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05章 小花脸

第1105章 小花脸

李怡馨笑吟吟的道:“算你聪明。现代汽车收购的时候算是我的实习期,我现在已经正式进入三星工作。不告诉我原因吗?”

陆景笑道:“能有什么原因。这不是被你们韩国的媒体、政府给黑了吗?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洗白了。”

李怡馨惊讶的打量陆景,道:“真是另辟蹊径呢。怪不得我爸夸你很有前途。”父亲可不经常夸人。

陆景就笑,“那可多谢李会长了。”

李怡馨得意的一笑,眼睛笑得如同月牙。她一向以她父亲为荣。想了想,道:“算了,你都抢下mbc-games的赞助,我不和你争了,我换一家电子竞技俱乐部谈吧。噢,陆景,现代汽车的核心资料被偷窃是你干的吗?”

陆景哭笑不得,大小姐,这种事我能告诉你吗?他义正言辞的道:“当然不是。我哪里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

“我想也是啊。”李怡馨开心的笑起来,这个问题其实挺私密的,陆景倒是毫不犹豫的告诉她了。自我感觉和陆景关系又进了一步的李怡馨神秘的一笑,略带点娇羞的道:“陆景,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恋爱了。”

啥?陆景愣了愣,半天才回过神来。敢情这位韩国国民公主还是没有摆脱她的宿命。陆景沉吟了下,道:“恭喜你啊。怡馨,我想给你个忠告。”

李怡馨笑道:“什么忠告?不会又是顾全大局之类的吧?仁成他人很好的,长的比你帅。”

“当然不是。”陆景摇摇头,对沉浸在爱情甜蜜中的李怡馨有些无语。“你恋爱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如果你想这份感情长久的话。”

李怡馨道:“这我当然知道啊。”她只是率真。又不是傻子。裴仁成只是一家金融机构的职员,恋爱的事情给父亲知道了肯定要出大事。

见李怡馨完全没有领悟他的意思。陆景只得再说的透彻一定,“怡馨,你要想和那个什么仁成走进婚姻殿堂,关键在于坚持,要做好十年,二十年的准备。嗯,你父亲的年纪…”

李怡馨脸色微微一变,她明白陆景要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是她听到的第一个有价值的建议。她只是沉浸在收获爱情的甜蜜中。又如何不担心两人的前途。

李怡馨郑重的道:“陆景,谢谢。”

陆景笑道:“我们是朋友啊。哦,任何时候都不要绝望。如果你绝望了,可以给我打电话。”

李怡馨偏头笑道:“怎么像探讨哲学问题似的。我不一定给你当救世主的机会呢。”

正说着,陆景的手机又响起来。陆景无语,歉意的对李怡馨笑笑,接了电话。这时候是朋友、生意伙伴、人际关系网中的重要任务给他道贺,他总不能不接电话。

李怡馨伸出白嫩的小手在陆景肩膀上拍拍,见陆景看过来。她在陆景面前笑盈盈的挥挥手,算是道别,转身离开。

陆景和董坤明打完电话,又接到占哥儿和王灿的电话。消息早就传到国内,他们过了一天才打电话过来只是避开他电话的高峰期。现代汽车的执行董事能带来巨大的声望。

但是,在朋友之间而言。并不需要专门道贺一声。而收购了现代汽车则完全不同。这带给他的声望比之前还要高一倍。从今天来参加宴会的名流就知道。

要知道,六个月前。他去紫纪元餐厅参加宴会的时候,还是一名籍籍无名的小卒。还被罗映浩刁难、讥讽。

陆景和丁灵、徐咏碧、唐雨瑶、郁浩宁、墨静雯、郑孟日打了个招呼,离开了酒宴现场。他个人的声望与和华的声望是连在一起的,从这几天的报道可以看出,和华已经在亚太范围内成为知名的企业。通俗点说,已经成为二流的亚洲财团。

现代汽车在全球汽车格局中算不上什么庞然大物,但在亚洲地区的汽车工业体系中,确实有些地位。和华能拿下现代汽车,众人自然以现代汽车的标准来平叛。

“陆景,等我一会。”陆景刚顺着红色的地毯走到电梯口,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呼,陆景回头,看到穿着抹胸白裙的郑芝荷提着裙摆,快步走过来。

陆景按住电梯,等娇小玲珑的郑芝荷过来,微笑道:“怎么不在里面玩了?”

郑芝荷是他让徐咏碧打电话叫过来的。徐咏碧知道他和郑芝荷只是对外宣称情人关系,为了安抚郑氏兄弟的人心,当即笑着答应下来。

郑芝荷站到陆景身边,清纯的笑道:“不太好玩呢。没人敢和我说笑啊。”

她进去的时候,陆景带着她转了转一会,身份早就传出去。现在陆景携收购现代汽车的威名,谁敢单独的和她说话啊。

陆景微微一笑,关上电梯。郑芝荷有点忐忑的看了陆景一眼,道:“陆景,八叔让我邀请你去我的公寓里喝杯酒。”

陆景皱皱眉,拿出手机,道:“郑孟日搞什么鬼。芝荷,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听他的。”

郑芝荷见陆景要打电话,吓了一跳,连忙拉住陆景的手腕,“陆景,别。八叔只是建议我这么做,不是强迫的。我…”

郑芝荷低头,急得快要哭出来。她害怕郑孟日日后报复她。毕竟,她和陆景只有五年的约定。郑孟日在汉城里可是利害人物。她前些天还听说一个演艺的前辈因为没有陪好他丢了一个重要角色,工作都差点丢了。

郑芝荷又哪里知道,就算她不在陆景身边,解除表面上的情人关系,借郑孟日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报复她。

见郑芝荷泫然欲泣,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也是因为比赛失败坐在走道里哭的稀里哗啦。陆景不禁莞尔。小姑娘挺爱哭的。他把手机收起来,“行了。我不打电话。我回城东区的临江别墅,你去那儿。我送你。”电梯到大厦1楼。陆景说道。

“哦。”郑芝荷抬起头,希翼的看着陆景,“我今晚住那儿可以吗?”

陆景就笑,“又不是没住过。把慧乔也喊上吧。那里房间不少。”

片刻后,十三将景华汉城分公司的那辆黑色劳斯莱斯开过来。坐到车里,陆景拿了纸巾递给郑芝荷。刚才那么一会功夫,郑芝荷的眼泪已经落下来。

“擦擦眼泪吧。”陆景轻声说道。这种惶然的滋味他体会过。当年大哥出事后,他四处奔走,闭门羹吃不知道多少。有时候那种等待宣判的惶然确实能让人哭。

“哦。”车灯下。郑芝荷精致的小脸挂着泪珠,楚楚动人。接过纸巾轻轻的抹着脸上的泪花。没一会,脸上精致的妆容就变得乱七八糟。

陆景没有留意到,他的手机又响起来。风铃声在车厢中响了一会,陆景才神色复杂的接了电话,“晓玉?”

五一前夕,那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和苏晓玉联系。他并不打算接受苏晓玉对他的感情,只是。那晚郑芝荷送红酒进来时,他正好在苏晓玉嘴里尽情的释放,还弄了不少在她脸上。这事,他也不能当没发生过。

“是我。陆景。恭喜和华成功收购现代汽车。现在原油期货价格正在上涨,你的判断很准确。恭喜。”苏晓玉的声音很轻柔。

陆景默然。他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娟秀婉约的女孩。

苏晓玉道:“陆景,我给陈总打过电话。我准备结束假期返回柏斯上班。我…我想见见你。”

最后一句话说的情思深重,陆景又不傻。哪里会听不出来,苦笑道:“你又把我当吉祥物啊。来汉城吧。我还要在汉城呆几天。”

他要把汉城这边的事情理顺之后才回香港。同时也是在考验余乐的能力。大约还会在汉城呆三四天的时间。

陆景挂了电话,本来心情有点郁闷和沉重,转头一看郑芝荷那种“五彩缤纷”仿佛川剧脸谱的脸,顿时忍不住笑起来。郑芝荷给陆景笑得小脸绯红,问道:“是不是哭花脸了。没镜子,我看不到。”

“算了,我帮你吧。”陆景从郑芝荷手里拿过纸巾盒,抽出一张纸巾,帮她擦拭起来。郑芝荷的状画的有点浓,陆景一点点的擦拭着,随口问道:“你化妆是和谁学的?和你本身的气质不怎么搭配。”

“我自学的。”郑芝荷眼睫毛抖了抖,不好意思的道。陆景就在她面前,正帮她初步的卸妆,她没法低头。

陆景道:“明天我让天辰娱乐那边为清你一个造型设计师。你要是不会化妆的话,化点淡妆就可以。”

没有卸妆油,根本就擦不干净,陆景只是帮郑芝荷大致的擦一下,免得变成了小花猫。陆景从来没有认真的打量过郑芝荷,这会却是看个透彻。

小巧精致的瓜子脸只有巴掌大,五官精致如画,没有任何的瑕疵,最动人的是那双明眸,黑白分明,有点勾魂夺魄的魔力。

郑芝荷见陆景正打量着她,娇怯的看了陆景一眼,眼神飞快的躲开。“他不会要吻我吧?”想到这儿,郑芝荷呼吸有些紊乱,脸上涌起潮红。她不敢拒绝陆景。至于,有没有想,她不知道。

将郑芝荷的小花脸擦干净后,她姿容绝色。陆景不否认在一霎那间他动心了。嫣红的嘴唇就在他面前。只要他俯下身就可以品尝到佳人柔唇、香舌动人的滋味。

从郑芝荷羞怯的表情,他知道吻下去郑芝荷不会拒绝他。陆景深吸一口气,压住旖旎的心思,坐回到座位上。

车内忽而变得寂静,车窗外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飞速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