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92章 富跃基金大厦

第1192章 富跃基金大厦

位于港岛的45层高远基金总部大楼是港岛左近的标志性建筑。1月8日的上午,大楼下响起一阵阵喜庆的鞭炮声中,在富跃产业基金工作人员半个小时的忙碌后,这栋大厦更名为富跃基金大厦。

在香港政府那边登机的地址昨天已经提请更改。这次更名仪式富跃产业基金只邀请了合伙人、和华的代表、在富跃基金大厦入驻企业的代表。并没有邀请媒体进行报道,显得极其低调。

香港这里风水盛行,只是上香、拜神、舞狮等等仪式流程都从简。杨星长对陆景的意思领悟的很到位,京城那里对陆景有不满的声音,他吞下高远基金的产业、资本就必须要低调。

热闹喜庆的鞭炮声中,观礼的众人微笑鼓掌。对本栋大楼企业的代表而言,见证的只是大楼名称的改变,背后的风云与之无关。甚至,心里还郁闷这更名带来公司注册地址变更,联系地址变更等等麻烦。

但是,知道内情的人们心中却都很清楚,他们见证的是一家超大型私募基金的诞生。

20亿美元资产的基金,可以直接影响到80亿美元资金的走向,富跃产业投资基金将会是香港这座金融自由港中颇具份量的一支金融力量:

日后,香港这边的金融动向,富跃基金的负责人杨星长都会有资格听闻,发表看法。

参加完更名的仪式,陈旭江、许雪、丁灵、董冰应杨星长的邀请到大厦45层的顶层小坐。200多米的高楼顶层,可以尽情的欣赏到沐浴在冬日下的维多利亚港湾美景。

“高远基金使用40-45层。这六层的装修和改造还需要一个月,预计年后富跃产业基金能从世运大厦搬进来。”杨星长手扶着窗沿介绍道。心中豪情涌动。

他想起的是陆景在世运大厦68楼的顶层给他说的话: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我们在尘世中打拼,无非这些东西。求得顺意。求得心安。

入股吞下高远基金人才储备和客户资源的富跃产业投资基金之后,他也终于体味到昔日东南狼王墨承的心境: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

陈旭江笑道:“杨总。急了点啊!年后得讨论富跃产业基金成为和华议事会议成员的问题了。”

和华公司的议事章程规定,旗下超过百亿资产规模的公司才有资格成和华议事会议的成员。富跃产业基金资本规模达到20亿美元。已经有足够的资格。

通常情况下,和华会对旗下的公司控制15%来确保影响力,不过,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的性质较为特殊,和华目前应该没人有入股的想法——有兴趣搞金融证券、期货投资的可以自己拿钱找杨星长。

几人都笑起来。

许雪对丁灵道:“丁灵,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寻找和华银行的新总部了,我觉得去中环租几层楼办公,还是不如在中环买几栋楼改建成为我们和华银行的总部。”

许雪是和华银行的执行董事、行长。丁灵是和华银行的副行长。投资部经理。看到富跃产业投资基金后来居上,许雪一贯要强的性子,心里不由的有些着急。

丁灵甜美的笑道:“许行长,你可以给陆景提一下。”

陈旭江笑呵呵的道:“你们还真是敢想啊!在中环买几栋楼至少是近百亿的成本,再算上游说市政府议员、改造的成本、设计方案的成本,加起来,没有300亿恐怕下不来。”

许雪笑道:“和华银行想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银行,在中环拥有一栋地标性的银行大厦很有必要。陈董,你得帮我们想办法啊!”

陈旭江是和华的议员(议事会议成员)、和华银行的董事、世信银行的董事,在香港金融圈子中人脉深厚。举足轻重。许雪不好将话说的太生硬。

但是,她心里已经下定决心,回头就去游说陆景。就算是寻找合资的伙伴也要建成这么一栋大楼来彰显和华的影响力。

当然,她不会是专注于表面工作的人。位于中环的香港汇丰银行大厦从构思设计到建成花费了6年的时间。和华在6年的时间内必定可以成为亚洲范围内有数的商业银行。她只是不想等五六年之后再来启动和华银行大厦的项目。谁知道五六年土地日益紧张的中环又是什么模样呢?

“高总,高远基金那里的名字已经改了。”助理从候机室外进来,在高修平耳边低声说道。

看着洁白桌面的袅袅飘着香气的咖啡,高修平轻轻的点点头。助理退开。高修平心里叹口气,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候机室外的白云,惆怅而难受:高远基金的时代过去了。

半个小时后,高修平登机飞往了新加坡。到达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之后,坐车径直前往新加坡泛太平洋大酒店。在天际套房中见到了唐诗经、崔七月。

“修平,怎么垂头丧气的?”崔七月穿着黑色的西装。英俊帅气。与身边优雅性感的唐诗经极为般配。

只是高修平知道这只是表现,勉强笑了笑。道:“七月,谁碰到我家这个遭遇都会心情郁结。”唐诗经最近在新加坡旅游。他心情不好,来新加坡见唐诗经,想和她聊聊。而崔七月是追着唐诗经来了新加坡。

崔七月笑笑,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未必是你想的那样。行,你和诗经聊,我去看看午餐单。”出了房间,轻轻的带上门。

唐诗经穿着黑白格子毛呢大衣,里面蓝色毛衣遮至臀下,黑色的打底裤将修长圆润的长-腿绷得性感撩人。容颜成熟明艳。她笑着打了个手势,温婉的道:“修平,到窗户这儿来说吧。”

新加坡泛太平洋大酒店的天际套房每晚售价500美元,档次极高。淡蓝色的单向落地窗前,可以欣赏到新加坡这种现代化城市的美景。

高修平叹口气和唐诗经聊着香港、陆景的事,道:“我二叔已经决定和陆景和谈。4亿美元半卖半送的把高远基金送给了陆景。唉,城下之盟的耻辱啊!”

他心里,对唐诗经的智商很信任,和陆景的较量中,他要是早听唐诗经的话何至于此。

唐诗经微微一笑,轻抚着额前的秀发。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妩媚韵味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成熟的风情不可匹敌,“修平,要心平气和啊。陆景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京城里有些声音。我想他不可能继续对高家穷追猛打了。”

她虽然在黄海,但是她有志于成为民盟高层,在京城的信息渠道很畅通。

高修平点了点头。他已经和二叔高俊耀通过电话,心里很清楚京城的事情。如果陆景还要一意孤行的将高家干掉,他的麻烦会不小。高家的局势总算是稳住,代价也是惨痛的:损失了一员大将,三叔高俊远。损失了高远基金。

他来找唐诗经聊天寻求心理的慰藉,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二叔将三叔卖掉换取保全整个高家的行为让他心寒、胆寒。

没有三叔入狱、高远基金倒掉的风波,二叔在京城的活动就没有事实支持的依据,也只有如此重大的损失才能让某些人发声:迫使陆景无法对高家赶尽杀绝。

聊了一个多小时,泡的咖啡都见底,高修平问道:“诗经,七月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唐诗经道:“陆景为了转移南叶日报窃听风波爆出雪诗在澳门欠下3亿巨额赌债的事情。雪诗的公众形象全毁,星途黯淡。前两天去了黄海哭诉。”

高修平奇怪的看着唐诗经,“去了黄海?香港谣传她是娱乐圈某个大佬的禁脔,难道是…”雪诗是国内第一娱乐公司星光传媒的签约艺人。

唐诗经点点头,证实高修平的猜测,黄海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瞒得过她,“嗯,她背后的男人就是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严景铭。”

以星光传媒这几年在香港娱乐圈迅猛发展的势头,再加上内地逐步的成为电影、电视剧、歌曲的大市场,严景铭在香港娱乐圈内的份量确实很重。

严景铭这一两年长期在黄海生活,高修平和严景铭甚至还见过面,对这位严家大少的情况有些了解。严家在京城的实力很强大,未必就输给陆家。

琢磨下,高修平迟疑的道:“他会出面和陆景作对?”听说在杭城的时候,严景铭曾经被陆景大耳光抽过。星光传媒与和华旗下的天辰娱乐在娱乐行业是竞争对手。

但是,有一点,陆景下手很黑的,向来是得理不饶人,手段残酷凌厉,对手落到他手上不是进了监狱就是元气大伤。严景铭未必肯为了一个女人、戏子和陆景正面对抗。

“那怎么可能!”唐诗经抽出雪白的纸巾,轻轻的擦着嘴,微笑道:“但是,明着对抗不可能,暗地里就说不好了。你二叔不是让陆景吃了个哑巴亏吗?”

她和通过电话,知道富跃产业基金4亿美元收购高远基金总部大楼是被动,实则是高二叔要在京城说陆景的“坏话”的配合行动。

高修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