天所发生的事情何其多。上到国家大事、经济大事、体育盛事、各种头版、社论,下到大众娱乐、明星、家长里短、各种奇闻,社会百态、美食、医疗、购房、购车等等新闻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和华在汉城露出的獠牙也只有正在将眼光聚集到汉城,自认够资格加入到收购现代汽车棋局中参与的资本力量能敢受到。

三天的时间,现代集团的郑梦先展示超卓的领导能力和在现代集团内部的超高声望,将一家总资产价值7亿美元的企业,大央公司收入囊中。

郑梦先以3.8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大央公司的51%的股份,将大央公司所持有的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旗舰企业现代汽车公司2%的股份牢牢的握在手中。这宣告郑氏三家够资格竞逐“王者之位”的人物已经全部入场。

自现代集团三分天下以来,有着要“了解韩国,先了解现代”辉煌历史的现代集团就日薄西山,而韩国民众和经济学者将怀旧的情绪寄托在现代汽车集团,现在正式的企业名称为现代起亚汽车集团身上。

谁能执掌现代起亚汽车集团,谁便是现代的“王者”——虽然现代集团只是韩国的第二财团。但这王者之冠的争夺足以吸引到亚太地区对实业关注的资本的兴趣。

亚太地区的资本力量是一句统称。投行、商业银行、风投、各种基金(不管是私募、还是公墓;不敢是信托、还是产业基金)、大财团的投资公司,大企业的投资部门,这些便是资本力量的主角。

这些金融界的人物们在讨论郑梦展现的卓越能力之时。必然会提到和华的少帅,陆景。一位二十五岁的中国青年,圈子里的新人。

郑梦先继承他父亲遗留下来的现代集团几经裂变。早已经不复往日的实力,现代集团收到和华的资助才开始缓慢的复苏之路,郑梦先和陆景的关系不言而喻。

在韩国的商界中,郑梦先是出了名恪守承诺的人物。往往他一句话就足以抵得上一堆协议文件。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这是现代集团从其创始人郑周永就留给韩国,乃至全世界商业领域精英们的印象。

关于把陆景那个青年叫做“少帅”的称呼是香港金融界的重量级人物,信业银行的董事,博远基金的所有者刘博远带到汉城来称呼。这是在截取前些年席卷港台的武侠名著《大唐双龙传》中寇仲寇少帅的称呼。

另一位从香港来的重量级人物高远基金的高俊远并没有否认这一称呼。因而,便在汉城。这个全世界十大金融中心之一的城市中某个圈子内传开。

伴随着的,则是和华那条小鲨鱼张嘴露出獠牙的寒光。

谁也不敢断言棋局之上多了这么一位英姿勃发、冲劲十足的青年,究竟是好是坏。资本市场本就是诡秘莫测的零和游戏,不开蛊,谁知道结果?这资本的大奖池里多的到底是一条鳄鱼还是一条草鱼,拭目以待吧!

有些事情发生在身边其实又很远。陆景并不知道汉城里关于他的传言。在娇妻卫婉仪三天的元旦假期内,陪着她、李慕清在汉城里悠闲的逛着。当然,陆景的悠闲是建立在其他人忙碌的情况下。

丁灵在汉城负责协调由唐悦收集的第一手情报传回给香港。莫心蓝放弃关注正在蓬勃发展的移动通信运营商plu,主动请缨在香港负责统筹全局。陆景的助理宋雨绮留下来协调。和华银行和瑞丰公司秘密的资金渠道早就已经启动。和华银行的执行董事、行长许雪忙的脚不沾地,频繁的和杨星长见面。

和华的股东,世信银行的董事陈旭江早就北上,以从事几十年银行业务的工作经验指导建业市商行的董事长徐怀观和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部副总经理张乐池谈判。这位保行长的心腹人物。可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和华想要顺畅的拿到国开行的30亿美元投资具体需要付出多少代价,需要看陈旭江和张乐池在谈判桌上的交锋。

陆景见郑芝荷是在星期天的上午,婉仪离开的第三天。他不可能在妻子还在身边的时候就堂而皇之的去见郑芝荷。纵然这是工作的需要,但是。在照顾婉仪的心情面前,得靠边站。

汉城这座城市的阳光和东京不同。自杀率位居全世界第一的东京无论在何时总有一股冰冷的钢铁森林感。汉城比京城的气温更低,眼光落在李慕清的办公室地板上带着温暖。

或许作为中国人,站在这座几度被祖先们征服的城市里,最近一次是爷爷辈们不要出国护照就来过的地方,心里会有那么一丝或者几丝隐然的高傲感。恩,民族自豪感!

因而,汉城冬季的阳光略显柔婉。柔婉的就像此时在陆景面前羞答答低头的美丽少女。

郑芝荷十九岁,身材中等,有些消瘦,巴掌大的脸蛋、五官精致,所以显得娇小玲珑。不过,紧紧的水磨蓝牛仔裤将她匀称的腿型衬托得修-长,很好看的比例。

陆景临时征用了李慕清在天辰娱乐韩国分公司——t-q公司的办公室。从陆景在坐在办公桌后的角度能看到郑芝荷被牛仔裤裹得挺翘圆润的娇臀。

虽然唐悦说的没错,郑芝荷姿色气质绝佳,但是不能指望陆景对一个连中文都不会的女孩有多大的感觉。他仅仅是出于审美观看了看郑芝荷,但这足以让站在宽敞明亮办公室中间,心中忐忑不安的少女羞涩的低下头。

她已经答应族叔郑孟日的要求,同意做眼前这位年轻大人物的情人。

陆景并没有打量郑芝荷太久,笑着打个手势。用韩语道:“郑芝荷,你坐吧。不要太拘束。”

郑芝荷哦了一声,却没有挪动脚步。

陆景笑着摇摇头。他要不是做样子,何必单独与郑芝荷相处。陆景略微想了想,打开话匣子,“我听说李慧乔最近在韩国人气很高,哦,你可以给我说说她的消息吗?”

李慧乔是郑芝荷的好朋友,说起这个话题,郑芝荷稍微自如了一点。就这么一问一答,陆景娴熟的韩语消除了郑芝荷心里的尴尬和紧张。聊了十几分钟。郑芝荷便顺着陆景的意思坐到办公室乳白色的高背沙发上。

陆景给郑芝荷倒了一杯水,坐到郑芝荷对面的沙发上,缓缓的道:“郑芝荷,郑孟日怎么和你谈的我不会过问。我和你做一个约定吧。五年之内我们对外保持情人关系就行,我并不需要你付出什么。五年之后,这个约定便解除。我还你自由。”

他没打算把郑芝荷留在身边一辈子,现在这个样子只是权宜之计。五年之后,他有把握和现代集团的关系更加亲密,完全不用依靠郑芝荷与他“畸形”的关系来维持。

郑孟日许诺给她的条件。就当是耽搁她五年的时间的回报吧。

郑芝荷愣了愣,心情复杂的看了陆景一眼,低下头,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低声道:“谢谢你,陆先生。我知道怎么做。”

陆景笑着点点头。打个手势道:“行,那改天我们再聊吧。我回头会约个时间和你吃饭。”

得到陆景的保证。郑芝荷心里释然的松口气,这时站起来道:“好的。陆先生,改天见。”

陆景和未来韩国连续三届获得百想艺术大赏最佳人气奖、韩国十大美女排名连续五年第一、未来广告界、时尚界的宠儿,郑芝荷小姐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就这样草草的结束。

陆景在李慕清的办公室里喝了一杯咖啡,见李慕清还没回来,忍不住给她打了个电话,“清儿,你怎么还没回来?”私下里的时候,他现在都在喊李慕清的昵称。

李慕清在电话里咯咯娇笑道:“我这不是给你留时间吗?这么快就完事了啊!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哦。”

陆景额头冒了几条黑线,这一语双关的话说的,当即“恶狠狠”的威胁道:“清儿,瞎说的后果很严重的。”

“啊…,你还是当我没说呢。”李慕清欢畅的笑起来,和陆景说了几句,挂了陆景电话。片刻后,就带着一名少女回到办公室。李慕清介绍道:“这是成彩英,十六岁,我这段时间在汉城挖掘的。刚进入t-q公司的练习生。你看怎么样?”

陆景略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丽少女,笑道:“很不错的女孩子。”他只看一眼就知道李慕清为什么看中这个女孩,她和李慕清一样,是电眼美人,十六岁的年纪就已经亭亭玉立,青春娇艳,妩媚的凤眼配着她精致的五官,有着难言的性-感气质。可以想象再大上几岁,定然是性-感无匹、光彩夺目的美人儿。

成彩英美丽的大眼睛笑成月牙儿状,笑兮兮的道:“谢谢你的夸奖,大叔。”

陆景笑着摸摸鼻子。一个不留神成了大叔了。

以他对韩语的理解,成彩英这是在夸他。韩语里大叔的意思大致分为几类,其中一类便是形容很帅、很酷的男子。以他的外貌,自然很难享受到这个待遇,大概是他的评价让成彩英很有好感。

李慕清韩语不行。不过,成彩英之前在其他的演艺公司里带过练习生,学过汉语,两人日常交流没什么问题。李慕清让成彩英离开后,靠在陆景怀里,笑吟吟的问道:“怎么样,比你的雨瑶如何?”

陆景单手抱着李慕清的细腰,一手抚着她的秀发,略有些惊讶的笑道:“婉仪还给你说这个?”

“噢,你反应也太快了吧?”李慕清诧异的白了陆景一眼,笑着道:“我这两天和卫婉仪关系好着呢。晚上去紫纪元餐厅我陪你去?”

陆景笑道:“那还是算了,你那火爆脾气。今天晚上的沙龙我恐怕会碰到几个熟人。到时候肯定要打招呼。”他已经从唐悦那儿得到消息,高家的高俊远已经来汉城了。

李慕清妩媚多姿的电眼电了陆景一眼,小意的道:“那我保证不发脾气。”

陆景笑道:“这也能保证?乖乖的洗白白在床-上等我回来吧。”

李慕清虽然被陆景滋润的妩媚成熟,很疯的事情也陪陆景玩过,但是被陆景这样调-戏还是会忍不住羞涩,精致明艳的脸蛋浮起绯红,心里有些酥麻的感觉仿佛在身上电过,让她情意涌动。

李慕清娇软的靠在陆景怀里,轻声道:“我是担心你今天晚上去吃亏呢。”

陆景笑了笑,道:“放心吧,没那么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