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73章 密会

第1073章 密会

在墨静雯如此郑重、感恩的道谢之下,按理说陆景应该很有高人风范的摆摆手,淡淡的说道:“不用谢。”这才是符合他身份的做派。

但是,陆景愣了足有两三秒钟,然后尴尬的身-体微微前倾。他本来随意坐在墨静雯对面的乳白色沙发上,这时候做这个动作是在遮掩着他男人的自然反应。

墨静雯今天穿着优雅的双排扣起伏荷叶门襟白色衬衫,栗色的半身裙,裹得腰细臀翘。肉色丝袜勾勒着她笔直的小腿。标准的通勤装打扮。气质庄雅清秀。

要命的是,她这身套装紧紧的包裹着她凸凹有致的玲珑娇躯。弯腰时,那曲线所带来的诱-惑自不待言。饱满的酥胸低垂着,陆景都怀疑她的衬衣会不会裂开。

更关键的是,今天中午徐咏碧的双手累了之后就撒娇着不继续了,并没有帮他把火给泄出来。墨静雯的容貌气质都是一流,陆景中午被徐咏碧“摧残”了一回,哪里受到了这样的场景。

于是,他可耻的硬了。

陆景有点口干舌燥,咳嗽一声,摸了摸鼻子道:“静雯,不用这么客气。我们说牧高山的事情。”

墨静雯没留意到陆景的变化,坐下来,赫然的道:“陆景,对不起,这件事我给公司带来的重大损失。要不然,你也不会去偷窃现代汽车的核心技术。”

陆景愕然,无语的道:“什么偷窃现代汽车的技术?那与和华有鬼的关系啊。你都想哪儿去了!”

“啊…,我以为真是你派人去的。”墨静雯刚才感受到陆景的关心。放松了不扫,这会娇俏的吐吐舌头。明媚的轻笑起来。

看着墨静雯粉粉的舌头俏皮的吐出来,陆景哪里受得了。又往沙发里坐了坐。他不得不承认墨静雯这青涩的丫头其实很有女人味道的,只是他一直没怎么留意。

“我要派人去肯定是偷窃得手,哪里会没有得手!”陆景自信的说了一句,烟诗凝得手的消息他自然不会告诉墨静雯,“静雯,牧高山事情的损失也不大。就算和华在三星的拍卖会上拿到了1亿股,对3月31日的股东大会结果也没什么影响。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吧。”

“恩。”墨静雯知道陆景是故意宽慰她才这么说的,愧疚的道:“陆景,保密的问题我下次不会再犯。”

陆景就笑。“再犯错,你就做好给我打一辈子工的准备了。”

墨静雯精致明艳的脸上掠过一丝轻红,微笑道:“哦,那我可真的注意不能再犯了。”给陆景打一辈子工不就是给他当一辈子助理吗?墨静雯想着就觉得怪怪的。

其实,陆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这几乎算是隐晦的调-戏墨静雯了。他在美女面前的自制力真是函待提高。

陆景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道:“好了,正事谈完,我们说点私事。你现在担任和华的新闻发言人需要注意个人的形象设计。你以前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吗?”

女人的衣服、发型、首饰、手袋、鞋子、化妆都是一门门精深的学问。一个优秀的个人形象设计花费500万都是常有的事情。

怎么穿衣打扮墨静雯在她父亲没死的时候做为一名标准的富二代当然接触过。但是,她并没有花费过多的时间在这上面。天生丽质的美女不需要解释。

她想了想。如实道:“接触过一点。陆景,你觉得我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啊?”

陆景点点头,笑道:“那当然。本来有一个很精通的美女过两天会来汉城,我是打算让她先帮你参谋一下。不过她这两天的行程变了。过两天的新闻发布会。我先帮你参谋参谋吧。回头我们去新世界永登浦店逛逛。”

叶妍作为黄海、香港上流社会知名的名媛,她在穿衣打扮上的造诣很高。她前些天已经帮唐雨瑶把护照办好了。不过,现在牧高山已经被“排雷”。又是临近五一,叶妍给他打过电话。她准备和唐雨瑶去江州等他。到时候再一起来汉城。

陈苏子和廖信华的婚礼就在几天之后的5月1日举行。宋雨绮早早的和陆景说过。陆景需要回一趟江州。

墨静雯白皙的鹅蛋脸顿时涌上红晕,变得娇俏明艳。低下头,好一会才轻声道:“好。”

看着墨静雯妩媚至极的模样,陆景心里叫声:“我靠,实在不能忍。”念了好几遍“淡定”,陆景才是平复情绪。随即,他反应过来。靠,他这话怎么听着就像是借故和墨静雯约会啊!

一般来说,他作为男生怎么可能精通女子穿衣打扮的事情?这话听着就不对味。问题是,陆景经常和叶妍、莫心蓝她们这些绝色的美人在一起,他的鉴赏水平真的很高。帮墨静雯挑一套出席发布会的衣服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我日。他调-戏墨静雯的时候,墨静雯没察觉,反倒是想帮她的话被她理解成调-戏。陆景哭笑不得的道:“静雯,不是你想的那样。算了,我们改天再说。”

….

和墨静雯谈过之后,陆景本打算请来汉城汇报工作的苏晓玉一起吃晚饭。他现在有时间听苏晓玉关于柏斯铁矿石进度、情况的汇报。

刚到下班时间却是接到郑梦先的电话,“陆先生,我叔叔郑世勇和郑梦奎想要今晚和你见面谈谈关于他手中现代汽车股份的事情。”

“见我?”陆景琢磨了一会道:“那行,晚上我们见面聊。”

郑梦先扶了扶眼镜,道:“好。我和郑梦奎约晚上九点在江南区三成洞181号的别墅见面。”

江南区三成洞181号别墅就是陆景第一次和郑世勇、郑梦奎父子见面的地方。那是郑梦先的一栋别墅。

清凉的晚风徐徐吹动着三成洞181号别墅三楼深处小会客厅的淡蓝色帷幕。呼-呼-的响着。

郑世勇坐在轮椅上,郑梦奎站在他父亲身后。郑梦先和陆景坐在两侧的黑色高背沙发上。这场景和陆景第一次见郑世勇父子基本相同。唯一的差别就在于郑梦先的八弟郑孟日现在去了香港在唐悦的招待下倚红偎翠。

寒暄几句后,郑世勇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的道:“让梦奎来说吧。”他经历了一场大病之后越发的显得老态。任何人见到他都会想起风烛残年这四个字。

郑梦奎低头听父亲说了一句,转述了父亲的话,然后道:“陆先生,渣打银行的执行董事托马斯-李找过我,他希望我支持戴姆勒入主现代汽车。如果我按照他的吩咐去做,我只需要偿还渣打银行40亿美元就可以。另外还有约束的协议。但是,我不想当渣打银行的傀儡。”

说到这儿,郑梦奎顿了顿,让陆景消化这个信息。

陆景轻轻的摇了摇酒杯,微笑着颔首,示意郑梦奎继续。

郑梦奎压根就不提他们在3月3日现代汽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之前接洽时不愉快的事。这会又来找他谈。仅仅是一个不想当傀儡的理由可不够。

郑梦奎心里微沉,陆景这人不好糊弄,道:“陆先生,我打听到一个消息,你或许会有兴趣。渣打银行背后是英国的沃伦财团。澳洲前些时候通过的劳工输入法案。沃伦财团出了不少力。你知道,澳大利亚是英联邦的成员国….”

陆景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郑梦奎带给他的消息不算太意外。澳洲的事情背后有沃伦财团的影子他听陈笑汇报过。只是没有想到沃伦财团居然是渣打银行的实际控制者。

郑梦奎爆出猛料之后,就静待陆景说话。

陆景琢磨了一会,问道:“郑先生想要在我这儿得到什么?”纵然是当着郑世勇的面,陆景说话也不客气。

之前,郑梦奎的狂妄、野心、故意的拿捏都让他很不爽。他不会天真的以为郑梦奎是受不了渣打银行的榨压过来寻找他的庇护。

郑世勇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他人老成精,自然明白陆景如此态度背后的缘由。怪不得他这个儿子在今天的谈判一定要他前来。看着架势,他如果不来,陆景都不会给郑梦奎面子。

其实,郑世勇想差了。陆景现在也有和郑梦奎合作的地方。郑梦先这段时间就一直在和郑梦奎接触。他这番作态不过是为了一会多争取利益。

事实上,和华公关韩国政府成功之后,郑梦奎就决定与和华合作。一方面是戴姆勒、渣打银行逼得他太紧,他不愿意失去手中现代汽车的股权。

另外一个方面,他见识到那天现代汽车股东大会各个人物的风采之后,他已经没有继续成为现代汽车董事长的野望。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既然要卖个好价钱,他当然信任他堂兄郑梦先的人品、商业声誉。

郑梦奎脸色有些尴尬,讪笑道:“陆先生,我的想法是将我手中的1.16亿股份暂时出售给和华。等我偿还渣打银行的债务之后,我想将股份重新赎回来。”

协议什么的,真心不要太当真,看看郑梦奎如今的运作手法就知道。按照他和渣打银行的协议,他是需要优先以现代汽车的股份充抵债务,但是假设他手里没有现代汽车的股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