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39章 不同

第1139章 不同

“诗经,你刚才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吗?”陆景对宋雨绮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将她搂在怀里,微笑着对唐诗经说道。

唐诗经的表情自然瞒不过他。唐诗经不是欣赏他才希望他赢下崔七月。陆景没自恋到以为自己魅力能比得上英俊帅气有一往情深的崔七月。

唐诗经是对崔七月有怨恨,所以才希望他赢下来。

唐诗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陆景,我正好是想和你聊聊。”

陆景声音温润的笑道:“我明白。稍晚一点好吧?晚上我和人预约了一起吃饭。八点钟我们在江州大学的星光咖啡见面。”他晚上约了何梦瑶一起在南阳街吃饭。

唐诗经无奈的同意,“好吧。”挂了电话,禁不住气的笑起来。在黄海,她说要请人吃饭,哪里会有人拒绝。好吧,就算是作为朋友,她来江州,陆景难道不应该尽地主之谊吗?偏偏陆景拒绝经常会拒绝她。

“我对你真的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

江州,林元区某处酒店中。

武立人在客厅里接着崔七月的电话,“老武,我九叔出面说通了陆景放你们的资金出江州。你们以4000元每平米的价格出手吧!”

“什么,40000元每平米?七少,这样的话,我无法向大家交代啊。”武立人禁不住大声说道。

聚集在武立人房间里等消息的七八名文舟炒房团成员顿时一脸的死灰色。

文舟炒房团是一个自发的组织,有许多支炒房团。是由同乡中声望较高的领头人组织乡亲、熟人把手里的活钱投入到房产中,坐等升值。

发展到后来。房地产利润比作实业的利润还高,文舟人就不仅仅是将手里的闲钱投入到房市。而是把整体的资金都投入到房市。武立人组织的炒房团中就有不少人是借贷的。亏损一半,会要命的。很多人要倾家荡产。

崔七月皱皱眉头。对武立人的态度有些不满,道:“那等陆景把你们手里60亿资金冻结在江州房市两三年,你就可以向那些人交代?”

武立人语塞,默然不语。说了几句后,武立人挂了手机,往窗户那里走去。

“老武,老武…”坐在茶几边抽烟的一名中年汉子吓的连忙把武立人拉住,“不要想不开,事情总有解决办法。”

几名老乡也立即拉住武立人。不让他跳楼。不是人道主义精神发作,而是武立人手里还欠着大家的钱啊。

“我没事,只是想抽支烟。”武立人挣扎着,叫道。心里一片冰冷。

….

….

“诗经,不好意思,我来迟了一会。”陆景拉开椅子,坐到唐诗经面前。

唐诗经看着正含羞带俏的走向吧台处何梦瑶无限美好的背影,取笑道:“好像不只一会,都二十分钟了。”陆景刚才是与何梦瑶联袂走进来。

星光咖啡厅在夜里就开了唐诗经临窗这一桌的灯。营造的氛围极好。陆景微微一笑,仿佛没听到唐诗经的取笑,泰然自若的转移话题,“晚饭在哪儿吃的。”

他晚上与何梦瑶一起吃饭。然后在江州大学里像大学生情侣一样漫步。情到浓时,在幽暗的树林中和她动情的接吻,将她浅色衬衣中粉色蕾丝胸衣的扣子解开又扣上。恩。做了什么自己想吧。只晚来了二十分钟,算是他意志坚定了。

唐诗经笑着摇摇头。真是没有营养的废话,扯了几句闲话。直入正题,正色道:“陆景,谢谢。”

陆景知道唐诗经要谢什么,笑道:“你不怕崔九霄和崔七月看出端倪?”

唐诗经轻笑,眉眼如画,有很醉人的女人味,优雅的拿起白色骨瓷咖啡杯喝了一口,道:“他们只是会以为我对你非常有好感。”

“我怎么觉得你在给我拉仇恨啊。”陆景嘴角浮起笑意,他知道唐诗经并不是对他非常有好感。两人目前的关系只能算是朋友。

这时,徐咏碧送了她研磨的咖啡过来,“陆景,给你加了一份糖,不够再喊我。”声音娇柔无端。

看着清丽娇美的徐咏碧,陆景笑着点头,“好啊。”一切尽在不言中。徐咏碧轻快的笑了笑,放下咖啡壶离开。

唐诗经轻轻的一笑,一个女人在三十岁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妩媚韵味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成熟的风情不可匹敌。

陆景这时才发现唐诗经换了下午青色的旗袍,换成了绣花拼接七分袖长款连衣裙,复古又时尚。唐诗经身上不经意的会流露出名门闺秀的特质。

喝了口咖啡,唐诗经郑重的道:“陆景,下午的时候,我对你同意崔九霄赌斗很不满。小赌怡情只是个幌子,很多坏习惯,都是从小事开始。不过,你也挺狡猾的呢,知道扬长避短。陆景,能不能给你提一个朋友的忠告?”

陆景就笑,“我像听不进去话的人吗?你先说吧,说完,我也有话对你说。”

唐诗经感觉陆景似乎对她的告诫有点不悦,但还是想说出来,因为,陆景是她复仇要借助的外力,她不想陆景给崔家毁掉。“陆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赌。”

虽然知道唐诗经要说什么,但是陆景还是失笑,琢磨了一会,道:“诗经,有些话,我想说提前清楚。呃….,我的利益和你的利益不完全一致。”

唐诗经本来就被陆景笑的有点不悦,听陆景这么说,禁不住蹙起眉头,声音清润的道:“你什么意思?”

陆景沉声道:“我不会和崔家决裂。我目前的敌人是高家。”唐诗经今天的不满,还包括他同意与崔家和解。虽然,唐诗经归结为担心他赌博,但实话说,陆景是不信的。

陆景承认唐诗经是一个很迷人的女人,他也会如普通男人一样希望和她见面聊天、吃饭。甚至愿意保持介乎爱情与友情之间的距离。但是,他很清楚他对唐诗经的吸引力并不大。

所以说,唐诗经关心他有点牵强。交浅言深这种事绝对不应该出现在唐诗经这样长袖善舞的人身上。

唐诗经微征,低头沉思了一会,禁不住苦笑一声,道:“陆景,你这也太妖孽了吧。我只是潜意识里想想的事情,都被你猜到。”她不否认她潜意识里希望陆景和崔家决裂。那样,她才有机会报复崔七月。

陆景笑了笑,接着道:“诗经,不要把我和虞文昌类比,我输了一次,还有爬起来的机会,真正和虞文昌类似的是夏如龙。另外,我肯定是不会以我的女人做为赌注。”

夏如龙是那种抓住机会就把全部身家压上去的人,现代汽车的收购中,他这种特质很明显。虞文昌能赢得唐诗经的青睐,一步步出头,显然不可能是按部就班的积累,身上绝对有赌徒的习性。

当然,这不是什么坏习惯,很多时候,成大事者就是在赌。比如燕王朱棣夺位成功,当时在北平起事的时候,朱棣能有多少成功的概率?

所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所以,窃国者侯窃钩者诛。

唐诗经轻叹一口气,落寞的点点头,低头喝着咖啡。陆景这是拒绝了她的告诫。其实,也是借机会在婉拒她要求他打击崔七月的潜在要求。

是啊,自己有能拿出什么筹码来让陆景和崔七月翻脸呢?仅仅凭自己和陆景之间若有若无的暧-昧?或者,更进一步,拿自己给他吗?欣赏归欣赏啊,她没有为陆景敛裙为妇的想法。

再者,姑且不说自己是否愿意,陆景已经说了,不要把他当文昌。恐怕是愿意,他也会拒绝。那么,自己何时才能为文昌要一个说法?

唐诗经神色慢慢的平静,自嘲的道:“陆景,我好像太自信了一点。我还有点事,失陪了。”

陆景喊住站起来的唐诗经,笑道:“诗经,我上次疏远你,你这会也决定疏远我了。我的话还没说完。”

唐诗经已经不对陆景抱什么希望,身处在她们这个位置,不以利益为重是不可能的,浅浅的一笑,没有坐下,道:“你说。”算是默认陆景的说法,她要疏远陆景了。

陆景悠然的道:“我暂时不与崔家为敌,不代表以后不与崔家为敌。我和崔家的裂痕已经存在,遮掩是遮掩不过去的。”

唐诗经一愣,美眸看着陆景,她搞不懂陆景怎么突然转变了态度。想想也是,崔七月到手的24亿利润没了,外加上还要赔上30亿,就算不用崔七月自己出钱,这么大的数目,崔七月心里难道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54亿啊!差不多7亿美元。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数目。六大世家内部,如果不是有份量的子弟、人物,多少人能有这份身家?一个家族内,绝对不超过双手之数。

自己刚才是灰心给弄得傻了!

陆景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仰望着唐诗经,“实话说,我看崔七月也很不爽。”从他这个角度自下而上可以很好的可以观察到唐诗经浑圆的酥胸是何等的高耸。

“你个混蛋。”看到陆景脸上可恶的笑容,唐诗经有种把手里的手袋砸在陆景脸上的冲动。她意识到陆景和她接触过的男人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