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21章 退让

第1021章 退让

郑梦久不可能坐视他丧失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控制权。

时间回到五天前。郑梦久接到儿子郑一玄汇报的情况后请核心参谋高贤重到办公室里商议如何应对三星、和华的围猎,还有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的落井下石。

郑梦久位于现代汽车总部大楼的办公室里,郑梦久端坐在沙发上,缓缓的道:“别人不清楚,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判断戴姆勒-克莱斯勒在落井下石。”

高贤重轻轻的点头,认同郑梦久的判断。

不要说北美车型kss-9本就是与克莱斯勒合资的车型。就算不是,以克莱斯勒在美国政府中的影响力,作为现代汽车的合作伙伴摆平这样一件小事根本就不问题,何必要专门让现代汽车去北美公关。其用心简直是昭然若揭。

高贤重沉默了半响,放下茶杯,神情坚毅的道:“会长,我有一个方案可供选择。”

郑梦久是喜怒不露于行的人,听到这句话还是嘴角微微一扬。不愧是他的核心智囊。他声音平静的道:“你说说看。”

高贤重道:“会长,既然我们的资金受限无法阻止三星与和华收购集团旗下的成员企业,那么我们可以放弃那些收购概率较大的企业。集中有限的资金将集团旗下其他成员企业控制住。”

郑梦久若有所思的问道:“放弃仁川制铁、现代精工?”放弃这两家公司就意味着放弃对现代汽车的绝对控制权。

高贤重点点头,“不错。拖延下去,我们固然能筹集到资金。但是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这样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资本力量不可能无动于衷。我们放弃控制权有两项好处。

第一,从此之后我们不会成为众矢之的。各方力量将会转入‘合纵连横’的态势。而不是集中力量对付我们。我们的压力会大减。第二,作为现代汽车最大的股东。我们只要拉拢到一家合适的合作伙伴我们就可以继续控制现代汽车。”

拉拢一家合作伙伴的代价比死顶着各家资本的压力当然要小一下。别忘了,郑梦奎还准备在现代汽车内部兴风作浪。一旦放弃控股权,那么现代汽车就不是专属于郑氏。谁都有入主的可能。届时,没有人会同意郑梦奎把现代汽车搞成乱摊子。

郑梦久沉思了片刻,无奈的长叹一口气。他不得不承认高贤重说的是最佳方案。退一步海阔天空,他施展手腕的空间将变得非常大。但是拱手让出现代汽车的控制权让他心里十分难受。

郑梦久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很快就压下心底的情绪,道:“你认为我们选取作为合作伙伴最为合适?高远基金如何?”

高贤重摇摇头,“会长。高远基金的根基太浅,很容易在重利面前动摇。郑梦奎、和华、三星、戴姆勒这几方我们都不能选。唯一的选择就是三井财团。”

高俊远要是听到高贤重这么对高远基金进行评价,只怕要气的大骂这个韩国人:狗娘养的,好歹高家也是世家大族,几百亿美元的家产,怎么就成了根基浅薄?

郑梦久略微有些吃惊,讶然的看了高贤重一眼,“三井?”他可不想过几年,三井财团对外宣称现代汽车是三井的成员企业。那可就成了他洗刷不掉的耻辱。

高贤重知道郑梦久的心思。道:“会长。三井财团一贯是通过文化渗透、产业链渗透的方式来控制一家企业。那是高等级现代企业对低等级企业的蚕食模式。现代汽车拥有自己的企业文化,拥有闭合的产业链,根本不惧怕三井的蚕食。不过,我们要做好未来和三井缠斗的准备。”

郑梦久沉默不语。当惯了独裁者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来分权。

高贤重耐心的等候着。

很久之后。郑梦久有些疲倦的道:“你和三井联络一下吧。”

东京,三井住友银行总部大楼。

长井静香“吩咐”松阪士夫发动柏斯的布局之后,一壶清茶还没有喝完。她的手机便响起来。

电话里传来郑梦久的声音,“长井小姐。我想要和你见面谈谈合作的事宜,你最近有时间来汉城一趟吗?”

长井静香微微一笑。带着日本女性特有柔媚的声音,动听的道:“好的。郑会长。我会在明天飞往汉城。”

她现在确实握有主动权。但是她在商界的资历太浅,不可能让郑梦久赶到日本来见她。

2003年整个1月份,最受公众关注的经济新闻热点是互联网行业的复苏。标志性的事件是fl阴g6music以4.8亿美元转让了20%的股份给摩根士丹利。最受关注的政治话题则是美国指责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海湾地区局势紧张。

但是,对亚太地区的金融人士而言,1月份,最受关注的消息就是现代汽车的消息。特别是,现在三星与和华已经打破了郑梦久在现代汽车的绝对控制权。

有些人更是后悔不已。

开悦资本的执行副总裁符玉龙就后悔得不行。他当初想着与渣打银行合作拒绝了和陆景的合作。虽然当和华与三星接触的消息传出来他有预感陆景和李健熙会成功。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开悦资本现在基本上算是出局,没有资格再左右现代汽车的局势。如果渣打银行不能获取到郑梦奎手中的股份,那么渣打银行也会出局。

现在是现代汽车的股份比美金更重要的阶段了。

新加坡,开悦资本总部。

在寒冷的冬季,新加坡这里的气温并不算低。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符玉龙放下手里的报纸。这是新加坡的财经报纸对现代汽车前景的分析。和华的名声现在很响。

符玉龙想了想,拨通了陆景的电话。现在外界都在传李健熙是这次行动的主导,但是他却是知道,陆景才是收购现代汽车股份的主导人物。

在春节前就打破郑梦久对现代汽车的控股权,陆景觉得收购顺利有些蹊跷。只是,他并不知道这是郑梦久主动退让的结果。陆景接到符玉龙的电话时,他正在莫心蓝的家中。

中午打电话给莫心蓝的时候,她还在家里休息。她这几天也累的不行。莫心蓝在电话里娇笑着要陆景中午吃完饭给她送小米粥过去犒劳功臣。陆景笑着答应下来。和叶妍、宋雨绮、董晚瑶一起吃过午饭,他便坐车来了香港山顶1016号别墅。

香港的冬季纵然不算冷,下午午休时盖一床棉被还是需要的。典雅清香的卧室里,一床浅份色的棉被之下,莫心蓝雪白火热的身子正死死的缠着陆景。

“你别动。我接个电话。”陆景吻了吻莫心蓝嫣红的嘴唇,探身去拿了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谁的电话啊?”莫心蓝慵懒的躺在枕头上,光混如丝的双腿用力的夹着陆景的腰,娇媚的小声问道。

陆景看看号码,道“开悦资本符玉龙的电话。”说着,又笑道:“心蓝,你上次问我什么时候打出和华的旗号,我说顺其自然。现在和华的名号可算是打响了吧?”

“是啊。”莫心蓝妩媚的一笑,仿佛一株风情绝美的牡丹花,明眸里有浓浓的爱意。现在可不只是和华出名了,陆景的名声也很大呢。她由衷的为陆景感到自豪。

莫心蓝将陆景拉到被子里,免得他着凉。又忍不住抱住他温热、如同大理石般光滑的身-体,亲昵的蹭了蹭陆景的脖子。心底有蜜一般的情意汹涌流动着。

不管她在外面是多么厉害、风光的女人,在陆景温暖的怀抱里,她就想做一个让他痛爱的小女人。

陆景低头温柔的吻了吻莫心蓝,然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接通了电话,“符总?”

电话里传来符玉龙的笑声,“陆先生,是我…”客气的寒暄了一番后,符玉龙试探的问道:“陆先生,现在现代汽车的股权基本都集中在你们几家公司手中,你有什么打算吗?”

陆景打个哈哈,道:“暂时没什么打算。符总的意思是?”他和符玉龙又不熟悉,肯定不会告诉符玉龙他的计划。

符玉龙坦率的笑道:“陆先生要是有用到资金的地方,开悦资本愿意提供资金。”

他现在手里自然没有资金,但是如果渣打银行没能获得郑梦奎手里的股份的话,那开悦资本和渣打银行的协议自然作废。到时候,他就有资金提供给陆景了。

“呵呵,有需要的话,我会给符总打电话。”陆景和符玉龙闲扯了一会便放下了电话。

莫心蓝明眸凝望着陆景,舌尖轻轻的掠过嘴唇,妩媚的道:“先吃我,还是先谈正事?”

“这还用问吗?”陆景将莫心蓝压在身下….

半个小时后,陆景拥着莫心蓝宛若凝脂、温香软玉般的娇-躯笑道:“想问我接下来怎么收购现代汽车?”

莫心蓝脸上的绯红色还没有完全褪去,躺在陆景的怀里惬意的眯着眼睛,享受着事后心爱男人的爱-抚,轻声道:“恩。和华现在拥有14.1%的股份,就这么点股份想要收购现代汽车可是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