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10章 救我

第1210章 救我

2月底,陆景带着他的助理明雪、墨静雯、余乐、何梦明前往香港参加为期三天和华2004年首次议事会议时,齐静瑶已经在建承县晨马镇蹲点快一周的时间。

建承县是黄海市下辖的十三区三县之一,位于市区西南,是黄海市最gdp垫底的一个县,财政极为困难。县里没什么工业产出。农产品经济又比不上领县的郑保县。

晨马镇是仅次于建承县城关镇的镇,坐小巴四十分钟能到县城中心。一路上田野遍地,层层叠叠,早春的风光无限。村落散步在公路两侧,蜿蜒的土道泥泞不堪人行。

齐静瑶蹲点的办公室地点在晨马镇简陋的镇政府大院里。以她副处的级别下来蹲点,自然不可能再下到更基层的地方。

齐静瑶没住在晨马镇,而是住在建承县的接待酒店中。她让人从黄海送了一辆别克的轿车来给她当代步的工具。

这一天上午十点,齐静瑶抵达晨马镇的镇政府大院的办公三层高的小楼里。她办公的地方和四名机关干部一起在二楼的一间宽敞的房间中。

“齐主任来了。”正聊得欢的两名中年妇女招呼了一句,态度谈不上多么恭敬,实则是齐静瑶管不到她们头上。

齐静瑶微微点头,坐了一个小时,又自己开车返回县城。她每天就来露下面。再呆一周,她才可以结束在晨马镇的蹲点返回县城。

车厢里的音乐舒缓的放着。齐静瑶忽而接到一个电话,“齐姐,你在建承县吧?这段时间部里风声不对。好多人说你为了竞争第四室副主任时用了手段,齐姐。谣言传得可凶了。”

齐静瑶笑道:“小璇,不要听风就是风。没有的事。”小璇是她在宣传部里照顾的一个小女生。

“哦….”

挂了电话,齐静瑶关了音乐,抽出一支女士香烟默默的抽着。要是她没有和严景铭闹翻,这件事她就当个笑话来听。但是,现在只怕就是严景铭在对付她。

齐静瑶回了县城的招待酒店,刚关上门,忽而接到赵佑的电话,“齐主任,米部长找你有要事。麻烦你下午回一趟市里吧。”

齐静瑶略微觉得有些诧异,娇笑道:“赵秘书,什么事啊?”

赵佑打个哈哈,“齐主任,你来了就知道。上次,嘿,你心里骂我吧。这次不一样,是好事。还是让米部长给你说吧。”

“看你说的。那能呢!行,那我下午就回黄海。”挂了电话。齐静瑶冷哼一声,好事?上次就被这王八蛋骗了,白和他结交了。不是又闹什么幺蛾子吧?

一想,齐静瑶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结合刚才小璇那个电话,她有点明白了。严景铭要对付她那是分分钟的事情。这不就是哄自己回黄海的手段吗?

齐静瑶冷汗淋淋,心思电转。

二月底三月初。香港就已经完全是春天了。和华今年第一次议事会议在世运大厦召开。

临近中午,刚刚在顶层的会议室里开完会。陆景和董坤城、莫心蓝两人到他的办公室里闲聊。

陆景的办公室奢华大气,明亮无比。通透性极好,落地窗前可以欣赏到香港九龙的美景。

坐在乳白色的沙发边说笑了几句,唐雨瑶送了咖啡和茶水进来。和华议事会议是和华的盛会。陆景的秘书班子一般情况下是全员到齐为他服务。是以,唐雨瑶也从江州来了香港。

董坤城喝着茶,笑道:“你过两天要去美国搞互联网,我有个提议,小冰对互联网很有兴趣,让她跟在你身边学习一段时间。”

互联网的丰厚回报他怎么会看不到,陆景和莫心蓝就以5.1亿美元的投资翻了40倍。莫心蓝得以以她所属的那部分收益来启动plu电讯的发展。

问题是他年纪已经大了,对互联网这种新生的事务判断力不足,他打算培养下女儿。陆景的投资眼光毋庸置疑。

陆景笑道:“这没问题啊。不知道董叔叔打算拿出多少资金来投资呢?”

“2亿美元。”董坤城笑着伸出两根手指。

正说笑着,陆景忽而接到齐静瑶的电话,“陆景,救我…”声音惶恐至极。

齐静瑶这声呼喊让董坤城和莫心蓝都好奇的看过来。莫心蓝是知道陆景其实在等黄海那边的结果。他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就看什么时候发芽。

陆景沉稳的道:“齐小姐,什么事?”

齐静瑶飞快的道:“我上午接到宣传部副部长米凌秘书的电话返回黄海,我的车子刚进市区就被人跟踪了。陆景,我和你见面的消息被严景铭知道了,他要抓我。”

她上午接到电话后思索来了很久还是决定返回市区。她在黄海的地头也熟。她准备在黄海藏一阵子和严景铭谈判。她不信严景铭会和她鱼死网破。

但是,当她刚把车子拐上去往黄海大学的路上时,车后就出现两俩跟着的车,故意让她发现。显然,她刚进市区就被人盯上了。只是,对方看到她不是去市委宣传部,立即现身。她有八成的把握,这是严景铭的手笔。

“咯吱---”电话里传来紧急刹车转向的声音,显然情况极为紧急。

陆景慢慢的道:“齐小姐,这似乎我和没什么关系吧!”

严景铭的策略,他很清楚,十有八-九是准备走正常渠道把齐静瑶送进监狱。这是不踩红线,又能让齐静瑶无法危害其自身的最好办法。进了监狱,可接触的人就少了。有什么话,想传也传不出去。

实则,他心里开始有些兴奋。机会终于来了。希望齐静瑶机灵点,不要这么快就被严景铭控制住。黄海不比江州。没有合适的理由,他想插手也插不进去。

齐静瑶一下子愣住。她潜意识里的第一反应是给陆景打电话。但是给陆景这么一说,倒是反应过来。是她主动和陆景见面,而消息是莫少锋那里露出去的。这件事,从头到尾,陆景确实没有一点需要承担责任的地方。问题是,她认为的人当中,现在只有陆景能救她。

齐静瑶急道:“陆景,我知道刘怡秋是你埋在刘勇志身边的钉子。她是你的眼线对不对?”

陆景眼神微微一凝,齐静瑶这是在威胁他。想了想,道:“先挂了吧。”

“喂,喂,喂。”听着手机挂断的声音,齐静瑶大喊几句,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她早该想到这威胁不了陆景。听说陆景性子很硬,在交州被谢平秋拿枪指着都不受威胁。她情急之下,失策了。

“老娘绝不束手就擒。”齐静瑶的大喊一声。发泄情绪,她的车这时候已经快到黄海财经大学附近。前面就是一个十字路口。齐静瑶咬咬牙,踩着油门,从红灯中冲出去。

她知道如果落到严景铭手里觉得没有好。她只有不被严景铭找到。才有谈判的资本。

“妈的,你怎么开车的?”

“小别克还这么嚣张。”

黑色的别克轿车急速的从十字路口自东向南,十分嚣张。被迫刹车的私家车和公交车的司机骂声一片。黄海本地骂人的话狂飙。

陆景挂了电话。歉意的对董坤城和莫心蓝道:“董叔叔,心蓝我要处理点事情。下午的会议要委托你们俩主持了。”今天是正式会议的第二天,还有一半的议程。

董坤城笑着摇摇头。叹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啊。没问题。”陆景怎么会接到女人的求救电话呢?只怕和她有点故事吧。

虽然董坤城的眼神没往自己身上瞄,莫心蓝却是不好意思的俏脸微红。她和陆景的事情,现在在和华的高管内部基本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没问题。有会议议程在。”莫心蓝到底是从交际场中趟过来的人物,心里涟漪很快就压住,对陆景正色说道。

董坤城和莫心蓝离开办公室后,陆景拨了唐悦的号码。唐悦还在黄海,并没有参加此次议事会议。他一向是不大在这种场合下露面。

电话很快接通,陆景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先救她。我随后去黄海和她谈条件。”

齐静瑶凭借着她对黄海市区的熟悉,在新汇区里狼奔豸突的狼狈逃窜着。齐静瑶盘算了下,从巷子中间横穿黄海财经大学从东门出去,应该不可能被严景铭的人拦住。这一块区域,在车载gps导航系统上是没有地图的。

刚横过黄海财经大学西侧的好吃街小巷子,电话突然响了。齐静瑶拿起手机看看号码,脸色顿时大变,看着因为拆迁空下的大片土地,咬咬牙,接了电话,“严景铭,你这是什么意思?”

电话里严景铭温和的笑着,“静瑶,我想和你见面聊聊,你为什么不敢来见我,是不是心里有鬼。”

笑声很温和,但是齐静瑶却是透心凉。她没有想到半个月前还在她耳边说着动人情话的严景铭会和她恩断义绝,还想要控制她。

实话说,她知道命案必破是铁律。但是,她还知道很多让人消失的办法。每年失踪的悬案又哪里少了。黄海可是临海,尸体往公海里一扔,谁还能知道是她呢?她现在还没有鱼死网破的资格。

“严景铭,我不知道你听到了什么,但是,我从来没有出卖你的利益。”

严景铭笑道:“静瑶,你跟着我有十年了吧?我相信你,我们见面谈。你给小张打个电话,他回带你来见我。”

一瞬间,齐静瑶真有答应下来的冲动,随即又反应过来。严景铭摆明是要围捕她,她答应下来才是傻子。

“改天我们再聊吧。”齐静瑶决然的挂了电话,轿车茫然的停在路边。白皙娇美的脸庞上禁不住流下两行眼泪。走到这一步,出乎她的意料。她低估了莫少锋的无能,也错估了严景铭的凉薄。她跟了严景铭整整十年啊。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他了,换来的是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她。她在严景铭眼里到底算什么?玩偶?**?

这时,手机又响起来,齐静瑶木然的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沉着的男子声音,“齐小姐吧。你到新汇区划出来建电子竞技馆的那块地附近来。我会安排你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