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67章 大叫三声

第1067章 大叫三声

墨静雯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陆景正和丁灵、徐咏碧、陈超、余乐在景华汉城大厦22楼的小会议室里喝茶。韩国的警方正在顶层的办公室里搜查。

他们几个眼不见心不烦,到楼下会议室里小坐闲聊。

陈超扶了扶眼镜,愤然的道:“韩国警方这是什么意思?认定我们和华偷窃现代汽车的技术了?”

余乐靠在软椅上,懒洋洋的道:“很明显的事情,韩国政府里面有些人对我们进行媒体公关的动作感到很不满。所以提前下手。陆景,你不是和不少国会议员谈过吗?怎么没有一点效果。”

丁灵一双美丽的杏眼瞪着余乐,不满的道:“你怎么知道没效果?就不许韩国国会里面分两派呢?”

余乐无奈的喝着茶。他敢质疑陆景,但是他怎么能跟丁灵辩论呢?

徐咏碧看得偷偷一笑。丁灵太护着陆景了。她轻声问道:“陆景,上面那些人会不会栽赃嫁祸给我们?”

陆景摇摇头,道:“郁浩宁正陪着那名警督。栽赃的意义不大。和华到底有没有偷窃现代汽车的技术不重要。韩国政府只是要一个就坡下驴的台阶。简而言之就是把黑锅退给我们。莫须有的罪名就可以。”

他对韩国警方搜查汉城景华大厦表现得很淡然。郑梦允、李宰范要是不知道抓住这个机会抨击政敌那奇怪了。和华的转机在下个星期就会来临。

这时,墨静雯穿着红色的衬衫,黑色的包臀长裙走进来。肉色的丝袜若隐若现,明艳照人的职场女郎。墨静雯情绪低落的道:“陆景。新闻发布会已经开完了。”

她这身美艳的打扮让丁灵和徐咏碧都觉得惊艳。只是,余乐和陈超没多少感觉。墨静雯这花瓶太大了。他们心里不满着呢。

“哦,行了。”陆景怎么会看不出墨静雯自责的心思,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开解她的意思,道:“你和余乐待会去帮我在费城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订一块明天下午使用的场地。我要招待客人。”

明天周六,唐诗经要飞来汉城打高尔夫,促使他和夏如龙见面谈现代汽车股份转卖的事宜。

墨静雯不太明白陆景为什么还要让她处理这些看似琐碎实际上却很重要的事情,道:“好的。”

仁川机场。

两名装扮入时的女郎顺着人流从机场通道里走出来。不少游客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

“诗经姐,你打扮的这么漂亮干嘛?这些男的都像狼一样在看你。”走在唐诗经身边的一名清秀的女孩笑盈盈的说道。

她穿着一件撞色拼接貂绒针织上衣,明快俏皮。搭配碎花大摆半身裙。宛若春日里的清新文艺小女生。

“我哪里打扮了?不就是平常的装扮吗?”唐诗经笑了笑,取了行李箱和文艺小女生一起出了机场。

人流穿梭的接机大厅里,玉树临风的夏如龙穿着一身整洁的休闲装含笑而立。见唐诗经看过来,夏如龙挥了挥手,大声道:“诗经,这里。”

字正腔圆的汉语。机场接机大厅里不少人看了看唐诗经和夏如龙。很般配的两个人。

唐诗经心里有些不喜夏如龙的大喊,矜持的点了点头。与好友一起走向夏如龙。

“噢--,诗经姐,你的追求者啊。真帅。比裴吴越还帅。”文艺小女生叽叽喳喳的轻声说道。

唐诗经没好气的敲了文艺小女生一记。道:“横波,你好吵呢。怎么,订婚了,就不叫吴越哥了?”

崔横波和裴吴越已经订婚。

“哼。他天天陪着童兮兮到处工作。我还喊他吴越哥,我不得亏死啊。”崔横波撅嘴说道。

“诗经。”夏如龙难掩心里的喜悦和唐诗经、崔横波打了个招呼。唐诗经介绍了崔横波和夏如龙相互认识。夏如龙殷勤的帮唐诗经和崔横波拖着行李箱送她们去汉城半岛酒店。

“高尔夫球在下午,中午我们在希尔顿酒店吃饭。略作休息后再去费城俱乐部。”

唐诗经微微点头,“米奇。你安排吧。”

她肯到汉城来,当然不是为了见证夏如龙在汉城的成功。她来是想促使陆景和夏如龙达成合作。这会使得她在圈子内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强。

陆景带着墨静雯、余乐一起在费城俱乐部和夏如龙、唐诗经见面。一行人在费城俱乐部里的高尔夫球场的会馆主楼里碰头。

唐诗经微笑着和陆景握手。“陆景,我们又见面了。”语气矜持而不疏远,似乎上周通话时陆景的冷淡对她毫无影响。

“唐小姐,你好。”陆景笑着点头。他现在心里对唐诗经的印象很差。语气不自觉疏远了很多。他并不想掩饰他的情绪。唐诗经还没有那个份量可以让他掩饰情绪。

“这是我的助理墨静雯、余乐。”陆景介绍道。

唐诗经不以为意,对墨静雯、余乐微微一笑,然后介绍道:“这是我的好朋友崔横波。”

唐诗经绣花拼接七分袖长款连衣裙,复古又时尚。圆领优雅迷人。余乐被唐诗经成熟风情的笑容迷得七晕八素,根本就没听到唐诗经说什么。

余乐说起来算是花丛老手,但是唐诗经身姿曼妙。浑圆的酥胸将连衣裙高高撑起。连衣裙束到腰间收紧,从腰肢再往下的臀部曲线曼妙无比,透着成熟女人的丰盈完美。她气质冷艳。让男人看一眼,就会兴起征服欲-望。他无法抵御唐诗经的魅力。

崔横波鄙夷的看了余乐一眼,也不会陆景握手,道:“真是没有礼貌。”

陆景淡淡的道:“是唐小姐的太美丽。”

别看陆景为余乐说话。他这会儿心里恨不得打这小子一顿。丢人啊。纵然唐诗经的成熟风情不可匹敌。尼玛,你偷偷的看啊。要不要这幅猪哥相?

如何男人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子盯着猛看心里都会不爽。夏如龙催促道:“陆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吧。”他拿定主意一定要在高尔夫球场上让陆景好看。

陆景同意道:“你们选杆之后就开始吧。”

“土人!”崔横波微微仰头道:“你们快选吧。我和诗经姐都带着我们自己的球杆。米奇是普林斯顿大学高尔夫球会的成员。他也有专门的球杆。我们等你。”

她见陆景对她心中最完美的女人诗经姐态度不好,心里早就炸毛了。

陆景自然不会和小女孩计较什么。让球童在前面带路。他们三人来的早基本上已经挑好。墨静雯知道作为助理,其实应该由她和崔横波针锋相对。但是她平日里的口才在唐诗经的气场之下感觉难以发挥。

这时,余乐也从震惊当中恢复,跟着一行人身后往高尔夫球场走去。他心里叫道:“靠,太丢人了。玛德,难道是最近去龙湖去得多了。对美女抵抗力直线下降?”

汉城今天下午的天气不错。阳光、风速、空气湿润度都非常适宜户外运动。蔚蓝的天空与碧绿的草地、宁静开阔的球场组成让人心旷神怡的画面。

陆景六人换了球鞋,带上手袋。三名球童已经在发球区准备就绪。开球之时,夏如龙道:“陆景,要不要用这盘球打个赌?正好我和诗经、横波一起三个人。你们一方也是三个人。就当是我们接下来谈判的开胃菜。”

高尔夫是一项休闲运动,同时也是一项竞技运动。

陆景挑了挑眉毛,道:“你有什么提议?”

夏如龙嘴角翘起,自信的道:“很简单。如果你输了,请你为你今天轻慢的态度向诗经道歉。如果我输了,接下来的谈判,我可以同意你为现代汽车股份的标价。”

和华手里有9.34亿股,陆景随意的开个价就是数十亿美元的波动。夏如龙为了让陆景道歉压上的赌注可不小。崔横波羡慕的摇了摇唐诗经的手臂。

唐诗经内心里有些触动,轻声道:“米奇。不要开玩笑。陆景,这盘球我们随便打打,边打边聊。”

夏如龙没有去劝说唐诗经,而是认真的对陆景道:“陆景。你敢不敢打赌?”

“夏经理很有信心啊!”陆景哂笑,“我也不占你便宜。如果你输了,你就在费城俱乐部的门口当着来往宾客的面大喊三声‘我是同性恋。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陆景如此发散思维的条件,夏如龙一脸便秘般的纠结着。

唐诗经和崔横波听得目瞪口呆。又是很不解。这是要整蛊的夏如龙。陆景居然宁可放弃标价的权力也要整一整夏如龙。

“哈哈!”墨静雯和余乐先忍不住低声笑起来。这下陆景可是把夏如龙嚣张的气焰给打压下去了。

内奸被查不出来了,两人都已经知道和华其实根本就没有打算出售手里的股份。之前做的真实的准备工作,其实是为了将和华手里的股份转给郑梦先的现代集团。

假戏真做,再加上陆景亲口所说,所以牧高山那么高智商的内奸还是会上当。

和华没有出售股份的意愿,和夏如龙打赌要那个标价权干什么。

夏如龙提出要陆景向唐诗经道歉本来就是为了博取美人欢心,想了了一会,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一会的道歉也要诚心实意。”

“没问题。”陆景大方的道:“你们先开球。”

见陆景胸有成竹、镇定自若,墨静雯和余乐士气大振、跃跃欲试的准备给嚣张的夏如龙三人组一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