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19章 开始攻击和变化

第1019章 开始攻击和变化

陆景并不知道裴吴越对童兮兮许下五年之内超过他的承诺。他此刻正在香港统筹处理收购现代汽车的事宜。

丁灵已经从汉城传来最新的消息:三星同意与和华同时发起收购。这对和华众人来说是一记强心针。显然,三星李健熙的判断和陆景的判断大致相同。

距离1月15日现代汽车的董事会已经过去五天,亚太地区准备入局的资本都在期待郑梦奎能否在1月底搞出一点动静来。1月31日正好是除夕。但是谁也没料到和华与三星正准备把大部分资本挡在收购的门外。

汉城。

仁川制铁的社长洪兴民从公司停车场里出来,前往公司大楼上班。看着大楼外的风雪,洪兴民裹了裹大衣,嘀咕道:“今年怎么这么冷。”

洪兴民五十一岁,微胖,脸显得有些圆。前往办公室的路上,遇到的仁川制铁职员都是恭声问好。洪兴民在仁川制铁兢兢业业工作了二十年才升任到这个位置。

作为仁川制铁的社长,这段时间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风风雨雨他有一定的了解。他正在努力贯彻集团副会长郑一玄的要求,努力消减仁川制铁的债务。

洪兴民到办公室后,助理便进来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他需要在上午和仁川制铁的主要债权人韩国第三大商业银行韩亚银行的董事、副行长孙东沅会面,商讨仁川制铁赎回债券的问题。

仁川制铁是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体系中现代汽车、起亚汽车提供钢材的企业,在产能剩余的情况下也会将钢材外销。仁川制铁的负债率一直维持在60%左右。债务总额约为9亿美元。

上午十点,洪兴民在会议室里见到了韩亚银行的董事、副行长孙东沅。还有带着助手的郑梦先。

“会长…”洪兴民和郑梦先握手时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郑梦先微微点头,声音清朗的道:“恩。洪社长,请坐吧。”

洪兴民喊完才觉得懊恼。他当然不可能是亲郑梦先的管理人员。现代汽车早被郑梦久父子经营的水泄不通。他下意识的这么尊敬郑梦先是因为他在仁川制铁担任中层管理人员的时候,正是郑世勇执掌现代汽车大权,现代集团还是韩国第一财团。那时候的郑梦先是现代集团的太子。他在开会的时候远远的见过一面。再见到郑梦先,仿佛又回到了那时候的流金岁月。

看到这一幕,孙东沅心里笑了笑。

郑梦先纵横韩国商界几十年,在韩国威望比他高的人,本就一双手数得过来。洪兴民这个表现实属正常。更何况现代集团正在缓慢的复苏,五六年后郑梦先成为韩国企业家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也不是不可能。

寒暄过后。孙东沅拿出一份文件给洪兴民,开门见山的道:“洪社长,很抱歉,你想要回购仁川制铁债务的事情,你得和郑会长谈了。我们已经将债权转让给了和华公司。”

“和华?”洪兴民一下子愣住。好一会,才接过孙东沅递给他的文件。

和华这个名字近来在集团内部频繁被提及。昨天集团内部的高管开会还要求警惕和华、三星。因为和华手中持有8.1%的现代汽车股份,加上大央公司间接控制的2%的股份就是10.1%。

郑梦先开口道:“洪社长,我接到和华公司的授权,代表和华和你商谈仁川制铁的债务问题。我希望将这价值8亿美元的债权全部转化为仁川制铁的股权。”

孙东沅笑道:“洪社长。剩下的事情你和郑会长谈,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

洪兴民将孙东沅送出会议室,才返回来和郑梦先谈判。

“郑会长,我们绝不可能接受和华入股…”涉及到公司的核心利益。洪兴民不会再被他内心的情绪左右,展现出一个优秀职业经理人所具备的素质。

等洪兴民说完,郑梦先大有深意的看着他。没说话。

洪兴民被郑梦先的眼神看得额头冒汗。他这时才记起来,仁川制铁是欠债的一方。如果不能顺利偿还债务,郑梦先可以要求仁川制铁履行债务条款。这是受韩国法律保护的。

洪兴民对郑梦先讪讪的一笑。道:“郑会长,我需要打个电话。”

郑梦先点点头,淡淡的道:“可以。”

与仁川制铁公司内相似的一幕不断的在现代资本、现代精工等7家企业同时上演。

所不同的只是和华和三星派出的代表不同。仁川制铁手中握有现代汽车3%的股份,因为郑梦先才会亲自出马。

仁川制铁债权方变成和华的情况首先反馈到郑一玄的手中。他几天前才接受到可以调动15亿美元的授权,准备开始消减现代起亚汽车集团旗下成员企业的债务。没想到这么快就城门失火。

位于釜山的起亚汽车的总部大楼中,郑一玄怒气冲冲的将手里的茶杯砸向落地窗。水渍顺着玻璃窗缓缓的流下。

他刚刚又接到电话,现代资本、现代精工等7家企业债权人同时更换为三星与和华,这显然是有预谋的行动。

由于消减债务是一向极为复杂的工作,他父亲将这项工作交给他来主持。但是现在他的工作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显然,15亿美元并不足以使得集团旗下的成员企业变得安全。

“三星、和华这两条疯狗。李健熙个老不死的,居然想着入股现代汽车。陆景,尼玛的小王八蛋。真觉得自己是什么狗屁少帅…”郑一玄在办公室里大骂了一通,发泄了情绪之后,才拨通了父亲郑梦久的电话。

他是父亲的独子。自小就是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情况很恶劣,他很生气但是并没有慌乱。就目前的形势而言。要么父亲调集资金过来偿还债务,要么就只有先集中保住一两家企业是的他们在现代汽车的控股权维持在50%之上。等缓过劲来再回击三星、和华。

汉城,现代汽车总部大楼。

郑梦久刚放下戴姆勒-克莱斯勒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托兰的电话就接到郑一玄的电话。

“爸,我这里需要你调集更多的资金来支援…”郑一玄将他所遭遇到的情况给父亲说了一遍,然后强调道:“我认为至少有募集50亿美元过来,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郑梦久一贯漠然的眼神终于出现了变化。

长久的沉默。郑一玄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摄于父亲一贯的威严,郑一玄没有出声而是耐心的等待着。

“一玄,资金我最多还能给你调拨10亿美元过去。”郑梦久的声音有些疲倦。这是他预估和韩国银行的关系,以及最近公司回款的情况作出的估算。他不可能把现代汽车的资金链给压断。

“可是…”郑一玄心一下提了起来。25亿美元无法应对三星与和华同时发起的攻击。这样一来,他们在现代汽车的股份就要跌破50%了。

郑梦久叹道:“我知道。刚才安德鲁-托兰通知我集团在北美车型kss-9涉及到安全隐患。受到美国政府审查,需要我尽快解决,否则我们将会损失巨大。我没有更多的资金调拨给你了。”

他需要留下资金来应付北美的危机公关。

“什么?”郑一玄手里的手机差点掉落。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如果只是三星与和华的围攻,现代汽车拖一拖未必就不能应付。不是所有的债务都要求立即兑现的。现代汽车有时间来腾挪,未必就不能顶住攻势。但是,如果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都开始落井下石,那问题就大了。现代汽车无论如何都很难招架得住。

“你看着处理。尽最大的可能抱住在现代汽车的股权。”郑梦久吩咐了一句,然后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给核心参谋高贤重。请他过来商议事情。

香港。港岛的高远基金总部大楼。

高俊远刚刚收到汉城的消息,三星与和华同时发起对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下属成员企业的收购,目的是为了那些成员企业所掌握的20%的股份(大央公司的2%被郑梦先拿走)。

高俊远背着双手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局面发生这样的变化让他感觉很诧异。好在他当时出资给郑梦久的时候留了一手。不然非得给陆景踢出棋局了。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而近。昌晓之带着高修平和高远基金的副总朴阳羽进了高俊远的办公司,“高总,高少和朴总来了。”

高俊远转过身。打个手势道:“都坐,都坐。刚才收到一个很奇怪的消息所以让你们过来商议。三星与和华至少募集50亿美元的资金对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发起收购…。来势汹汹啊!”

朴阳羽毕业于美国一所军事化管理的商业学院。他在高远基金工作超过十年。深谙高俊远的脾气。这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他知道如何获取高俊远的信任。当即,笑着拍马道:“高总。还是你深谋远虑,不管怎么样我们手里握有9%的股权就利于不败之地。可笑开悦资本的符玉龙当初还拒绝与我们合作。”

高修平笑了笑,这马屁拍的!当然,不得不承认,有个会拍马又有本事的下属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不喜欢挺奉承话的人毕竟是少数。

“老朴,你呀…”高俊远笑呵呵的摆摆手,“你是觉得三星与和华会成功?”

朴阳羽笑道:“高总,没有人会拿50亿美元的资金开玩笑。如果三星与和华成功,手里没有持有现代汽车股份的资本力量基本就算是出局了。我想现在亚洲不知道有多少在骂李健熙和陆景。”

高俊远看向高修平,“修平,你的意见呢?”

高修平沉吟了一会,道:“三叔,就算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下属公司股权有漏洞。现代汽车完成有时间可以慢慢与三星、和华周旋。现代汽车在韩国政府内应该有关系。拖延时间完全没问题。”

这时,昌晓之泡了一壶茶拿进来,诧异的道:“高少,那你是觉得李健熙和陆景的收购会失败?”

高修平摇摇头,对他三叔的这位助理兼情人露出一个笑脸,“恰恰相反。因为,我研究陆景的投资策略,他没有失败的案例。我认为他们成功的概率很大。”

说着,高修平对高俊远道:“三叔,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立即调集资金了。年后我们可能需要去汉城一趟了。”如果和华与三星成功,很多人关于收购现代汽车的计划就要变化了。下面就会进入合纵连横的局面。

“是这么个事儿。”高俊远认可高修平的意见,又吩咐道:“晓之,你让投资部门开始分析各方资本可能使用的策略。近期内提交一份报告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