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45章 里外两手

第1245章 里外两手

余乐解释道:“雨绮姐,不是那样的。崔家和三井、三星合作不代表就站到了和华的对面。这是两回事。商场上,利益为重。如果说与和华的对手合作就是得罪和华,那日后和华的对手就太多了。”

宋雨绮恍然,轻轻的哦了一声。

唐诗经笑了笑,陆景身边这几个助理,数能力还是余乐最强。宋雨绮和墨静雯都差一些。

陆景喝着茶,说道:“三井、三星和深业集团的联合,我们的计划是打击深业集团,让崔家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去支持晶圆厂在文舟落户。晶圆厂建起来少说得20亿美元。三井、三星出技术、设备的概率很大,但是要他们出资金估计不大可能。

只是,深业集团家大业大,我们难以轻易撼动。因而,我们的目标是平鸿基金。平鸿基金的主要业务集中在黄金期货上。余乐,收购股票的事情由静雯为主,你关注黄金期货这方面的事情。”

余乐道:“没问题。”黄金期货肯定不需要他出手,真正出手的是富跃产业基金。他是负责传递消息。

富跃产业基金20亿美元的资本规模,可以影响的资金有80亿美元。这笔资金以期货20倍的杠杆计算,就是1600亿美元,不说在黄金期货市场坐庄,但是在市场上搞点风浪起来,问题不大。

只是,他心里仍有有些疑惑。平鸿基金是崔家的产业他知道,但是,看看美丽成熟的唐诗经。再想想陆景的策略,这里面逻辑上应该有些关联。

陆景指派他手里的那家公司出手。陆景不说,唐诗经也不关注。道:“平鸿基金那边的信息,我会尽量传递出来。”

她要找崔七月“复仇”,家里肯定不会安排20亿美元的资金帮她兴起风浪。唐家300多亿美元的资产,主要的还是分布在制药、日化品、文化产业。在金融上的资金量很少,未必是崔家的对手。而且还不能明着来。

陆景点点头,分工协助是必然,笑道:“交州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不说这事了。再在旧金山休息一天,我们就开始工作,互联网的产业蛋糕会大到我们无法想象。”

等六七家公司是他的攻坚范畴。但是,其最终能发展到什么层次,恐怕这些公司的董事会要不清楚。

几人都笑起来。陆景这是要砸钱买股份。除了彩虹基金的3亿美元,陆景手里有13.9亿美元的闲置资金。

这本是预计给景华微芯升级设备、技术到0.18微米制程技术的资金,但最终由于景华微芯和英飞凌采取了股权加资金的交换方式,剩余了14亿美元。支付给cgl游戏集团1千万美元,还剩13.9亿美元,这笔钱要买下一些股份还是有很大概率的。

说完正事聊了一会,陆景送唐诗经、宋雨绮、余乐离开。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能留宋雨绮在身边。

唐诗经落在了最后,等宋雨绮和余乐都离开后,在门口道:“陆景,突然想起诗经里面的一句话来。”

陆景一愣。开玩笑道:“诗经,不会是诸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类的吧?”他写诗什么的肯定不行。但是,被老头子逼着背了不少古诗词、歌赋、散文。古文水平还算过得去。

诗经里面的一些名句大都知道。有机会口头调戏下唐诗经这个大美人,他也不会不把握。

唐诗经笑着白了陆景一眼。“你瞎扯什么啊。”

桃之夭夭的句子那是女子出嫁时候用的。她心里的感激,陆景哪会知道?所以才出口调戏她。想起在江州大学里面的咖啡店里他失神的看着她胸口的事情,心道:这家伙就不是好人。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唐诗经说完,伸手轻轻的帮陆景整了一下衣领,见陆景似乎给这个介乎朋友与情人之间的动作震惊的呆起来,嘴角轻柔的翘起来,成熟的风情不可匹敌,道:“陆景,不懂的话就翻书。理解错了,我可不负责啊。”

看着唐诗经飘然远去的曼妙背影,陆景狠狠的揉了下脸,收敛了心里浮起的异样的情绪。

唐诗经的美丽风情谁抵得住?问题是,他和唐诗经都知道彼此之间不会更进一步。这算谁调戏谁?他口头用语句调戏唐诗经,唐诗经用动作调戏他的心情?

陆景关上门,心里叹道:怎么就忘了唐诗经是比御姐还凶猛的动物呢?不能得意忘形啊!不是谁都像叶静雨一样在自己面前乖巧的像猫咪。

至于翻书什么的,在没有百度大婶的情况下,还是谷歌吧!

陆景打开随行带的景华笔记本电脑,连上网线,搜索的唐诗经那句话的意思。唐诗经以诗经为名,不说整本诗经都能背的下来,至少是滚瓜烂熟。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其实,不查,陆景也大致是知道什么意思:表达她内心里对自己终于出手对付崔七月的欣喜。

只是,在唐诗经给自己整理衣领之后,脑子的第一反应是想回说:妖精,哪里走?

交州。

汀阳在经历过出售、整改之后,又重新开业,主事的换了一个利索的生意人杨弼,上上下下的打点,三五个月就让汀阳恢复旧观,如今还是交州第一的娱乐场所,日进斗金。

比金城武还帅上三分的班子轩落寞的坐在汀阳酒吧的二楼喝酒,不时的有女孩过来搭讪。汀阳的酒吧改了两层,氛围比已经之前还好。

“汀阳还是汀阳。只是,物是人非。”班子轩喝着酒叹了口气。墨静雯去给人当助理去了,以那人的轶事来看,多半静雯逃不脱他的手心。而墨知秋去了美国。他以前偶尔还想的娥皇女英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了。

当然,主要是墨静雯和他分手让他心里很苦闷。作为交州城里豪商的儿子,都读大三了,玩过的漂亮女生有一二十个,只是没有一个能比的上墨静雯的。

“宋总,张少。”一迭声的打招呼声响起。班子轩看着从进来的十几个人,为首的一人相貌平实,身后跟着一名一米八的大个子。

班子轩认识为首的两人:汀阳真正的话事人宋问天和交州城里小有名气的衙内张小福。

“班公子,又来喝酒了。”张小福哈哈笑着打招呼,给京城来的几位打折了腿在医院躺了四个月之后,他的性情略变,做事谨慎了许多。

表现出来,就是现在对班子轩打招呼,因为汀阳变故的那天晚上,班子轩是陆景给保出来的。当然,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其实陆景和班子轩没关系。

“张少,宋总。”班子轩应了一声,打着招呼。

宋问天淡淡的点点头,带着张小福等人去了三楼杨弼的办公室。他偶尔会转一下旗下的场子。至于班子轩这种小角色,他没兴趣理会。就算是班子轩的老子班昌站到他面前,他还是没兴趣理会。

如今,恒新集团内部斗争的厉害,班昌挑头向房玉发难,想要掌控恒新集团,毕竟房玉以墨承的前妻掌握恒新集团名不正言不顺,继承人墨静雯还在和华工作,墨知秋还为成年。房玉已经向他求援。

汀阳一共五层楼,但是宋问天把总经理的办公室设在了三楼,没有像之前的谢平秋将办公室设在五楼。这是他喜欢的中庸之道。将张小福和杨弼留在办公室的外间里,他进里间打电话。

相比于恒新集团的内斗,他手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上面已经命令他调查墨承的死因,不用避讳什么,“清华,你那边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商清华道:“很顺利,聂姐明天的飞机去纽约。”

墨知秋的妈妈聂问白和陆景关系匪浅。他们这边要查墨承的死因,当然得把陆景在乎的人保护起来。谁要真相信墨承是死于心脏病发作那才搞笑。崔家肯定能驱动某些地下力量。

宋问天点了点头,“好,那按计划行事。”

5月5日,恒新集团总经理房玉家里的两名佣人被辞退。佣人被主家辞退这点小事在交州每天都会发生。不同寻常的是,暗中有消息传出来这两人泄露了恒新集团原董事长墨承的生活细节。

很快,平鸿基金负责人的张子昂就收到了消息。张子昂当时正在和商场上的朋友一起喝茶,想了约两个小时,张子昂还是将电话打到了崔七月的手机上。

崔七月接到张子昂电话的时候正在文舟市熙河酒店与三井的松阪士夫、三星电子企划部助理卢月新在一起聊天。深业集团要和三井、三星合作在文舟建立晶圆厂,目前还只是早期的接触。倡议者是三井。准确的说是松阪士夫。

“松阪先生、卢先生,我接个电话。”崔七月看着张子昂的电话,眉头皱起来又松开,歉然的说了一声,出门换了一个僻静的房间接电话。

崔七月耐着性子听张子昂说完,冷声反问道:“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张子昂有些语塞,“七少?”

崔七月哂笑道:“行了,这件事就这样,不用关注。”心里冷笑一声,这件事多半是陆景讨好唐诗经的举动,唐诗经和陆景一起去美国投资互联网的事情,他当然知道。以唐诗经的魅力,同行一段时间,有几个男人能抵挡住?

“问题是你查得出来什么?”