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24章 游说李怡馨

第1024章 游说李怡馨

香港半岛酒店顶层的法式餐厅凭窗可以看见夜色下深蓝色的海洋。罗映浩见陆景和李怡馨都出去,禁不住微微一笑,心情大好的享受着满桌的菜肴。

陆景肯定是看不惯他的脸色出去了。怡馨则是去送陆景。

半个小时后,罗映浩悠然自得的品着红酒,偶尔欣赏下窗外迷人的风景,偶尔看一下手腕上的宝玑。八点十二分。李怡馨对陆景很感兴趣,多聊一会也是可能的。

五十分钟后,罗映浩有点坐不住了,拨了李怡馨的手机,意外的居然是关机状态。

“怎么回事?”罗映浩有些急了,找到餐厅的经理询问李怡馨的去向。餐厅大堂经理道:“先生,我没有留意到你需要找的客人。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帮你报警。”

“不用了。”罗映浩冷着脸焦急的拿起西装外套径直离开。报警只会把问题闹大。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李怡馨的保镖是跟在她身边的。李怡馨的保镖他暂时联系不上。得等他打几个电话才行。

罗映浩心里的怒气直往脑门上冲。他隐约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星光落在海面上,辽阔的海景极为美丽。一手豪华游艇乘风破浪急速而行。

“怡馨,感觉怎么样?”陆景丢了一只烟给黄利飞,问欢呼雀跃的如同小女孩的李怡馨。今天晚上公海上的赌局是黄利飞告诉他的。这艘价值800万美元的豪华游艇也是黄利飞私人座驾。

黄利飞接了烟,有点咋舌的瞄了瞄李怡馨。李怡馨不是那种绝佳的美人,不过她身材修长窈窕。跪在舷窗边的小俏臀曲线翘得很有点勾人。关键是她的身份。很能让男人有冲-动。陆景真是好本事,居然把李健熙的女儿给拐带出来了。

李怡馨回头。笑容纯真的答道:“很好。陆景,还要多久才能到?”

永远不要低估了打破禁忌的诱-惑。陆景只是给李怡馨提了一下。每天都是规规矩矩生活的李怡馨就立即很感兴趣的答应下来。陆景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巧舌如簧的蛊惑她。

当然,陆景只是要给罗映浩这马脸一个好看。不是真要把李健熙的女儿带着私奔。去赌船上玩一会,他就会送李怡馨回来。

“这要问黄利飞了。”陆景刚才已经给李怡馨介绍过黄利飞。

黄利飞的黄远实业最近发展的很不错。除了2002年之后国内地产蓬勃发展的因素之外,他还承接了渝宾高速的基建工程。黄利飞现在俨然是香港商界的新星。据说,由国际青年商会香港总会评出的2002年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就以他为首。

黄利飞走出游艇的中舱问了问驾驶的艇长,回来说道,“景少,李小姐,最多还需要十分钟我们就可以抵达了。”

停在公海里赌船一条很豪华的游轮。开赌局的是一名老学究打扮的老者。叫五叔。黄利飞是这儿的常客。打过招呼后就带着陆景和李怡馨进入游轮里。

赵姿看了一眼黄利飞的那位保镖,当先一步跟着陆景等人进入。李怡馨的保镖在半岛酒店的时候就被她甩掉。

游轮里的赌场档次很高。并非由喧闹的赌徒,客人都是衣冠楚楚的人物。但是扔下去的筹码几百万都是小意思。十几名穿着马甲的俊男靓女服务员端着托盘来回走动,给客人送来各式的酒水饮料点心等。

黄利飞帮陆景和李怡馨各自兑了一百万美元的筹码。陆景并没有大赌的意思。小赌怡情、大赌就过了。

看看四周的赌局,黄利飞帮陆景点烟,笑道:“景少,你和李小姐自己玩,我去那边看看。我已经吩咐过小米,让他到时候送你们回去。”小米就是他私人游艇的艇长。他不是怠慢陆景。而是因为他很自觉的不当电灯泡。

陆景知道黄利飞误会了,但是也没有说破。他确实想要和李怡馨单独呆一会,他还要和李怡馨谈事情。

李怡馨第一次到这样的赌场里,看着一个个男女赌客将手里象征着十万美元的筹码淡定的往下丢。李怡馨觉得很好玩。找了一个梭哈的赌局压了几局。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让让她感觉很新奇。

陆景递了一杯红酒给想要下注又不敢下注的李怡馨。笑道:“怡馨,你这样可不行。完全没有享受到赌博刺激的乐趣。”

李怡馨俏皮的吐吐舌头,“这种刺激我可享受不来。陆景。你还一次都没下注呢。我的筹码也给你。我看你玩。”

“行。”陆景也没客气,接过李怡馨递来的筹码。笑着站到玩梭哈的赌桌边。

这桌赌局除开发牌的荷官和李怡馨,还有三名赌客。一名白人。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很老练的赌客。还有一个穿着很寒酸的五十多岁老男人。开牌的时候,手激动的就像是小鸡爪子一样抖个不停。

荷官开始发牌。陆景很随意的丢着手中的筹码。等到最后一张牌的时候,将手里的筹码全部丢下去,“开牌!”加上李怡馨刚给他的筹码,他一把差不多1000万。

白人和中年男人早就弃权。只剩下衣着寒酸的老男人还在和陆景对赌。他根本就没看陆景,而是死死的盯着双方的牌面,双手如同中风般凌乱的抖着。见陆景一把全压,他也把面前的筹码都给推了出去,咬牙切齿的道:“好,看谁狠。”

陆景冲荷官点点头,扭头微笑着和李怡馨碰了碰酒杯。两百万美元不到的输赢他没放在心上。

“啊…,怎么可能是三条k….”中风男大叫一声,双目呆滞的看着赌桌上的筹码全部被划拨到陆景面前。

“陆景。你赢了。”李怡馨比赢钱的陆景还要兴奋,秀美的脸蛋上都布着兴奋的红晕。声音有些大的说着话。

“怡馨,还玩不?换你来。”陆景大致的数了数筹码。好像除了本金还赚了一点,笑着问李怡馨。

李怡馨摇摇头,道:“算了吧。我一上赌桌就觉得头晕。我一年的零花钱都没有一百万美元呢。”

陆景和李怡馨正要离开赌桌。中风男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微笑着拿着雪茄招呼了赌场的工作人员过来。赌场里不管是输钱昏倒,还是赢钱晕倒都很常见。赌场里处理这类事情很有心得。很快,中风男就在工作人员的施救下醒过来。

拿着雪茄的男子笑着道:“李叔,还赌不赌?”

叫李叔的中风男茫然的摇头道:“小高,我不赌了,让我回家吧。”

小高淡淡的一笑,拍了拍李叔的肩膀。“李叔,时候还早。这么早回去太可惜了。赌场之中一切皆有可能。前一刻是穷光蛋,一局赌下来就是千万富翁的例子不胜枚举。”

李叔不为所动。

小高淡定的抽了一口雪茄,道:“李叔,我再借100万美元给你翻本。”

一听到翻本这两个字,李叔眼睛里顿时有了光彩,一骨碌爬起来,抓住小高的手臂,“哈哈。小高,你果然是好人。”

李怡馨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她还只在电影中见过这样的赌徒。没想到现实中真的存在这种人。为了赌,什么都不顾了,借钱也要赌。

陆景轻叹口气。道:“走吧,怡馨,我们去那边说话。”他对赌徒一样没什么同情心。带着李怡馨去大厅的另一边人少的休息区域说话。他怎么都没想到他偶尔赌的一局日后会牵扯到他身边的人。

陆景和李怡馨在明亮的窗几边并肩站立。看着窗外的海景。海上生明月,波涛起伏。安静而祥和。如果不是身处在赌船之上,应该是很舒适的体验。

陆景微笑道:“学过数列没有?我知道一种最终会赢钱的方式。每一次下注以2的n+1次方的方式下注。每一把都孤掷一注。直到一把将庄家的钱赢光为止。”

“啊…”李怡馨低头心算了一会,随即浅浅的一笑道:“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是你自己的钱袋子先顶不住。”

“所以赌博刺激的地方就在这里。就算稳赢的数学办法,但还是存在不确定性。这种刺激给人的快-感就和男女间做那事一样。”

李怡馨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细腻的脸蛋上布满羞涩的绯红。她不满的道:“陆景,你怎么可以和我说这个。”她还是处-子呢。

陆景诧异的看了李怡馨一眼,旋即明白过来,笑着道歉道:“呵呵,是我失言了。换一个学术点说法。吸-毒和恋爱都能极大的刺激多巴胺的分泌,带给人愉悦感。赌博的刺激也能。你还没谈过男朋友?”

李怡馨本来已经接受陆景的道歉,听到最后一句话又有些羞恼,用韩语呛声道:“这很稀奇吗?我和你可不一样。”她知道叶妍是陆景的情人。

陆景笑了笑,道:“好了,不说这个话题。说正事吧。李会长的汽车梦想现在实现了一大步。那么他是准备控制现代汽车呢,还是卖掉现代汽车的股份重新收购雷诺-三星汽车公司?”

李怡馨偏头,轻快的微笑道:“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我父亲呢?”

陆景道:“你觉得你父亲会告诉我他的真实想法吗?”

李怡馨没什么心机不代表她傻,微微一笑,略有些奚落的意思,“陆景,原来你是找我打听情报来了啊。”

陆景脸皮何等厚,微笑道:“你这么说也没错。我是想问问李会长的真实想法。和华收购现代汽车的目的是为了让昆成汽车取得更进一步发展的技术。如果李会长和我的目的不相冲突的话,和华与三星未必就没有合作的可能。我希望你帮我问问李会长的意思。”

这人脸皮厚的。李怡馨心里嘀咕了一句。当时,他可是很清楚的与父亲说:打破郑梦久乌龟壳之时,就是合作终止之时。谁能入主现代汽车,我们各凭手段。没想到,他又换了想法。

李怡馨心里嘀咕归嘀咕,陆景这样坦诚的态度让她心里变得舒服一些。她可不喜欢被人利用。只是传话的话倒是问题不大。

“好吧。我给我爸爸说一声。”李怡馨却是没有觉察到她潜意识里非常相信陆景的话,甚至都没有想过陆景说的是不是假的。

陆景笑着点头,“我等你的消息。”

陆景没有骗李怡馨的意图。他只是让李怡馨帮忙传一句话。他的话是真是假,三星那边自然会做出判断。李健熙是否会与他合作,并不一定需要基于信任的基础,基于利益的基础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