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04章 余乐

第1004章 余乐

陆景摇摇头,笑道:“我下午的时候接到过陈超的电话。人我就不见了,我直接回香港。”

陈超本来是和他、董冰、丁灵一届。但是高考考取燕大之后,推迟一年,直接报考哈佛大学商学院。去年6月份从哈佛毕业回来后,陆景就将他丢给杨星长培养。这个当初发誓要开着劳斯莱斯去香港兰桂坊的酒吧泡妞请全场的眼镜男生很受杨星长的器重。

李慕清笑吟吟的插话道:“陆景,我发现你对男下属的培养挺粗糙的啊?”

陆景让董晚瑶、徐咏碧加入天辰娱乐工作,都给她们制定了一个很明确的职场规划。包括放在昆成汽车历练的唐雨瑶也有全盘的统筹安排。像丁灵,陆景更是为她制定了一步步的培养计划、晋升路线。

“咳咳---”陆景一口酒呛住。男下属?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味。

“不至于心虚成这样吧?”李慕清掩嘴娇笑,走到陆景身边帮他抚背顺气。柔顺的长发落在陆景穿着羊毛衫的肩头,淡淡的沐浴后清香和柔情一起涌动。

陆景擦着嘴,顺过气来,伸手隔着李慕清水蓝色的粉点棉裤拍拍她丰翘的**表示不满,“我哪里是心虚?你是想说我对女下属培养很上心啊?有才华的男子很多,我粗犷的放养不用花费多少精力可以培养出优秀人才。倒是有才华、有天赋又漂亮的女子很少,遇到了,我当然要精雕细琢的培养。”

陆景拍完李慕清的俏臀之后并没有把手拿开。李慕清给心爱男人的魔手抚的心驰神动。精致无暇的鹅蛋脸粉红光润,凭添了许多妩媚。趴在陆景的左肩上,娇声道:“有几个人能有像小灵这样有本事的?至少你的晚瑶妹妹肯定不行。徐咏碧的兴趣在画画上面。她对电影后期制作的工作不怎么上心。”

陆景将董晚瑶和徐咏碧放在天辰娱乐。她嘴上笑陆景把她这儿当后-宫,但实际上对她们平常的表现非常关注。

丁灵就当没看到陆景的小动作,小口的抿着红酒,看向陆景。

陆景笑道,“晚瑶还是小孩子没有定性。我这次回香港会和她好好谈谈。咏碧那儿,她那笔画工和紫琪配合就天衣无缝了。只不过紫琪还要一年多才回来。”

李慕清和黄紫琪关系很淡。但是,丁灵和黄紫琪的关系却很好,好奇的道:“陆景,紫姐今年春节都不回国?”

“她没打算回。”陆景摇摇头。仿佛想起了什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用餐的人数少,陆景、李慕清、丁灵用餐的地方是别墅二楼的小餐厅。圆形的小桌。陆景让李慕清把椅子搬到他身边坐下,问道:“小灵,余乐也是四中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是啊。”丁灵一双杏目眸光流转,有些娇羞的神色,咬着嘴唇小声道:“九班的。和我们一届。他前年从加州理工学院毕业。在大摩的大中华区香港办事处工作了一年多。去年10月被猎头挖到和华总部工作。”

丁灵这么一说,陆景记起来这个余乐是谁了。就是高三那年在四中的校广播台念情书追求丁灵的那个男生。

陆景扶着丁灵被铅笔裤裹得丰腴圆润的大-腿,凑过去在她耳边小声笑道:“小灵。你的追求者哦。”

他身边的几名红颜都是妙龄女郎,正是婚配的年纪,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其中不乏惊才艳艳之辈。

丁灵羞涩的点点头,然后认真的道:“陆景。我不会给他机会的。”

陆景笑着握住丁灵的手,温声道:“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我这束狗尾巴草要把你们这些天鹅给缠的死死的,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骗你们不要离开我。”

丁灵紧紧的握住陆景的手。美眸看着陆景,甜美的笑道:“陆景。我不是天鹅,你也不是狗尾巴草啊。如果你是狗尾巴草。也一定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那一束。”

陆景就笑,这妮子把他当个宝。左手忽而被一只温软的小手给握住。陆景扭头看到李慕清妩媚迷离的眼眸,水盈盈的电眼里藏着浓得化不开的情意。

“陆景,我心甘情愿的给你骗。”李慕清靠在陆景的肩头,她不管陆景是不是骗她。反正,时间期限要是一辈子就行。

离开汉城前的最后一顿晚餐吃的很有氛围。陆景起身离开餐厅的时候,一手牵着李慕清,一手牵着丁灵进了金碧辉煌的浴室。在浴室门关上的瞬间,陆景抱着李慕清动情的吻着……..

时间流逝的飞快。窗外的小雪未停,卧室里极其安静。陆景三人亲昵的拥在一起。丁灵娇弱,软软的靠在陆景怀里,惬意的眯着眼睛,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再动。李慕清抱着陆景的手臂满足的倚在陆景的肩头,火辣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

听着窗外雪夜空寂的声音,陆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打破屋子里属于三人静谧的时光,问道:“清儿,今天晚餐怎么这么丰盛?”

李慕清抬起头看陆景,电眼里有着迷醉,温柔如水的道:“小灵给我说你们在紫纪元餐厅一遍又一遍的给人推销观点,我觉得你挺辛苦的,犒劳你一下啊。哦,陆景,有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听不听?”

陆景抚着李慕清的秀发,吻了吻她白腻的脸蛋,微笑道:“什么事?”

李慕清微笑道:“元旦的时候,唐雨瑶不是想去香港见你结果因为港澳通行证没办下来没去成吗?叶妍帮她办好。你明天回香港她们俩应该已经到了。”

“啊…”陆景微微一愣,心里有些感动,贴着她精致无暇的脸蛋。轻声道:“让你和小妍费心了。”

这件事应该是李慕清和叶妍提了一句。叶妍办理签证只是小事,难得是她主动去和唐雨瑶搞好关系。纵然叶妍的交际能力很强。但唐雨瑶可是很有决断的女孩子,只怕费了不少心思。

李慕清展颜一笑。轻声道:“有天晚上我听你喊唐雨瑶的名字,就给叶妍说了一声。你去了香港谢她呢。”说着,又好奇的问道:“你不担心不好处理?”

陆景沉吟了一会,轻舒一口,道:“应该没那么夸张。我有好久没见唐雨瑶了。”

李慕清就笑,半规劝的认真道:“你以后别招惹那么多女孩子呢。我倒不是想管你。卫婉仪和关宁都不管你,我管你干什么?但是,我是担心你的腰受不了。”

眯着眼睛的丁灵掐了陆景一把,示意他听李慕清的。过了三十岁的女人和二十多岁的女人说话是不相同的。这话丁灵听的都微微脸红。遑论说出来。李慕清却是直接隐晦的劝陆景要节制。

“你啊…”陆景笑着摇摇头,拍了拍小妮子的脸,又温柔的吻了吻李慕清,道:“我会注意的。”说着,又调笑道:“那你刚才还要的那么凶…”

唐雨瑶是他重回九六年的一份牵挂。这之后,他也不会再想着去抓住一份又一份的美好感情来填满他内心里昔日的遗憾了。

李慕清大羞,嫣红的嘴唇封住陆景的嘴,不让他继续胡说八道。

陆景第二天边离开了汉城返回香港,没有见正好从香港坐来汉城协助丁灵处理和三星接洽事务和华三人组:陈超、余乐、牧高山。

论年纪牧高山三十二岁。是三人中最年长的,气度沉稳,在金融领域从业经历最为丰富。论外貌身高,背着一个黑色大背包打扮的北方人余乐最高。二十四岁,长得英俊潇洒,手腕上一块伯爵让汉城机场中眼力好的女人频频目视。论学历。三人都是美国名校毕业。余乐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陈超毕业于哈佛商学院。牧高山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怎么看陈超都不占优,但是。这一群人中的组长却是这个带着眼镜,个子矮瘦,其貌不扬的龅牙男陈超。因为这是陆景直接指定的,没有理由。余乐和牧高山心里没意见才怪。无怪乎李慕清会说陆景培养男下属的手法很粗糙。

余乐打量了一会停了雪的天空,对着排队路过的一群空姐中有着标准韩国脸孔最漂亮的那位露出两颗白牙,等那名空姐脸上浮起两团轻微的红晕之后,才扭头对陈超道:“老板一句话,下属跑断腿。一不留神我们就给莫总和宋助理打发到汉城来了啊!”

陈超憨厚的笑了笑,挠挠头,没接这话。他和余乐不同,余乐家世非凡,他能去哈佛读书是陆景给他提供了渠道。他嘴上不说,心里对陆景充满感激。当即,带先一步去拦出租车。他们这个级别还没有能让和华派车来接。

余乐分了一支500块一包的中华给牧高山,感叹道:“老牧,汉城这段时间风起云涌,咱们哥三终于来了。近距离的体会啊。可惜,没赶上盛宴开始的时候。你说,我们这个年能回去不?”

今天是腊月初九。

牧高山笑了笑,“上头怎么想的,我们哪里摸的清楚。不过,你说盛宴开始没赶上,我看未必。”蜻蜓点水的说了一句他的意见后,又笑道:“怎么,想家了?”

余乐笑道:“那怎么会?我是想着回家能不能吹一牛皮。毕竟,这段时间汉城可是亚太资本汇聚的焦点。我们可是知道内情人士。”

牧高山莞尔,托着拖箱和余乐一起上车。余乐看似肤浅,其实不然。口气很大,说话落脚点很高,但他确实有真本事。否则,和华总部也不会专门通过猎头将他从大摩那里挖来。

陈超、余乐、牧高山做出租车直奔景华汉城大厦。他们到汉城的第一件事是去找丁灵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