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26章 绕不开的问题

第1026章 绕不开的问题

陆江正在书房里读史。见弟弟推开门进来,放下手里的明史,微笑着打个手势,道:“小景,来了。坐吧。爸、妈还好吧?”

大哥还是以前的模样。只是,在部委的历练让他比起江州的意气风发、锐意进取多了沉稳凝练的气度。陆景坐到沙发上,笑道:“都挺好的。婉仪陪着二老的。哥,你晚上出去拜年了?”

他现在拜年的行程和大哥并不是都一起。大哥的拜年计划和他不同,很多叔伯那里大哥要坐下来详谈,甚至吃饭。他只需要上门就可以。不在体制内,过年这会确实轻松很多。

“恩,去宋叔叔家里吃了晚饭。”陆江笑了笑,走到沙发边,递了一支烟给陆景,“明天我估计你都可以跟着我一起全程跑了。怎么样,汉城那里拿不拿得下来?前些时候和经贸委的李主任见面,他说你很不错。”

陆景帮大哥点了烟,他自己也点了一支,抽了一口,道:“这盘棋不好下。但是必须赢下来。”

陆江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们哥俩的棋都不好下啊。”

陆景略有些好奇,问道:“哥,你的去向定了?”

陆江表情凝重的道:“部委里要组建能源委员会。我去担任常务副主任,负责具体的工作。国家在能源上被欧美封锁得很严重。马六甲海峡一直被美国控制…”

陆景和大哥详谈到深夜。吃过大嫂的宵夜,陆景才告辞,返回锦园别墅陪父母。

正月初六,参加过王灿和夏思雨的婚礼后,陆景走亲访友之余一直陪着卫婉仪在京城里玩。京城里各种稀奇的花样都有,就看能不能找得到地方。

要说玩,他还真没有常年待在京城的王灿在行。只是,王灿结婚之后没几天就带着夏思雨去了欧洲度假。好在谢晋文在京城里还有些门道,知道不少好地方。

过了一把真枪实弹射击的瘾后,陆景和卫婉仪一起坐车回家。梅婶和小五早就准备好丰盛的晚餐。

夜里,压着卫婉仪紧致翘挺的俏臀舒爽的一泄如注之后。卫婉仪娇羞的拿过枕头垫在她雪白如玉的俏臀下,见陆景嘴角带笑,娇嗔道:“不许笑,我妈今天还问我了呢。”

陆景温柔的抱着娇妻略显消瘦却凸凹有致的娇-躯,郁闷的道:“我们俩还不急吧?”一说这个他就郁闷。

卫婉仪何其聪明,漆黑的美眸看着陆景,三分戏虐、七分娇嗔,笑吟吟的道:“陆景,那你和谁急啊?”

陆景连忙转移话题,道:“我给你看化验单吧。咱们这事真不能急。顺其自然吧。”婉仪虽然放纵他,他却不能得寸进尺。赶紧转移话题才是王道。

不过治疗这件事他真的需要好好考虑下了。

陆景带着他新任的助理墨静雯步入金顶俱乐部的3号包厢时,凌雪月、傅婕、胡恒已经等在布局奢华的包厢里。

“陆景,好久不见了。”凌雪月当先站起来,笑着和陆景握手。

陆景笑道:“凌姐这话说的怪生分的啊,前几天我们还通过电话。”

凌雪月娇笑起来,给陆景介绍身边一名身材修长穿着青色套装、容颜精致带着金丝无框眼镜的成熟女人,“这位是第三石油集团的总经理傅婕。”

“陆景,你好。”傅婕落落大方的伸出手和陆景握了握。

陆景笑着和傅婕握手,然后对凌雪月笑道:“凌姐就不用给我介绍胡总了。我和胡总是老朋友。”

胡恒顿时大感有面子。陆二少说一句他是老朋友,他在金顶俱乐部里给人敬酒都多几分面子。

凌雪月笑了起来,和陆景寒暄几句,招呼陆景两人落座。视线却若有若无的落在穿着天蓝色冬装大衣牛仔裤气质明艳清雅的墨静雯身上。

胡恒和陆景说了一句话,识趣的告退,“凌总,陆少,傅总,你们聊,我去厨房看看。”

见胡恒离开,凌雪月侧身问端坐在左手侧沙发上的傅婕,“傅总,你看这姑娘像不像?”

傅婕笑着点头,道:“和墨承长的很像。”说着,对坐在陆景身后正忐忑不安的墨静雯道:“静雯,还记得你傅姨吧?”她和东南狼王墨承并称南墨北傅,自然见过墨静雯。

墨静雯不安的站了起来,见到和父亲熟悉的人眼睛又有些发红,低头小声道:“傅姨。”

傅婕察言观色的本领很强,很显然墨静雯没有将她的身世告诉陆景,只是笑了笑,扶了扶眼镜,道:“恩,回头我们再叙旧吧。”

凌雪月也不再提这个话头和陆景聊了一会,等气氛活跃之后,也借故出去。墨静雯见傅婕要和陆景密谈,想了想,也起身离开了。她不认为她现在够资格跟着陆景参加密谈。

陆景只看墨静雯的表现就知道他当时和叶妍说的猜测没有错,喝着清茶,等着傅婕开口。他根本就不信什么久仰大名之类的鬼话。

傅婕拢了拢耳边的秀发,微笑道:“陆景,你收购现代汽车似乎遇到了困境。”

陆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哦?傅总有什么高见?”

傅婕倒也客气,道:“高见倒没有。你想要成功的收购现代汽车,无非是利益共享、权力共享。”说着,喝了一口茶,明亮的眼睛透过镜片落在陆景脸上。

陆景眼睛微微一亮。这八个字道尽了此次收购的精髓。南墨北傅果然名不虚传!

郑梦久为什么会被围攻,就是他强势的控制着现代汽车,容不得其他人染指现代汽车的行政权力。当然,现代汽车是他的家族企业。他这么做没有任何的错。

只是,被围攻就再所难免。

现代汽车的收购已经步入第二阶段。无论年后的增发股票采取何种方案稀释郑氏的股份,剩余几家的股份比例大致上不会偏移的太多。

所以,三星、和华、戴姆勒、三井、郑梦奎、郑梦久六家无论如何合众连横其实还是脱离不了一个核心的题目:如何分配现代汽车的行政权力和每年的收益。

解决了这个题目就有可能得到大部分股东的支持,从而登上现代汽车董事长的宝座。只要各家股东达成协议,就算现代汽车年年亏损,现代汽车董事长的任期至少也会有一到两年。

傅婕见陆景陷入沉思,似乎并没有继续请教她的意思,心里顿感诧异。她给凌雪月说的那些话都是带高帽的话,现在看来陆景很可能还真有点本事。

沉思了一会,陆景回过神,笑道:“多谢傅总的建议。很精辟。”现在还不是细想如何权力共享、利益共享方案的时候。

傅婕微笑着点点头,陆景不需要她的详细方案,她也没有继续指点陆景的意思。那就不是卖好,而是打脸了。

话题谈到这儿,也就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傅婕随意的和陆景聊着天。她找陆景卖好是什么原因,陆景日后自然会明白。她这时当然不会说出来。有些话说出来就落了下乘。

凌雪月没一会就回来了,这时,胡恒也准备好了饭菜吩咐服务员端进来。陆景微笑着打电话让不知道去了哪儿的墨静雯回来吃饭。墨静雯回来时眼睛红红的。陆景也没怎么在意,他没有兴趣了解墨静雯的私事。

吃过饭,傅婕微笑道:“陆景,将你的助理借我两个小时不耽搁你的事情吧?”

“傅总问墨静雯吧。我下午给她放假。”陆景笑着答道。傅婕向他卖了个好,况且又是墨静雯父亲的旧识,他没有必要拦着不让墨静雯去。

送了傅婕离开,凌雪月和陆景一起回休息室。陆景还要坐一会才离开。走在铺着厚厚的暗红色地毯光线极佳的走廊上,凌雪月扭头笑问身边的陆景,“陆景,傅婕今天对你可真是客气,我听说她在工作中基本就没什么笑脸。”

陆景就笑,“那也得分对象吧?难道她找上级汇报工作也冷着脸吗?”他今天是沾了大哥的光。傅婕应该是拜山头来了。不出意外的,共和国第三石油集团肯定归共和国能源委员会管理。

凌雪月微微一愣,旋即想到京城里的某个传言,笑道:“陆景,恭喜啊。”

陆江因为处理稀土事务极为妥当,能力得到上面的认可,去能源委这一步可是结结实实一改他两年前从江州调任部委的颓势。很明显,只要陆江能圆满的完成在能源委的工作,他的仕途即将步入快速上升的通道。陆江今年才三十六岁,未来不可限量。

凌雪月心里不禁有些庆幸她在这两年里和陆景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这将会是她这辈子做风险投资最成功、回报最高的一笔投资。

一辆黑色的奥迪a8在紫竹大道上缓缓的行驶着。车内,傅婕似乎陷入回忆中。墨静雯坐在她身边默默的流泪。刚才,傅婕问了问墨承的去世前后的经过。

好一会,墨静雯有些希翼的看向傅婕,“傅姨,我父亲死的很蹊跷…”

傅婕摆了摆手,道:“静雯,这些话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她和墨承不过是泛泛之交,见到他女儿,只是了解一下他的事情。并没有插手调查什么内幕的兴趣。墨承死的再蹊跷和她有什么关系?

墨静雯一呆,低头不语。

傅婕似乎也觉得语气有些生硬,和颜悦色的道:“静雯,好好跟着陆景做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帮助你达成心愿。”

“他?”墨静雯有点不信。在她眼里,她父亲和傅婕就已经是顶尖的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所不能。

傅婕笑了笑,没解释。她今天对陆景可是笑脸相迎。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