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75章 政治献金

第1075章 政治献金

高贤重接过郑梦久递来的传真,仔细的翻阅着。对现代集团突然如此高调的宣布收购现代汽车,他心里已经略有心得,想的七七八八。

“贤重,你怎么看?”郑梦久缓缓的问道。

在前段时间和华遭遇到韩国政府的打压之时,高贤重曾经劝他高价收购和华手中的股份,但是等他准备通过中间人与和华接触时,形势突然逆转。这件事只能是不了了之。

高贤重沉稳的道:“会长,和华现在的名声在国内很差。这是很明显的借尸还魂的操作手法。郑梦先来收购我们,国民无话可说。和华估计过两天就会宣布接受现代集团的出价。”

郑梦久轻轻的点点头,这和他的判断是一致的。现代集团根本就没有派专人和他接触,敷衍的意思很明确。很显然是为和华接受现代集团的报价造势。

高贤重接着分析道:“至于40美元每股的高价。会长,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前段时间和华洗脱嫌疑的过程,现在回头来看,郑梦允议员的作用很关键。”

郑梦久眉角跳了跳,背着手站起来走动了几步,反问道:“贤重,你是说老六会接受现代集团的报价?”

高贤重慎重的点点头。他认为和华与郑梦允可能存在着某种交易。40美元每股的高价是给郑梦允的酬劳。

郑梦久想了很久,道:“或许吧。这件事的猜测你不要和别人说。”

“我会守口如瓶。”高贤重忙答应下来。

郑会长和郑梦允关系不佳,但是在3月3日临时股东大会上郑梦允特意过来参加。支持郑会长,就凭这一点。这件事就不宜宣扬。

多年的心腹,郑梦久对高贤重还是很放心的。商议道“贤重,既然和华要让现代集团走到前台来,我们得抓紧时间和戴姆勒达成协议了。”

高贤重皱眉苦笑道:“会长,就怕戴姆勒不肯让步啊。”他一时半会也早不到破局的办法。

郑梦久对高贤重的判断深以为然,轻叹口气,道:“我们再尝试着和戴姆勒接触吧。”

自那天在韩国外交通商部大楼外被陆景戏弄了一番之后,长井静香虽然恨陆景恨的牙齿痒,但是她还是回了东京。收购目前的困境在郑梦久和戴姆勒身上,她没有必要留在汉城消耗时间。

东京高级别墅区映世别墅东北角的14号别墅中。四月底,樱花满地。白色的樱花铺陈在青石板上,庭院里满是浪漫。

长井静香换了一身洁白的和服,跪坐在庭院中的榻榻米上煎茶。远处的庭院门口有两名俏丽的女佣随时待命。

片刻后,一名女佣拿着手机走进来,温顺的站立在一旁看着长井静香流水般带着韵律的动作。长井静香一套茶艺功夫做完,道:“繁子,什么事情?”

繁子鞠躬道:“小姐,你的电话。”

长井静香招招手。接过了繁子手中精巧的黑色手机,里面传来她的助理竹田一郎的声音,“小姐,现代集团的郑梦先高调宣布参与收购现代汽车。现代汽车的六家股东都已经接到现代集团每股40美元的报价。和华已经私下里向媒体透风会接受现代集团的报价。”

长井静香妩媚的冷笑一声。“和华又在玩把戏。看样子他们很清楚韩国民众会抵触和华入主现代汽车。”

竹田一郎道:“小姐,同时透漏出愿意接受报价的还有郑梦允。他在接受一家媒体街头采访的时候谈到了这个话题。”

“郑梦允?”长井静香拿起手边名贵的小巧瓷杯喝茶。沉思了很久,她说道:“一郎。散布消息,郑梦允收了和华的政治献金。所以他卖力的帮和华洗脱嫌疑。”

长井静香一直都在关注和华在汉城的运作。大众和丰田的游说团根本就没有去撬动韩国政坛。毕竟,几方都有默契是和华背黑锅。她早就怀疑韩国此次政坛的风波背后是和华主导的。

现在现代集团居然要以40美元每股的价格收购郑梦允手里的股票怎么不让她生疑。反正这种事情不需要证据。她很乐意给陆景添点堵。

竹田一郎道:“好的。小姐。”

仲春周日下午的阳光和熙,浓浓香甜的咖啡味飘散在汉城大学外的一家咖啡小店。

咖啡店外两三张撑开的遮阳伞遮住了精美的藤椅圆桌。陆景抿着咖啡笑问道:“晓玉,这几天李慧乔带你在汉城里逛了不少地方吧?”

他本来昨天要听苏晓玉汇报柏斯的详情,结果又因为要带着徐咏碧、墨静雯、余乐几人和郑梦奎谈细节,又耽搁了一天。

苏晓玉手里拿着一块绿豆糕品尝着,“恩,逛了不少地方。慧乔对汉城很熟悉。”

李慧乔在汉城生活了很久要是还对汉城不熟悉就奇怪了。她带着墨镜,吸着果汁,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就是有时候被认出来,给苏姐带来很多麻烦。”

“正常情况。”陆景笑了笑。天辰娱乐在汉城的分公司t-q公司给李慧乔制定的那个国民女神培养计划严格执行着。美到极致的容颜,不俗的唱功让李慧乔在韩国早就红的发紫。她已经由歌坛开始进军电视剧。据说她的处子秀作为女一号表演的很精彩。她在汉城里逛街被认出来是正常情况。总有一两个醒目的歌迷、粉丝。

李慧乔娴静的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她99年前在建业留学的时候就和陆景认识,算得上是一般的朋友。

李慧乔气质清丽惊艳,这样一位大美人在身边看着就赏心悦目。陆景笑了笑,道:“晓玉。我们现在谈谈柏斯的情况吧。”

“好啊。”苏晓玉从手袋里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又分别递了一张给陆景、李慧乔。然后开始给陆景汇报和华在澳洲遭遇的挑战。

日系财团在澳大利亚经营日久,潜在的影响力很大。澳洲的铁矿石产业。日系财团能占到六成左右。而澳大利亚本就是英联邦成员,英资企业在澳洲的历史很古老。他们在澳大利亚政府的影响力比日系财团更大。

由于沃伦财团与三井财团合力推动的澳大利亚劳工输入新规会导致和华第一船回国的日期向后延迟,劳动力成本大幅增加。和华现在基本没有什么应对措施,只能是追加投资,大幅追加投资。

谈了有半个小时,陆景对矿场开采、设备运输、铁路建造、码头、土地购买等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大致清楚了。每年亏损大约在14亿美元左右,和华将会在预计第一船矿石起运时间在2006年7月。

陆景想了想,道:“柏斯那里咬牙撑着吧。亏损的资金从其他地方抽调。沃伦财团和三井亏欠给我们的,我们迟早要找回来。”

苏晓玉有些担忧。轻声道:“陆景,能不能撑得住啊?陈总每天都殚精竭虑。”

“肯定撑的住。笑笑那里过段时间我会增加资金调拨过去。”陆景语气肯定的说道,“有关注刚结束的伊拉克战争吧?我投了30亿美元到石油期货中。这笔收益收益支持我们在澳洲铁矿石的亏损。”

3月20日美国发动战争,到4月15日,美军宣布伊拉克战争的主要军事行动结束。

“多少?”苏晓玉刚拿起咖啡杯,被陆景给吓得将咖啡杯都没拿稳。咖啡杯子落在小圆桌上咖啡全部洒到苏晓玉的衣服上,“哎呀--!”

“没被烫着吧?”陆景和李慧乔手忙脚乱递纸巾给苏晓玉。她今天穿着一件咖啡色的打底衫,宝蓝色的低腰牛仔裤。这会裤子大-腿处全部给染上了咖啡色。

“没有。没有”苏晓玉自己狼狈拿着纸巾将衣服上的水渍擦干。

“晓玉,算了。你这身衣服估计废了。我们坐车回去换件衣服。”陆景给十三打了个电话,坐车和苏晓玉、李慧乔往临江别墅而去。

苏晓玉坐到车上后身上还带着咖啡的香气,她还关心陆景刚才的话题,忧心忡忡的道:“陆景。你投了30亿美元进去,要是亏损了怎么办啊?”

期货市场是20倍的杠杆。和华30亿美元的资金可以撬动600亿美元的期货,要是亏损的话。真个和华都会被搭进去。被期货交易埋葬的企业不在少数。在苏晓玉眼里,这是一场很疯狂的赌博。

李慧乔坐在副驾驶座上。陆景就坐在苏晓玉身边。他自信的道:“不会的。”

美军宣布战争结束后。国际油价应声下跌,每桶下跌10美元。截止今天,国际油价报收每桶25.49美元。但是,他非常清楚美军将陷在伊拉克。国际油价到今年年底将会强势上涨。2004年1月份纽约轻油期货平均每桶41.45美元,为21年来最高水平。

甚至高于伊拉克战争之前的最高价:3月13日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西得克萨斯轻油达到了每桶37.83美元。

“哦。”苏晓玉现在不信陆景也没辙了,心里轻叹一口气。和华最大的优势在陆景,最大的劣势也在陆景。她真担心哪一天他失败了会不会把之前的都给陪上了。

苏晓玉哪里知道,陆景的脑子里对国际油价大致走向有记忆。更何况,如此疯狂的大手笔的投资期货,陆景又怎么可能没有和莫心蓝等人通气呢。

苏晓玉是关心则乱。

李慧乔对石油期货不怎么关心,虽然看到苏晓玉失态至极,但是听陆景现在自信的话,心里就信了三分。

十三刚刚将汽车驶出汉城大学,陆景便接到墨静雯的电话。她的声音有些焦急,“陆景,我们有麻烦了。汉城里有消息称郑梦允收了和华的政治献金,所以前段时间帮和华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