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08章 糊涂账

第1108章 糊涂账

苏晓玉的话让陆景微征,略带自嘲的道:“晓玉,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苏晓玉愣了愣,仰着头,轻声道:“我觉得你很好,体贴温柔,勇敢,成熟。”

陆景无语的摸摸脸,道:“这哪里是我。都是你想象出来的啊。晓玉,是不是还要加上一个‘风流多情’的评语?”

苏晓玉明眸婉转的看了陆景一眼,婉约的低头,柔声道:“我没说呢。”

她倒是想否认,把心上人说的更好一些。但是,楼上隐隐飘来的笑声提醒着她:楼上几位绝色佳人全是陆景的女人。

陆景摇摇头,这就是承认了。风流多情,自己想否认也否认不了。但是,如果自己付出感情的女人最后离开他转投到别的男人怀抱,自己可不会像情场浪子那样洒然一笑而过,而是会伤心、难过、痛苦。

陆景道:“晓玉,如果我同意你在我身边,最后你却离开我,我会很痛苦。所以,如果是注定无法走到最后的感情,我不能接受。”

听到陆景这话,苏晓玉却是眼眸微亮,抬头道:“如果我一直陪着你呢?”

陆景给苏晓玉此时兴奋的神情给“灼”了一下,这叫他怎么回答?他和苏晓玉之前只是朋友,他对她并没有一丝男女之想。

苏晓玉轻轻的抱住陆景的腰,道:“陆景,我给你十年的时间来考验我好不好?在这之前,你不许对我不好。”

她虽然勇敢的争取她的爱情,但是要说她不怕陆景生气是假话。她想要和陆景的关系更进一步。又怕陆景把她赶离他的身边。

那晚之后,两人的关系变得有些复杂。她真怕陆景忽而下定决心将她调离,或者不再见她。这份忐忑让她不解决这个问题。都没心思回柏斯工作。

我之前有对你不好吗?陆景无语,道:“晓玉,十年的时间,你的青春都没了。”又轻轻的拍了拍苏晓玉的背,“好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好吗?我们还做朋友。”

他不想在苏晓玉的事情上继续纠缠了。对他,对苏晓玉都不好。

听得出陆景话里有几分严肃的意思,苏晓玉委委屈屈的低头,心道:可是。我不想只和你做朋友。

陆景轻轻的摸了摸苏晓玉中分发型的秀发。心里有些愧疚。

苏晓玉那晚用嘴给他弄了一个多小时。这么长的时间,他有大把的机会反悔,最后还是默认了让苏晓玉这么取悦他。现在说和她做朋友,实在有些过分。但是,这件事确实不能再拖下去了。

陆景手机的风铃声在夜色中有些响。陆景看看号码,见是烟诗凝的电话,也没有避讳苏晓玉,接了电话。

“陆景,恭喜你啊。”电话里烟诗凝心情似乎不错。笑声轻软,“现在你可是名声大噪。”

陆景就笑,“是和华名声大噪,不是我。我走在汉城大街上根本就没人认识我。”随意的闲扯几句后。问道:“烟小姐找我什么事?”

他和烟诗凝的关系还行,但是以烟诗凝的性子,不可能专门打电话来和他聊天。恭喜什么的就算了。烟诗凝搞情报出身,对出名这种事敬而远之。

对陆景反应的速度烟诗凝早就见怪不怪。道:“部里有个任务,在美国。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合作?”

陆景没有丝毫的犹豫,道:“没兴趣。烟小姐,这种活您就别找我了。”

他救烟诗凝只是不想见死不救,但要他去和情报部门合作,他现在还没这个打算。

烟诗凝笑了笑,也没在意,这种事磨多了,陆景自然会由抗拒到接受。至于能不能合作,要看部里能给陆景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那行吧,就这样。”烟诗凝准备挂了电弧,听到电话里陆景啊了一声,道:“怎么了,你还有事情?”

“哦,没什么,改天我回京城请你吃饭,就这样。”陆景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此时,苏晓玉趁着他接电话的时候,大胆的解开了他的皮带,蹲在他面前吸允着。

….

“呼---”陆景舒爽的释放出来。这会,他和苏晓玉已经转移到了苏晓玉的房间里。

苏晓玉简单的整理之后,从卫生间里出来,见陆景闭着眼睛靠在床头,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像只小猫一样舒服的蜷缩在陆景怀里。

江风拂动着窗帘,月光与灯光混合,将白色的欧式风格房间照的明亮。窗外倒映着灯火璀璨的夜色。

“晓玉…”陆景心里惭愧的紧,轻轻的抚着苏晓玉温凉、光滑的脊背。

刚说和苏晓玉斩断关系,但是当烟诗凝打来电话时,他并没有坚决的拒绝苏晓玉的动作,而是半推半就的默许。或许,想到烟诗凝嘴角带着牛奶那副香-艳的场景,让他有些兴奋。

苏晓玉低头在陆景怀里羞涩的道,“陆景,我…”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开始是她有点“疯狂”,主动惹陆景,后面是陆景要她到她房间里来的,还指导了她几句。想着就羞死。

陆景轻叹口气,道:“你什么时候回柏斯?”

“明天上午九点的飞机。”

陆景道:“对不起,我刚才…”

苏晓玉心底的惆怅涌了上来,用力的抱着陆景,抱一秒就少一秒,轻声道:“我自愿的,你别自责。”她知道男人有时候冲-动起来会不管不顾,况且是她先惹陆景的。

陆景苦笑着揉揉眉心,他这自制力…。又是一笔糊涂账。爽都爽过了,他还怎么在苏晓玉面前拿架子?

陆景还是让墨静雯送苏晓玉上飞机,只是在陪莫心蓝她们逛街的时候,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给她发了条短信。

晚上,郑梦先在现代峨山集团总部大楼举办现代集团收购现代汽车的庆祝酒宴。

奢华的宴会厅里。宾客云集。漂亮、巨大的宫灯映染着宴会厅热烈的气氛。觥筹交错。韩国商界很多老人都出现在酒会现场。

倒不是说现代集团现在的声望比和华高。而是因为郑梦先在韩国的人脉决定了,他是韩国商界最顶尖的那几个人。再加上他父亲的遗产,才有如此盛况。

这样应酬的酒会,陆景只是和莫心蓝、丁灵一起出席。实在是她们俩是和华的高管,如果不来,反倒是让郑氏兄弟心里难安。

陆景正和丁灵笑说着和华年会的事宜,一身淡绿色收腰订制晚礼服的郑芝荷俏生生的走过来,“陆景,丁姐。”

郑芝荷身材娇小,订制的小清新晚礼服让她亭亭玉立。气质清纯。曲线玲珑,前凸后翘,偏分的发型让她略带小女人的妩媚。

丁灵清秀的笑了笑,点点头。郑芝荷的姿容确实是绝色。

陆景打趣道:“芝荷,你这打扮一下自信多了。”郑芝荷才19岁,之前在穿着化妆上没什么心得。李慕清已经帮她安排了一个私人订制的造型设计师,形象立即变得姣好。

郑芝荷娇柔的对陆景一笑,动人的明眸藏着娇羞。她今天是应郑孟日的邀请来参加酒宴的。和陆景聊着,正说着话。忽而想起一件事来,道:“陆景,你明天回香港吗?慧乔手上的那部电视剧,好像也要去香港取景。”

郑芝荷指指正在宴会厅左侧韩式风格窗户边应酬的李慧乔。那儿。几名“青年俊杰”正围着她献殷勤。

“是吗?”陆景笑道:“到时候,我请她吃饭。”

“谢谢。”郑芝荷轻轻的一笑,笑容清纯无比。

三天前的那晚陆景帮她擦拭脸上的妆容后。她和陆景之间似乎多了些什么,陆景的意思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请好友李慧乔吃饭。问题是。慧乔和陆景认识的比自己早啊。

宴会厅中,李慧乔熟练的应付着面前几名青年俊杰。她已经出道快四年,应付这样的场面轻松自如。

见似乎有目光看过来,李慧乔扭头看去,见陆景、丁灵和好友郑芝荷在一起,便娴静的笑了笑。

心里叹口气,真是羡慕好友郑芝荷,她在宴会上不用被男人骚扰,也不用拍吻戏给人占便宜。芝荷现在是陆景半公开的情人。陆景就像她的护身符一样,可以驱除“牛鬼蛇神”。

想了想,李慧乔道:“各位失陪一会,我朋友喊我过去。”围在李慧乔身边的几名追求者都流露出失望的神情,眼睁睁的看着气质瑰丽的李慧乔走向陆景。

陆景昨天给烟诗凝说他走在大街上没几个人认识他,但今天晚上宴会的宾客,基本都认识他。能让今天宴会主角、在韩国商界拥有极高地位的郑梦先恭敬的喊一声“陆先生”,谁会不认识他。

“玛德,别是这小子把李慧乔给玩成残花败柳了吧?”一名胖乎乎的青年不爽的道。

李慧乔在去年被韩国时尚杂志评为韩国十大美女,排在第六位。据说,今年25岁的她还是处女。现在汉城够资格的人无不想着让这个身段挺秀,气质瑰美的大美人在身下娇吟。

只是,t-q公司在韩国颇有些能量,一些潜规则不太好用。导致现在还没有人品尝到她动人的滋味。现在看这样子,有很大可能是陆景拔了她的头筹。

李慧乔心里正庆幸着摆脱纠缠着,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李小姐,你认识陆景?”

说话的是一名容貌普通的三十岁左右男子,身上名贵的纪梵希休闲装和百达翡丽腕表弥补了他容貌的不足。

李慧乔记得这人刚才来和她打过招呼,浅笑道:“是的,高先生。我和陆景很早就认识。”心道:陆景,借你的大旗给我用用。

高先生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微笑道:“暴发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