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38章 近况

第1238章 近况

清晨时分的朝阳跃上青碧如洗的天空之上,红霞万丈。透过骑楼、广告牌、门匾,落到南阳街的地板砖上。

一夜畅快,早起的陆景悠然自得的拎着两份汤包从南阳街出来,准备返回南园别墅。胡氏汤包店的汤包,皮薄馅大,汁多味美,是南阳街有名的小吃。邵秋兰和徐咏碧都是极爱吃。

看着师南路和南阳街交汇街口的流动治安亭,一名联防队员带着红袖在清凉的晨光中巡逻着。陆景嘴角微微勾起来。

将近五一,新月湖这里的江州高校里抓出勤越来越紧。南阳街早上的生意好了不少。

刚才在胡氏汤包店里排队时,听来买早餐的学生说南阳街这里治安很好。当初将星空网吧的利润调拨来维持治安,看来功效不错。

一路回到南阳别墅8号别墅。卧室里幽光浮动,厚厚的米色窗帘遮住了朝阳,宽敞的法式大**邵秋兰和徐咏碧正在熟睡,初夏的水蓝色被子斜盖着,覆在锦被上纤滑细腻的素手,微露着若凝脂般的香肩,令人想象着锦被下诱人无边的春色。

看着乌黑的发丝遮掩着精致无瑕的两张美人脸,秋兰姐颜若朝华,碧儿清丽娇美,陆景心里涌起发自内心的欢欣和喜悦。

俯身在她们脸上一人吻了一口,去厨房里准备早餐。他待会要去景华研发大厦听雨绮汇报昨天银行公司和星空网吧洽谈的结果。

陆景刚出卧室,邵秋兰和徐咏碧都是睁开眼睛,不加掩饰的温柔从两双美眸里流泄出来。对视一眼,俱是俏脸飞红。陆景明天就要回黄海。昨晚也只好顺着他的性子一起陪他。只是,羞死人了。

余志成的银河公司和星空网吧达成协议。星空网吧出资60万,银河公司出资40万,在江州成立一家电子竞技俱乐部,主要发展两个游戏项目:星际争霸、魔兽争霸。

“名字余志成和文溪允商议好了,就叫星空银河俱乐部。”宋雨绮在陆景的办公室里,笑着说道。

陆景一口咖啡喷在办公桌、地板上,“要不要这么搞人啊!干脆叫宇宙俱乐部得了。”

宋雨绮贝齿微露的笑起来,妖娆妩媚,递纸巾给陆景。“谁说不是?只是你得想想他们两家宣传公司品牌的想法。”

陆景无语的摇头。

这时,何梦明从办公室外进来,道:“陆景,占总打电话来问你待会有没有空。他准备和杨总来拜访你。”

占哥儿今天来江州的消息,陆景自是知道,道:“那待会一起吃午饭吧?小明,余乐和寇小蛮的事情怎么样了?”

宋雨绮将手里的事情交给唐雨瑶,但是唐雨瑶目前在宾州,她还得负担着秘书组的工作。陆景的手机放在何梦明手中。

何梦明似笑非笑的看了陆景一眼,娇柔的道:“这要你自己问余乐。寇小蛮可不是婉仪姐。”昨天下午在时代大厦楼下发生的事情,昨天晚上她们就全都知道了。寇小蛮和墨静雯关系不错。

宋雨绮掩嘴娇笑。陆景笑着揉揉眉心,何梦明在笑他那年去江南大学追唐雨瑶的时候给婉仪逮个正着的事情。

午餐定在了凤凰餐厅。以陆景和占哥儿的关系。也不会被认为是怠慢。何梦瑶、陆景几名随身的助理作陪

今年景华手机要冲击全球销量第三的位置,正在使出浑身解数,促进手机销量。作为国内第一大家电连锁卖场。盛泰电器的手机出货量远远的超过其他卖场。

和华已经决定在未来两三年提供100亿的资金给占哥儿的盛泰电器扩张,用于消减渠道成本。

占正方这次来江州是和杨显商量在西南和东北市场的大动作。正好陆景在江州。便一起过来见陆景。

凤凰餐厅的雅座里,中午时分。又不少科技园的白领过来就餐。细声细语的餐厅开着空调,极有用餐的氛围。

占正方喝了一杯酒,笑道:“立丰地产进军黄海,黄海那边的事你都协调好了吧?”这段时间严景铭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又怎么会没有耳闻。

“和黄海沈书记聊一了一个多小时。”席间都是信得过的自己人,陆景语气轻松的道,“占哥儿,你在东北搞的那个宣传不错啊,一城一店。”

“窦天冠找人想出来的法子。”占正方自得的笑了起来,拿起酒杯和陆景喝了一杯。二钱的茅台,喝的很爽。

窦天冠是升任的盛泰电器副总经理,负责市场、运营的工作。

杨显插话道:“和当地的经销商合作也是很好的点子,节约了不少资金。”

陆景就笑,“合作双赢比吃独食扩张的更快嘛,我们现在就是在抢时间。今年是景华发力的一年,大意不得。”

杨显点了点头,“三星年前对中华区的人事做了调整。景少,你应该知道。但是,凭借着国内、印度、韩国的市场份额,抢下前三没有问题。”

陆景和三星的公主李怡馨私交甚好,和华的高管都知道这事。景华手机要抢下全球前三这个位置,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就是三星。

但是,plu电讯在韩国和最大的移动运营商sk电讯合作,在印度、泰国、马来西亚都在架设网络,收购移动运营商。景华手机在这几块市场增长十分迅速。反倒是和新加坡电信的合作,去年、今年在澳大利亚手机市场中获得的份额不多。

不过,据说前段时间和华与新加坡电信的母公司淡马锡达成了和解的协议,接下来的大半年澳大利亚的市场值得期待。

陆景对杨显的说法很肯定。毕竟,在中低端手机上,景华有着极大的优势。说笑着。去外面接了一个电话的宋雨绮回来,笑孜孜的在陆景耳边道:

“熊玉娇打电话来。说晚上想请你吃饭,顺便请教下企业管理的学问。你上次给她开得书单上的书她都通读了一遍。”

苏远遗孀熊玉娇的事情在座的几人都很清楚。要不是陆景和宋雨绮当时去远大集团坐镇,远大集团说不定就要易主了。

陆景笑道:“雨绮,有你给她解惑不就可以了吗?”他给熊玉娇开了一个书单,让熊玉娇有不懂的问题电子邮件问他。只是,大部分邮件都是转给雨绮处理的。

加之,雨绮本身就在江州,和熊玉娇是校友,又同情她孤儿寡母的遭遇,时常见面指点下她。雨绮的管理水平执掌一个大集团肯定有些难。但是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指点熊玉娇管理不到10个亿资产的远大集团还是绰绰有余。

宋雨绮好笑的白了陆景一眼,“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熊玉娇要见陆景是进一步修好,加深与和华-景华体系联系的意思。父辈的人情,总有用完的一天。既然有陆景的渠道,自然是首选和他交好。

陆景笑了笑,道:“行,晚上见见她吧。余乐,你晚上没约的话一起吧。”

余乐脸色完全没有昨天下午的沮丧。也没有变成熊猫眼,洒脱的耸耸肩,“行。”

他知道陆景是要问他寇小蛮的事情。当然,陆景不可能干预他的私事。取笑他的意思居多。心里想着,吃过午饭,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星光咖啡在江州大学里东面的一处小山坡下。紧邻着校内的马路。咖啡屋外是一片松林,在晚风中沙沙做响。映衬得咖啡屋内正笑谈的几人越发的闲适。

陆景手指抚摸着搁在白色花纹精美雅致桌布上的青瓷咖啡杯,想起明雪的手磨咖啡。星光咖啡这里的手艺要差的多。星光咖啡和1804酒吧现在由邵秋兰和徐咏碧两人打理。

咏碧是闲散的性子。管理起来就像是她闲笔做画一样,反正只要不关门就行。秋兰是讲究格调的性子,重在环境布置,对小资情调里更深的咖啡、美酒都没有太深的研究,都是遵循旧例。

星光咖啡这儿做的一手地道西式简餐的厨师几年来一直在这里做事,土豆饼、红汁梨、香桃排都相当地道。只是,这手磨咖啡的味道到底是差了些。

晚上八点,厨师和他的帮手以及招聘来勤工俭学的女大学生已经下班。陆景、宋雨绮、熊玉娇、潘婷婷、余乐、曾冰云的在小圆桌这里闲聊着。

吧台处方琴、邵秋兰、徐咏碧在笑说着话。店门口两扇精美花纹雕饰的磨砂玻璃门上挂着暂不营业。

熊玉娇容颜清丽娇美,身材丰腴性感,吃过饭后将头发放下来,叫她的脸蛋愈发的娇艳,双手十指交叉着拢在桌上,道:

“陆景,你上次给我开的书单,我大致读了一遍,管理上很多问题也向雨绮姐请教了。只是,我现在管理远大集团还有些力不从心。还想请你推荐一些书给我借鉴学习。”

虽然知道陆景给她回的邮件大多数都是宋雨绮代劳的,但是偶尔浮现几句鼓励的话,还是让她振奋。

丈夫苏远的仇是陆景帮她报的。她的命是陆景救的,远大集团是陆景帮忙夺回来的,心里对陆景自然有一份亲近感。无关男女之情,只是对陆景的信重和仰慕。

陆景微笑道:“管理企业的方法很多,关键是要适合自己的性格。强势的,如沐春风的,阴柔的,各种方法多如牛毛,你那里学得过来,还是要边做事边学习。远大集团的管理困境,我刚过来的时候向雨绮了解过,就送你四个字,任人唯亲!”

“啊…”熊玉娇一声惊呼,漆黑深邃的美眸看着陆景,不理解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