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35章 落幕

第1235章 落幕

“高、唐、崔、裴、齐、黎六家,你除了并州的齐家没接触过以外,其余几家你都接触过。类似于黄海唐,明州高这些名号我就不在你面前提了。

我们这几家只要不是违法的生意都做。所以,很多时候是既合作又竞争。这些年慢慢的演变下来,各家生意的侧重点不同。高家侧重于重工业、机械、能源领域。裴家侧重于金融服务、保险。崔家侧重于基建、码头、房地产。唐家是侧重于制药、日化品、文化产业。黎家侧重于电子、服装。齐家侧重于煤炭、矿产。

商业竞争的大局,有时候往往是几十年的布局。比如:罗斯柴尔德家族错失了美国的崛起,因为两次世界大战实力大幅衰减。再比如:摩根财团因为钢铁产业在成为美国的夕阳产业之后,开始衰退。

而争夺的焦点往往是一些核心公司的股份。像摩根财团的通用电气股票就被竞争对手掌握而逐渐失去对通用电气的控制。

不过,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商业氛围不同。我们这几家的竞争是在对手侧重的领域开公司竞争。能不能成,往往取决于各家人才的储备、投资眼光、流动资金、在产↓+小说↓anshuba+业上的人脉等等。

归纳起来就是犬牙交错,敌中有我,我中有敌。”

陆景品着酒,听着唐诗经说六大世家之间的恩怨故事。唐诗经的口才无疑是很好的,婉婉道来令人仿佛是在听民国旧史。而这些事,崔横波、方破虏显然大部分都知道。

深夜十二点多。几人在半岛酒店门口道别。方破虏送唐诗经和崔横波回水墨清苑。陆景与明雪坐车返回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

车窗外的景色飞快的后退。明雪有些犯困,侧倚在车椅上。问道:“陆景,唐诗经怎么突然给你讲这些事情。”

陆景看着明雪带着清幽冷意的明眸。微笑道:“她是在告诉我,唐论语的目标是让唐家压过其他几家。”

这倒是让他很好理解唐论语为什么会对他进行投资。话说回来,唐论语、高俊耀、崔九霄,这几个人都不简单。

4月22日,陆景和来到黄海的刘怡秋见了一面就飞回了江州。一方面是需要为去美国投资互联网做准备,一方面是和新到任的江州市市长谢晓越见面。

陆景刚下飞机就接到李慕清的电话:夏商影视发布了公告,天逸投资以10.2亿元的价格出让夏商影视68%的股份给星光传媒。这几乎是三折的转让价格。

至此,星光传媒持有夏商影视70%的股份。随即,在当天下午五点。星光传媒的发言人在黄海发表了通告:星光传媒与idf亚洲投资基金达成协议,以1亿的价格收购夏商影视30%的股份。夏商影视将更名为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

夏商影视在黄海市中心区的新城大厦租了30层至34层共5层楼作为办公地点。

蒋鸿哲陪着严景铭进了夏商影视。办公室里冷冷清清,垃圾篓里废纸成堆。夕阳斜照,更添了几分萧索。

严景铭扫了一眼,叹道:“你坐会,我去和羽乐池谈谈。”羽乐池作为他的亲信,已经被天逸投资解聘。现在夏商影视又要关闭,他有可能失业。

蒋鸿哲点点头,欲言又止。

严景铭进了羽乐池的总经理办公室。宽敞奢华的办公室里。羽乐池正在暗红色办公桌后面抱头苦思,见严景铭进来,脸上露出苦笑,颓然的道:“严少。你来了。”

严景铭拍了拍羽乐池的肩膀,道:“跟我回京城吧。我们手上还能有2亿的资金,做投资。慢慢的能起来。”

10.2亿的资金,抽出8个亿给天逸投资作为投资回报。另外2千万是蒋鸿哲零花钱的收益。他个人还剩2个亿。这是他仅有的资产。他打算回京城专职投资业务。

羽乐池没回答。沉默了很久,问道:“严少。你后悔把齐小姐赶走吗?”

严景铭愣了愣,点了一支烟,在窗边抽着,窗外车水马龙,高楼大厦沐浴在夕照中色彩斑斓。美丽的景致与严景铭的内心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一支烟抽完,严景铭轻叹道:“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啊。”如果现在让他来处理齐静瑶的事情,他肯定会更圆润一些。不可能闹出偌大的风波。

羽乐池释然的松口气,“严少,我跟你回京城。”要是严景铭不后悔,不和他说这句真心话,他就不会再给严景铭做事。

严景铭和羽乐池谈了很久,忽而接到应聪的电话,“景铭,你在夏商影视那儿吧,我下来找你。”

天逸投资黄海办事处也在新城大厦,位于35层。当初严景铭将夏商影视设立在新城大厦就是为了方便他处理两家公司的事务。

严景铭皱了皱眉,这声“景铭”很刺耳,应聪年纪比他大一些,但只是一个外戚而已,“有什么事吗?”

应聪微笑道:“是这样的,星光传媒的方总,邱总都在我这儿,我们一起吃晚饭?刚得到一个消息,天辰娱乐获得唐风集团5亿美元的注资。唐风集团将持有天辰娱乐20%的股份。”

“娱乐传媒的事情我不再关注了。改天吧,我和苏琳说好一起吃晚饭。”严景铭的声音有点冷。

应聪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异常,笑道:“好,好,改天。”

应聪挂了电话,对办公室待客沙发处坐着的方成济、邱中意、方浅语、程东华笑说道:“严景铭有点事情,晚上来不了。”

方成济吸了口烟,微微点头。

这次夏商影视的倒闭。星光传媒获利最大。只是天辰娱乐获得唐风集团5亿美元的注资让他心有疑虑。他知道和华的重心不在娱乐传媒上面,但是唐风集团就不一样。他们在文化产业上很有一套。星光传媒的实力怎么都比不过唐风集团。以后还有得竞争。

程东华却是“啊”一声。有些茫然,“铭表哥不来?”他忍辱负重。忍受方浅语在外面和各种男人玩花样,不就是为了得到提拔吗?而严景铭不来吃晚饭,他的承诺还有效吗?他还得呆在燕大经济学院团委书记的位置上。

程东华觉得心里一口气堵得慌。

方浅语咯咯娇笑着握住丈夫的手。心里,却是有些不屑了。铭表哥?以后不用这么喊了。

年前的时候她送给严景铭玩,严景铭还嫌弃她。现在啊,她都不想正眼瞧严景铭了。严景铭搞出如此大的失误,严家已经将他当成弃子,不可能再给他机会。

严景铭不来,应聪招呼着方成济等人去附近和泰里锦楼旗舰店吃西餐。一行人坐到停车场里的车里。四辆小车组成的车队缓缓的驶出新城大厦。

邱中意和方成济坐同一辆车,接了个电话,低声汇报道:“方董,天辰娱乐正在和夏商影视的一线明星接触。”

“恩。”方成济轻轻的叹口气,“来者不善啊。”

苏琳在黄海财经大学附近的cbd里开了一家咖啡馆,两层楼,很有小资情调那种。不求赚钱,只是有件事情做。傍晚时分,晚霞铺陈在天际。苏琳给店员小董说了一声。提着手袋下班开车离开。

严景铭约了她晚上在黄海和平酒店里吃饭。她和严景铭的关系不算和睦,但是她的性子也不是强势的性子,基本的和气还能维持。

黄海和平酒店的的维玛餐厅是黄海观景的最佳餐厅,餐厅富丽堂皇。布局雅致。

苏琳吃着精美可口的法式鹅肝,听着严景铭在描述他对未来的打算。她知道严景铭被迫卖掉夏商影视和父亲有关,她哥来了一趟黄海。

“苏琳。我准备在京城里专职做投资,那里我认识的人多。门路也多。现在互联网发展的很快…”

等严景铭说完,苏琳皱起娥眉。轻声道:“严景铭,我不想和你一起去京城。黄海比京城更宜居,离我家里也近一些。”

“你…”严景铭还指望着借苏家的名头东山再起,只要能做出一番事业,家里未必就不会给他支持。现在却是被苏琳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严景铭气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砰——!”餐桌上的刀叉叮当叮当的响。餐厅里不少人都看了过来,眼神带着含蓄的鄙夷:如此高档的餐厅里面居然有人会拍桌子。

苏琳扭头避开了严景铭的目光,心里没有退让的意思。严景铭不缺女人,她跟着去京城做什么?笼子里的金丝雀,她早就不想当了。

严景铭深深的吸了口气,一股从未有过的疲倦感涌上心头。

他忽而意识到就算他自认已经成熟,但是要做出陆景那样的成绩,很难。他现在连他妻子的想法都无法左右。挫败感萦绕在心头。

陆景回江州的第二天就和谢晓越约了中午在白沙井何家菜馆见面。白色的保时捷由新丰公寓从师南路转到中盛路上,平稳的驶向白沙井。

驾驶座上的宋雨绮贝齿微露的笑问道:“陆景,吴璇和叶妍她们还在黄海?”

陆景感觉关宁与何梦瑶的体香似乎萦绕在鼻间,心情大好的道:“怎么会?叶妍和吴璇飞米兰参加一个时装发布会,她们俩早约好的。莫心蓝回了香港继续处理plu电讯的事情。就李慕清留在黄海等待天辰娱乐重组。雨绮,江州最近怎么样?”

宋雨绮嘴角泛起妩媚的微笑,“这要我怎么说啊。你还是先想想和谢市长见面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