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34章 我反对

第1034章 我反对

现代汽车用来召开董事会会议的小会议室虽然名字叫小会议室,那也是相对的。现代汽车全部的8家股东,再加上各自的随行人员,现代汽车的工作人员,满满近四十号人呈两个圆圈形坐在豪华的会议室里并不怎么拥挤。

除了和华、高远基金、三星是新人外,其余五家股东(郑梦久、郑梦奎、郑梦允、戴姆勒、三井)的职员平时在董事会上都相互见过。在董事会召开之前,众人都在小声的闲聊。

当郑梦久说出“开始”这句话之后,本来已经很安静的会议室突然多了几分肃杀的意味。

今天将要决定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命运。

往大了说,现代汽车的所有权变化将会影响到全球的汽车格局。韩系车这概念有可能成为历史。

往小了说,这场收购关系到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包括关联企业数十万人的职业前景、收入,甚至之后的人生。

戴姆勒-克莱斯勒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托兰略带得意的笑道:“刚才郑会长已经说了此次临时股东大会是应我们戴姆勒公司的要求召开。主要是讨论增发新股的方案。去年现代汽车的业绩不是很理想,作为现代汽车集团的大股东,我建议增发新股来募集新的资金。我们的方案是…”

陆景没怎么用心听安德鲁-托兰说屁话,而是看向了他身边的夏如龙。

去年现代汽车纯利越30亿美元。这是一份很亮眼的成绩。增发新股的原因是现代汽车2002年的业绩不好这纯粹是屁话。陆景早看过戴姆勒提出的增发方案,这时难得听安德鲁-托兰鬼扯。

夏如龙英俊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对陆景轻轻的点头。他不是一个喜欢失败的人。在陆景手上败了一次。他现在要拿回来。

就在安德鲁-托兰还在一本正经的用英语念着他如此分配股权的理由时,黄海近海的一艘豪华游艇里。唐诗经招待裴吴越、童兮兮。蓝天碧海,四周寂静无比。让人身心放松。在游艇露天的咖啡座上喝一杯咖啡是在是好享受。

“怪不得有钱人都喜欢玩游艇啊。”童兮兮带着太阳镜,看着四周美丽的海洋风景,内心里赞了一句。

唐诗经优雅的喝着咖啡,微笑道:“吴越,你和横波怎么回事?都订婚了她还躲着你。”春节的时候,还在黄海交通大学读大四的崔横波和裴吴越订婚了。

童兮兮脸色有点变。心里发苦。不管裴吴越的朋友圈子怎么接纳她,最终还是认为门当户对的崔横波应该是他的妻子。

想起有些刁蛮的未婚妻崔横波,还有身边的红颜,裴吴越苦笑一声。“我和她的事情还没解决。对了,诗经,我听说崔七月那家伙跟着高修平去汉城看好戏去了?”

见裴吴越转移话题,唐诗经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道:“是啊。他等不及陆景升为黄金会员要去汉城见见陆景。怎么,你对汉城的临时股东大会怎么看?我听听你这位金融奇才的看法。”

韩国媒体那边正在关注现代汽车的临时股东大会。他们也在关注。

“在你面前我哪敢称什么金融奇才。”裴吴越知道他这个国内基金之王的头衔是怎么来的。

没错,他在证券市场的能力确实很强,操作手法也很精妙。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有足够的信息渠道之上的。要是论才智、分析信息的能力。唐诗经根本就不输给他。她只是没有钻研证券这方面而已。

况且这场收购进行到这里已经没有金融技巧什么事了。全凭实力在拼。

唐诗经微微一笑,轻抿着可口的南山咖啡。一个女人在三十岁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妩媚韵味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成熟的风情不可匹敌。

裴吴越差点看得呆住。他和唐诗经一个圈子的朋友,没有一个男人没有迷恋过唐诗经的。但是最终没有人能和她走到一起。崔七月那家伙三十岁还不死心的在追唐诗经。

裴吴越心里惆怅的叹口气,和唐诗经这样魅力迷人的女人同一个屋檐过一辈子不知道日子会多么的精致惬意、充满情趣。收拾了情怀,裴吴越道:“诗经。和华与三星的联手恐怕不会让戴姆勒得手。”他知道唐诗经很看好戴姆勒。

“是吗?”唐诗经轻笑,“不要小看了米奇的运作能力。”

在戴姆勒-克莱斯勒这样跨越德国与美国的资本面前。和华难有作为。在绝对实力面前,个人的能力、智慧都是要被削弱的。更何况。三星此前可是秘密和戴姆勒接触过。

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拿到9亿新股。和华拿到1亿新股,三星拿到3亿新股、三井3亿新股,郑梦奎2亿,剩下1亿新股配发给郑梦允等人。

安德鲁-托兰说完了他增发19亿股的方案,然后微笑着道:“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这喧宾夺主的一句话,带着无尽的傲慢。会议室中列席会议的众人都看向了郑梦久、郑梦先、郑梦允三兄弟。戴姆勒这是撕破脸皮准备将现代汽车收入囊中。

郑梦久还是一副冷漠的脸色,端坐在椭圆会议桌的正中位置一动不动。淡定,或者是失落?没有人能看得出来他在想什么。

郑梦先拿下眼镜,轻轻的擦拭着。他今天以陆景的态度为准,但是,坐在会议室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儒雅面孔下的从容。

郑梦允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挑衅的看了安德鲁-托兰一眼。有人到抢郑家来抢东西,就算是不属于他的东西,他心里依旧不爽。

“我拒绝。”先说话的不是早就不和的郑氏三兄弟。而是三井财团那位能让男人迷到骨子里的漂亮女人,长井静香。

长井静香仿佛看不多会议室里射过来包涵着各种含义的目光。精致的脸蛋上浮起一丝明媚的微笑,“给三井3亿新股太少了。”

“太少了?”

“靠。”

“疯了吧?尼玛按股份比例分配。处了郑梦久以外,目前占股最多,拥有12.8%股份的和华只分配到1亿股。三井区区4.5%股份分配到3亿新股还说少了?”

各种想法在会议室里众人的心中冒起来。现代汽车的董事会会议自然不是军事化管理,这时候,各种惊叹的声音不断。但是没有人开口说话。

陆景有当配角的自觉,表态道:“和华也不同意。给和华1亿股太少了。”

私下里接触是私下里接触。就陆景的估计,大概也没人会签署一定支持谁的协议。就连和华与三星的协议,也只是说支持三星获得更多的新股,但绝对没有说和华不要自己的那份。

当然。高远基金很有可能将他们自己卖给了戴姆勒。

安德鲁-托兰看了陆景一眼。一个三十岁不到的青年坐在他们这群人当众实在有点刺眼。和华反对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戴姆勒的方案除了削弱郑梦久的股份比例,还削弱和华的占股比例。

郑梦奎见长井静香、陆景已经表态,喜不自胜的道:“我也反对。我这里有一份新的方案请大家考虑…”

郑梦奎抛出了一份增发10亿股的方案。这份方案还是赤-裸裸的要削弱郑梦久的股权,除了他自己拿大头之外,其余的人还比例分配。

“郑梦奎个大逗比。他以为他谁啊,居然跑去提新的增发方案,这是自己求打脸。”余乐今天没有被陆景带到谈判现场,一收到陈超的短信,顿时叫了起来。

同一个办公室的牧高山和墨静雯都收到了陈超群发的短信。三个人就在一张办公桌边坐着。听余乐这么说。两人都问道:“余乐,怎么这么说?”他们还有点不明白。

余乐把手里放到桌上,解释道:“郑梦奎本身持有10.5%的股份,但是。他和渣打银行有对赌协议,如果他不能当上现代汽车的董事长,这些股份都是渣打银行的。他想要当现代汽车的董事长又拿不出好处给人。现代汽车的股东谁会和他谈?直接和渣打银行谈。自不量力啊。真是逗比。”

“哦,陆景那边和郑梦奎谈崩之后。也是这么说的。”墨静雯这时记起来那天在费城俱乐部陆景说的话。

牧高山却是一呆。女神,你这反应也太迟钝了吧。我没听到这句话分析不出来还情有可原。你都听到陆景早就说过居然还懵懵懂懂。“余乐,接下来会议上不是要吵翻天?”

“那还用说!每家股东都有诉求。估计吵成一锅粥。”余乐给陈超回了一条短信,然后凑到墨静雯身边道:“静雯,今天晚上老牧请你吃饭。”

墨静雯今天穿的白色外套有点厚,但是这根本就掩不住她绝佳的姿容气质。明媚的办公室女郎装扮让她有点轻熟女的韵味。作为东南狼王的女儿,她在穿衣装扮上很有心得。

“哦,我男朋友电话来了,回头说啊。”墨静雯举起手机对余乐、牧高山晃了晃,快步走了出去。

“靠。余乐,有你这么帮人邀请女生吃饭的吗?”牧高山叹了口气。

余乐英俊的脸上浮起一丝坏笑,舒服的靠在椅子上,“老牧,你没谈过恋爱啊。一次拒绝算不了什么。你真以为她男朋友电话来了啊?陆景还不知道要在汉城、香港各地待多久。她那个交州大学的男友和她的感情早就淡了。下手要趁早。你不出手,我就不客气了。”

“靠。”牧高山又爆了一句粗口,“你小子真是牲口啊。丁灵你不追了?”

“追毛!”余乐郁闷的道:“陆景派人盯着我去龙湖。我要再追丁灵,估计丁灵都能看到我裸-照了。”

牧高山愣了愣。这有点颠覆他对陆景的认识。他在汉城这段时间和陆景接触过几次,说话很温和,思维敏锐,气度非凡。原来也是个腹黑男啊。居然派人在工作之外盯余乐。丁灵要是知道余乐天天晚上在外面鬼混能中意他才怪。

这时,手机短信响了。余乐和牧高山神情一振,连忙看短信:郑梦允反对戴姆勒、郑梦奎的方案。

谈女人是调剂,工作起来他们还是很认真的。否则也不会在和华那么多人当做脱颖而出被选派到汉城这战场的第一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