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03章 流言、沙龙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203章 流言、沙龙

周一晚上,陆景应邀参加了金顶俱乐部举行的一个经济沙龙。话题是信息产业部部长易雄志来引导的国产3g标准td-scdma的发展前景。

小型的宴会厅典雅奢华,布置着长排沙发,铺着浅灰色桌布的红木圆桌,巴西红木制造。名贵的油画在水晶灯柔和的灯光下泛着层层光泽。

看着沙龙中高谈阔论的众人,都是男财女貌,陆景拿了一杯拉菲在窗户边品着,眺望着京城的夜景。

许雪已经带领和华银行的团队出发前往瑞士苏黎世,然后和董坤凡一起转道柏林,准备介入德国的证券市场。让陆景痛苦的是,他不得不放丁灵回香港主持和华银行的事务。大量的工作邮件也因而堆积在他的邮箱里。

今天上午,欧盟也终于在宣布不对景华手机制裁。国内手机行业反响不大。盖因欧洲市场的手机用户守旧,新的手机品牌很难打入欧洲市场。

这一点上,最厉害的还是日本,他们的手机市场,连iphone、三星都要败退。因为日本的移动通信行业标准都是自成体系。

此时,从北美事务中脱身的周复生正在黄海和英飞凌洽谈景华微芯增资引进新技术的问题。。

“陆先生…”陆景正在专心的想着他自己的事情,一名中年人过来笑着打着招呼打断了他的沉思。陆景笑着道:“岑总今天很忙啊。”来人是p露电讯的ceo岑万。

莫心蓝准备大力发展p露电讯,所以才有了今天易雄志来金顶俱乐部和商业精英们交流、聊聊国产3g标准的发展。p露电讯作为拥有td-scdma专利授权的移动运营商今晚自然备受瞩目。

岑万笑着和陆景握手,“我就是莫总手下的一小兵。只能忙些具体的事务。”

陆景和莫氏集团总裁莫心蓝的绯闻,他听闻过。况且。莫氏集团是和华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以,在沙龙中谈笑风生的岑万面对陆景很谦逊。

陆景笑着和岑万聊了一会。韩鸿信等几个熟人过来打招呼。正聊着,英俊潇洒的崔七月在早春的晚上穿着一件笔挺的西装走过来,微笑道:“陆景,好久不见啊。前些时候高二叔主动和你谈过吧?”

身边几名说笑的商业精英们耳朵立即竖了起来,崔七月这句话的信息量很丰富。高二叔主动向陆景低头了?京城这里谁不知道陆景吞了高家十几亿美元的资产啊!

陆景心里一凛。别看崔七月脸上笑的很让人升起好感,实际上,这话却不是那么中听。果然是城府深沉。

陆景微笑岔开话题,道:“我们是有段时间没见了。黄海战绩最出色的电子竞技俱乐部长域是你投资的吧?好像一轮goc联赛就是王者和长域对战。”

“是啊。”崔七月笑呵呵的道,“有兴趣小赌一把吗?”

他在江州输了陆景一局。至今耿耿于怀。所以在由陆景掀起的电子竞技浪潮中,他投资最多,希望能有一天找回场子。

韩鸿信笑着问道:“七月,你在金顶俱乐部里逮着人就小赌的名声早传开了。这次怎么改玩电子竞技了。”

崔七月道:“电子竞技的对抗性很强。小赌怡情嘛!”围在一旁的几人都笑起来。

陆景就笑,“行啊。我在香港马会有一匹许雪帮我挑的赛马,什么品种我还没搞清楚。要是我输了,就送给你了。”

崔七月爽朗的笑道:“一言未定。我要是输了,就把珍藏的一辆1932年制造的福特汽车送给你。”

“呵,说什么。这么热闹。”凌雪月穿着貂毛领子的皮大衣坐过来,一副贵妇装扮,身边跟着一名靓丽火辣的外国女郎,“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idf亚洲投资基金的合伙人梅洛蒂-伊凡。”

“hi,大家好。”梅洛蒂-伊凡性子似乎自来熟,笑意涟涟的给几人打着招呼。碧眸盈盈的扫过每一个人的脸。

梅洛蒂-伊凡金发碧眸,超级惹火的身材。性-感的淡淡古铜色皮肤。腰特别细,腿纤细修长。臀却翘得能让人飞上天,一对巨-乳在黑色露肩晚礼服的映衬下更能勾起人熊熊欲火。这种野性的诱惑包裹在诱人的黑色礼服中,黑白交映,只会让人想撕光她的衣服。

陆景看到韩鸿信身边的一名青年企业家有点失态,眼睛直溜溜的看着梅洛蒂-伊凡的胸,恨不得变成姚明,好居高临下的看进露肩的晚礼服中去。

陆景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赏心悦目的女郎。梅洛蒂-伊凡过来后,众人的话题立即转移到她身上,打听idf亚洲投资基金的情况。

陆景和凌雪月走到了房间的一角。凌雪月好奇的打量着陆景,随即噗嗤笑道:“你似乎对梅洛蒂-伊凡不感兴趣?”

陆景笑道:“我就算感兴趣也不能在凌姐面前表现出来啊。”

凌雪月吃吃娇笑,四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如同三十多岁的丽人,“看来我得在心蓝面前夸夸你啊。”说笑了几句,低声问道:“陆景,京城里都在传你独吞了高远基金15亿美元的资产。你知道吧?这背后怕有些玄机。”

陆景轻松的笑笑,“凌姐,愿意相信的人,我不管说什么,他都会相信。不信的人,我什么都不说,他还是会不信。”

凌雪月道:“你倒是看的透彻。海棠网上市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建业市商业银行的董事长徐怀观好像在媒体上说一点过头的话。不是你的反击吧?”

海棠网上市的事情因为徐怀观在财经媒体上炮轰证监会某官员不作为、官僚主义作风严重,最近给闹得声势有点大。据说,徐怀观说:国内不让上市,我们就去国外上市融资。这种话让证监会里一些人很不满。

陆景摆摆手,道:“哪里是什么反击。我最近忙的很,没空管这件事。徐董大概受了气,发发闹骚也正常。”

凌雪月看了看陆景,从他脸上开不出异常,娇笑道:“陆景,我越来越有点看不懂你了啊。”

陆景笑道:“凌姐,我现在是树大招风。有些小虾小米的挑衅哪能一一回应啊。不然我这日子都没法过了。你说是吧?”

最近的流言陆景心里要说不恼火是假的。吞下高远基金15亿美元这种话居然都编的出来!只是,大哥让自己最近不要搞的“鸡飞狗跳”。因而,只能看着某些人上跳下窜的蹦跶。严景铭不会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在搞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