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42章 情意、感冒、死亡

第1142章情意感冒死亡

何梦瑶这般娇柔的语气哪里会吓得到陆景。看着何梦瑶洁白如玉的脸颊上浮起一抹诱-人微红,陆景双手抱着何梦瑶纤细的蛮腰,轻轻的蹭蹭她的鼻尖,低头温柔的吻着她嫣红粉润的嘴唇。

何梦瑶嘤咛一声,没有任何的抵抗就沦陷在陆景温柔的攻势中,实际上她也不知道怎么抵抗。

唇分,陆景温声道:“梦瑶,真不告诉我?”

他要不是知道何梦瑶心结已解,哪里敢这么放肆的欺负她。何梦瑶要是真生气不理他,他心里会难受。这个女孩的倩影早铭刻在他的生命里。

何梦瑶雕玉琢的脸红得要滴血,明艳动人的眼睛藏着难言的羞涩,想要扭头逃开,却被陆景抱住,俏臀还给陆景不断的爱-抚着,只得无奈的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去年圣诞节你从建业打电话回来的时候,我正好和关宁在白沙井一起喝酒。”

她知道陆景是要问她什么时候解开心结的。想起那晚关宁给她说的话,心里带着丝丝的暖意。

关宁说:梦瑶,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挺傻的,只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归是快乐的时候多。陆景的感情不只属于我一个人。我只是占了他心里最大的一部分。你和他的感情,正经的是需要卫婉仪同意。我可说不上话呀。梦瑶,我不希望看到你这辈子郁郁寡欢。

她在遇到陆景之前,家里生活清贫、困顿。妹妹重病,一日日的消瘦。她将自己紧紧的关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个世界。不想受到伤害。直到遇到他之后一切才都变化过来。

陆景微征,去年圣诞节那晚他和唐雨瑶在一起,先后给关宁、梦瑶打了电话,没想到那时候两人真的在一起。心里有些愧疚,低头轻吻着何梦瑶的脸蛋、嘴唇,轻声道:“梦瑶…”

经历了这么的多事情,在前世里的灰暗。各种屈辱,陆家悲剧的结局。在宾州和徐咏碧一起经历的泥石流生死一刻,被困一晚。自己并不拒绝和美丽的女孩发生真挚的感情。

或许,在感情上。自己因为前世里的空虚。而变得有些“贪婪”了吧。自己早已经不纠结愧疚这些事情。而是愧疚没有抽出足够的时间好好的陪伴妻子、红颜们。所以才会想着在35岁尽早退休。

二十七岁正是一个女人处在最漂亮的年龄段中。何梦瑶知道陆景心里在想什么,这份感情发生就是情难自已,她早知道陆景有很多女人。这个时候她又怎么会怪他,动情的回应着陆景的吻,清声道:“陆景,不要说,我知道。”

她性子清冷。话少。但是这不意味她真的是冷美人,在陆景面前她和恋爱的女孩子没区别。

云春这一行,陆景是陪着方琴散心,但是她和陆景的感情在温泉那儿也捅开了最后一张薄纸。只是两人都享受着热恋般的感觉,没有刻意的去谈彼此的情意、未来。

在这一刻揭开谜底时。她愿意这辈子陪着陆景走下去。她知道这份心思,不说。以陆景和她的默契,也足以明白彼此爱慕的情意。

陆景心脏都颤了颤。何梦瑶这是同意他在想要的时候要了她。她愿意给他。

陆景凝视着何梦瑶的美眸,安静的抱着她。这一次。何梦瑶再没有像以前一样闭上眼睛,而是看着她爱的男子。甜蜜的情意,两情相悦的喜悦充斥在陆景和何梦瑶的心中。

陆景的眼神里有宠爱,渴求、爱意,种种情绪都在他温润的眼睛里。不知道怎么的,何梦瑶给陆景看的有些心慌,娇羞的道:“你过两天来找我,我最近…”

都二十七岁,男女情事,她不是一无所知。这几天正是好事来了。只是,这羞人的话说了一半,便说不下去。

看着怀里羞涩的佳人娇媚无端,陆景忍不住心情大好,狠狠的在何梦瑶脸蛋上亲了一口,“傻瓜。”他怎么会让何梦瑶的第一次稀里糊涂的给他。

何梦瑶心里娇羞又甜蜜,轻轻的摸着陆景的脸颊,轻声道:“你去柏斯,我会想你的。”

陆景感觉心脏被这个若小鹿般的女孩紧紧的抓住,梦瑶似乎总能轻易的触碰到他的心弦。再也忍不住,动情的吻着她,肆意的抚过她的全身。

给陆景吻着,何梦瑶浑身发软,禁不住动情的回应着。正情怀激荡着,看着何梦瑶酡红的香腮,陆景知道她已经动情。这时,天上很突兀的下起小雨。

“梦瑶,跑啊。”陆景很庆幸他没解何梦瑶的衣服扣子,不然肯定要被淋一会才能跑。两人这时早就走到江州大学的深处中,这里没有自行车,步行到江州大学门口都要半个小时。一路跑着,雨越大的大起来。陆景拉着何梦瑶就近躲到江大的南体育馆屋檐下。看着快成落汤鸡的两人,对视一笑。

何梦瑶的笑容何等惊艳,在体育馆屋檐下避雨的几名大学生看得一呆,不时的神思不属的看过来。何梦瑶的衬衣淋了雨,有点透,里面胸衣的轮廓若隐若现。何梦瑶娇羞的躲在陆景怀里。

几名男生羡慕的看向陆景:这牲口刚才肯定把这校花级的美女带到江大众多可以花前月下的幽静树林里给轻薄了。禽-兽啊!为什么不是我呢。

陆景给赵姿打了电话,五分钟后,赵姿就开车过来。“去景华公寓梦瑶的别墅。”

何梦瑶工作繁忙,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作息时间难以安排。她住在了位于清动镇的景华公寓。

车子从新月湖的湖心路穿过到景华科技园,顺着枫叶园的主干道转向清动镇。景华公寓里风景秀美,一路到何梦瑶所住的小别墅里。荫静的气氛弥漫在明亮的小别墅中。

雨中很美的景华公寓很美。陆景和何梦瑶分开洗过澡换了干爽的衣服依偎在一起听着夜色中的雨。好吧,陆景是打算一起洗的。但是何梦瑶羞涩的不让,反锁着浴室的门。

陆景这会算是知道到女人在动情时和正常状态时给予的待遇是完全不同的。就是清丽脱俗的梦瑶也是一样啊。

….

….

“不是吧?你们俩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事?我姐怎么烧成这样。”翌日上午,正好周末放假的何梦明回江州,下飞机给她姐打电话的时却是陆景接的电话,这时才知道她姐高烧在医院打点滴。

江州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里,何梦瑶安静的睡在病**,熟睡着。床边挂着点滴。

陆景苦笑着摸摸鼻子,“小明,我说我们什么都没做,就是在窗边喝酒听了大晚上的雨。你信不信?”

看着陆景疲倦的脸色。何梦明明眸微动,认真的点头,“我信!”

陆景愕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还是小明给力啊。刚才席雨嘉、江秋若等人打何梦瑶的电话汇报工作时,在何梦瑶的手机中听到自己的声音,那笑声….。

何梦明心思和陆景一样细腻。轻笑道:“陆景,你的表情好诡异,不是心里觉得我好骗吧?我姐身-体比我好,怎么突然病了。”

其实,她知道陆景和她姐没发生什么。因为她周五的时候给她姐打过电话。知道她姐最近来例假。以陆景的体贴,根本不可能在这时候“欺负”她姐。

陆景愧疚的道:“昨晚淋雨又吹风了外加喝了红酒。”晚上会别墅的时候。真不该拉梦瑶喝酒的。

何梦明诧异的看看陆景,拿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道:“难道你没事?不对啊。好像你的温度也有点高。”她和陆景的关系很好,关心之下,自然而然的摸着他的额头。

“我还好,就是嗓子有点不舒服。”陆景笑了笑,道:“小明,没事。”

何梦明明亮的眼眸里流露出纯真的气息,轻声道:“你这还叫好啊?陆景,你吃点感冒药在隔壁陪护**睡一觉吧。我姐的手机我帮你接。保管不会惊动和华公司那边的人。”

何梦明很快就猜到陆景等候在医院里,肯定是不想通知公司的人。陆景对何梦明很信任。看着与何梦瑶相似的容颜,陆景轻轻的点头,道:“那行,小明,我吃药睡一会。有急事就喊我。”

中饭时间到的时候,药力消散,陆景悠悠醒来,感觉人清爽的许多。推开房门准备去看看何梦瑶好点没,刚走进房间,就看到关宁、吴璇、宋雨绮、唐雨瑶、墨静雯、余乐都在。

众人的目光落在陆景的身上,他一瞬间就知道出事了。他的助理不会同时和吴璇出现在何梦瑶的病房里。他、吴璇、何梦瑶、宋雨绮这是和华现在在江州的决策层。

陆景和众人一一打着招呼,走到床边坐下。见何梦瑶叠着枕头微微靠着,点滴已经撤掉。陆景提起的心放下。何梦瑶明眸藏着羞涩的笑意,扭头和关宁说话,不好意思理陆景。

陆景笑了笑,梦瑶脸皮一向很薄的,问道“雨绮,发生了什么事。”。

宋雨绮沉声道:“陆景,今天上午传回国内的消息,苏远、孟汉生在印度新德里遭遇车祸,当场死亡。随行的2名远大集团职员同时死亡。”

“什么?”陆景霍的站起来,满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