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97章 斯图加特

第1097章 斯图加特

陆景和烟诗凝约定在周三中午的饭局不得不推迟。陆景接到了陈旭江的通知:戴姆勒有意同意和华的要求,他得去斯图加图和戴姆勒的董事长雨果-索尔洽谈具体事宜。

周四下午,陆景一行人十二人乘坐汉莎航空的客机从京城出发由法兰克福转机抵达斯图加特。

陈旭江派来接机的小罗是和华在香港总部的职员,二十多岁,平头,带着眼镜,精明强干的样子。他身边是一名瘦高的男子,这是出发前配备的德语翻译杰伊(jay)。

“陆先生,很荣幸见到你。”小罗和翻译杰伊举着接机牌,很快就看到陆景一行人拖着行李箱过来。一队华人的面孔在斯图加特机场异常的显眼。更别说陆景身边的助理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小罗确信他不会认错人。

“你们好。”陆景和小罗、杰伊握手,寒暄几句,就在小罗的安排下前往斯图加特市区。入住的酒店是五星级酒店梅里迪安斯图加特酒店。

豪华套房里,陆景和卫婉仪刚放下行李,陈旭江就急忙赶过来和陆景见面。见卫婉仪也在,禁不住一愣,笑道:“卫小姐,你好。”他参加过陆景和卫婉仪在香港举办的婚礼酒宴。

卫婉仪温婉娴雅的和陈旭江打了个招呼,道:“陆景,我去歌儿、雨瑶她们那边看看。你和陈董先聊。”

“恩,好啊。”陆景笑着点点头。婉仪因为最近调动工作的事情,相当于是无政府状态。时间很自由。谢清歌正好是因为三月底去伊拉克做新闻报道,累积了一周的带薪假。她们俩跟着一起来德国游玩。唐雨瑶和徐咏碧现在作为她的助理。自然跟着他来了斯特加特。

一行十二人,再除了两名临时联系的德语翻译之外。就是和华此次洽谈的全部团队人员。

陆景从冰箱里拿出一罐饮料给陈旭江。待会卫婉仪要回来,两人便没有抽烟,喝着德文标识的果汁,两人笑着说起目前的情况。

整体来说,和华目前的态势很好。陈旭江给陆景介绍详细的情况。明天的会谈比较私密,不会公开。戴姆勒参与会谈的是雨果-索尔、科林-科菲。洽谈的要点是如何解决目前现代汽车的僵局(目前还是由郑梦久在负责现代汽车的工作)以及日后增发现代汽车的股份分配方案。

陆景琢磨了一会,道:“陈叔叔,你觉得明天洽谈的难点在哪里?”

陆景的尊敬让陈旭江有些受用,微笑道:“戴姆勒未必会按照我们的想法来。谈判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戴姆勒最终还是会想着在增发新股的时候占据主动。”

以现代汽车已经30亿股的总股本份额。不可能继续增加30亿股。即便是这样,也不过是将郑梦久和三井的占股比例稀释一半。

因而,戴姆勒与和华是合作大于对抗。有限度的对抗就在于谁来主导现代汽车。

陆景想了想,笑道:“那看样子,我们还需要等北美那边克莱斯勒的消息。”

陈旭江笑着点头。

….

陆景和戴姆勒的会谈在他抵达斯图加特的第二天就开始。一家不起眼的商务酒店的小会议室里,陆景见到了手握戴姆勒大权的雨果-索尔、科林-科菲。

雨果-索尔是个老帅哥,和二战时期德军那些老元帅有点像。科林-科菲则是个碧眼的高大德国人。

小会议室的布局很紧凑,双方的随行人员围着茶几两边而坐。说是私下里接触,实际上谈判很正式。

科林-科菲和陈旭江分别介绍了己方的谈判人员。简单的商务礼节寒暄之后。谈判很快便开始。

科林-科菲道:“对于和华的要求,陈先生已经转述。用股份来保证话语权,我们也是赞同的。我想知道和华对后续股票的分配方案。”

陆景对这样直来直去的谈判风格没有什么不适应,道:“我准备采取定向增发的方案。戴姆勒可以占35%的股份。和华占45%的股份,剩下20%归其他股东所有。”

科林-科菲当即反驳道:“这个方案我们不会赞同。和华所占的股份比例过高。为什么不能和戴姆勒一样呢?这让我十分怀疑陆先生的合作诚意。”

坐在陆景身后的唐雨瑶和徐咏碧对视了一眼,都是颇为不满。如果和华没有诚意又怎么会这么远跑来斯图加特谈判呢。

陈旭江笑呵呵的抖抖烟灰。道:“科菲先生,现在和华手中的股份并就比戴姆勒多。如果增发之后戴姆勒的股份反而与和华一样,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科林-科菲语塞。徐咏碧心里暗道:陈董这话老辣。

一直没说话的雨果-索尔把手里的文件一合。声音洪亮的道:“陆先生,陈先生,我知道和华与摩根士丹利签订了对赌协议,急需拿下现代汽车董事长的职位。这一点我们可以让步。不过,我有一个提议,董事长这个职位为什么不效仿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制度呢?我们完全可以轮流来担任。”

陈旭江看向陆景。这个条件他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陆景眼睛眯了眯,科林-科菲的话大概都是为雨果-索尔这个观点做铺垫吧!戴姆勒居然想要轮流担任现代汽车的董事长。

对实力相差不大的股东来说,轮流担任现代汽车的董事长职务,执掌现代汽车没什么问题。但是和华与戴姆勒的差距太大。就算和华先拿到一个任期,在现代汽车定下的基调、规矩还是很容易会被戴姆勒抹去,和华根本无法顺利的借用现代汽车的资源。

后任向前任追责是很正常的事情。也很容易拿到证据。比如:韩国总统经常在下台之后被司法调查。

和华现阶段根本就无法与戴姆勒玩轮流坐庄的游戏,那是找死的行为。

陆景道:“索尔先生,我无法同意你这个提议。对和华来说,掌握现代汽车的行政权力收购才有意义。我们希望将现代汽车带入一个新的辉煌时代,给予股东丰厚的汇报。

但是,戴姆勒是希望现代汽车成为旗下的子公司。这样一点恕我不能同意你的要求。”

唐雨瑶美眸藏着笑。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全是废话。陆景的打算,她清楚的很。和华是要撬现代汽车的墙角、资源,把昆成汽车发展起来。至于现代汽车的前景,根本就不是和华操心的范围。

雨果-索尔和科林-科菲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人。听出了陆景拒绝的强硬态度,双方群枪舌剑争论了1个小时候,洽谈便早早的结束。

下午的眼光落在充满了异国风情的街头,和戴姆勒洽谈的商务酒店距离梅里迪安斯图加特酒店十几分钟的路程。陆景和唐雨瑶、徐咏碧选择步行。赵姿远远的跟在后面。

其余的同事在陈旭江的带领下坐车返回酒店,继续准备下周一的谈判。

“陆景,你态度似乎有点强硬,你不怕谈崩吗?”唐雨瑶还是第一次跟着陆景做事,有些不解的问道。

陆景握住唐雨瑶的手,道:“当然怕谈崩。这件事本就是我们来游说戴姆勒。但是,戴姆勒的要价太高,我们完全承担不起,不得不拒绝。我在等美国那边的消息。”

唐雨瑶有些明白了。陆景在等戴姆勒内部的反对派施加压力。她清艳的笑笑,道:“陆景,要不要去找婉仪姐和歌儿?”

“不去了,我们单独逛逛。”陆景笑了笑,看向左手边的徐咏碧,“碧儿,你觉得呢?”他这几天晚上都在陪卫婉仪。在京城的时候也是。今天是得单独陪陪唐雨瑶和徐咏碧。

徐咏碧笑吟吟的白陆景一眼,“我说去,你真去吗?”她对陆景可是很了解的。

陆景挠挠头。唐雨瑶嫣然一笑,神采飞扬。街头不少德国人都看了过来,这个东方美人的魅力迷人。

….

雨果-索尔将下一次的谈判定在了6月2日,实际上是想晾晾和华的人。

但是,在6月1日,他收到美国的消息。克莱斯勒公司的董事里奇-罗吉尔在邮件中质疑在收购现代汽车的事情上与和华对立的必要性:我们应该尽快掌握现代汽车,让收购看到效益,而不是拖延不决。

“谢特。罗吉尔这个混蛋,怎么在这个时候唱反调。”雨果-索尔将手里的鼠标一砸,拿起电话拨给了科林-科菲。半个小时后,科林-科菲来到雨果-索尔的办公室。

雨果-索尔沉着脸道:“克莱斯勒那边的反应你了解到了吧?从98年合并以来,克莱斯勒公司就一直在亏损。现在反倒质疑其我们的决定来。”

科林-科菲自然是早看到过里奇-罗吉尔的邮件。事实上,他见到陈旭江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和华肯定派人在美国展开游说了,只是没想到他们的工作如此卓有成效。

科林-科菲提醒道:“索尔先生,克莱斯勒在戴姆勒-克莱斯勒拥有43%的股权。”

雨果-索尔脸上的怒色一闪,道:“我知道。今天的谈判我不去了。将和华的股份压低到40%,等和华清理了郑梦久在现代汽车的影响力之后,我们再和郑梦久合作,拿下现代汽车。现在先保证我们的收益兑现。”

科林-科菲点点头,探讨了几句细节,便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