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28章 影响

第1228章 影响

黄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米凌被调查的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得满天飞。

陆景第一时间就接到接到郑盛的电话时,第二天上午又接到汤开复的电话。他正和王灿、余志成、冯泰、袁峻在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客厅里谈cgl的事情。

冯泰建议消减cgl赛事的奖金。比如:冠军由100万美元奖金改为20万美元就足以驱使世界级的星际高手前来参赛。毕竟,cgl最终还是要以盈利为目的。

这节省出来的80万美元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改革cgl的赛制,减少特邀选手的名额,增加各地区赛区和预选赛,扩大影响力。不仅仅是国内赛区,可以增设韩国赛区,欧洲赛区,北美赛区。

先采取线下赛筛选,再集中线下赛获得出线名额。对高手自然可以给予特邀名额。甚至,特邀名额之间的竞争,可以开始cgl邀请赛设置奖金促使有名气的选手来争夺名额。或者以某项成绩作为参考。

挂了汤开复的电话,陆景微笑道:“想法都不错,你们接着捣鼓,战网建设,可以由sit来开发一个对战平台。网络转播的平台,直接收购一家网络电视公司,后续的技术可以请时代在线来协助。”

正讨论着,吴璇穿着浅蓝色的职业套裙从花园里走进客厅,白色的丝袜修饰着她秀美浑圆的小腿,为她靓丽的气质里添了几分妩媚,仿佛醉人的酒香,笑吟吟的道:“陆景,心蓝的电话。”

“吴总。”看到吴璇过来,冯泰立即站起来。他曾经是丽都酒店集团的中层,认识这位靓丽性感的总裁。

“没事,你坐。”吴璇随意的摆摆手,成熟女人妩媚的风情十足。实则,她不记得冯泰是谁。昨天晚上和叶妍、李慕清一起陪陆景的时候,陆景提了一句。

冯泰忙坐下来。虽然他已经不是丽都酒店的员工,但是在丽都酒店集团的总裁面前,他很有压力。或者,吴总本身的美丽就足以给人压力。

陆景笑了笑,拿着手机接了电话,跟着吴璇一起去了花园。

看着吴总靓丽妩媚的倩影。冯泰心里想着吴总在私下里和陆先生又是如何相处呢?

想必,在陆先生这样优秀的男人面前。她应该会收起她耀眼的光芒,各种光环,变为一个妩媚温柔的女人。就好像现在,吴总会专门给陆景拿手机。

别墅的花园里风景很好,也没什么风。吴璇的办公区域在一楼的阳台上。她的助理卞惜惜正在桌前处理着文件。

陆景笑着接了莫心蓝的电话:淡马锡想要以2亿美元购入景华微芯增发的新股。淡马锡的董事、副总裁徐阳成想要和陆景见面谈谈。

“心蓝,你觉得我们和淡马锡以什么样关系相处最好?”

“淡马锡背后是新加坡政府…”莫心蓝轻笑道。

陆景笑道:“那我去香港和他见见面。”实际上新加坡和共和国的关系本就是一直在变化的。之前有一段时间的友好时期,只是随着共和国的实力越来越强大,这种关系变得极为微妙。

新加坡弹丸小国,地处在马六甲海峡要道之上。在大国博弈的夹缝中生存,一直都亲英美的政权。很多新加坡人到国内来,都有高人一等的心态,自认为文明人。

每一个国家都有文明与不文明的人,这实则不过是金钱的魔力,有钱人俯视穷人而已,与文明有什么关系?看看所谓英国的绅士在英国日薄西山之后的表现。就知道当共和国的经济实力超出新加坡之后他们的反应。

陆景从内心里对新加坡毫无好感。只是好感和生意是要分开的,就像和华的生意还是要进入日本一样。

陆景和莫心蓝说笑了两句,手机给吴璇拿去和莫心蓝长聊。陆景坐着向卞惜惜了解丽都酒店集团的近况。卞惜惜二十五六岁,穿着衬衣、牛仔裤,漂漂亮亮,说话轻声细语。是吴璇这两年培养出来的得力助手。

和卞惜惜聊了一会,见吴璇还没有和莫心蓝结束通话的意思,陆景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米凌的倒下是这次雪诗丑闻引出风暴发酵的产物。严景铭真以为这盖子捂得住?

陆景去了香港当天的晚上,唐诗经坐车前往黄海市委常委院陪黄海市委副书记徐凯定下棋。

书房里,两杯清茶寥寥。徐凯定拿出珍藏的围棋,和唐诗经缓缓的对弈。和唐诗经下棋就这点好,不尽全力。根本就赢不了。是换脑子的好办法。

方破虏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要说围棋,他是看不懂的,只懂简单的规则。只是看着诗经姐那钟灵毓秀的脸蛋,美丽的无以复加的身姿,能和诗经姐坐在一起,看不懂围棋只是小事。

一粒黑子落下,徐凯定笑呵呵的道:“这局棋,我应该是输了三目。诗经,你这个年纪就有这份棋力,了不起啊。”

方破虏在一旁听得眉飞色舞,给舅舅和诗经姐添着茶水。

唐诗经微笑道:“徐伯伯,每次我赢了,你就口头夸我一下啊。”

徐凯定哈哈大笑,道:“今天的棋就下到这儿,破虏,你先出去,我和诗经聊一聊。”

“好的,舅舅。”方破虏期盼的看着唐诗经,道:“诗经姐,我在外面等你。”

唐诗经笑着点点头。方破虏狂热的喜欢她又知道分寸,她对方破虏没有什么恶感。

“哒”的一声,书房门被带上。

徐凯定笑了笑,对外甥迷恋唐诗经的事情他很清楚。只是年纪差距有点大,外甥小了唐诗经六岁,不适合婚配。喝了口茶,轻声道:“米凌的事情你有关注吧?”

见唐诗经嗯了一声,又叹道:“这是弃卒保车。”

唐诗经想了想,问道:“保的住吗?”郑鹏看似无意揭开的这个盖子已经开始产生了连锁反应。陆景应该不止这一个后手吧?

徐凯定微微一笑,“那要看各方都想要获得什么利益?诗经,你爸走了一步好棋,他还可以继续走下去。”这件事,他心里大致有一个猜测。

唐诗经就笑,“徐伯伯,你这话我等会就回去告诉我爸了。”她其实诧异徐凯定为什么不亲自推动这件事。米凌虽然被纪委的人带走,事实上,以徐凯定所处的位置想要安排人和米凌谈谈没有任何问题。谈一谈,或许严景铭许诺给米凌的条件,米凌会看不上了。

徐凯定笑道:“你原话转述。”

从书房里出来,方破虏送唐诗经出门,刚出别墅的门,方破虏就活跃起来,问道:“诗经姐,我请你去中天喝酒。”中天酒吧是黄海最有泡吧氛围的酒吧。深受夜店一族的喜爱。他是那里的常客。

唐诗经眉眼如画的轻笑,有很醉人的女人味,“怎么突然想请我喝酒?刚在徐伯伯家里喝好多茶,请我吃糕点倒是可以考虑。”

方破虏拍着脑袋道:“完了,我给崔横波给骗了。她说你最近晚上喜欢喝酒的。”

唐诗经嘴角翘起来,道:“破虏,改天吧,我把陆景约上,你不是一直想见他吗?我今天晚上还有事情。”

方破虏只得无奈的放弃他的邀约计划,目送唐诗经驾车离去。心里琢磨着陆景这个人,为什么诗经姐对他青眼有加?自己听说最近的风潮很有可能是陆景引起来的。一个喜欢惹事的男人是不是适合诗经姐的。诗经姐需要的是那种一辈子对她好的男人。

陆景在香港和徐阳成谈了一下午,第三天返回了黄海。来接机的是明雪。她没有跟着去香港,而是和郑盛一起处理抛售手里时代在线的股票事宜。

“明雪,你赚了多少钱啊?”陆景笑问道。最近时代在线放出增发新股意愿,有摩根士丹利帮着炒作,股价又涨了不少。

明雪开着车,回头笑道:“扣完手续费,欠你的钱还上,可以赚4个亿。资金已经进了我的账户。”

说完,心里却是有些怅然。资金的到位意味着她离开陆景身边独立运营雪苏绮的日子不远了。

“你和淡马锡谈得怎么样?”

陆景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一边拿手机一边笑道:“你没看邮件吗?”

总体来说,和华与淡马锡直接的合作多过竞争。徐阳成提出希望入股和华,只是找个建议被他拒绝了。淡马锡的实力还是要超过和华。陆景不希望这种单向的渗透导致和华被淡马锡影响。在类似于景华微芯这样单一项目上的合作是可以的。

明雪开着车往丽景度假村而去,“我最近赚了4个亿,脑子都快兴奋的炸开,哪有心情定下来看邮件。”

“哈哈。你还可以被钱给砸晕啊。”陆景笑了起来,对明雪做了个手势,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唐诗经落雪般浸润的清凉声音,“陆景,回黄海了吧,我爸邀请你今晚来家里做客。”

自那天觉察到和陆景的距离有些近之后,这是两周以来,她第一次给陆景打电话。

陆景就笑,“诗经,我刚下飞机,总得让我喘口气啊。要不定在清明之后?我清明节要飞杭城祭祖。”

清明节是两天之后。唐论语大概觉察到了什么。这个世界并不缺乏聪明人。但是,他并不着急和唐论语见面。谈合作,他喜欢拿到好牌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