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54章 谁是内奸

第1054章 谁是内奸

香港。

莫心蓝正和香港财经新周刊的主编沈健林等人一起在半岛酒店的餐厅吃晚饭。她正在协调安排和华最近在财经媒体上的报道。突然接到陆景的电话,起身去了餐厅外接电话。

“什么,你说和华有内奸?”听陆景说完,莫心蓝惊讶的叫出声。走廊上的玻璃中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耳坠正在摇晃着。显示着她震动的心情。

“我也不想这样认为。但是今天的拍卖会上我明显感觉到戴姆勒知道我们的资金数额。”

莫心蓝娇俏的眨眨眼睛,取笑道:“你不会是为你今天的失败找借口吧?咯咯。”

“和你说正事呢。信不信我晚上飞回香港惩罚你?”陆景靠在办公桌的椅子上故意恶狠狠的说道。他正在景华汉城大厦的办公室里加班。

“好吧,说正事呢。”想起陆景那晚在浴室里抱着她贯穿灵魂的强烈感觉,身子都有些发软。莫心蓝轻轻的撩了一下长发。那精致的容颜在片刻间展现的妩媚动人心魄。旁边路过的服务生看得眼睛发直,一头撞到走廊的玻璃上,手上的餐盘立即洒了一地。汤汁流淌在棕色的地毯上。

看着问讯而来的混乱场面,莫心蓝无语的摇摇头,找另外一名服务生要了一间安静的休息室,坐到舒适的高背方形沙发上,道:“陆景,锁定目标没有?”

陆景叹口气,道:“我下午已经排查过了。最有可能的就是最近加入到和华团队的四个人。墨静雯、陈超、余乐、牧高山。”

莫心蓝冷静的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陆景道:“墨静雯有在面试的时候没有任何问题。她有被收买的可能。我在京城找傅婕筹集资金的时候只有她在场。余乐和牧高山我拿不准主意。陈超的可能性最小。心蓝,现在是收购现代汽车的关键时候。我不准备惊动隐藏在幕后的人。我准备隔离墨静雯所接触的信息。”

“将计就计?”莫心蓝微微蹙眉,“陆景。你这样做好像有点危险啊?小灵平时那么忙,难免会有所疏忽。”

陆景道:“我准备让咏碧和秋兰姐来我身边帮我整理邮件。小灵那儿我还没告诉她这件事。我担心她接受不了。她确实很忙。”

莫心蓝笑道:“这你可就错了。小灵比你想象的坚强。叶妍都给我说了。她一个人在香港等你四年,心性不坚强哪里能让你捡到宝啊?戴姆勒估摸着压不住我们,使用商业间谍很正常。小灵会接受事实的。”

“行,我听你的。你认为是墨静雯出了变故?”陆景反应极快,听得出莫心蓝的潜台词。

莫心蓝沉吟了一会,道:“我只是一种感觉。在3月3日的股东大会之前,戴姆勒应该从来就没有重视过我们。否则当时在股东大会的形势就不是那样了。你不是说墨静雯的父亲死的很蹊跷吗?她有被说动的可能。陆景,不要轻视仇恨的对人心的影响。”

结束和莫心蓝的通话,陆景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看着窗外。此时,汉城的夜色已经落下来。璀璨的灯火点缀在城市中。遥远的天际边有着晦涩不明的色彩。

这时,丁灵手里拿着一个食盒,推开门进来,“陆景,我给你把晚饭打包回来了。”

明州。

一名五十多岁的英俊男子于夜色中在露天阳台负手而立。蓝牙耳机里正传来高远基金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远的声音。声音有点幸灾乐祸。“二哥,你是没有看到陆景今天上午拍马会结束时的表情,简直跟吃了苍蝇一样。嘿嘿,戴姆勒估计使用了商业间谍。”

能被高俊远心悦诚服的喊一声二哥的只能是高家现任的家主、海益集团的董事长高俊耀。

“用间?”高俊耀轻轻的一笑。道:“以陆景在月初表现出来的能力,他会发现不了吗?”

商场之中用间太稀松平常。杀人都正常的很。美国总统不符合财团的利益一样会遭到刺杀。

高俊远道:“二哥,那可不好说。戴姆勒披了一层伪装。他们看起来似乎和三井有默契。”

高俊耀说出自己的判断,“不要心存侥幸。我觉得陆景肯定看出来了。他二十五岁就能和郑梦久、李健熙韩国商界的顶级人物过招。没本事是不可能的。”

高俊远琢磨了一下,道:“那我们需要通知戴姆勒吗?陆景要是知道了,以他的性格绝对会将计就计。戴姆勒有可能会棋差一招。”

高俊耀笑了笑。道:“为什么皇帝的新衣会被一个不知道畏惧为何物的小孩揭穿?皇帝的那些臣民是真不知道?”安徒生童话里没有写那个说出皇帝光着屁股的小孩的结局,但是很难想象吗?看看二十四史就明白。

高俊远也是十分牛叉的人物。很快就明白高俊耀想要说的意思,笑道:“行。我们闷声发大财。”

高远基金已经将手中1亿股出售给戴姆勒。戴姆勒也派出团队和海益汽车洽谈合资建厂的事情。好处都拿到了。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必要当“出头鸟”。知道杨修怎么死的吗?秀智商优越是要看场合的。

高俊耀负手看向星空。微微一笑。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三星身上。但其实,在这次收购中高家所获得好处也不少。并且,高家达到了自己的战略目标。与戴姆勒合资,就不需要担心和华名下的昆成汽车拿到现代汽车的技术。

而和华能不能顺利的完成收购都是两说的事情。高家只需要看戏就好。这很符合他的审美观。

3月25日三星的股份拍卖会上三井与戴姆勒各自拿下了3亿股份。以最终的成交价格而言,陆景从三星手中以35美元协议购买0.93亿股并没有显得多么吃亏。

三星的拍卖会结束之后,应戴姆勒的要求。现代汽车的现任会长郑梦久同意在3月31日召开现代汽车的临时股东大会。

和华上下开始为此次的临时股东大会做准备。此次临时股东大会的焦点集中在选举3名拥有行政权力的执行董事和董事长。董事长是否拥有一票否决权也是此次会议的关键点之一。

景华汉城大厦。

“玛德,老牧你都没看到三井那妞身材多火爆。前凸后翘。尼玛。那声音媚得。那女人如果下海拍片叫亚美爹,基本没苍老师什么事了。”

余乐嘿嘿笑着给牧高山说前天见到的长井静香。此时是下午四点。午后的阳光落在办公室墙角的富贵树上。这会办公室里就剩下他、牧高山、陈超三人。墨静雯在楼下出席和华的新闻发布会去了。丁灵在进里面陆景的办公室里和陆景商量事情。其实。没事丁灵大部分事情也和陆景在一起办公。

“麻痹的。那妞真是把钱不当钱。1千万美元随便丢。要知道国内10亿人里面,个人资产有1千万美元的能有多少?很有味道。陈超,你说是不是?”余乐挤眉弄眼的说道。

见牧高山一脸的好奇,陈超哭笑不得的点头,“是的。”余乐这小子正经起来还是很正经的。猥琐的时候堪比三十多岁的大叔。不过,男人私下里谈论几句漂亮的女人也无可厚非。

牧高山笑问道:“难道比丁行长的身材还火爆?”丁灵在和华的正式职位是和华银行的副行长。

“类型不一样。难分伯仲。”余乐摇头,“不过,客观的说长井静香的气质确实比丁灵还胜一筹。当然,在我眼里丁灵是最漂亮的女人。”

靠。牧高山大致明白了。道:“这我们都知道。你是痴情种子。那她比墨静雯呢?”

余乐点评道:“你的墨女神太青涩了。没有她身上那股妩媚的尤物风韵。要她还是处,我都有娶她的想法了。”

陈超没好气的笑道,“靠,大言不惭。你长得帅有屁用啊。追那种女人靠的家世和脑袋。你还敢要求她是个处。我靠。”说大话一向是余乐的风格。

余乐正要反驳。“咯吱”一声,陆景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陆景从办公室里出来,散了一圈烟给三人,随意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笑道:“聊什么呢?”

陈超和牧高山抹不过脸面,支支吾吾没说话。陆景虽然和他们是同龄人。但是陆景的身份在那儿,他们很难和陆景一起去说女人这种话题。

余乐嘿嘿笑道:“长井静香不是老针对我们和华吗?我们在讨论要是想个办法让这妞下海拍片,肯定火遍全球。”

我日。陆景一听就明白了,道:“你小子简直就是精力过剩。把你放在办公室里真是屈才了。准备一下。以后跟着我到处出差。哦,对了,你们是谁在追墨静雯?我记得上次有人在办公室送玫瑰。”

牧高山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陆先生,那个。我…”

陆景微微一笑,理解的拍拍牧高山的肩膀。“窈窕狐女,君子好逑。不过,你得防着余乐撬你墙角。他给我做助理,和墨静雯接触的机会很多。”

“我靠。”余乐本来被陆景调去做助理的话风弄得很爽。这是对他脑力的认可。结果听到陆景这句话郁闷的要吐血。陆景居然说他撬墙角?他当时可是揣测陆景吃了墨静雯的头道汤。

“靠个屁啊。”陆景笑骂了余乐一句,“长井静香是个黑木耳。以后少对她动些少儿不宜的念头。如果你不介意被她集邮的话,就当我没说过。”

陈超、余乐、牧高山直接听傻了。

这话骂的可比刚才他们说的还狠。看样子陆景对长井静香怨念十足啊。6亿股,和华一点边都没沾到,陆景心里有气情有可原。

余乐惊诧的道:“和华的商业情报部门连这种资料都可以搜集到?”

陆景道:“这需要收集吗?看一看就知道了。”

陈超、余乐、牧高山再次听傻。敢情这位是大牛啊,已经达到堪比“闻香识女人”的境界了。

陆景笑了笑,起身回了办公室内。门关上的瞬间,他脸上的笑容敛去。

莫心蓝认为墨静雯的嫌疑最大。诚然,墨静雯有背叛的理由。但是,需要注意,不是每家大型企业都愿意为一名大二的在校生提供如此好的职位。墨静雯有理由对和华保持忠诚。

陆景自信他不会看错人。他认为余乐的嫌疑最大。因为,余乐是最没有理由保持对和华忠诚的人。因而,陆景不惜让余乐成为他的助理。

而要打消余乐的心防,自然是“臭味相投”最合适。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