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28章 略有所悟

第1028章 略有所悟

戴姆勒-克莱斯勒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托兰已经给现代汽车的各家股东写了信,提请3月3日举行临时的股东大会,讨论现代汽车股份增发方案。

由于高远基金和现代汽车签署了合约,可以以20美元的低价得现代汽车增发的1亿股(约为9%的股份)。这次增发方案还包括讨论对其他几家股东的增发。

当然,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要削弱郑梦久父子在现代汽车的控制权。

这个时候,戴姆勒和高俊远接触的消息传出来,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陆景现在得到了最新的消息,一般都会发送邮件给给莫心蓝、陈旭江、宋雨绮、许雪、杨星长等人。他们是这次和华收购现代汽车的参与者。

正在明州休假的许雪很快也接到这个消息。

明州西郊吴喻溪有一片古老的住宅区。许家的老宅就在吴喻溪这一片的边缘。四车道的柏油马路直通这里。许雪的家就在这里。

上午九点时分,叶静雨还猫在被窝里,见许雪坐在书桌前上网,睡眼惺忪的道:“雪姐,一大早就起来工作啊?难道陆景说放假三周是骗人的?”

许雪头也没回的道:“我倒是希望立刻上班。省得在家里心烦。”

叶静雨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烦的。不就是多了莫名其妙的弟弟吗?丢给几千上万的红包又不费什么事。你又不用继承你爸的财产,你那个小阿姨还有什么可争论的?她敢来惹你,我抓花她的脸。”

许雪的母亲早就去世,她那位资质平平,五十多岁一无所成的父亲今年过年给她介绍了一位八岁大的弟弟。老来得子大概疼爱的不行,想让许雪这个姐姐以后关照他呢。真是离谱。那有这样的。许雪心里要舒服才怪。

许雪娇笑的回头。有个好朋友的好处就在这里了。这话听的解气、壮胆。她不愿意多谈家事,抚了抚额前的秀发,道:“静雨,陆景从汉城那边传来消息,戴姆勒有可能说服了高远基金站在他们那一边。”

叶静雨根本没接许雪的话。而是做了一个抓狂的表情,“雪姐,烦死你了。胸大了不起啊?不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许雪那35D的丰-满尺寸实在让她各种羡慕。

许雪一向不喜欢在卧室里穿内衣束缚她胸前的玉乳。这时,只穿了一件丝绸睡衣,春光大泄。许雪没好气的把被子掀起来丢在叶静雨头上,见她狼狈的爬起来,娇笑道:“又不是没看过。羡慕啊?快点。和你说正事呢。赶紧回答我。”

叶静雨撇撇嘴,抱着被子坐在床头。“陆景在汉城和三星谈的怎么样?”

许雪道:“三星要求和华支付2亿美元作为合作的条件,可以以现代汽车的股票低价。陆景态度强硬和金佑荣谈了一次,暂时还没有谈拢。陆景正在和郑梦奎接触。”

叶静雨歪头思考了一会,道:“我觉得你们与三星合作的策略是与虎谋皮。人的名,树的影。李健熙绝对不是好像与的。”

许雪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笑道:“说这些有什么用?这是陆景定下来的方案。陆景在和华内部有重的话语权你又不是不知道。莫心蓝为了他连莫氏集团都肯卖掉。他们俩的份量加起来,和华的大小事基本都可以定了。我们只能是查遗补缺。”

这是很强势的领导风格。指定了方向之后,下面就不需要不同的声音。只需要执行。别看许雪嘴里抱怨。其实,她在和华银行是一样的风格。该放权的时候充分放权。该决断的时候不容置疑。

叶静雨托着香腮琢磨了很久,道:“我还是猜不透陆景的想法。反正我觉得十天后的股票增发方案,和华没办法捞到太多好处。说不定还会被吃得渣都不剩。”

和华是围猎的发起人,危险性十足。说不定各家股东会想着联手把和华踢出局。一旦增发股份的方案中和华没有获得足够的增发份额,和华就玩完。

许雪摇摇头,“你是因为知道围猎现代汽车是陆景提出来的方案,但是外界的人谁知道?你别看媒体报道和华很热闹。但是。多半都会将忌惮的目光放在李健熙身上。”

和华现在名头很响,但是陆景个人的名头在普通民众当中并不起眼。有些事情是潜规则。财经媒体不会集中的向公众报道陆景的资料——也查不到更多的资料——挺多在新闻中提一提他的名字。毕竟和华这次收购中明面上的负责人是丁灵和莫心蓝。

当然,亚洲商界中的精英们自然知道陆景是谁。但是,这也是排在李健熙之后的。李健熙数十年的商业声誉不是陆景可以比的。这么犀利的“围猎”行动只会归在李健熙头上。

叶静雨道:“哦,那也是啊。听和华香港那边的团队分析结论,这次针对的是郑梦久。和华应该没事。”

莫心蓝和宋雨绮在香港组建了应对此次收购的团队。智囊团的那些金融分析专家、资本运作专家的结论是各家股东大致会平分股份。叶静雨自然看过这份报告。

叶静雨曲起腿,好奇的问道:“雪姐,你觉得和华收购的成功概率大吗?14.1%%的股份,现在还没和三星谈拢。郑梦奎那里肯定要当现代汽车的董事长,合作的概率不是不大。我真不看好陆景。唉,失败了可是要陪摩根士丹利60亿美元。要是和华一蹶不振。我帮陆景把建业市里那几家互联网企业运作上市就功成身退。”

许雪皱眉思索了一会,沉吟许久才轻声道:“再看看吧。你吃陆景的亏也有几次了。他可是只小狐狸。没准他还真能捣鼓出一点惊喜来。”

叶静雨歪歪头。道:“想想也是呢。”

汉城。

费城俱乐部。小会客厅里窗帘紧闭。屋子里的光线不是很明亮。轻烟袅袅。陆景和郑梦奎双方的人员随意的坐在沙发四周,泾渭分明。

陆景上午约了郑梦奎详谈。但是,正如叶静雨所预料的那样。他和郑梦奎却是谈的不顺。

郑梦奎看着正在慢慢喝茶的陆景,心里哂笑,陆景居然想着游说他让他支持郑梦先担任现代汽车的会长。这怎么可能。他和父亲折腾来折腾去不就是为了这个位置?

郑梦奎抽着烟,道:“陆先生,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五哥也在这儿,我把话说明白。入主现代汽车的想法是我和我父亲先提出来,现在要我支持五哥实在有些难办。陆先生为什么不考虑支持我呢?我会保证和华的利益。”

郑梦先皱着眉头,没有表态。

陆景笑着点点头,站起来和郑梦奎握手,“郑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

郑梦奎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陆景手里才14.1%的股份,他和陆景的目的有冲突,谈不拢是迟早的事情。

谈判不欢而散。陆景和郑梦先、唐悦、墨静雯、朴弘基、郁浩宁一起回了在费城俱乐部的包厢。

墨静雯将手里的文件放在陆景手边,有些气愤的道:“陆景,郑梦奎太过份了。我们的条件这么有诚意,他不答应不说,还空口白话的说保障和华的利益。”

她是按照陆景的要求直呼他的名字。

陆景看墨静雯一眼,笑着摆摆手,然后打个手势邀请大家入座。

墨静雯心里一紧,她失言了。

郑梦先眉头紧锁的坐下,沉吟了一会,沉稳的道:“陆先生,要不要和我叔叔谈谈?”

郑世勇虽然已经从医院出来,但是他毕竟已经很老了,未必能约束的住他这位野心勃勃的儿子。当年郑周永就没能约束住郑梦久。郑周永宣布他和两个退出现代集团。郑梦先照办。但是郑梦久却是通过他的核心参谋发声,不会退出。

陆景微笑道:“先放一放吧。我们回头和渣打银行谈。”说到这里陆景脑子里不由的想起前天开悦资本的符玉龙给他打的电话。

“陆先生,郑梦奎父子和渣打银行有一个对赌的协议….” 符玉龙有意跟在陆景身后喝汤,特意打了这个电话。

当时与渣打银行合作的时候,渣打银行向所有的合作伙伴出示了与郑梦奎的部分协议:如果郑梦奎能够在6个月后,也就是2003年的7月15日,现代汽车的例行董事会上成为现代汽车的董事长,总计接待的40亿美元,郑梦奎只需要向渣打银行偿还35亿美元。反之,郑梦奎需要赔付渣打银行50亿美元,优先以现代汽车股份支付。

郑梦先知道郑梦奎和渣打银行的对赌协议,若有所思的沉思着。

唐悦道:“和渣打银行谈至少得等到3月3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之后才能谈出实际的成果。陆景,我们现在怎么办?”

戴姆勒和高远基金谈过,又是这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发起者。估计拉拢到不少支持者。和华和三星、郑梦奎没有谈拢。郑梦久、三井财团还没有谈,只怕形势也不容乐观。如果和华被孤立,那14.1%的股份根本就不起作用。

陆景环视了一圈士气有些低沉的众人,道:“我们接着和三星谈。”和郑梦奎接触之后,郑梦奎强势的态度让他把握到李健熙的某些脉络。

陆景这句话让几人都惊讶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