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16章 又一笔资金

第1016章 又一笔资金

“有十年了。从初中毕业我们就再也没见过。”童兮兮似乎早就准备,温婉一笑,举起酒杯,洒然的道:“陆景,为十年之后的重逢干杯。”

她和陆景是初中同学。刚才就已经认出来了,只是没有打招呼。

初中那时候的陆景小错不断、大错不犯,天天琢磨着怎么讨好当时身材出挑,走到哪里都光彩夺目的李菲菲。没想到他现在已经成为和华的核心人物。身家应该上百亿了吧!

陆景笑着和童兮兮干了一杯。

裴吴越好奇的道:“兮兮,我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唐诗经颇有兴趣的看着童兮兮。童兮兮家境一般,毕业于燕大,能成为裴吴越正式承认的女朋友,头脑和能力无容置疑。并且童兮兮为人处事很圆润,她对童兮兮也没有恶感。

世家大族联姻是有,但也不是没有出身小门第的女子嫁入豪门。如果不是出现意外,裴吴越未来的妻子就该是她了。

童兮兮看似天真烂漫的笑道:“我可不知道你们说的陆景就是他啊。他那会儿在初中成绩糟糕的一塌糊涂。哪里能看出今天的成就。”她这番话半是叙旧半是恭维。

裴吴越笑着点点头,认可童兮兮的理由。陆景今天要来和他谈合作,以童兮兮的性子自然不会举动和陆景叙旧。当然,陆景提起来另当别论。

有了陆景和童兮兮是同学这层关系,酒桌上的气氛变得极为融洽。陆景和裴吴越合作的最大障碍不是如何分配双方合作之后的利益,而是相互之间缺乏足够的信任。

高家能够轻松的调动数十亿美元的资金。与之齐名的裴家当然也能。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裴吴越和陆景从来就没有合作过。有顾虑很正常。而且。裴吴越还需要说服家里人。如果与陆景的合作失败,他的金字招牌就砸了。声誉的建立比毁掉难上一万倍。

喝了一个小时的酒。合作事宜的方方面面也大致谈的差不多,只等裴吴越最后的表态。陆景便起身去了卫生间。在洗手间外洗了手,陆景拍拍脸,在走廊上看着窗外的海景透口气。

这几天忙碌的飞来飞去,他也没什么怨言。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不断冲刺的跑道,停下来就要接受不如人的现实。只是,今天遇到童兮兮心里有些感慨:每个女人都会嫁做他人妇。

江南阁里,裴吴越笑道:“诗经,今天这可不是你的风格。怎么,查出一点他的底细来了?”他对陆景也不甚了解。童兮兮更是连陆景是京城里的世家子弟都不是很清楚。

“我的风格是什么?”唐诗经反问一句,然后笑着道:“今天是你和陆景谈合作,我还不够份量来主持你们的合作。”

“吴越,我去趟洗手间。”童兮兮柔声道。柔柔弱弱的语气,很有江南女子的婉约缠绵气质。很难看出来她竟是京城人。

裴吴越点点头,没有起身相陪。

裴吴越给唐诗经添了红酒。轻笑道:“诗经,你刚才话里有话啊!”

唐诗经轻拢着耳边的秀发,优雅的品着杯中的红酒。这是1982年的拉菲。口味纯正,精品中的精品。“吴越,我昨天晚上接到米奇的电话开始查陆景的背景,今天上午这件事就被徐伯伯知道。他让我注意。”

裴吴越脸上骤然一变。唐诗经说的很淡。他怎么会听不出来注意是什么意思?一座800万人口一年gdp达到3600亿城市的市委副书记有什么样的份量,他如何掂量不出来。

沉默了好一会,裴吴越凝重的表情才慢慢的消失。轻声道:“高家恐怕有麻烦了。你怎么看和陆景的合作?”

前些时候他还和高修平一起喝过酒。这位高家内定的下一代继承人对陆景的印象很不好。连徐副书记都如此慎重的提醒唐诗经不要招惹陆景,那高家和陆景对着干。未来恐怕会有些麻烦。

六大世家可没有同气连枝的盟约。唐诗经粉润的嘴唇轻轻的张合,抿着杯中的红酒。扭头看着窗外辽阔的让人心旷神怡的海景,“我建议你和陆景合作。”

“理由?”

唐诗经回头,挺拔酥胸曲线随着她转身的动作优美的让她看起来就像是熟透的果子,“需要吗?”

裴吴越哈哈一笑,向唐诗经举杯。确实不需要。在国内而言,资本最终需要屈从于权力。如果陆景背后的圈子能量很大,他就算做一笔亏损的买卖也无妨。未来的回报会很惊人。作为国内的基金之王,他一向不缺乏投资眼光。

更何况,这笔交易未必就会亏损。

陆景读书那会儿童兮兮并不是那种小透明,倒不是说十三四岁的童兮兮有多么漂亮,而是她的成绩很好。要不然,她大学也不会考上燕大。只不过陆景和童兮兮也没有太多的接触。成绩倒数第几名的人和前几名的人想有太多的交集都难。一般都是仰视的角度。

就在陆景的感叹还没消失时,背后就传来童兮兮笑吟吟的声音,“陆景,你真是了不起啊。有什么成功的秘诀和我这老同学分享的吗?”

陆景转过身,见童兮兮正在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童兮兮高挑而清瘦。北方大家闺秀的骨架加上南方小家碧玉的脸孔,虽然远没有到颠倒众生的地步,但却是气质不俗,令人一眼难忘。挺出彩的婉约女人。

童兮兮见陆景转过身,就笑着走到他身边站定。如果一开始就站到陆景身边是极为不礼貌的。她一向注意这样的礼仪细节。光有一副漂亮的脸蛋可吸引不住裴吴越。

陆景道:“笨鸟先飞算不算?”

“你这回答也太没诚意了。”童兮兮笑了笑,干净清澈的眸子看着陆景,轻声道:“其实读书那会我也看得出来你和李菲菲他们都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刚听说你结婚了。是李菲菲吗?”

陆景笑得有点苦涩,但没有太多遗憾。“不是。”

童兮兮歉然的道:“对不起,提到你的伤心事了。”

“没什么。”陆景摇摇头。道,“我倒是要恭喜你了,能让裴吴越这样的金融才子倾心。”

能掳获裴吴越这样的千里马,不骄傲就是矫情了。但是童兮兮这会却没有半点以往见到同学时的骄傲,而是晦涩的一笑,黯然道:“裴吴越年后就要和他家里指定的女人订婚。”

“….”陆景无奈的顿了顿,沉默了一会,道:“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

“怎么十年之后见到你感觉你成熟了太多?这话可是四十岁男人的专利。”童兮兮没有对陆景的话产生共鸣,轻轻的一笑。很清秀的模样,“陆景,介不介意告诉我一点你的事情。”

陆景心思何等灵敏,一听就知道童兮兮在说什么,但是他既不想让他的同学得到假信息,也不想吐露实情让她借着他的信息获取别人的欢心。“我家里有点人脉。”

“哦。”童兮兮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满,勉强的客套了几句转身离开。

陆景察觉到童兮兮的内心变化。童兮兮能获得裴吴越这样豪富子弟的欢心,没点心机手腕怕是不行。这世道,多好的孩子都得变了。陆景忽而有种抽烟的冲动。

没有责怪童兮兮的意思。只是。她这么功利的行事让他心里不舒服。

陆景回到房间后,裴吴越便表示双方可以合作,他至少可以提供1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陆景的收购。具体的细节由和华和裴家的家族企业康桥集团(camb日dge-pany)进行商谈。在之前,得等裴吴越说服他家里人。

陆景点点头。笑道:“这我理解。我们电话保持联络。”看裴吴越一副笃定的样子,陆景就知道这笔资金算是到手了。截止目前,他一共募集到114亿美元的资金。虽然大部分资金还没有到位。并且已经花费了20亿美元。但这足够他收购现代汽车所用了。

酒宴过后,陆景便和裴吴越握手道别。又和气质冷艳的唐诗经,初中同学童兮兮点点头。坐车离开。

和熙的阳光照在深蓝游艇俱乐部的花园门口送陆景离开的唐诗经、裴吴越、童兮兮身上。唐诗经听童兮兮转述了陆景的话,心里有些恍然:或许是陆家还有门生在政坛上活跃着。

唐诗经的猜测几乎有90%的接近了真相。但是,政治本就云山雾罩,晦涩不明。唐诗经不是局内人,如何能真正的看透彻。她只是将陆家定性为京城中二流的世家。

唐诗经很有兴趣和陆景结交。她的交际圈子至少比身边的裴吴越大上三倍有余。但是她知道主动送出的名片是没有价值的。得让人主动要的名片才有价值。

她并没有要陆景的号码,也没有给陆景她的号码。相信有裴家的这次合作,她和陆景还有再次见面的机会。

车内的景物向后飞退。陆景准备去一趟杭城再回香港。他要去杭城见见徐咏碧。

迫于徐咏碧父亲,建业市商行董事长徐怀观的压力,徐咏碧离开了江州前往香港加入天辰娱乐,从事天辰影视的电影后期美工制作。只是她的画工虽然好,但仍需要雕琢。在香港呆了一段时间后又被调到杭城的横溪影视城打磨美工制作技术。

快到黄海机场时,陆景接到何路遥的电话。

何路遥现在已经没在江州帮李新寒照看王朝俱乐部,大部分时间都在宾州厮混。宾州市委书记的儿子在宾州混可是宾州第一衙内,日子不知道多滋润。他在襄水设立了一家汽车配件厂,给昆成汽车供货,每年少说有两三百万进账。对陆景而言一年两三百万的收入很少,但对何路遥之前的状态而言,一年两三百万的收入已经比他过去的年收入翻了两三倍。而且,还是合法收入。

何路遥的声音戾气十足,“景少,体育大学那对双胞胎你还有印象吧?陈若晓、陈若夕今年在大学里分别谈了男朋友。”

他已经决定要给那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男生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玛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只是,在动手之前要给陆景说一声。

陆景立时哭笑不得,笑骂道:“靠,你小子没发烧吧?我跟陈若晓、陈若夕有屁的关系。难道我接触过的漂亮女人都得是我的女人啊?行了,我不管你准备怎么搞,这件事到此为止。”

江州体育大学的陈氏姐妹是何路遥介绍给他认识的。他要说没动心过那太虚伪了。漂亮的双胞胎美女可不常见,何况还是练艺术体操的大学生。但是,动心不代表要行动,更不代表动情。他并没有束缚陈氏姐妹人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